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苏熙,你真可怜

    “你待在会场里面不要乱走。”谁也不知道傅越泽此时在想什么,他冷峻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他直视苏熙的双眼,对她说道,而后,瞟了年司曜一眼,“就待在他的身边,不要和其他的人有过多的接触。”

    “泽……”南宫静浑身一僵,傅越泽这关心苏熙关心得太过明显的话语生生就像是一个无形的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她今天是这场婚宴的女主角,而即将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当着她的面,关心另外一个女人。

    而这个女人,还是她这些年来,最大的情敌。

    南宫静恨得银牙都要咬断。

    苏熙却不领情,冷哼了一声。

    “我和傅先生您有什么关系?我们两人根本不熟,您这个新郎,未免管得太宽!”

    傅越泽脸色大变,冷得可以掉冰渣。

    南宫静扯着他的手臂,他终于转过头来。

    “走吧。”傅越泽对南宫静说道,再不理会苏熙,抬脚朝南宫成所在的方向走去。

    “待会阳台见。”在南宫静在苏熙的身边走过时,苏熙勾了勾唇,以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音量低声说道。

    南宫静诧异的转头,正好看到苏熙挑衅的目光,她浑身一凛。

    扭过头去,她手挽着傅越泽,优雅的走到了别处。

    虽然苏熙没有听到她的回答,但是苏熙却知道,她一定回来。

    苏熙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冰冷而嗜血。

    端起服务生托盘里面的红酒,苏熙一饮而尽。

    “这么多年没和你一起出席宴会,你什么时候连喝酒也变得这么豪爽。”一旁,年司曜取笑一般的说道。

    苏熙微笑着眨了眨眼,知道他是在担心她。

    亲近的人都知道她与傅越泽的关系,那个人根本连隐瞒都不屑,在未婚妻面前,情人养得理直气壮。

    “放心,我没事。”将空掉的红酒杯随意放回服务生的托盘,苏熙说道。

    原来,看到傅越泽和南宫静站在一起接受祝福,她的心还是会痛。

    可是那又怎样,一切都要结束了,不需片刻。

    阳台上为了衬托唯美的氛围,挂了随风而动的纱幔,若影若现,看起来十分的浪漫。

    年司曜被熟人缠住,苏熙独自一人走到了阳台上。

    这里视线很好,可以纵览整个婚宴现场,搭建得长长的平台,拱形的一个又一个的镶着玫瑰的门,一切都如童话一般。

    看到这一切,苏熙的呼吸几乎凝滞,手捂在胸口上,她看到傅越泽和南宫静手挽着手,亲密的在一个又一个人群当中穿梭。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等待的人终于来到阳台。

    “等很久了吗?”南宫静的声音一如往常,带着极不易察觉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真是不好意思,客人很多,结婚实在是太忙了,这点我也没想到。”略带抱怨的说道。

    然后,她看向苏熙,忽而一笑:“你现在还没结婚,不懂这些,等以后你结婚,就会明白了。不过这世上最英俊的男人已经成为了我的丈夫,我实在很期待你的新郎会是谁,什么模样?苏熙,等你结婚的那天一定要请我和泽出席哦,我们一定会包给你一个很大的红包。”

    说着说着,南宫静径自便笑了。

    从她出现那一刻到现在,苏熙都不发一言,特别是在听到南宫静说出这些话之后,苏熙直直的看着南宫静,双眼里面的鄙夷是那么的厚重,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苏熙骨子里对南宫静的恨意,再也掩藏不住,透过苏熙的眼睛,鼻子,嘴巴,头发,睫毛,身体的每一个微细毛孔,毫不掩饰的向苏熙展露。

    “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南宫静?”苏熙冷冷的看着南宫静,极度讽刺的说道。

    “可笑?”南宫静就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你竟然说我可笑?”

    情敌见面,不需要讲究什么风度,特别是只有两人,没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

    “苏熙,你搞清楚,今天嫁给泽的女人,是我南宫静,而不是你。”南宫静如胜利者一般,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苏熙的面前,彰显着她的胜利和荣耀,“从今以后,我才是泽的妻子,和他相伴一生的人,你充其量不过是个第三者,哦不,或者是第四者第五者,第十者!过不了两年,泽玩腻了你,就会毫不留情的将你抛弃,永远留在他身边的女人,只会是我。”

    南宫静高傲的扬起头。

    苏熙嗤笑一声,看南宫静的双眼饱含讥讽。

    如果苏熙大声反驳,南宫静恐怕还会稍有得意,但苏熙却是这样不屑的态度,南宫静脸色一变,开口说道:“苏熙,你叫我上来,是要做什么?”

