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76章 花非花雾非雾梦非梦

    季薄渊做了个梦。

    梦见他在一个巨大的峡谷里,跋山涉水。

    只为了采撷那朵,在阳光下,闪着淡粉色光芒的花朵。

    淡粉色?

    他蹙眉,这么女气的颜色,是他最不喜的颜色。

    然而,那只花,却与别的花非常不同。

    仿佛对他有着某种致命的吸引力。

    终于,他排除万难,走到了那朵花前。

    却发现,美丽的花朵,竟然种在一个很大的花盆里。

    “你得把花盆搬回去。”脑中有个声音提醒道。

    季薄渊再次蹙眉。

    无奈之下,只有费劲力气、跋山涉水把花盆抱了回去。

    一路上,他怜爱地亲吻着花瓣,香甜的气息,让他恨不得把它拆吃入腹。

    然而花盆实在太大,花儿又太小。

    每当他想靠近花的时候,都会被花盆阻拦。

    于是,他把手伸进泥土里,想要把花起出来。

    却发现泥土柔柔软软的,触感很好。

    不由得多捏了几下——

    突然,“花盆”开口怒吼:“季薄渊,你个臭不要脸的,往哪摸呢!”

    嗯?

    怎么是云暖暖那个女人的声音?!

    季薄渊猛地睁开了眼!

    云暖暖气得通红的小脸,瞬间映入他的眼帘。

    手心传来软绵的触感,和梦里的泥土非常相似,让他的手不由得再次——

    轻捏一下。

    “季!薄!渊!”

    胸前传来的痛意,让云暖暖的脸涨得更红。

    季薄渊低头一看,女人正被他牢牢箍在怀里。

    而他的手,从女人黑色的运动服衣摆下伸进去,正握在她不可言说的部位上……

    小腹的火苗迅速蹿起来,连他身下某处,都开始失控。

    云暖暖清晰地感到硬硬的东西,正抵在她的后腰。

    她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眼角的余光,扫向纹丝未动的那堆盆盆罐罐,内心非常崩溃。

    云暖暖完全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完美避开那一地障碍物,梦游爬上季薄渊的床的!

    没有一点印象!

    非但如此,还被男人迷迷糊糊的吃了豆腐!

    季薄渊蹙眉,尽管手心的绵软触感,让他有那么一瞬间不想放手。

    却还是强迫自己,蹙眉从她衣服里抽出了手。

    “你不是有障碍物么?怎么又跑到我床上来了?”

    他的声音,因被女人点起的欲丨火,而有些低沉暗哑。

    明明是质问的语气,却带着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蛊惑意味。

    云暖暖抓紧衣领,火冒三丈瞪着他:“我怎么知道!你这屋里不干净!有邪祟!”

    季薄渊冷嗤一声:“邪祟?邪祟我没看见,爬床的女禽兽倒有一只。”

    说完,他发现女人还被自己箍在怀里。

    略不自在地松开了手。

    一得到解脱,云暖暖赶紧坐起身,正想离开男人的身边,肩膀却传来一阵痛意。

    “嘶……”

    她呲牙松开紧抓运动服衣领的手。

    刚才就发现,睡前被她拉的严严实实的拉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男人拉开一半。

    云暖暖往疼痛的肩头看去。

    只见胎记附近,雪白的肩膀上,又红又肿地落下好几个吻痕,还隐约带着牙印。

    “季薄渊!你属狗的啊!你还真把老娘的肩膀当鸭脖啃呢?!”

    云暖暖扯开衣领,指着上头狰狞的痕迹,气愤地控诉。

    乌溜溜的眼眸里,瞬间充盈着水汽。

    混蛋!禽兽!

    季薄渊看着那些吻痕,面容一僵。

    花……该不会是,那透着盈盈柔光,细腻白皙的肩头?

    花盆……该不会是女人和她这身黑色的运动服吧!

    泥土……绵柔松软,莫非是女人胸前那两坨软肉?

    难道……眼前这一切,都是……他梦游干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蜜恋甜妻:傲娇帝少,轻轻宠(百度最新章节)  蜜恋甜妻:傲娇帝少,轻轻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