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二十九章 豪门丑闻

    南宫静还在狡辩,傅越泽不想与她多做纠缠。他此刻只想快点解决这里,然后守在苏熙的身边。

    傅越泽朝身侧伸出一只手。

    助理一号便把一叠照片叫道傅越泽的手上。

    傅越泽拿到照片往南宫静的床上一甩,“你自己看吧。”

    说罢,转身便走。

    南宫静望着他的背影,再看病房门里外数个身着警服的人,顿时感到浑身一阵无力。

    最大的打击却不在这里。这时候,南宫静还坚信凭着自己的聪明,凭着南宫成的打点,肯定可以让她成功脱罪。

    但当她拿起那些被傅越泽甩在她身上的照片时,南宫静倏地瞪大了双眼,她颤抖着手急切的扒着照片,里面的人是她,全是她。

    南宫静颓然的坐在床上,仿佛瞬间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

    这些照片傅越泽怎么会到傅越泽的手里,照片上,郝然是她与不同的男人赤身裸体,在各种场合坐着不堪入目的事。一张又一张,几乎囊括了那几个月里面,所有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

    傅越泽为什么会有这些?

    他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南宫静犹如五雷轰顶。

    为什么爸爸还不出现?现在婚礼没有了,孩子也没有了,她还被苏熙摆了一道,要怎么收场?南宫静心里前所未有的乱,长大后到现在,第一次感到浑身发冷,茫然无措。

    傅越泽并不是马上回到病房,配合警方取证,又花去了一个多时间。待回到病房的时候,仍然看到年司曜守着苏熙的病床。

    傅越泽霎时就眯了双眸,有一股强烈的想将年司曜扔出病房的冲动。

    “你以后不要再来了。”

    年司曜转头看到傅越泽,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对着傅越泽开口说道。

    “谁给你的资格说这样的话?”傅越泽浑身紧绷,眼神凶恶,“年司曜,苏熙归我管,是我儿子的妈,你以后离她远点,现在,请你离开这里,马上!”

    因着苏熙的病情,两个人在病房里面相安无事的待了一个晚上,现在,傅越泽看到年司曜,再也不能忍。

    肆无忌惮的表达他对苏熙的关心,竟然还靠苏熙那么近。

    苏熙是他的,别的男人别想染指!

    “傅越泽,我真是不明白你。”年司曜笑了,苏熙刚醒来,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身体还很虚弱要注意调养,他紧绷了一整天的心也放松下来。而苏熙已经醒了这件事,看来傅越泽到目前还不知道。

    “你的妻子就躺着隔壁的病床上,你不去关心你自己的妻子,跑来这里做什么?”年司曜说道。

    傅越泽冷下脸,“南宫静不是我的妻子,现在不是,以后更不可能。”

    他的计划因为苏熙的出现而出现了偏差。他没料到苏熙竟然会这样决绝,伤害自己,以自己为饵,也要将南宫静绳之以法。

    他错估了苏熙心中的恨,错估苏熙的倔强。

    那些本来在婚礼进行时预备在大屏幕上播出的画面,没来得及播,女主角就已经被送进了医院。他便叫助理将视频在网站上发布了出去。

    引发的效果是预期的。

    接下来,便是对付在丑闻中动荡不安的南宫集团。

    那个合作项目是为了牵制摧毁南宫集团才拟定的,根本不可能给其他公司合作的机会。南宫集团股票大跌,资金困难,一切问题接踵而来。与傅氏集团的合作是他们手里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试想一下,如果最后这一根稻草都断掉,还有大笔的违约金等着南宫集团赔付,南宫集团的结果会是怎样?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计划这件事,却没有和苏熙说明白。

    苏熙不信他,从很早很早时候便开始。

    他以为,一切等婚礼中断之后,他再向她解释一切,先让她看到结果,她便能生出对他多一分的信任。但是他没想到的事,在一切发生前,苏熙就已经先他一步有了动作。

    他知道南宫静之前在病房里面说的那些话有一部分是真的。

    因为做这些事情的人是苏熙。苏熙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必要时,对自己比对别人还要狠,那样决绝,那样倔强,让人心疼。

    该死有多绝望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昨夜守在病床前看着昏迷不醒的苏熙的时候,傅越泽后悔万分。他不该因为生气苏熙的隐瞒和欺骗,就不将计划说出口。前一天,他不该和苏熙争执,她如果不是对他已经完全失望,又怎么会孤注一掷,制造南宫静谋杀她的假象?

