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和年司曜一起去找鹰长穹

    搜索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就要去揪出鹰长穹,洛痕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带着别人去找鹰长穹兴师问罪。

    “将苏黎世全城地毯式搜索,我觉得Boss就在我们的不远处。”洛痕心里想着既然鹰长穹在苏黎世,那么很有可能就在团队的旁边。

    “嗯。”Ca强撑着继续去搜索更多有用的信息。

    首先在自己脑中排查一遍,毕竟苏黎世她比谁都熟悉,那么很快就能确定鹰长穹可能会在哪里。

    随后将这些地方的监控全部调出来,一定能查到鹰长穹的身影,Ca一向是一个严谨的人,所以才能找出别人找不出的人或物。

    经过Ca一番努力,终于确定鹰长穹的地址,原来就在隔了三条街的某栋别墅里。如果鹰长穹是对手的话,Ca怀疑鹰长穹分明就是挑衅,所以鹰长穹根本就是为了别人能把自己搜出来。

    Ca与洛痕对视了片刻,他们的想法几乎一致,看来鹰长穹与自己会合的方式又多了一种。

    “多谢。”洛痕对Ca的工作表示感谢,很多时候洛痕想要与Ca说一些煽情的话,但是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

    “你不用谢我,这只是我的分内工作,当然以后就不是了。”Ca带着轻松解脱的语调说道,想到以后与洛痕再无瓜葛,Ca心里是不好受的。

    “看来道谢要留到以后。”洛痕不想要Ca离去,但是挽留的话又说不出,理智告诉他,Ca离开这里是正确的。

    “我们喝一杯。”洛痕想起之前对Ca的承诺,他总是这样,在任务完成后才会想起私事。

    “不舒服,还是算了。”Ca拒绝了,她不想与洛痕喝这杯酒,有些事要留下遗憾才会更好。

    洛痕看了看Ca,心里涌出了浓浓的不舍,他想起当年与Ca的对话。Ca曾亲口说过,如果她要走,那么会立马启程。

    “你……”有些话想要问出口,最终却变成一声叹息。

    “我去洗个澡,等会就走。”Ca当然也记得当年的对话,她说过要离开就立马启程,那么多待一秒都不可能。

    “真的不打算和其他人道个别。”洛痕觉得自己有些婆婆妈妈,他们这种人,根本不需要这些表面上的东西,所以这句话说出来他就后悔了。

    最后的挽留,洛痕都要找其他理由,Ca已经绝望了,还有什么期待,洛痕是不可能挽留自己的。

    “陪我喝一杯。”洛痕又再次提起,他真的想要与Ca喝一杯,已经好久没有在一起安静的喝喝小酒,突然好怀念。

    “我怕喝了就醉了。”Ca意思很明显,她笑了,格外的灿烂。

    “洛痕,我今年已经20岁了,你们都夸我是天才,后来我才发现我才20岁。”Ca语无伦次的说着,最后就让她放纵一次。

    “对啊,你才20岁,你还很年轻。”洛痕心里很难受,他都忘了Ca其实不过是20岁的小姑娘,然而整个人却阴郁的好像已经40。

    “十岁那年你从天而降,解救了我,后来我以为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没有想到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仅仅只有十年。”Ca自嘲的笑了,十年的时间用尽了她大半辈子的力气,如果不是早熟,如果不是天才,或许她会活得轻松自在。

    “是啊!我以为会是一辈子。”洛痕将一辈子说的太过轻易,后来他才发现可能能够伴随他一辈子的人只有鹰长穹。

    只是鹰长穹的寿命已经不多,而他年轻力壮,他可能还要活很久很久。孤独是最可怕的,洛痕想要伙伴,然而谁都不是他的伙伴,他只能独自一人。

    “我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Ca收回了所有的感情,最后还是不要说出来,因为洛痕不爱自己,说出来只会徒增烦恼。

    Ca转身的那一刻,洛痕仿佛听到心中的某个弦断了,随后将眼神投向更远的地方。洛痕是一个强大到无敌的存在,所以谁的离去他都不会流一滴泪,也不会去挽留。

    转身离开,洛痕知道自己还有事要做,他总是将自己的人生贴满了任务,这样时间才不会虚度,他才不会觉得无聊。

    天蒙蒙亮,洛痕来到年司曜的房门口,他在外面脸上难得露出一个难过的情绪。所有人都以为他的面瘫脸是没有任何情绪的,他只能通过眼神来释放自己的内心,然而在一种难以言喻的情况下,他的脸会暂时性的恢复正常,会出现正常人的表情。

    敲门声打扰了年司曜的好梦,昨夜他几乎一夜未睡,在等待中煎熬,直到最终撑不下去,沉沉的睡了过去。

    “进来。”年司曜快速的清醒过来,他在梦中看见苏熙痛苦的模样。

    洛痕看了看房门上的锁,年司曜没有为他打开房门,那么他根本没有办法进去。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因为他是一个开锁高手,既然对方不肯为他开锁,那么只好废了这个锁。

