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他乡偶遇旧友

    黑夜中,打火机冒出火星,点燃一根烟,空气中有缭缭青烟。黑夜是最好的伪装,掩去白天的喧嚣,为夜行的人披上一层薄纱。

    洛痕从嘴里吐出烟圈,在这个偌大的地方,想要找一个孩子,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我们真的不知道。”一群壮汉惶恐的看向洛痕。

    “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洛痕的声音冰冷异常,如同冰窖里发出的声音。

    “洛少,放过我们。”为首的壮汉哭丧着一张脸,传说中洛痕不是已经退出江湖,现在怎么又出现呢?

    洛痕将手中的烟头弹到为首壮汉的脸上,随后他逼近那人,“再给你们一天时间。”洛痕边说着边拍了拍壮汉脸上的横肉。

    已经浪费了一天,洛痕有些苦恼的看向夜空,对苏熙许诺的五天,这一次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完成任务。

    仔细算来离开这纷繁复杂江湖已经快三年了,当年的意气风发好似一场梦,他可是传闻中从未失手的顶级杀手。

    对,就没有他完成不了的事情,但人们都不知道他曾失手过一次,就那一次让他选择退出这个所谓的江湖。

    再也不用全球飞来飞去,再也不用不断变化着不同的护照身份,洛痕变得松懈变得随意,就连一身铁打的肌肉都有了软肋。

    夜晚,某些区域依旧是热闹的,洛痕步行经过,他看见那些高壮的白种人。就好似回到了以前,总是穿梭于欧洲各国,游走在美国,渐渐地都快忘了自己原本的国度。

    迎面走来一个流浪汉,他狠狠地与洛痕撞在了一起,洛痕的身体晃了晃随后稳了下来,而流浪汉则直接撞飞。

    洛痕冷眼看着面前的流浪汉,他很清楚他的身份暴露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只是这一次来的是敌还是友。

    “洛痕。”流浪汉艰难的从地上爬起,他醉醺醺的口吻。

    洛痕眯着眼,努力从脑海中搜寻有关这个流浪汉的记忆,他乱糟糟的胡须遮挡了整张脸,洛痕根本没有办法看清他的容颜。

    流浪汉拨弄着自己的胡子和头发,他笑着对洛痕说道:“洛家小子,我好想你。”流浪汉亲切的称呼着洛痕。

    忽而脑中的记忆复苏,洛痕想起了面前这个流浪汉是谁。

    “白柏。”没有想到在这个陌生的街头,能够碰到自己以前并肩作战的战友。

    洛痕一贯是独来独往的,偶尔也会配合组织其他人,而他经常搭档的人就是白柏。

    “你小子还记得我啊!”白柏笑声中带着喜悦。

    “当然记得,你可是我的好搭档。”洛痕开心的上前,他毫不在意的搂着白柏的肩膀。

    两个人叙起旧来,洛痕最吓人的莫过于一张没有表情阴森冰冷的脸,然而事实上他有一颗柔软的心,他如同孩子般不谙世故。

    “怎么来意大利呢?”白柏身上散发着难闻的味道,他已经很久没有洗澡了。

    “有事。”洛痕给出了简单的答复。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洛痕随即问道,脸上挂着疑问。

    “只有废人,组织才肯放过。”白柏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

    “你也退出组织呢?”洛痕诧异的问道。

    “哈哈……你小子,我可没有你那么风光,能够光明正大的摆脱自己的身份。我啊!是成了一个废人被组织遗弃的,不过好在组织还留了我一条老命。”白柏用笑掩饰着,当年他与洛痕两个人一个冷脸一个笑脸,可是响彻全球的一对杀手搭档。

    洛痕眼里闪过紧张,他赶紧拉了拉白柏的胳膊,他胡乱的摸着白柏,他不相信一个好好的人就这样的废了。

    “别这样,我是真的废了。”白柏无所谓的说道。

    “不可能,这个世上还没有人能够废你。”洛痕不敢相信的说道,他心里有些难受,当初自己执意要走,未曾想过自己的搭档。

    “对,没有人能废我,但不包括我自己。”白柏指了指自己说道。

    “你疯了。”洛痕立马就明白过来了。

    “我大半辈子都过去了,不想继续这样的生活,你很清楚,组织不会放任有能力的人在外面,情愿毁了也不会让他在外面逍遥。”白柏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反而心里很轻松。

    “难道现在就是你要的生活?”听到白柏的解释,洛痕也就理解了白柏现在是流浪汉的原因。

    帮组织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不知道多少人等着复仇,白柏离开了组织,还成了废人。除了用流浪汉的身份隐藏自己别无他法,洛痕都快记不起当年白柏的模样,那时候他总是一副儒雅的打扮。

