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曾经的恩怨

    “十六岁那时,你的脾气倔得就像是一头牛一样,看到苏悦儿时眼里的厌恶藏都藏不住,总是和她作对,苏悦儿比你会做人,她生活的环境从小就和你不同,我怕你吃亏,总是不放心,甚至有想过,如果你能变小就好了,这样我每天都可以把你揣在兜里带走,这样多好。”

    坐在苏熙身边,年司曜开始回忆以前的那些事。过了很多年,但有关苏熙的一切,他却都记得很清楚,从来舍不得忘记。

    “我以为我会一直陪你到老,可是十八岁生日的时候,我妈妈将以前的往事告诉了我。我一直以为我的父亲是失足从高楼上跌下去,他的死亡是个意外,但事实并非如此,原来他是死于自杀。当初年氏和苏氏合作,但在一个项目中,年氏的工程质量出现了巨大的纰漏,一次暴雨过后在建楼忽然垮塌,伤亡数人。我父亲担上了民事责任,解决不好就会坐牢。追根究底查到了苏氏的头上,原来是苏氏偷工减连,用了很多不规范的材料以次充好。”

    “我父亲找上苏浩川,可苏浩川却拒不承认,并且反咬我父亲一口,说我父亲无中生有,企图谋陷他。所有的单据都经由我父亲亲自签字盖章,苏浩川不承认,我父亲也没有办法。那时候因为出了那样的大事,集团的股东也开始不安闹事,股票大跌,信誉危机,合作商纷纷撤资,内忧外患,我父亲不堪重负,一天晚上喝多了酒,从高楼上跳了下去。”

    “我父亲是一个好人,他不应该死得这样冤枉。他长眠地下,苏浩川却逍遥法外,叫我怎么甘心?”

    回忆往事,年司曜语气平静,只是简单的称述,却道尽这些年心中心酸隐忍与跌宕起伏。

    “所以你和苏悦儿结婚,一切都是为了报复?”听到这里,苏熙已经完全明白,可是还是有一点,她不懂,“你明明可以直接和我结婚,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找上苏悦儿?”

    如果当初年司曜与她结婚,现在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她的宸宸,或许连出生的机会都没有了。

    年司曜却牵住的了苏熙的手,像是哥哥牵妹妹那样,满是温存与疼惜,“伤害你,让你一起陪我活在痛苦里,我舍不得。”

    苏熙明白了。

    如果是一年以前,在B城那段时间没有遇到傅越泽之前,知道这段事情的始末,她肯定心神剧荡,那时候的她对年司曜还有感情,还有怨恨。可现在,苏熙却只感概世事无常。两人不能在一起,是没有那个缘分。

    “你知道苏悦儿抓了我,所以才赶去救我?”

    苏熙转了个话题。那天的事情是苏熙心中的痛,她恨自己粗心,孩子跟到后备厢里她都没有察觉,她恨自己轻信陌生人,只是一个电话就匆匆跑出门,给人可乘之机。她更恨,在爆炸的那一刻,她没有待在宸宸的身边,她宁愿死的那个人是自己,也不要是他。

    他才那么小,才六岁,他是不是很痛,有没有哭着喊妈妈?很多事情苏熙想都不敢想,只要想到,心就像是被撕裂了一样,她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每天早上醒来,枕巾都是湿的。

    宸宸……

    要怎么样才能回到妈妈身边?再让她抱一抱,亲一亲,和她说话,哪怕只是看上一眼……

    她绝望到无以复加,每每想起,只能抱住轩轩,他是她身边仅剩下的温暖。

    “两年以前,她的精神就开始出现问题,平时看起来很好,受刺激就会做出很多过激的举动,我一直派人看护她,没想到还是让她钻了空子。”年司曜说道。

    “哦。”与其说是看护不如说是监视。苏熙明白那种感觉,有一段时间她也被傅越泽限制自由,知道失去自由的感觉让人从身到心的感到疲惫和束缚,下意识的憎恨和反抗。

    苏熙不言语,年司曜也没多说什么。

    自从苏浩川瘫痪,他就全面接手苏氏集团,那时候开始,他不再对苏悦儿演戏,不再佯装深爱她,他对她态度冷漠,她无法接受。苏氏垮塌,他逼苏悦儿离婚,苏悦儿精神崩溃了,竟转而跑去伤害无辜的苏熙。

    “没有看好她,是我的错。”他已经将她送到精神病院,这一辈子,她都只能在那个地方度过。

    苏熙沉默,半晌没有说话。她一点也不同情苏悦儿。她害死了宸宸,并不无辜。

    她甚至想杀她偿命,可她不能那样做。

    她还有轩轩,苏悦儿的背后还有南宫静,她不能赔上了自己,却让南宫静笑到最后。

    年司曜又陪着苏熙坐了一会才走。

    下午傅越泽很早就回来。公务繁忙,除非必要的出席,这些天他都将工作带回别墅来做。

    “今天早上年司曜来过?”

    进门,傅越泽就将苏熙搂进怀里,皱眉问道。

    只年司曜是苏熙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这一条,就已经足够理由让傅越泽排斥他排斥到死。前几日他次次来次次被傅越泽拒之门外,今天他才刚去公司,他就进得门来,这叫傅越泽怎么不气极?