    随后洛痕直接推开了门,年司曜有些诧异的看着出现在面前的洛痕,他觉得有些不对劲,很奇怪洛痕可以不用门卡直接进来。

    “我已经查到他们在哪,等会收拾收拾我们就过去。”洛痕迫不及待想要去完成下一个任务,在他眼里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称之为任务。

    “就我们?”年司曜指了指自己又指向洛痕,看样子洛痕不打算再喊其他人。

    “小孩和女人不方便带过去,那个地方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洛痕不想带上累赘,接下里要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受点伤,所以只喊年司曜。

    “会有危险?”年司曜不解的问道,他以为可以光明正大的过去,但是显然洛痕打算带他偷偷溜进去。

    “应该。”洛痕眼里的情绪让人猜不透,他看上去和平时很不一样。

    “你和那个鹰老不是知己吗?难道不能直接光明正大的进去吗?”年司曜感觉怪怪的,洛痕怎么一副去赴死的表情。

    “以他的脾气又怎么可能会将苏熙与傅越泽直接交出来,想要救他们只能偷偷进行。”洛痕清楚鹰长穹的脾气,只好从鹰长穹手里抢人了。

    “不会吧!就我们两个人,要对付多少人?”年司曜担忧的问道,一下子剧情怎么就变成了功夫剧,他三脚猫的功夫简直是去送死。

    “不清楚,至少会有一百多个。”洛痕不在意的说道,鹰长穹在这种特殊阶段,身边一定会有不少保镖。

    “你在开玩笑吗?”年司曜可不认为自己是厉害的功夫主角,感觉受到了莫大的欺骗,明明是一国的人怎么又变成了互相对抗的戏码。

    “不要问那么多,你是不是不敢过去?”洛痕不想再与年司曜废话,他知道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害怕,更何况年司曜还知道一些事情,那样年司曜就更清楚鹰长穹的实力了。

    “没有,什么时候出发?”年司曜决定舍命陪君子,为了救苏熙与傅越泽,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值得。

    “两个小时后,我去拿一些东西。”洛痕决定带些武器装备,免得到时候双拳难敌四手。

    “嗯。”年司曜沉重的点点头,有一种在主演好莱坞大片的感觉。

    洛痕走后,年司曜就立马起床,心里想着自己要做哪些准备。而自己的人马还没有到苏黎世,这个问题让他十分的苦恼,所以只能和洛痕两个人偷偷去救人了。

    洛痕回来的时候,时间才过去半个小时,年司曜看了看时间,还以为自己的手表出了问题。

    “不是两个小时后?”年司曜一脸懵逼的表情。

    “我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还剩下一个半小时,我要对你进行简单的特训。”洛痕很清楚以年司曜现在这幅样子,去哪里只会自找死路,所以要对年司曜进行一些最基本的训练。

    “你这样让我很担心。”年司曜总觉得自己是去赴死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放心我会保证你的安全。”洛痕看出年司曜的担忧,他是不可能为了救苏熙与傅越泽,搭上年司曜的生命。

    “这件事不能够通过和平的谈判来解决吗?都是一家人一定要通过这种暴力的形式?”年司曜觉得关键时刻,以和为贵。

    “你让我去找鹰老谈判,他不可能妥协的,他是一个怪老头。”洛痕否定了年司曜“以和为贵”的想法,如果鹰长穹这么好对付,那么事情就简单了。

    “你口中的那个鹰老,是不是脑袋有问题?怎么好好地绑架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就是因为不喜欢傅越泽?”年司曜为傅越泽有这样的老丈人,在心里默哀了一下,感觉傅越泽以后的日子别想平静。

    洛痕狠狠地瞪了一眼年司曜,他不允许任何人说鹰长穹的坏话,尽管有时候洛痕也不理解鹰长穹的某些做法。

    “我看你脑袋才有问题,时间不多,我不想耽误时间,现在特训就开始。”洛痕控制自己的情绪,现在特训年司曜比较重要。

    经过洛痕深入浅出的讲解,已经亲身示范,年司曜已经有了一个基本的了解,更感觉自己是去送死。

    “记住你一定要穿上这件防弹衣。”洛痕从背包里拿出一件连体的衣服,刚刚年司曜都没有注意到洛痕拿了一个背包过来,看来是精神过于紧张。

    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防弹衣,年司曜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年司曜。

    “这个管用吗?”看着和普通紧身衣没有区别的防弹衣,感觉是洛痕给的心理安慰。

    “年司曜,你废话真多。”洛痕忍无可忍,年司曜怎么突然叨叨絮絮像个娘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百度最新章节)  婚然天成:老公么么哒(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