    “乐得自在。”白柏真心实意的说道,这些日子他觉得很舒服,不再有噩梦缠身,睡眠再也不是困扰。

    吃了睡,睡醒吃,这样的生活白柏向往已久,尽管现在弄吃的有点麻烦,不过他自认为自己的流浪诗人。

    “你还年轻,很多事情还参不透。”白柏拍了拍洛痕的肩膀,虽然洛痕几年前已经宣布退出组织,然而他从未真正的离开这个江湖。

    “或许。”洛痕看着白柏脸上露出老顽童的笑,以前总觉得白柏笑的太假,如今总算看到白柏发自内心的笑。

    “你的孩子找到没?”洛痕忽然想起白柏当年突然出走的孩子。

    “哈哈哈……”白柏大笑起来,“不如你请我喝一杯,我快饿死了,我们找了摊子坐下来好好说。”

    “你这么大张旗鼓的和我在一起,你就不怕身份被认出来。”洛痕不解的看向白柏,按理来说这个时候白柏应该很害怕自己的身份被发现。

    “年轻人啊!你还是太年轻,现在外面都知道我白柏是个流浪汉,外面放言要杀我的人有好几拨。现在不管谁杀了我,都没办法给其他人交代,更何况他们在看到我现在的样子的时候,都放弃了杀我的想法。”白柏意味深长的笑着,以前担心会被仇家追杀,如今反而安生了。

    “为什么?”洛痕一脸不解。

    “因为看见我流浪汉的样子,为了几个钱跟别人打破头,哈哈哈……他们觉得我生不如死。”白柏完全不在意将自己的窘状说与洛痕听。

    洛痕无奈的看向白柏,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看来白柏很开心,开心就好。

    两个人找了个摊子,坐了下来,点了两扎啤酒,两个人就直接干喝起来。

    白柏咂咂嘴,“啊!”无比的畅快,“爽。”流浪汉的生活有苦也有甜,虽然精神自由了,但是物质享受全被剥夺了。

    洛痕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一张卡,他对着白柏说道:“这张卡,你随便刷。”这是洛痕的副卡。

    “不用。”白柏推开了洛痕的手。

    “我的钱也不少,全捐了,现在了然一身,感觉很好,你别用金钱来沾污我。”白柏笑着摇头。

    洛痕看了看洛痕,随后将卡收到怀中,或许以前的白柏已经死去了,现在的白柏是重生的一个人,一个快乐自在的白柏。

    “看到你现在这样,我为你感到开心,来走一个。”洛痕举起面前的一大扎啤酒。

    “好,小子咱们一口干。”白柏好久没有与洛痕喝酒了。

    一大扎一滴不剩的进入了他们的胃里,从前的默契渐渐回来了,洛痕又要了一些酒,这一次他打算混酒喝。

    两个人一言不发的斗了半天酒,两个人喝得晕乎乎,最终白柏败下阵来。

    “唉!老了。”白柏感叹道。

    洛痕架着白柏,两个人走在无人的巷子里,白柏喝多了就忍不住想要与洛痕废话。

    “洛痕,我的养子就在意大利,我知道他在哪。而他已经认不出我了,当初我不该那样骂他的,我们父子俩是不可能和好如初了。”白柏说着自己养子的事情。

    “对了,你养子叫什么名字来着,我都快记不起了。”洛痕想起白柏的样子,想起还是男孩的他。

    “白燃,燃烧的燃,他就像是烈火燃烧,燃烧了一整个平原。”白柏痛苦的说着,当年如果没有将真相告诉白燃,现在他们也能是一对快乐的父子。

    可是白柏想了想自己的身份,他这样的身份又有什么资格享受天伦之乐,白燃离开他是正确的,不然现在仇家的报复对象就是白燃了。

    “白燃。”洛痕猛然想起,白燃不正是他们一直苦苦寻找的那一个嘛。

    “怎么呢?”白柏迷迷糊糊的说道。

    “挺好听的名字,你取的吗?”洛痕不着痕迹的说道。

    “对,当初在一场烈火里捡到这个孩子,大火逃生,索性给他取名燃。”白柏想起了当年那场大火,那个孩子如同他的幸运星,这些年好几次死里逃生都是心里想着那个孩子。

    “他现在在哪?”洛痕自然而然的问道。

    “就在前面不远的一栋房子里,当年我将他安置在意大利,没想到这么多年他又回来了。他终究回来了。”白柏说着说着有种想要掉泪的冲动。

    “回来就好,你打算不再相认?”洛痕小心的问着白柏。

    “你也知道我们仇家多,我和他相认只会给他带去麻烦,好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我还有个儿子。”白柏收敛了那些悲伤地情绪,继续笑着。

    听到白柏的话,洛痕心中的一汪死水泛起了涟漪,难道真的要出卖自己的兄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