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九十七章 新官上任三把火

    “睡觉。”良久之后,感觉到苏熙在怀里翻了个身,傅越泽顺势揽紧,低声说道。

    苏熙却仍是睡不着,有一个问题已经困扰她一天之久,如果不问清楚,恐怕要失眠到天亮。又过了许久,身后传来平稳的呼吸声,苏熙才轻叹一口气。

    为什么要让她做经理?她才来公司一个月傅越泽就给她这样高的职位,很快公司就会传遍,到时候她如何自处?倒不是害怕,也不是不能胜任,只是有些惶恐,傅越泽真的已经做好准备,要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了吗?

    那南宫静呢?要怎么解决?

    毕竟,她现在仍然是他的未婚妻,他这样明目张胆真的好吗?

    心中隐隐有几分担忧,却总是摸不着头绪,总觉得事情不会是这样的简单,以南宫静的个性,怎么可能忍气吞声任她踩在她头上?

    挪着身子朝傅越泽更贴近了一些,感受到来自傅越泽胸膛的炙热,苏熙缓缓闭上了双眼。

    销售部经历了几年来最大变动,管理层统统换了人,但这还不是让他们最惶惑的事,当一身得体套装,头发微卷,没有带眼镜且化了个淡妆的苏熙出现并直接走入经理室时,他们全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

    惊为天人的同时不禁猜想,那个女人是谁?

    该不会是刚调任过来的部门秘书或者主管?以前怎么没有在公司见过,如果公司以前有这么一号人的话,恐怕早已经传遍。

    苏熙的美貌引起了部门员工脑袋上的无数个问号。对此,苏熙却不为所动,很快召开集体会议,可想而知引起了多大的震动。当所有人得知眼前那个美得看一眼就让人眼睛都忘记眨的女人就是昔日那个土的掉渣的苏熙时,纷纷哑然,愣在原处面面相觑连话都不知道该如何说。

    苏熙知道,由她接手的销售部必然会经历一场极大的变动,破而后立,只有打翻他们曾经对她错误的认知,才能收拢人心,将一切引导上正途。

    没有时间让她慢慢去适应管理,她向来认真严谨又好强,以前做秘书助理的时候她只需要花上十分之一的精力就能应付得很好,被傅越泽强迫心中有抗拒,因此总是散漫对付,现在却不能再那样,她明白,对于她能否管好销售部,傅越泽是很无所谓的,反正有他在她身后给她善后,可是她却并不想依靠他,越是亲密的关系越是倔强,就越是不想。

    曾经,她能在偌大的豪御酒店里占据一席之地,那么现在,在傅氏集团,她也能做到。

    只是隔行如隔山,饶是聪慧如苏熙,在初初接手销售部的时候也免不得手忙脚乱。她不想被任何人看扁,特别是销售部那些聚在一起等着看好戏的老员工,李铭被苏熙提成副经理,俨然成了她的左右手,在销售经验和谈判技巧上教会她很多。

    苏熙治下讲究刚柔并济,赏罚有度,作为经理,她没有丝毫的架子,下面的那些人,有疑问她解惑,有困难她帮忙,有做不下来的大单子她首当其冲拿去跑,一个月下来苏熙瘦了不止十斤,但成果为非常显著。部门业绩上升至少三十个百分点,照着这样的势头下去,部门里就算是被扣了年终奖,但丰厚的薪水足以抵消。

    一切的疑虑和不信任在一个月后的早会上,苏熙宣布上月销售业绩的时候全部消失殆尽,没有人不想多赚钱,相较于上任经理的欺上瞒下中饱私囊,现在的经理不仅有美貌而且有手段,不仅有拼劲而且能吃苦,业绩就是最好的证明,比往常丰厚许多的薪资就是回报。

    早会上,大家振臂欢呼,掌声如雷。苏熙微笑着看他们的笑脸,心中终于稍稍松一口气。

    没有人知道她肩膀上的压力有多大,从她坐上经理的位置,流言蜚语就没有断过,她和傅越泽两人的各种传闻早已经偷偷在集团里面传遍。更甚者,有人挖出她曾经带苏梓轩离开公司时候的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悄悄拍下来,那时候她还带着厚厚的黑框眼镜,和如今巨大的反差早已经成为傅氏集团员工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全副心力放在工作上,傅越泽不止一次皱着眉说苏熙在工作上花太多时间,可苏熙就是觉得,当初是她自己坚持留在销售部,傅越泽一生气就让她这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当经理态度随便得好似在玩耍一样,如果她不能做出成绩,迎接她的不仅仅是傅氏所有员工的奚落和嘲笑,比起那个苏熙更受不了傅越泽戏谑的目光和随时准备帮忙善后的举动。她在和傅越泽较劲的同时也在和自己较劲,虽然好像这一切毫无意义,但苏熙还是坚持的想要证明一些什么。

    “经理,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出去喝一杯!”

    快下班,秘书夏小雨敲门进来和苏熙说。会议上的消息振奋了所有人,理所应当下班以后去庆祝。

    “你们去,我今天还有事,就不去了。”有上司在的场合又怎么可能真的玩得尽兴,苏熙埋头在秘书递上来的文件上签上大名,微微一勾唇抬头给她一抹极浅淡的微笑,说道。

    夏小雨无力的捂住自己的胸口,一个月来,不管怎么看经理都看不够,经理一笑她就呆,她这样是不是很不正常?

