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八十章 去王府

    第八十章 去王府

    没想到会吃闭门羹,满月跟李清脸色都很不好。

    “怎么办,何小姐不在府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我会想办法把小姐救出来的!”李清攥紧拳头。

    “你就一个人,若是硬闯,怕是连侯府的大门都进不了谈何救小姐?”

    李清咬牙不语。

    两人沉着脸走在大街上,满月一心想着去救白芷菱的办法,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街道中间。

    一辆马车朝她行驶而来她都没有注意到。

    “啊!”

    尖叫声起,伴随着马的嘶鸣,满月整个吓傻了!

    只差一点点,眼前的马车就要撞到她的身上了!

    这会儿在另一边的李清也回过神来,上前将满月拉到一旁。“你怎么样了?”

    满月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上才傻傻的道:“没,没事,我没有受伤。”

    她差点撞上的是一辆通体黑亮的马车,就连车帘布都是黑色的,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渗人。

    “何事?”

    马车内幽幽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

    青丘看了满月他们一眼,显然是认识他们的,便道:“是白大夫的丫鬟差点撞到马车上。”

    “哦?”

    满月自知是自己的错,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道歉。

    “刚才是小女子没注意看路,还请……”

    “不在医馆帮忙,在街上闲逛什么?”不等满月把话说完,清冷的声音将她打断。

    满月一听,这声音有些熟悉,抬头便对上一双深黑的眸,吓得她双腿一软,跪了下去。“是,是泾凌王,草民参见王爷。”

    “起来,回答本王的问题。”

    满月不知道百里墨珣会不会怪罪他,心里又害怕得紧,只能把实话告诉他。

    “民女实在是担心小姐,才没有注意到王爷的马车,还请王爷恕罪。”

    话落,马车上久久没有回应。

    “青丘,走。”

    “是。”

    青丘挥动马鞭,马车再次启动,渐行渐远。

    李清上前将满月扶了起来,他刚才居然指望泾凌王会帮小姐一把。

    “我们先回去。”

    “嗯。”

    靖西侯府内。

    白芷菱在府内随处游走着,她是在熟悉地形,看看有没有离开的机会。

    不知道白贺西是不是也怕她逃走,竟在后院增派了很多看护的人手。

    “我要如厕,你们在这里等着。”

    走到花园外的小凉亭下,白芷菱停下脚步朝后面的茅房走去。

    秋霜和秋叶当然不敢不跟,但也不敢跟的太近,只在茅房十步外等着。

    白芷菱进了茅房,看两人都背着身站在,伸手利落的从茅房的后门翻了出去。

    后面是一个小小的水榭,水榭后是假山丛,再过去就是后门了。

    白芷菱刚走到假山就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身形一顿,转而躲进了假山里。

    “爹居然还想要让她嫁人!?”

    “你小声着些。”

    “怕什么,这可是在侯府,她一个人难道还怕有人传到她耳朵里?就算她知道又怎么样,她怕是巴不得找个男人吧!”

    随着脚步声靠近,白芷菱也听了个真切,是黄氏母女。

    嫁人?

    原来白贺西打的是这个主意!

    “你放心吧,娘不会让她好过的。”

    “难道爹还能让她嫁到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家,爹不要侯府的颜面了?”

    黄氏冷笑一声。“不三不四的人家不会,但不三不四的人……”

    两人渐渐走远,白芷菱也听不清她们的对话内容,但她至少知道了白贺西的目的!

    想要再主导她的婚姻,做梦吧!

    “不好了,不好了,大小姐不见了……”

    还不等白芷菱走到后门,耳边就响起一道道尖锐的惊叫声。

    “大小姐不见了,把所有的门都看紧了,千万不能让大小姐出府!”

    白芷菱听见,有好几个人都朝她这边的方向跑了过来,她躲到一扇废弃的门后,看着就在不远处的后门,一下子就多出了好几个看守的人。

    真是该死!

