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百八十章 年司曜回国

    秦怀川露出一贯的淡笑,彬彬有礼的样子,好似刚刚那个盛怒中的他是别个人。

    “傅总,招待不周,多多见谅。”秦怀川有些后悔之前的冲动,竟然在傅越泽面前冲动,这真是丢人。

    “我还有事,想先行告退。”傅越泽也回以礼貌的笑,越是了解秦怀川,越对他少了敌意,甚至有点期待与他的联手。

    “今天的事让傅总笑话了,实在是抱歉。”秦怀川这一句也是说给在座的其他人听的。

    “秦总,不必为此事介怀,凡事看开就好。”傅越泽不得不同情秦怀川,失去深爱的女人那种滋味,他也尝过。不过好在他们并不至于阴阳相隔,偶尔还有会牵扯,偶尔还能见到,这样一对比,他要比秦怀川幸福多了。

    秦怀川因为傅越泽这意味深长的一句话,脸色微微起了变化,但片刻又被他压了下去。聪明如他,又怎会猜不到,暗地里傅越泽也没少找人调查他。

    傅越泽不再与秦怀川客气,公司还有不少事等着他处理,再与秦怀川对视片刻后,他准备抬脚走人。

    “傅总,慢走。”秦怀川恭敬的说道。

    傅越泽走后,整间屋子的气氛都变得轻松多了,原本打算巴结秦怀川的人,更是肆无忌惮。

    这种氛围,连秦怀川都受不了,他皱了皱眉,不想再与他们虚以为蛇。人们见秦怀川闭口不言,也就不好再继续讨好,有时候秦怀川比傅越泽看上去更难搞定。

    喧哗还在继续,在最热闹的人群中寂寞,正是此刻秦怀川的心境。自从莫颜死后,他就极少发自内心的笑了,秦颖死后他更是觉得自己彻底被世界孤立。

    这一天热闹的不止是至娱高级会所,年宅也是热闹非常,年司曜终于回国,这可乐坏了年星辰,从早到晚一直咯咯笑不停。

    苏熙脸上也多了喜悦之色,原本年司曜打算每个月都挤出一点时间回国探望苏熙和年星辰。但因为年氏危机,让他耽搁了太多时间,一晃眼都深秋了,年星辰也裹得圆滚滚,时间真是飞快。

    “爸爸。”年星辰发音标准的喊道。

    “星辰宝贝。”年司曜可想坏了年星辰,没有年星辰在身边哪哪都不自在。

    年星辰快活的张开双臂,撒娇的喊道:“举高高!”

    苏熙无奈的看向年星辰,最近年星辰爱上了“举高高”游戏,苏熙是不赞同的,年星辰骨头还是软的,这样举高抛起太危险。

    年司曜接收到苏熙制止的眼神,他不解的看向苏熙,只见她摇摇头,不让年司曜答应年星辰的要求。

    “爸爸,举高高!”年星辰见年司曜没有反应,便又再强调了一遍。

    年司曜颇为纠结的看向苏熙,他可从来都不会拒绝年星辰的要求,苏熙见状,只好亲自上阵。

    “爸爸才刚到家,很累的,没有力气把你举高高。”苏熙义正言辞的说道,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

    “唔。”年星辰一脸委屈,半响才收回可怜兮兮的眼神。

    年司曜疼爱的笑了笑,亲了亲年星辰的小脸蛋,好久不见,年星辰说话都利落了。

    “最近一切都好吗?”年司曜问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是不安的,他想起那一堆照片,苏熙与傅越泽在一起的照片。

    苏熙笑着点头,“挺好,只是公司的事一直没什么进展。”提起这个苏熙就觉得歉意,这么久了还是没调查出公司的内鬼,难道她的侦查能力就这么差?