    “怎么了?”苏熙看夏小雨又是一副看着自己眼睛眨也不眨,呆呆的表情,不禁挑眉问道。

    夏小雨回过神来,忙摇头,“没事没事,经理你继续忙,我先出去了。”

    天呐天呐,难怪总裁会拜倒在经理的石榴裙下,连她这性向正常的女人都经常被经理迷得五晕八素,更何况男人?

    听说经理是总裁目前最受宠爱的情人,甚至因为经理的关系将要和与南宫静解除婚约,虽然这个猜测没有得到过证实,但从种种迹象表面,这个可能性很大。

    夏小雨出去没多久,苏熙便接到傅越泽的电话。

    “什么时候下班?”电话那头傅越泽的声音清冷又孤傲。

    苏熙脑袋里面立马反映出傅越泽一边翻文件,一边打电话的画面,他一定是皱着眉的。想着,苏熙就“噗嗤”笑了一声。

    “怎么?”傅越泽问道。

    苏熙怎么可能告诉他她刚才在想他,说给他听他一定会骄傲,忙摇头,说道:“没什么,今天五点半准时下班,你呢?”

    “下班后到门口去等我。”

    “好的。”

    两个都不是腻歪的人,说完了,便双双挂断电话。

    自和好以来,苏熙也没在避讳什么,上下班皆同傅越泽一起,有关她和傅越泽的传闻满天飞,她也不在乎。坏女人的角色已经被人认定,做得更彻底一些又有何不可?

    但出乎苏熙预料的是,这次傅越泽没有直接将她带回家,而是带她去名流做造型,头发挽在脑后只留出寸缕慵懒的勾在白皙的脸颊,苏熙的美丽只是浅浅一个淡妆就已经淋漓尽致,一席银白色镶钻长礼服在灯光下闪闪耀眼。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终于坐上了车,苏熙好奇的向傅越泽问道。

    进了名流以后,将苏熙交给造型师,傅越泽就坐在一旁看报,苏熙任由造型师摆弄,话都没来得及问一句,待一切就绪,苏熙发现傅越泽早已经换上一套银灰色西装,万年冰山酷脸在看到苏熙换上礼服出来的那一刻才浮起浅淡的笑容。

    是什么场合需要如此隆重?

    这个问题很快得到了解答。

    这是一个慈善拍卖晚宴。在A城,慈善晚宴时时都有,重点在于此次举办晚宴的地方是在苏家,看着越来越熟悉的街道,直到车进了苏家的门,在花园处停下,苏熙煞白着脸,坐在车上不愿意下车。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苏熙不明白,傅越泽调查过她,肯定知道她以前和苏家的纠葛,她被苏家逐出家门,就没有再想过要再踏进苏家一步,这里所有的回忆都已经被她尘封在黑暗的角落,明知道她不喜欢,傅越泽带她来这里,又是为什么?

    傅越泽却躬身将苏熙拉出车门,“你是我的女人,你只需要记得,我傅越泽的女人,任何地方都去得。”

    稳健的臂膀,一句傲慢至极的话,却让苏熙不由自主的跟随他的脚步。

    她知道,他是为他撑腰,让她直面种种不堪的过往,同住以来看多了她晚上被梦惊醒后默默流泪的样子,他总是气恼又心疼,所以不允许她逃避,更不允许她退缩,索性连去处都不告诉,直接将她带到吃出。心里再多的害怕和迟疑,都在身边这个男人的拥抱下化为灰烬。

    从很多年前起,傅越泽出现在任何地方,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这一次当然也不例外。与此同时,挽着傅越泽手臂一同踏进宴会的苏熙,也毫无遮掩的赤裸裸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之前。

    这是这么多年以来苏熙第一次踏入苏家。很快有人认出苏熙,发出惊叹,有人不了解内情,看到傅越泽后又直勾勾看向苏熙,很快想起宴会里面的另外一个人,纷纷露出一副欲看好戏的表情。

    “……她怎么会来?”

    对于苏熙,苏悦儿总是格外的敏感。因此当苏熙普一出现,苏悦儿便脸色变得极为难看起来。飞快转头瞧向人群中的她的丈夫,他眉目淡漠疏冷,仍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就连待客时客气的微微上扬的嘴角都未曾垂下。但苏悦儿就是知道,他此时心中已经波涛澎湃暗藏汹涌。有一个小习惯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每当他的情绪波动极大的时候,他的右手总是不自觉的搭在他的左手上,不自觉的抚摸左手尾指上的戒指。很不值钱很普通的铂金戒指,却是年少时候与苏熙一起买的!

    “南宫静呢?”苏悦儿眉眼暗沉了几分,总是我带犹怜的眼中一丝狠戾的神色闪过,冷了声音朝着身边的莫怡安问道。

    “她身体有些不适,刚才交代说去客房休息一会的。”莫怡安已经很久没和苏熙联系,忽然见到苏熙出现,想起被贺静宇扔下的那晚,顿时五味杂陈也有些愣愣,听苏悦儿这么一问,顺口便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