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零六章 重感冒的苏熙

    有关Arthur的事,Nero总会第一时间作出回应。

    不到十分钟,韩院长就得到了明确的指令,“将Arthur的资料尽数上交”。

    从保险箱中取出Arthur的绝密资料,他决定亲自警察局找蓝警官,他不太喜欢电子邮件往来,更喜欢这种可以直接当面的交流。

    “绝密资料好好保管。”韩院长特别慎重的说道。

    “你对这个病人很不一般。”蓝警官看出了韩院长对Arthur的紧张,警察的特性让她忍不住多想。

    “这是我们疗养院对待每个病人的态度。”韩院长立马反驳,难道他已经表现得这般明显。

    蓝警官淡笑不语,很久没有见过韩院长激动的样子,他这个人就像个木头一样。温和谦逊,却偏偏不懂男女情爱,什么时候才能开窍?

    做完一切,韩院长一一汇报老板,有时候老板的深谋远虑不是他能猜透的。但他知道老板绝对不会害Arthur,毕竟虎毒不食子,想到Arthur韩院长不得不承认这孩子深得老板的真传。

    小小年纪就已经叫人招架不住,也不知道长大后会何种模样,与老板一般深不可测?

    经过一下午的折腾,韩院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疗养院,Arthur早就在他的办公室等候。

    韩院长看了看端坐在他的位置上的Arthur,小家伙身上早早就有了上位者的气息。

    面上的疤痕为他平添了魅惑,眼里透着早熟的味道,他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就这样望向韩院长,用眼神向韩院长施压。

    半响,Arthur才开口,“我今天听到你们的对话,为什么要我的资料?”耳尖也是Arthur的优点之一。

    韩院长与Arthur对视着,他在心里想着合理的解释。

    “有人查我?”Arthur不悦的问道。

    他差不多已经猜到,就差韩院长的证明。

    “韩叔叔,我不希望你对我有所隐瞒。”Arthur继续逼问着,根本不给韩院长反应的机会。

    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彻底打乱韩院长的思路,他想要知道的答案,总有办法知道。

    “这件事已经处理好了,Arthur你就不要再过问。”每当韩院长直呼Arthur名字时,就说明这件事Arthur不该插手。

    “有关我的事,我有权知道所有。”Arthur咬重了“所有”两个字,这件事他有权知道,他也有必要知道。

    父亲的仇家一直野心不死,如果哪天又要对他下手,他必须有个充足的准备。他不能一直安然的躲在父亲的庇护下,他自认为拥有主动出击的本领。

    “我也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韩院长的确一头雾水,他不过是按照老板的吩咐行事,恐怕唯一理得清这件事的就只有老板了。

    直直的看向韩院长,从他的眼里,Arthur看到了坦然,看来这件事的确不简单。

    “爸爸知道吗?”Arthur猜想Nero应该知道此事。

    “嗯。”韩院长诚实作答。

    在小人精面前,哪敢不诚实。

    “拨通爸爸的电话,我要和他通话。”疗养院中不准病人使用电子设备,所以私下里Arthur与父亲联系需要通过韩院长。

    “如您所愿。”韩院长对这一对父子只能妥协。

    “爸爸,是不是他还不死心?”Arthur用他称呼仇家。

    “不用担心,你现在很安全,不是他。”Nero用着轻松的语调。

    “如果真的是他,我正愁找不到他了。”Nero话锋一转,他才是捕猎者。

    “你什么时候来找我?”Arthur提醒Nero,他们已经超过一个月没见了。

    “啊!最近都忙糊涂了,我赶紧让助理订好机票。”Nero佯装真的忘了的样子。

    与Nero结束通话,Arthur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来到疗养院他每天的期盼就是每个月与父亲的见面。

    韩院长全程在一旁恭候着,不知道老板是怎么教育Arthur的,按道理来说Arthur绝不会是黏父亲的孩子。

    倒不是说Arthur不独立自强,只是他对待Nero时很不一样,与平日里好似两个人。

    Arthur心满意足的从院长办公室出来,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情都变得欢快起来。

    而此时远在A城的苏熙,可不好受。她白天去登山,晚上回家就感冒了。

    胡乱吃了点感冒药,独自找了个地方睡觉,与孩子们远远的,不能传染给小孩。

    吃完药,苏熙就晕乎乎的睡着了。

    年司曜半夜因为噩梦惊醒,不受控制的跑去苏熙的房间。

    年司曜走近苏熙,他嘴角噙着一抹苦涩的笑,即便苏熙拒绝他无数次,还是忍不住想要亲近她。

    借着手机手电筒的光,将苏熙的脸一览无余。苏熙已经退烧,正均匀的呼吸着,年司曜嘴角的笑也变得柔和起来。

    年司曜关上了手机,静谧的夜,只听得年司曜和苏熙的呼吸声,像是怕惊扰了苏熙,年司曜连呼吸都很小心。

    年司曜想起一句说来矫情实则还蛮有现实意义的话,“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黑夜中,能够感知苏熙的呼吸,甚至一伸手就能感知她的温度,这种微妙的感觉,好似一个无底洞,让年司曜身心疲倦。