    “他只是来看看我,怎么,你吃醋了?”苏熙手环住傅越泽的颈,凑上唇就往傅越泽的薄唇亲了一记。以前被这双唇吻的时候,只觉得头晕目眩,无法抵抗,现在才感觉到这双唇原来是凉凉的有些柔软。

    跳出了迷恋的沼泽,所看到的一切真的会有所不同。

    傅越泽拧着好看的眉,直直的盯着嘴角含笑的苏熙看。苏熙的一切表现太反常,她重感情,孩子几乎等于她的全部,才短短一个多星期,她能笑当然最好,可笑容背后傅越泽却仿佛看到她在哭泣。

    “别笑了。”傅越泽的手轻轻的抚摸上苏熙的唇,“不想笑就别笑,你不需要在我的面前假装。”傅越泽低声说道。

    苏熙一愣。

    傅越泽倾身,含住苏熙的唇,怜惜的轻吻。

    “不开心你可以哭,可以发脾气,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事,别怕,有我。”

    傅越泽抱苏熙坐在沙发上。

    苏梓轩哭累睡着,总是形影相伴的两个人忽然少了其中一个,苏梓轩的情绪波动比苏熙更甚,白天晚上都哭着找妈妈,找宸宸,赖在苏熙的怀里寻求安慰。而管家和佣人都在别处,傅越泽喜欢清静,也轻易不让人打扰苏熙,因此,现在偌大的客厅里面,只有苏熙和傅越泽两个人。

    近来傅越泽越发的温柔,对待苏熙,也前所未有的包容。任由她无视,疏远,他都陪在一旁,好像没有了自己的脾气一般。

    苏熙呆呆的看着他。有些话,以前的时候,她真的很想听他对她说,可是他却矜贵又骄傲,轻易不说爱语,即便对待她,也总是被她逼急才会吐露一两句温言软语。现在却倒豆子一样,时不时的就说上一两句,就像是在强调,怕她不知道忘记似的,前所未有的低姿态,放在以前,恐怕她的心都要融化了。

    可是现在,她只觉得心绷得紧紧的,紧抿着唇,苏熙怕自己一开口就说出反驳的伤人的话。

    在事情发生之前,她都已经看透他。

    即便他对她有感情,也只是排在他的权势后面。他要娶南宫静,却害得她的宸宸失去性命,一切的起源都是因为他,她不能因为他的只字片语就被打动,她要报复南宫静,报复一切伤害过宸宸的人!

    既然他要让她哭,那她就哭吧。这些天她的泪水无止境一样,只是眨眼,泪水都落了下来。

    苏熙将头埋在傅越泽的怀里,小声的啜泣,手牢牢的抱着傅越泽,让被抱的人感受到来自于她的依赖。

    傅越泽伸手揽着她,一个多星期而已,她瘦得厉害,刚才抱她,轻飘飘的一点重量都没有。

    “哭吧,有我在。”他对她低语。

    苏熙的心里冷漠一片,眼泪流下来却越发伤心起来,最后眼泪越流越多,哭声越来越大,“宸宸,宸宸……”

    她想他,想他小小的软软的身子,还有一脸傲娇的对着她说损人的话。

    苏熙哭到晕厥,没力的瘫在傅越泽的怀中,眼泪鼻涕蹭了他一身,他那样一个有洁癖的人,竟然也没有一点点的不耐烦。

    “不要离开我,求你,永远别离开……”

    设计好要对傅越泽说的话,此刻说出口,连苏熙都不知道自己是真心还是假意。傅越泽听见,却将她横抱在身上,搂得她紧紧的,“我不会离开你的,你忘记了吗?我还要和你生一堆的小宝宝,这辈子,你休想摆脱我。”低声承诺着。

    沉浸在柔情中的傅越泽却无法看到,此时在他怀里的苏熙,头靠在他的肩膀,睁大了空洞的双眼看向窗外,那双眼里,除了茫然,什么都没有。

    “妈妈,妈妈……哇,宸宸……”

    楼上隐隐响起哭声。苏熙乍然惊坐而起,跨步就往楼梯走。

    苏梓轩哭得眼睛红红,出现在二楼楼道,可怜兮兮的抓住扶栏。见到苏熙,哇的大哭:“妈妈,宸宸去哪里了?我要宸宸……”

    小孩子无法接受已经失去这世间最亲密的哥哥,从小保护他让他的人,醒来的第一时间如若苏熙不在,总是哭着找妈妈和哥哥。

    “轩轩,不哭了,妈妈在这里。”苏熙抱住苏梓轩小小的身子,哄了好半天,才终于让怀里的小人儿止住了泪。瘪着小嘴靠在苏熙的怀里一抽一抽的啜泣,红红的小兔子一样的眼睛,哭到涨红的脸,模样好不可怜。

    “宸宸……宸宸真的回不来了吗?”苏梓轩靠在苏熙的怀里,扁着嘴又问,“他真的死掉了吗?再也不回来了吗?”

    孩子的思维总是这样的直接而不拐弯。

    那双瞪得大大的还含着泪水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望着苏熙,扁着嘴,皱着鼻,让人毫不怀疑,如果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他在下一秒就能够继续嚎啕大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