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 珍贵的手抄本

    多日不见,秦怀川觉得苏熙身上的气质变了,以前一眼就能看穿,现在竟然也猜不透她的想法了。

    “乐意之至。”秦怀川绅士的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在秦宅的院落里,苏熙漫不经心的四下张望着,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完全不是看风景的态度。

    “有什么事不妨直说。”秦怀川见苏熙与平常不同,心里想着苏熙是不是有事想要对他说。

    “没什么。”苏熙尴尬的笑了笑,那样的话如何问得出口。

    继而话锋一转,“之前多谢你的帮忙,一直想要找个机会向你道谢。”苏熙尽管对秦怀川满腹疑虑,但那种话叫她如何说出口。

    “我是你也是司曜的兄长,这点事没什么,再者说我真的很喜欢星辰。”相对比苏熙的郑重其事,秦怀川平淡多了。

    “秦哥哥,你知道我和司曜离婚的事吗?”苏熙忽然转换话题,纠结许久还是忍不住问出口。

    秦怀川若有所思的打量苏熙,他从苏熙眉目中看出苏熙内心的不平静,原来苏熙是在为这件事纠结。

    之前将苏熙与年司曜离婚的事情告诉年星辰,的确太过冲动,不过他已经想好应付的对策。他最怕的就是苏熙将这件事烂在心里,既然苏熙主动提出来,那么一切就好解决了。

    “知道,司曜曾偶然提过。”秦怀川的确是从年司曜口中得知他们离婚的事情。

    没想到是年司曜透露给秦怀川,苏熙想着这件事一定要找年司曜确认,之前还没来得及和年司曜探讨这件事他就离开了。

    “我曾不小心说漏这件事,星辰是不是因为这件事为难你们了。”秦怀川大方的承认一切,他有办法让苏熙信服。

    “秦哥哥。”意外于秦怀川承认的态度,她正愁着该如何开口,这样也好过她亲口去问。

    “我和司曜并不想星辰知道这件事。”苏熙微微带着一丝不满说道。

    秦怀川微微颔首,他自然清楚他们的打算,可惜他无法坐视他们离婚,至少他们现在不可以离婚。

    “抱歉。”秦怀川欲言又止,他脸上的表情很微妙。

    苏熙微微皱眉,她看不懂秦怀川眼里的情绪,正当她想说话时,秦怀川又再次开口,“我并不想你和司曜离婚,我不想星辰因为这件事受到伤害。”秦怀川犹豫的说出口。

    没想到秦怀川也劝说她不要离婚,这件事的确会为年星辰带去痛苦,但年星辰毕竟是傅越泽的女儿,现如今她都已经原谅了傅越泽,那么让他们父女团聚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

    “秦哥哥,这其中太过曲折,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向你解释清楚。我和司曜离婚对彼此都好,对星辰或许也是一件好事。”苏熙只能说这么多,无法将所有的真相全盘托出。

    秦怀川无奈的看向苏熙,带着惋惜的口吻说道:“原以为你们是一对金童玉女,可惜,哎!”

    闻言,苏熙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尖,很多故事早已改写。尽管对秦怀川过于亲密的干涉有些反感,但又无法去责怪他,之前对秦怀川疑虑也消除了不少。

    天上阳光普照,地上却一股阴寒,苏熙已经习惯年宅的温度。秦宅的阴冷让她很不习惯,秦怀川见她鼻尖发红,心想着她是不是冷。

    “外面风大,我们回屋吧!”秦怀川体贴的说道,他对苏熙一向贴心。

    屋里充足的暖气,迅速包裹苏熙,为她驱除身上的寒气。秦怀川领着苏熙来到他的书房,还没进去就已经闻到浓浓的墨水,苏熙带着好奇的眼神打量着眼前的书房。

    复古的书架摆放着一摞摞书籍,房间里挂着山水画,嫌少看到书法作品。桌子上平躺着宣纸,一旁放置着各种型号的毛笔,砚台安静的躺在一角。

    像是电视剧里的情景,好似古代书生的的书房,带着浓浓的古韵。

    见苏熙停下欣赏房内情景,秦怀川也在一旁停住了脚步,他很满意苏熙眼里流露出的赞赏。

    “喜欢吗?”秦怀川在苏熙近旁柔声问道。

    “喜欢。”苏熙诚实的回道,喜欢这种文艺的气息。

    “这里的一切都是出自我手。”秦怀川自豪的介绍道。

    “秦哥哥的山水画,快赶上大师水平。”苏熙赞赏的说道。

    秦怀川骄傲的笑了,他的字画的确不俗,这一双布满鲜血的手,能够创造出如此技艺之高的画作,真的得感谢他拥有天赋的妈妈。

    “母亲的山水画才叫大师水准。”秦怀川感谢母亲留给他的天赋。

    “秦阿姨。”苏熙感叹的说道,记忆中秦阿姨似乎并不得志,也不知道她在美国有没有得到机会。

    “秦哥哥,你的祖籍是在A城吗?”苏熙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口问道。

    秦怀川肩头微微一颤,对苏熙突然的问题不知所措,他讨厌被问到这一类的问题。

    无论是与母亲断绝关系的外祖父,还是抛弃母亲的父亲,秦怀川都未曾将自己与他们联系在一起过。

    祖籍,他的祖籍在哪?他是一个无根之人。

    苏熙这才反应过来,她问了不该问的事情,她尴尬的笑了笑,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会说话了。