    苏熙缓缓走到南宫静前面,用手轻轻抚摸南宫静身上镶着钻石的婚纱。

    “我要做什么?你这么聪明难道猜不到吗?”苏熙几乎绕着南宫静走了一圈,南宫静的确很眉美,但是再美,也抵不过她的蛇蝎心肠,就像是披着美丽外衣的毒苹果,里面早已经腐朽。

    “这婚纱真是漂亮。”苏熙叹了一句。

    “这是当然。”南宫静一点也不介意在苏熙面前展露自己的得意,她看苏熙的目光带着探寻和惊疑不定的神色。首先,苏熙来出席今天的婚宴,就已经够让她惊讶,她明明知道她是造成她儿子死亡的真正凶手,现在却对她和颜悦色,到底是为什么?

    不过,面对苏熙,南宫静一点也不害怕。

    她径自站到苏熙的面前,任由苏熙打量,任由苏熙以讥讽甚至带着仇恨的目光看她,苏熙眼里的那抹恨意,让她身心愉悦。她要苏熙痛苦,她要苏熙悔恨,她要苏熙痛不欲生。苏悦儿阴差阳错,炸死了苏梓宸,竟然都为她办到。这时候,看着苏熙出席她和傅越泽的婚礼,南宫静首次觉得,苏悦儿虽然脑袋不好,但却做对了一件极其正确的事。

    只是,唯一令南宫静不满的是,对于即将成为傅越泽妻子的她,苏熙竟然一点也不嫉妒。

    这怎么可以呢?

    曾经多少个夜里,她每分每秒都仿佛被嫉妒啃噬,恨不能将苏熙抽筋剥骨,送入地狱。

    “你叫我来,就是想赞美我吗?”南宫静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那么,我接受你的赞美。你不知道,我真羡慕你作为宾客那么闲,作为主人,我今天实在是太忙。我找借口离开,泽现在恐怕已经在找我了,没有其他事情,那么等婚礼结束以后我们再聊。到那时候,相信我肯定会有很多的时间。”

    对于苏熙的到来,刚看到苏熙时,南宫静是充满忌惮和恨意的,但现在在苏熙面前炫耀了一番,南宫静身心愉悦。说完,南宫静转身便要离开。

    “南宫静,你心里很害怕吧。”在南宫静转身之际,站在她面前的苏熙语气淡淡的说的。

    南宫静猛的回头,“苏熙,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害怕?”

    “你很害怕吧。”谁料到,苏熙只是直直的看着南宫静,又将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语气更加坚定。

    “怎么可能?”南宫静脸色沉了下来,“这是我的婚礼,我是主人,我怎么可能会害怕?苏熙,我看,真正害怕的那个人,恐怕是你吧。”

    “你在害怕什么?害怕我搅局?害怕傅越泽因为我的出现而冷落你,无视你。更害怕的,恐怕是……完美的婚礼,遭到蓄意的破坏吧?”看着南宫静越来越难看的脸色,苏熙微微扬起了唇。

    “你敢!苏熙。”如果不是公众场合,南宫静恨不能扑上去撕烂苏熙的嘴。

    “怎么?被我说中了?”苏熙语气满是嘲讽,忽然就笑了,“害怕了?”

    “别怕。你不是一直理直气壮吗?有什么好怕?”

    “这阵子我又仔细想了一想,恐怕你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傅越泽的吧?你用这个理由让傅越泽和你结婚,心里不安也是正常的。我很好奇,你经历了那么多的男人,你真的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吗?”苏熙轻声问道,“恐怕,你自己也不知道吧?”

    “孩子是不是泽的,这很重要吗?”南宫静在苏熙面前,没有丝毫的掩饰,她恨不得苏熙知道得更多,这样,在她和泽结婚的现在,苏熙才会更不甘心,更痛苦,“只要泽认为,这个孩子是他的,那就够了。”

    “泽很相信我,他一点也没有怀疑过呢。”南宫静得意的笑着说道。

    “现在不怀疑,并不代表以后不怀疑。”苏熙没有让南宫静得意太长时间,又说道:“南宫静,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你怎么就从来不怕遭到报应呢?”

    “报应?”南宫静哈哈一笑:“我做我认为对的事,我有才,有貌,有钱,有权,谁能给我报应,老天爷吗?很抱歉,我是无神论者。”

    “我也不怕和你说,苏熙,这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上次是你幸运,本来该死的人是你,可是你却让你的儿子做了你的替罪羔羊。你儿子死了,不怪别人,怪就怪在她有你这样一个妈妈!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了。”

    南宫静一句一句的说道,她以为,说出这些,苏熙会脸色大变,可是,苏熙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说够了吗?”苏熙直直的看着她,“终于肯承认,宸宸的死,是你指使的了吗?”

    “不错。”在苏熙面前,南宫静一点也不隐藏她的目的,“是我挑拨苏悦儿,是我给苏悦儿出谋划策,是我让苏悦儿去绑架你,甚至连人,都是我给苏悦儿找的。可是,你知道又怎么样呢?警察相信你吗?泽相信你吗?你说出去,有人相信你吗?上次去警局,警察是怎么和你说的?苏熙,你真是可怜,儿子尸骨无存,凶手抓不到不说,甚至连替罪羔羊,现在还好生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神经分裂?哈哈,苏悦儿有这个病,我早就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