    看来今天想要出去不容易了,只能另想它法。

    她理了理身上的衣裙,幽幽的走了出来。

    正在寻找她的下人一看她走出来,忙上前亦步亦趋的跟在她的身后。

    “大小姐,夫人正在找您呢,您还是跟小的到夫人那边报一声平安吧。”

    “本小姐不过是在府里转转,报什么平安,简直就是笑话!”说完,也不理会他们,径自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黄氏那边收到消息呼出一口气来,要是就让她这么跑了才真是便宜她了!

    “看来事情要加快速度去办了!吴嬷嬷,你拿了我的帖子去把东街的媒婆找来。”相比她一家家的去打听,还不如直接从官媒那里打听,就不怕找不到一个“合适”的!

    吴嬷嬷刚退下,一个丫鬟神色匆匆的走了进去。

    “夫人,泾凌王派了人来,说是身体不适,要大小姐去王府看诊。”

    “什么?泾凌王?”

    “是啊,马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黄氏沉下脸,这泾凌王府的人来得未免也太巧了些。

    “去回了,就说大小姐现在可是在闺阁中的小姐,王爷身体不适还是去请大夫的好,我们府上的大小姐不看病。”

    丫鬟有些害怕,毕竟泾凌王府来得侍卫一个个都板着一张脸,看起来怪吓人的。

    “是,奴婢这就去。”

    黄氏本以为这就能把人给打发了,谁知道那丫鬟又回来了。

    “夫人,王府的人说,上次就是小姐给王爷医治的,还说一定会将王爷的病治好,若是不去,就是失信于人,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泾凌王生气的时候,很吓人……”

    黄氏眉心跳了跳。

    这个泾凌王她之前宫宴的时候也见过一回,那气势冷飕飕黑沉沉的,的确吓人。

    可……就这么让白芷菱出府了,她不甘心!

    “你去让人把侯爷找回来,就说有急事。”

    “是。”

    白贺西回来之后,黄氏将事情跟她说了。

    白贺西沉眉久久不语。

    “她之前居然去给泾凌王看过病。”

    “侯爷,该怎么办?”

    “他可是王爷,只是让人去看病,又没说不把人送回去,去,让菱儿准备准备,去泾凌王府。”

    “去泾凌王府?”白芷菱从床上坐了起来。

    “是,侯爷说泾凌王为国守边乃国家之忠良,如今身体不适想请大小姐去看病,侯爷又怎能推脱。”秋霜低着头道。

    “大小姐,侯爷过来了。”

    说话间,秋叶掀开帘子进来通报。

    白芷菱挑眉,白贺西都让她去泾凌王府了,他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

    秋霜服侍白芷菱换了衣裙走到正厅,白贺西已经端坐在椅子上了。

    “侯爷来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交代?”白芷菱走进去,连见礼都懒得了,迟早要撕破脸,也没有装门面的必要了。

    白芷菱的态度让白贺西皱起眉头,想要训斥,但想到接下来的事情又生生的忍住了。

    “你去给泾凌王看病的时候谨慎一些,莫要惹怒王爷,看完病之后就立即回来,不可在王府过久逗留。”

    原来是怕她趁机逃跑。

    白芷菱面色不变,低声应是。

    见状,白贺西的态度缓和了些。

    “你自己注意些,你记住了是我白贺西的女儿,这侯府永远都是你的家。”白贺西说完,自认这话说得很打动人,神色也微微动容。

    她的家?

    白芷菱心底冷笑,这个字用在这里略显好讽刺啊。

    “是。”

    本以为能够看见她满脸感动的样子,不想她只冷淡的应声了,白贺西脸色又难看起来。

    “秋霜,秋叶,你们陪小姐去。”

    “是。”

    白芷菱不以为意,只要出了侯府,这两个丫鬟她又怎么会放在眼里。

    收拾妥当,白芷菱出了侯府,上了百里墨珣派来的马车。

    她现在摸不准的是百里墨珣到底是真的病了,还是在帮她。

    她虽然救过他,但他也帮过自己,这么一来二往,两人也算是扯平了。

    想不通,索性不再去想,到了王府就能知道。

    马车在王府门外停下,秋霜扶着白芷菱下了马车。

    “白大夫到了,王爷正在等你。”守在门外的青城上前道,他唤她白大夫,而不是白小姐。

    秋霜她们跟在白芷菱身后要跟进去却被侍卫拦下。

    “王爷只让白大夫进府。”

    秋霜眉头一皱,可看着森严的王府又有些胆怯,最后还是秋叶开口了。“我们是小姐的贴身丫鬟,侯爷命我们伺候在小姐左右。”

    侍卫却不为所动。“没有王爷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你们!”

