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九十章 请你自重!

    她小时候就是一直念贵族学校长大,十分知道这里面的规则。小小的一个学校,最重要的事情永远不是读书,拼家世比背景,阶级观念比什么都强。

    苏熙打心底里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她知道,她必须接受她的儿子们来这里。

    人际关系交往和关系网的建立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只有这里才能学,别的其他学校,学不到。

    近半个月时间,傅越泽没有再出现在苏熙面前,松一口气的同时,苏熙的心里却是空落落的。她和傅越泽之间,本就不该开始,她的选择没有错。

    时间空下来,许多次苏熙约莫怡安出来,莫怡安却因为要准备婚礼而很忙,自从那次一起吃饭后,苏熙每次给莫怡安打电话去每每被拒绝,两人之间竟连说句话也好像很赶似的,莫怡安总是说不了两句就挂电话,这样两次三番,苏熙也不好再去打扰她筹备婚礼了。

    贺静宇没有再和苏熙联系过。

    “苏若熙,今天晚上部门组织的庆功宴,经理的意思是每个人都必须参加,你的请假被驳回。”

    临近下班,吴秘书走到苏熙面前,扬着下巴说道。

    苏熙望着她,只能无奈点头。

    苏熙从来都很不喜欢参加类似宴会,庆功会这样的聚会,以前在豪庭的时候,陆川感念她家中有孩子要照顾,遇到类似的情况,从来都不会拒绝。一直被关照着,以至于苏熙都忘掉,这里已经不是豪庭,而作为顶头上司的吴秘书,还看自己不太顺眼。

    “苏助理,我……前两天不小心和一辆计程车追尾,车子正在维修,下班以后能坐你的车一起去一念天堂吗?”

    一念天堂就是他们今天晚上的目的地。是在A城新开的一个会所。因为独特的设计还有创意,俨然已经成为这些白领精英们下班以后最喜欢去的地方之一。

    苏熙抬头,就见李铭红着耳根站在自己的面前说话。

    这个李铭倒是有趣,最近似乎总在面前晃悠,为人却又腼腆得过分,看他红红的脸和仿佛要滴血的耳根,苏熙怀疑如果她拒绝的话,他大概会羞愧至爆体而亡。

    曾经被很多人用各式各样层出不穷的方法追求过的苏熙,在才开始的时候并没怎么注意,但后来李铭许多次邀请她一同吃饭,苏熙又怎么会不知道李铭的意思?

    难得李铭在知道她已经有两个儿子以后竟然还这样赤忱,虽然苏熙对他并无感觉,也一再的拒绝他的邀请,但只是搭个便车而已,李铭是李云遥的哥哥,现在又是自己的同事,说到这个份上,苏熙没理由拒绝。待李铭说完,苏熙点头说了一声“好。”而后便继续埋头电脑中。

    李铭却是像得了天大的惊喜一般,咧嘴傻笑不止。

    与李铭分到一组的合作伙伴席雨遥遥见状,抿唇瞪向苏熙,妒恨的红了双眼。

    餐会,不论是部门聚餐还是个人,总是少不了酒,特别是在销售部这样一个公关部门。又一次婉拒同事们的热情碰杯之后,苏熙默默垂下头夹菜吃。其实最近半月来,无论吃什么都没什么胃口,但在这种场合,却又不得不做出有事可做的样子,不然一定会被叫去敬酒。部门里面二十余个人围成一个大桌,吵吵嚷嚷,声音很大,如果不是身处独立的包间,苏熙觉得他们肯定已经被店员给赶出去。

    “苏助理,今天这么高兴,你怎么能一杯酒都不喝呢?未免太不给我们面子了。”

    这时,苏熙正在剥虾,在平时,她自己是不爱吃这些东西的,她嫌弃虾壳太硬剥起来太麻烦。但现在却是一个很好的打发时间的法子。闻言,苏熙抬头,见何路明正举着酒杯站在她的面前。

    “不好意思,最近身体不好,医生交代了不能喝酒。”苏熙的拒绝词千篇一律。身体不好是真,但也不是那么严重,半个月前来势汹汹的一场重感冒,到现在也好得七七八八,只是精神依旧萎靡,头刺刺的在疼,心情也不见好。

    这个何路明在销售部鼎鼎有名,业绩不怎样,但为人却十分的无耻嚣张,只要是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都曾惨遭调戏,甚至有传言,有一个才毕业的实习助理,因为一次醉酒而被迫与何路明发生关系,闹到公司,却被镇压下去,何路明翻脸不认,还说是被勾引才把持不住。何路明如此横行霸道,不过是仗着身为销售部经理的姐夫。

    这次,何路明好似杠上苏熙。听到苏熙的拒绝,也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人反而还上前小挪了两步,稍微一倾身,就能与苏熙肌肤相贴。

    “苏助理,你来我们这个部门,还从来没见你和谁喝过酒,只是小小的一杯而已,喝一点又没什么,如果因为喝酒身体不舒服,明天准你假,你看怎么样?”何路明酒杯依旧举得高高的,从鼻端喷出来的酒气,苏熙坐在下方,一闻就闻得到。

    暗自皱了皱眉。苏熙知道自己这样十分不合群,但说实话,在傅氏工作,并不是出自苏熙自己的意愿,心里还藏着事堵着气自然没有半点委婉迎合。

    实在是厌烦极了何路明那极其猥琐而又赤裸裸的目光,像是要将她身上的衣服也一层层剥开。他甚至有意无意的伸出恶心的手往苏熙的腰上摸了一把。苏熙大吃一惊,原地站了起来,直接推开何路明的酒杯。

    “何先生,请你自重!”