    “无妨,狐狸迟早会露出尾巴的。”年司曜反倒不着急,这事也急不来。

    年星辰听到狐狸顿时来劲了,开心的在年司曜怀里问道:“爸爸,哪里有狐狸?”她在电视里见过狐狸,苏梓轩还说哪天抓一只给她玩,她可一直记着了。

    这一句惹得年司曜和苏熙都大笑起来,年星辰懂得的东西越来越多了,这真让他们欣慰。

    年星辰不解的看了看年司曜又转头看了看苏熙,完全搞不懂他们在笑什么,看来还是和苏梓轩更有话题。

    夜里苏熙来到年司曜的房间,这让年司曜十分意外,他们一直分房睡,苏熙极少主动来他的房间。

    “熙熙。”年司曜喊了声。

    苏熙正一脸纠结,上一辈子的事,她不知道该不该跟年司曜提起。说起来都是她苏家对不起他年家,这种事要怎么说出口,还没开口苏熙就已经不会说话了。

    “有件事,我想问你。”苏熙鼓起勇气,无论如何该开口时就开口。

    年司曜有些怪异的看向苏熙,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不过他无法拒绝苏熙。

    “你说。”年司曜温和的说道,他一直都是这幅样子,与人为善。

    “之前你曾简单的提起过苏家与年家的恩怨,我想知道更多细节。”苏熙终于将话说出口,思来想去还是直接说比较好。

    年司曜听到苏熙这样的要求,心间顿时明了,一定是苏悦儿捣的鬼。远在法国他就收到了苏悦儿的邮件,污蔑苏熙的母亲秦月蓉是苏浩川的帮凶,还说苏浩川是有预谋的谋害年清落。

    年司曜根本不理会苏悦儿的风言风语,但是苏悦儿不知道怎么将这件事散布到他母亲那里,一想到最近母亲的质问,他就头疼不已。

    “你娶杀父仇人的女儿,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爸爸的仇你忘了吗?是他们一家子害死了你爸爸,现在你怎么能轻松的和那个女人生活在一起。”余琴的话还历历在耳。

    苏熙见年司曜眼里有些犹豫,一下子她的心也随之变得紧张起来,难道当年真的另有隐情。

    “这件事我知道的也并不多。”年司曜用了一个合理的理由。

    “噢。”苏熙有些失望,没想到年司曜并不想提起这件事。

    那样痛苦的过往,让年司曜该怎么回忆!苏熙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只好闷闷的回去。

    就在苏熙要推开门出去的时候,年司曜喊住了苏熙,“等一下。”

    年司曜犹豫再三还是决定说出来,“当年的恩怨已经过去了,我不想苏家和年家再有什么芥蒂,我想和你好好的。”年司曜不想被任何人破坏与苏熙的感情,他不想再一次错过苏熙,就算她是杀父仇人的女儿,那又怎样?这一切与她无关,为什么要怪罪到她的身上,父母的错难道要孩子来承担。

    “嗯。”苏熙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年司曜的请求,只是芥蒂这种事情,一旦出现了,又岂会轻易消除。

    这一晚,年司曜辗转难入睡,反复的梦见年少时。

    后来索性睡不着,便躺在床上,想起了当年,那最痛苦的一段时期。

    如今回想起,那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那时候他们正年轻……

    十多年前,A城

    那是一个普通的清晨,年司曜像往常一样起床上班,过早背负起整个年氏的他,已经提早结束了校园生活。

    一脸稚气的他,却要过早适应职场上的尔虞我诈,他不知道父亲跳楼的时候,有没有想起过他有没有想起过整个家庭。

    “今天早点回来。”余琴对年司曜说道。

    “好的。”年司曜笑着回应道。

    余琴看着年司曜清俊的脸庞,不禁想起他的父亲年清落,在正当壮年的时候跳楼寻死了,一想到这余琴就无法原谅苏浩川,那个罪魁祸首。

    晚上年司曜早早就回家了,就连苏熙的约会都推了,他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然而他却没有太多的心思,父亲的死对他打击很大。

    年司曜曾经有过很长一段时间不愿意见人,包括苏熙,他每天用工作麻痹自己。

    八点钟,余琴点亮了蛋糕上的蜡烛,今天是年司曜成年的日子。

    “司曜,过了今晚你就十八岁了。”余琴沉重的开口,她还在犹豫要不要将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年司曜,毕竟十八岁的他不该承担这么多阴暗。

    “嗯。”年司曜点点头,他快要忘了自己还只是个未成年。

    “有些真相,我也该告诉你了。”余琴终究还是下定了主意,年清落的仇一定要报。

    年司曜因为余琴这一句话,变得紧张起来,真相,这是多么沉重的两个字。

    “你父亲不是因为醉酒后失足坠楼身亡,他是跳楼自杀。”余琴的声音都颤抖了,这样的仇恨一直侵蚀着她的心。

    年司曜异常的冷静,太多的变故让他已经不再喜形于色,他冷冷的看向点满十八支蜡的蛋糕,蜡烛依旧在烧着,像是一种讽刺。

    半响,年司曜才幽幽的开口,“是谁害死了父亲?”

    “苏浩川,你的苏伯父,那个衣冠禽兽。”余琴深深地恨着苏浩川,如果不是因为他,她的丈夫就不会死,她的孩子也不会这般痛苦。

    “是他。”年司曜嘴唇上下颤抖的说道,他不敢相信这一切,这是继父亲死后,又一重大打击。

    “对,就是他,他现在惺惺作态,为我们年氏提供帮助。可笑,当初明明就是他一手将年氏逼入绝境,现在还在暗地里给年氏使绊子。”余琴从未见过苏浩川这般过分的人,不仅不忏悔逼死年清落,还不断的打击重伤过度的年氏。

    “他真的很可耻。”年司曜已经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苏浩川,更无法用言语去表达此刻内心的感受。

    “我不会放过他的。”年司曜坚定的说道,这样不知悔改的人,不值得被原谅,必须以牙还牙,以暴制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