    白芷菱无视两人直接跟着青城进了王府。

    “不知王爷身体有何不适?”

    有何不适?

    青城也不知道!

    一个时辰前不知道多正常!

    可王爷说自己不适,那就一定是不适了,做属下的还是假装王爷说的是实话好了。

    “不知,王爷并没有找旁的大夫来看诊。”

    白芷菱挑眉,也没再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王爷就在水榭中,白大夫请。”

    依旧是上次的水榭,这次白芷菱心情没那么忐忑,径直朝水榭走了过去。

    轻纱飞扬,白芷菱隐隐约约的看见一抹人影坐在里面。

    “民女参见王爷。”

    “过来吧。”清悦的声音响起。

    “是。”

    白芷菱半垂着眼帘上前,百里墨珣依旧是坐在上次的位置。

    百里墨珣身穿一件暗黑色金丝勾边的宽袖长袍,头戴玉冠,更衬得他眉眼如画,只是气息有些冷。

    百里墨珣兀自给自己续了一杯茶,微微抬眸看向她。

    “本王听说你回侯府了。”

    你都派马车去侯府接我,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是。”

    “医馆不开了?”

    “自然是要开的,但有些事情,也是要解决的。”

    百里墨珣旋转着手中的茶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白芷菱被那眼神看得心里毛毛的,便转移话题。“不知王爷身体有何不适?”

    百里墨珣放下瓷杯,身子往软塌上一趟。

    “让本王睡一个好觉。”

    那就是根本就没什么不舒服了。

    “是。”

    白芷菱起身绕到他身后跪在软塌前,伸出手指轻轻的按压在他的穴位上。

    再次近距离看他,白芷菱越发觉得老天不公平,一个男人,一个杀戮果决的男人长得那么好看不是浪费么!

    “你只会按脑袋吗?”

    在白芷菱看得愣神时猛地对上一双深邃的黑眸,吓得她手抖了抖。

    “本王只有在脑袋上有穴位吗?”

    看白芷菱不动,百里墨珣再次开口。

    白芷菱就是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这是……让她全身按摩?

    “自然不是。”

    “那就让本王再看看你别的本事。”话落,他再次闭上眼眸,不再开口。

    白芷菱眉头拧了拧,还是起身绕到他跟前。

    “民女得罪了。”

    她握住他的手,开始按揉他手上的筋络和穴位。

    百里墨珣是习武之人,身上的筋络都很柔软,这是常年锻炼身体的人才会这般,按起来就容易多了。

    “没吃饭吗?”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白芷菱在心底翻了个白眼,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白芷菱却是不知,她的那点力气在百里墨珣看来分明就是在挠痒,就像是一根羽毛在他身上轻轻的撩拨着。

    按了手,白芷菱将视线落到那隐藏在长袍和裤子下的大长腿上。

    她知道,百里墨珣的双腿紧实有力,是一丝赘肉都没有的。

    就在她双手按上他的大腿时,白里墨珣开口了。

    “够了,继续按头。”

    白芷菱有些可惜的看了大腿一眼,还是老实的松开手。

    如果说按手的力气小了,那她按头的力道却是刚刚好。

    在她柔软小手的按揉下,百里墨珣感到一阵困意袭来。

    他闭上眼,感受着她柔软的指腹,身体越渐的放松下来……

    按摩是需要很多精力的,白芷菱看百里墨珣似乎睡着了,便松了手,小心的退出水榭。

    “白大夫。”

    看白芷菱走出来,青城迎上前。

    “王爷睡着了。”白芷菱轻声道。

    即使已经有过一次,但青城依旧感到诧异。

    “还请白大夫随属下到客居休息。”

    去客居?而不是直接出府?

    这会儿轮到白芷菱诧异了。

    百里墨珣这是想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百度最新章节)  绝宠医妃:皇叔,请自重(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