    “我们明明有着那么多牵绊,偏偏还是不能在一起,你的心到底有多狠”,年司曜忍不住在心里质问苏熙。

    苏熙满足的在床上翻了个身,可能是被子漏风,苏熙有些不适的扭动了下身子。但是她试了好几次,还是无法将暴露在外面的身体部位盖好。

    年司曜看着苏熙蠢蠢的动着,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他轻手轻脚的为苏熙盖好被子,眼里涌出宠溺。

    指尖不小心触碰到苏熙的脸颊,那一丝丝,如同当年苏熙的笑偶然拨动了他的心弦,爱上一个人从来都是没有理由的。

    近在咫尺,相守却无法相爱的绝望,日复一日,年司曜不知道自己会坚守到什么时候。

    “泽。”苏熙小小的一声梦语,让年司曜回过神来。这个女人竟然在迷糊中喊着傅越泽,是不是无论怎样,他都比不过傅越泽。

    清晨,苏熙艰难的睁开眼睛,外面已经大亮了,苏熙有种见光死的错觉。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虽然烧退了,但是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踩在地上犹如踩在云端。

    捂着自己饿瘪的肚子,苏熙循着饭香而去,迷迷糊糊中走到厨房,有种不知身在何方的感觉。

    迷蒙的一双眼,还带着雾气,意外的看见年司曜正在厨房忙活,苏熙拍了拍自己脑袋。像年司曜这种君子远庖厨的人,怎么会突然做起早饭。

    “早啊!”苏熙抑制了心中的怪异,像平常那样随意的打了声招呼。

    “早。”年司曜声音冷冷的,让苏熙心里一个咯噔,苏熙感觉出年司曜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

    苏熙脑袋还有些晕乎,所以说出的话几乎不经过脑子,她忽而说道:“这个点还没去上班?”

    “今天休息。”年司曜面无表情的样子,让苏熙觉得周身一股冷意。

    “一定是感冒还没好,我怎么觉得这么冷。”苏熙看着自己手臂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穿太少。”年司曜看也不看的对苏熙说道。

    年司曜心情不好的时候,话就变得格外简洁,苏熙也不好继续撞枪口,还是安静点等着年司曜自我调节。

    迷糊中的苏熙特别可爱,带着别样的魅力,好几次年司曜就要缴械投降了。但心一横,还是决定不能轻易原谅苏熙,要让苏熙也感受到他的恐慌。

    说起闹别扭,年司曜百年难得一次,苏熙站在厨房呆呆的看着年司曜。

    年司曜真好看,从美少年到美男子,从小到大一直俊美。

    苏熙露出一个痴痴的笑,年司曜的心变得好柔软,但一想到苏熙昨晚嘴里喊着傅越泽,他心里就不快活。

    他决不允许,苏熙和他分开,重新投向傅越泽的怀抱,傅越泽不适合她,给不了她幸福。

    说到底,是自己心里不舍,是自己不愿放手。

    或许苏熙清醒的时候,都不知道,傅越泽对她的影响力有那么深。

    潜意识里,身体的本能却是最实诚的,一想到这,年司曜就愈发烦躁。他和苏熙相处了那么久,相爱了那么长时间,为什么到头来还是比不过傅越泽。

    年司曜边想着边狠狠的切下一块生牛肉,他看了看,貌似切错了,煮粥根本用不到肉类。

    像苏熙这样,还是吃素好了。

    “司曜,你做饭的样子真好看。”苏熙依旧是痴痴的样子。

    如果她能一直这样就好。

    “泽。”苏熙迷迷糊糊的喊了一声,极轻的一句,就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顿时清醒过来,搞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到傅越泽。

    耳尖的年司曜听到了那一声,顿时脸色就变了,他咬紧腮帮子,有时候生气到一种程度是无法言喻的。

    “我去上班。”年司曜放下了手中锋利的菜刀,硬生生的丢下了这句。

    年司曜做起事来从来不拖泥带水,苏熙还没有反应过来,年司曜就已经走到门口。苏熙听到砰地一声,门就这样被重重关上了。

    厨房里还真温暖,苏熙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不过油烟好大,尤其是关上门后。

    苏熙带着一身油烟从厨房里狼狈的走了出来,经过这么一呛,苏熙的鼻子又开始流清涕了。

    只见她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晕头晕脑的摸到大厅。

    年司曜脸上的怒气,还没有消去。

    但一见到苏熙,立马态度就软了下来。

    一时间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心疼她。一直以来苏熙都是坚强的姿态,将自己照顾的很好,连同孩子也照顾的不错。

    偶尔难得露出弱势,这让年司曜想起了少年时期,那个纤弱的少女,那个需要他保护疼爱的少女。

    年司曜情不自禁的将苏熙拉到怀中,“熙熙,到底该拿你怎么办?”熙熙,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晕头晕脑的窝在年司曜的怀中,好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可是这个怀抱好温暖,让她舍不得离开。

    头越来越沉了,上下眼皮打架,好累呀!

    “司曜,我会弄脏你衣服的。”苏熙拼着最后一丝清醒,用手小力的推着年司曜。

    他永远都是白衣胜雪,这样洁白的衣裳,怎么能沾上脏污!

    “熙熙,你口口声声说你不爱任何人,你到底是在骗别人了,还是骗自己?你是不是还爱着傅越泽?”年司曜彻底失控,他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一个死心的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