    他错估了宸宸在苏熙心目中的重要性。

    “傅先生,南宫小姐现在是不是你的妻子,以及以后会不会是你的妻子,我没兴趣管,也没兴趣知道。但是,我以苏熙未婚夫的名义在这里警告你,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未婚妻的面前,她不想再见到你。”年司曜目光咄咄逼人,直视傅越泽,说道。

    傅越泽倏地握住双拳,双眸微眯,“你说你是谁的未婚夫?”冷冷问道。

    “苏熙。”年司曜却是一笑,温柔的看病床上的人一眼,对此毫不避讳和隐瞒,“傅先生,你应该知道我和苏熙从小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刚才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所以,请你现在出去吧,不要打扰我和我的未婚妻独处。”

    年司曜并没有炫耀,但他那勾起的嘴角和毫无遮掩对苏熙展露的柔情,在傅越泽眼里看来无比的刺眼。

    傅越泽看着病床上仍然昏迷的苏熙,脸色深沉。

    “你骗我?”傅越泽一步一步走到年司曜的面前,他的手毫无预警的拽住年司曜胸前的衣服,“年司曜,苏熙是我的。不要再说这种荒诞不羁的谎言,等苏熙醒了,谎言被拆穿以后,大家的面上都不好看!”

    傅越泽这样的态度,年司曜却是不怕的,他早有预料。

    “不要再说熙熙是谁的这样的话。”年司曜慢里斯条,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手抚开傅越泽抓住他衣服的手:“她只属于她自己。没错,你和她曾经有过感情,她也为你生过孩子,可是扪心自问,你了解过她吗?知道她的想法并尊重过她了吗?就是太自我,太过自以为是,所以才会失去她。”

    “我和熙熙的事情,你现在不信没有关心,医生说熙熙是长期营养不良和睡眠不足导致太困乏,等她睡醒,我说的话便可以得到证实。”年司曜站起身,医生说苏熙要至少睡八个小时才会醒过来,在这之间,他要先回家一趟,再到公司处理一些事务,未来几天他都要待在这里照顾苏熙,需要做点准备并将公事交代好。

    “好。”傅越泽沉沉的看年司曜一眼,语气冰冷,“那么我就等她醒来。”

    年司曜嘴角浮现一抹自信的微笑,“那么现在就由你在这里照看她,我离开一下。这可能是你能离她这么近的最后的机会,你好好珍惜吧。”

    事情的所有起源是傅越泽,年司曜对他自然不会客气。

    他现在就是让傅越泽走,也叫不动。有傅越泽在这里守着,反而更安全,不会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被放进来,打搅苏熙养病。

    傅越泽锐利的目光朝着年司曜的身上扫了一眼,仿佛带着寒刃,欲将人刺穿,“不要说无谓的话。”

    他现在有疯狂的想杀人的冲动。年司曜的话对他的冲击不可谓不小,他一时间无法平静,心中惊涛骇浪,只想将见到的一切摧毁,特别是年司曜。但是,这是苏熙的病房,苏熙还躺在病床上。她需要休息,需要绝对的安静。傅越泽生生忍住心中的狂怒,浑身上下,寒气逼人。

    年司曜不在意的一笑,他不再说话。走到门口时,却又回头,神情严肃。

    “我不知道之前你是怎样照顾苏熙,但营养不良和睡眠不足,这些你难道都没注意过吗?你对苏熙太漠不关心,也太无情了。她和你在一起只有眼泪,重逢到现在,我没有看到她有任何一次笑得开怀。她和我在一起,会像公主一样,被我捧在手心里。其他别的不谈,至少,我会把她照顾得比你好。”

    说罢,不理会傅越泽越来越冰冷的脸和夹含着狂风暴雨般的锐利视线,年司曜朝着傅越泽微微一笑,点了下头,转身出了病房。

    苏熙又睡了一整天。

    放学后,苏梓轩被接到了医院来。

    小孩子很懂事。大概是最近经历了太多的缘故,在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妈妈,苏梓轩小朋友竟然强忍着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没有哭。

    “爸爸,妈妈只是睡着了对不对,她很快就会醒的对不对?”不止一次的仰头问傅越泽这样的话。

    傅越泽抿唇点头,“她很快就会醒的。”

    年司曜下午的时候便从公司赶了过来,两个男人之间剑拔弩张,分别一左一右端坐在病床前,就算是苏梓轩来了,两人之间的气氛也没能得到缓和。

    苏梓轩全副注意力都在病床上的苏熙身上,时不时的抬头,和傅越泽说两句话,从他那里得到鼓励和安慰。其余时候,就目不转睛的盯着苏熙,苏熙的手在打点滴,她血管细肌肤又白又嫩,几瓶点滴打下去,手已经是又青又肿,看起来十分的骇人。苏梓轩不敢抓她的手,怕弄疼她,他只好退而求其次的抓住她的衣袖不放开,他好怕,妈妈也会像宸宸一样,离开他身边,再也不回来。

    “你们放开我,不要拉我!让我见见他,我一定要见见他……”

    “泽,我知道你在这里,泽……”

    “不是你想我那样,你听我解释……”

    门外的声音极大,不止是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人来回走动劝阻。

    傅越泽的盯着苏熙看,舍不得挪开眼睛,听到门外的声响,眉头一皱。

    “出去解决掉你的麻烦,别让她打扰熙熙休息。”年司曜冷了脸,对傅越泽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