    “抱歉。”苏熙歉意的说道。

    秦怀川不自在的笑了笑,“我的祖籍算是A城。”他勉强给出了一个答案。

    “不过我现在国籍是美国。”秦怀川为了缓解尴尬的局面,特意用轻松的语调说着。

    对于秦怀川的解围,苏熙投去感激的眼神,最近这段时间苏熙觉着自己的智商一直不在线上。

    “过来。”秦怀川对苏熙招招手,他有东西要给苏熙看。

    苏熙好奇的走了过去,一靠近秦怀川,苏熙就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迫力,或许是秦怀川太过高大健硕,衬得原本高挑的苏熙娇小了不少。

    因为身高差的原因,秦怀川特意弯下腰,他嘴角挂着顽童的笑,想要为苏熙展示他的珍藏。

    “我有一本手抄本。”秦怀川说这话的时候,洋洋得意,这可是他珍藏多年的手抄本。

    苏熙好奇的凑了过去,在书架的顶上方,只能等秦怀川拿下来才能看清楚是什么。

    陈旧的本子上没有任何文字,素白的封面泛黄的颜色,这让苏熙愈发好奇了。

    只见秦怀川打开了薄薄的本子,苏熙看见一行娟秀的字,她努力辨认扉页的文字。

    “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

    徐志摩的诗,难道这本是徐志摩诗集的手抄本,苏熙有些惊喜的看向那薄薄的小本子。

    “这是我母亲的手抄本,上面抄录了她爱的诗歌,你说一个女人是不是因为太过浪漫,才信了男人的花言巧语。”秦怀川感怀的说着。

    原来秦怀川宝贝的是他母亲的手抄本,苏熙微微有点失望,她以为是徐志摩本人的手抄本,她一向很喜欢徐志摩。

    “或许吧!浪漫是诗歌迸发的灵感,浪漫也是一种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苏熙给浪漫极高的定义。

    秦怀川诧异的看向苏熙,这和他平时所理解的苏熙不同,以为苏熙这样的人,是拒绝浪漫的,原来她骨子里也是一个向往浪漫的人。

    “不要这样看着我,喜欢徐志摩的人,骨子里都带有一点浪漫情怀。”苏熙快要忘了少年时期她是如何文青。

    “哈哈……说的也是。”秦怀川忽地像是了解到了什么,他惊喜的说道:“你也喜欢徐志摩?”这一点在苏熙的资料上并未提及。

    “这个很意外吗?”苏熙眨了眨眼,难道只有年司曜能接受她喜欢徐志摩?

    “很适合,我记得你小时候就喜欢诗词歌赋这一类。”秦怀川淡笑着,有时候以为看透了苏熙,然而她又会给你新的惊喜。

    “那么你呢?你更喜欢哪位诗人?”苏熙有点好奇秦怀川欣赏哪位诗人,会不会是徐志摩。

    秦怀川一面将手抄本递给苏熙,一面回道:“说来惭愧,我并没有喜爱的诗人。”他对诗词歌赋这一方面,并没有太多兴趣。

    听着这个答案,苏熙有点失望,还以为找到了一个兴趣相投的人,看来是她多想了。

    “那看来秦哥哥更喜欢画家呢?”苏熙看着满屋的山水画,这下她应该没猜错。

    秦怀川依旧摇头,“我喜欢画画,但并没有喜爱的画家。”秦怀川一向不按常理出牌。

    又再次猜错,苏熙深深地怀疑自己的观察力,所以秦怀川完全是一个不显山露水的人物。

    看着苏熙微微失落的模样,秦怀川多想伸出头摸摸她的脸颊,此刻的苏熙与莫颜那般相像,有着让秦怀川同样悸动的神色。那小小的纠结看在秦怀川眼里,显得无比可爱。

    深受打击的苏熙,决定安静的翻开手上的手抄本,上面工整的摘抄着一些诗歌。

    其中绝大部分的诗歌同样是苏熙喜欢的,看来与她兴趣相投的人是秦阿姨,如果不是秦阿姨已经过世,或许她们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忘年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