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章凌乱的衣衫……

    第10章凌乱的衣衫……

    两个人的身体越贴越紧,眼看着就要出事了,卧室的门却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下被人推开了。

    哐当的一声大响,瞬间将安知夏从这个迷乱的梦境震醒过来。

    她连忙推了一下陆言泽,朝着门口看过去。

    来的人竟然是柳默琴。

    安知夏一阵窘迫和尴尬,急忙推开陆言泽,慌张的下床站起。

    陆言泽似乎也有些清醒了,揉着额头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母亲,沉声说道:“妈,你怎么过来了?”

    柳默琴面色不动,一如既往的带着几分和善的笑意,好似没有注意到两个人都有些凌乱的衣衫似的,坦然的走过来,说道:“你喝成这个样子,我不放心,就跟过来看看。”

    在回安知夏所在的别墅之前,周林带着陆言泽回过老宅,那个时候就惊动了柳默琴。

    陆言泽头疼得厉害,被柳默琴打断了好事之后,酒精的后劲就势不可挡的涌上了脑门,他晕晕沉沉,躺在柔软大床上,抵挡不过汹涌的醉意,很快就半梦半醒的睡了过去。

    柳默琴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安知夏,笑道:“知夏,麻烦你去弄一下醒酒汤了,我在这里看着言泽。”

    安知夏哪里敢说不,点头应了,下楼去端刘姨之前煮好醒酒汤。

    柳默琴就坐在床边,看着熟睡过去的陆言泽,扯过一旁的被子给他盖好。

    眼色有些阴沉。

    安知夏肚子里都怀着野种了,那样肮脏的女人,她才不允许儿子再去碰,然后把自己的身体也弄脏了。

    她甚至考虑着,过几天就让陆言泽住回老宅,跟安知夏先断了来往。

    安知夏端了醒酒汤,不敢耽搁,很快送过来,柳默琴喂陆言泽喝了,然后和颜悦色的叫安知夏先去休息。

    安知夏看了一眼昏睡的陆言泽,不太放心,咬咬唇,想要坚持留下来。

    柳默琴这个时候又说道:“你最近不是身体不好吗?先去休息吧,别熬坏了。”

    安知夏下意识的扶了一下平坦的小腹,对,她还怀着孩子。

    “那我先去睡了,妈你也早点休息。”安知夏妥协了。

    柳默琴点点头,目送着安知夏离开房间,等她一关上门,眼底的笑意顿时就变成阴沉的冷意。

    安知夏还真是在意肚子里的那个野种,那她就更不能放过那个野种了,敢让给陆言泽带绿帽子,让陆家丢脸,那就要付出代价。

    陆言泽昏昏沉沉的睡了半夜,被渴醒了。

    扶着胀痛的脑袋坐起身,揉了揉眉心,缓过疼痛,他正要下床,旁边突然响起柳默琴的声音:“醒了?”

    陆言泽猝不及防,有些被惊到了,诧异的看着柳默琴:“妈,您怎么在这儿?”

    柳默琴没有回答,起身去给陆言泽倒了一杯水过来,递过去等他喝了,这才说:“言泽,妈也不跟你绕什么弯子了,你老老实实跟我说,你跟安知夏两个人感情,怎么样?”

    陆言泽眉头顿时皱起,酒后的头疼再度袭来,让他很是烦躁这个问题,一点也不愿意仔细思考,揉着额头,不耐烦的直接给出回答:“我跟她能有什么感情,不过就是一场联姻。”

    柳默琴对这个答案十分满意,没感情那是最好的。

    这样他们母子两个人就能联起手来,就安知夏出轨的这个问题,好好的敲诈一次安家,索要足够的赔偿。

    “那就好。”她点点头,想了一阵,又问道,“言泽,你之前有没有注意安知夏平时来往的人,里面有没有关系过分亲密的男人?”

    问题很隐晦,但其中蕴含的言外之意,陆言泽不可能不懂。

    眸色冷沉,他嗓音低缓:“妈,你这是什么意思?”

    柳默琴没把话说死,而是迂回的说:“我怀疑安知夏外面有人。”

    陆言泽被子底下的手指一动,脸色沉厉得可怕,过了好一阵,他才有些艰难的出声:“你看见了?”

    柳默琴摇头,她还没有抓到安知夏出轨的确切证据,所以畏惧到时候事情闹翻,安家反咬一口,就说;“我只是怀疑,所以这才来问你安知夏平时有没有跟什么男人厮混嘛。”

    陆言泽垂下睫毛,他想起了那两个暧昧的电话,随后又觉得这次醉酒之后头疼得格外的厉害,连着他的心脏都有些难受的泛疼。

    “我不知道。”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不说。

    柳默琴也没逼问,看他脸色不太好也有些心疼,赶紧叫他好好休息,同时没完把最重要的话说了。

    “你最近别跟安知夏来往了,我怕那女人不干净,你回老宅住吧,有什么事情我也好跟你说。”

    陆言泽头疼欲裂,心口难受,狠狠用力的按了按太阳穴,压着声音说:“再说吧。”

    柳默琴没着急非要他回来,叮嘱了几句之后总算就离开了。

    外面天色渐白,朝阳将至。

    陆言泽看了一眼窗外,明明头疼晕沉,疲惫不堪,却一点睡意也没。

    连母亲都开始怀疑安知夏外面有人了,那她是不是真的……

    这个念头像是一颗强悍无比的种子,落地就生根,狠狠扎在陆言泽的心脏深处,怎么也拔不出去。

    他靠在床头上,忍着脑袋的剧痛,眸色阴鹜。

    等到外面的天色彻底明亮了,陆言泽的头疼终于缓和了过去。

    他下床洗漱,换上衣服,出了卧室。

    刚走完走廊,在旋转楼梯口就看见一抹熟悉的纤瘦身影,陆言泽脚步一顿。

    安知夏穿着一袭素色的长裙,腰间带着很有居家气息的围裙,正从端着一个砂锅从厨房里快步出来,火急火燎的将砂锅放在餐桌上后急忙甩手吹气,似乎是被砂锅烫到了手。

    一旁的刘姨赶紧递过去一张过了冷水的毛巾,同时说道:“安小姐,这种事情你放在我来做就行了,烫到手怎么办?”

    安知夏用毛巾裹着手,眉眼里带着干净的笑意,看了一眼砂锅,说道:“我没关系的,陆言泽昨晚喝多了酒,早上肯定想喝粥,一会他起床之后,麻烦你盛给他喝……”

    “粥是您做的,您为什么不自觉盛给他喝?”

    安知夏眉眼里笑容一暗:“他看见会我倒胃口,我还是上楼,等他吃过了再下来。”

    她说完,转过身朝着旋转楼梯走来……

    然而,这一转身,就和站在走廊上那道高大俊美的身影,四目相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听说爱情曾来过(百度最新章节)  听说爱情曾来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