    何路明的酒杯直接被苏熙推得掉在地上,“哐当”好大一声响,惊得原本闹哄哄的包间,瞬间像是被时间定格了一样,寂静无声。

    苏熙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只被惹毛的愤怒的羚羊。平日里看起来低调又不引人注意,甚至有点过于温顺,现在却疾言厉色,冷眉肃目,任谁都能看出她隐忍的愤怒。

    “苏助理啊,路明只是请你喝酒,你又何必这样……”有人出来打圆场,却被苏熙毫不留情的打断,“没有记错的话,何先生你和我也只是同样级别的员工,你又有什么资格来提前批准我的假期?”

    餐桌上的这些人看苏熙的目光大都是惊讶过后看热闹一样的幸灾乐祸,就算是出言劝说,立场也绝对没有站在苏熙的这一边。唯一可能会帮着苏熙说话的李铭现在也不在包间里,刚刚离开没多久。

    “苏助理,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大家都是同事,你身体不舒服,帮忙请个假也是应该的,你这样说,未免也太见外了。”席雨接腔,又说:“如果我生病,何路明帮我请假经理也肯定二话不说就会批准的,对吧,经理?”

    “那是当然。”

    经理将这四个字说得掷地有声,苏熙却不耐烦再在这里与他们虚与委蛇,掀开挡在面前用一双怨毒又阴冷的眼着看她的何路明,苏熙径自出了包间。

    包间里面空气闭塞,烟酒味混杂,声音又吵不停,蓦地走出,清新的空气和空无一人的走廊,让苏熙烦乱不堪的脑子瞬间清醒。

    她又控制不住的发脾气了,这次是对自己的上司还有同事……

    可是她不能忍,也不想忍。

    明明与那人再不联系最好,这半个月来,两人未再见过面,也没有任何接触。可她在他的公司上班,又在他的别墅睡觉,时时感到压抑又无助,不想听,不去想,却总有人提及,无奈又彷徨。

    要怎么才能彻底摆脱他?

    怎么样才能不再去想他?

    这阵子她全然失了过去的冷静,好像年少时的性子又回来,神经敏感又脆弱,受不得半点委屈,动不动就炸毛被惹怒。家里面两个小孩全都是受害者,见到妈妈时都拼命逗自家妈妈开心,给妈妈顺毛,好像照顾与被照顾的位置已经被颠倒。

    儿子太懂事,做妈妈的总是有太多的优待和福利。

    苏熙一个人走到走廊转弯尽头的窗边去吹风。她实在不想再回去包间,正在考虑是否一走了之。反正人已经得罪,到底要怎么样,有什么后果明天再说。大不了鱼死网破,她被辞退告终。

    如果真是这样的结果,也算是求仁得仁。不止一次后悔上次带着儿子去国外的计划不够周密,事到临头被傅越泽识破。如果再考虑周详一样是不是结果就会不同?或许可以再来一次?只要离开这里,就天空海阔。

    苏熙一手抱臂,一手揉着胀痛的头,思虑万千。

    “若熙……”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苏熙的背后唤她。苏熙转过头,看到李铭正站在背后,离得很近,他的手往上还差一点触上苏熙的肩,苏熙不自觉的往后退一步。

    李铭的手僵了一下,缓缓收回身侧。

    “刚才的事情我听席雨说了。”李铭有些担心苏熙,安慰道:“我已经替你向经理他们道歉,你出来太久了,和我一起回去吧,已经没事了,他们不会再逼你喝酒的。”

    不知道李铭用的什么办法。但李铭作为下属,饶是部门内业绩最高最受重视,这种替人道歉的事情恐怕也不能仅凭糊弄,看李铭因喝太多酒红到耳根的脸颊就知道。刚才看他的时候,分明白皙如常。

    “我……”恐怕又欠了一个人情,不管她意愿如何,对于这样诚心诚意帮助她的李铭,苏熙的心里是感激的,她想摇头拒绝,说自己想先回家去。却在李铭一双坦诚担忧的双眼下说不出口。最终苏熙用手撩了一下垂下的些微散掉的发,一天下来,头发好像有一点松了。

    “走吧。”说完,苏熙率先往回走。

    “等一下。”李铭叫住苏熙。

    苏熙停下,不解的转头看向他。

    李铭腼腆的笑了一下,红彤彤的双颊不能再红:“你的衣领上沾了一点点灰。”他的手在自己的衣领后方比划了一下。

    苏熙会意,伸手去抚弄,拍了三两下之后李铭终于看不下去。

    “不在那里,我帮你。”李铭靠拢来,尽量避免与苏熙有任何身体上的碰触,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挑起苏熙的衣领给苏熙拍脏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