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19.娱乐圈重生(五—六)

    慈善晚会的现场, 坐了不少明星的那一边蔚为壮观。

    另一边,同样坐了很多慈善家。

    就像楚河界限, 魏晋分明。

    谢诚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 立刻就把偷偷打量的吃瓜群众们吓得立刻调转脑袋, 或者煞有其事地低头跟身边人的人闲聊, 或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一脸茫然地看着餐桌。

    他刚才在保镖就要上前之前阻止了, 那个女人也没纠缠, 对着他意会不明地笑了一下转身就走,没有任何流连的意思……

    如果忽略她往他手心里塞纸条的话。

    现在, 她正坐得远远地, 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笑得格外灿烂。

    舞台上, 主持人展示了一件名家画作,不时地有人高举手上的牌子竞价。

    谢翊辉看了眼谢诚,收回视线之前,又忍不住看向其中一个角落……

    那是季梨的方向。

    跟她几年的感情, 不是说没就没的, 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他自知理亏, 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所以也不敢跟她提什么分手后的补偿。

    但如果她开口, 他也是愿意给她提供一些帮助的, 毕竟还有以前的情分在。

    可是,今天她的行为,彻底打破了他对她还存在的那一丝丝好感。

    她是想做什么?

    勾引他爸?

    真亏她做得出来!

    “怎么了?”

    女人温婉的声音落在他的耳边,似乎有着安抚的作用,一下就抚平了他短暂的愤怒。

    扭头,看到纪柔温和的询问,此时正无声地看着他。

    “没什么。”

    猛地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仿佛心里那点怒火也随之吞了下去。

    这就像一个小插曲,落到有心人的眼里,会有人赞叹一声这个新人“志向高大”。

    在这样的名利场里,多的人是跟季梨做一样的事,只不过大家做的比较隐晦,哪会这样光明正大直接走上去?还不给任轰出来?!

    就像谢诚走进来的时候,那些试图偶遇,与他当面撞上,就要委婉得多,也聪敏得多。

    总之,在大家眼里,这个新人演员不是太天真,就太蠢!

    被贴上“蠢货”标签的季梨,听到系统给她其他人目前对她的评价,表示嗤之以鼻。

    “我不过是做了他们想做却又不敢做的事,至于蠢不蠢,以后他们自然就会知道~”

    慈善晚宴过后,剧组人员又重新入组报道。

    季梨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深更半夜。

    田温早已经回去。

    他虽是她的经纪人,但他也同样担着其他演员的经纪人,不可能每天就跟着给她鞍前忙后。

    而她也不是什么出了名的明星,哪值得公司和经纪人花这么多关注在她身上。

    拖着拉杆箱走进电梯。

    现在她已经在考虑有没有必要也找个助理了。

    倒不是身边事物太多需要有人帮忙,只是每次像这种夜半阑珊就她一个人回来的时候,遇到大堂和电梯,又或者是她从电梯出来看见长长地一个人都没有的过道,感觉像是在拍恐怖片!

    走了几步,碰巧眼前一扇房门一开,一道身影迈出房间。

    谢翊辉俊美的脸就这样出现在了面前……

    他惊讶的同时,季梨也同样觉得意外。

    她抬头看了眼房号,确定了楼层没有走错。

    以谢翊辉的咖位,剧组给他安排的是楼上的海景房。

    那他突然从这扇房门出来是?

    这个疑问很快得到了答案。

    正当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纪柔也从房间里出来,诧异地来回看了眼两人。

    “季梨。”

    还是纪柔先出声打了个招呼:“回来啦?”

    “嗯啊~”

    季梨收回诧异,漫不经心地点了下头。

    要是被媒体知道谢翊辉深更半夜从纪柔的房里出来,恐怕第二天的头条绝对非他俩莫属了!

    可以想象,在大多数粉丝都抱着支持和看好的态度,很快就会有报道说他们好事将近的事,然后就是陆陆续续关于两人秀恩爱的报道啥的……

    哼~

    她才没空给这两人宣传造势的机会!

    她就当没看到似的,忽略纪柔一脸红晕着羞涩,也不去看谢翊辉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径自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正当她刚一错开身,谢翊辉的声音就落到了两个女人的耳朵里——

    “季梨,我有话跟你说。”

    这一回,季梨的比刚才看到谢翊辉的时候更惊讶了。

    她扭身看了他一眼,余光又扫了眼脸色顿时变得苍白,看起来柔弱可怜的纪柔。

    撩了一下长发,甜蜜一笑:“好呀~正好,我也有很多话要跟你说~”

    她就像没有看到纪柔的表情似的,看着谢翊辉的目光笑盈盈的。

    这在纪柔的眼里,跟挑衅没什么两样!

    而谢翊辉此刻也完全没有发现纪柔神色的不对劲,只跟她说了声,就跟着季梨进了她的房间。

    一路看着两人过了转角消失不见,一向大方得体的纪柔顿时一改温温柔柔的模样,脸色阴沉得可怕。

    一进房间,谢翊辉一改刚才的彬彬有礼,仿佛大众眼里爽朗大方的当红明星只是一个错觉,瞬间就将这个男人拉下神坛。

    “你到底想做什么?”

    谢翊辉将她推到墙上,脸色是从未有过的铁青:“别以为我没看到,做得出来就别怕人说,你以为你的那些小伎俩没有人发现?”

    季梨就跟没听到他的话似的,皱了下眉,摸了摸肩膀:“你撞得我好疼啊~”

    娇滴滴的声音,一颦一笑皆是诱惑。

    这是季梨以前从未对他展现过的风情。

    谢翊辉脸色更黑了:“你别给我装傻!是,之前是我对不起你,你要什么补偿你说,好歹我们在一起三年了,你知道的,我不会不管你。”

    “嗳?”

    季梨有些吃惊地抬起脸,嫣红的唇畔微微勾起,像是突然看到了可口的小甜饼,连眼眸都闪烁着迷人的光彩:“你也知道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呀~”

    她双臂一伸,毫不意外地勾在了他脖子上,瞬间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可她的话,却让他浑身都发凉了。

    “我的人生规划本来就把你算在内了,没想到你无情地把人家抛弃了,我好伤心~”

    她的神情看起来可没一点伤心的样子,反而诡异地有些兴奋:“不过没关系,我的目标是上你家的户口本,当不了你老婆,就当你妈!”

    “你!”

    谢翊辉大概从未见过如此不要脸的女人,已经气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所以,你要怎么做呢?”

    季梨顺势摸了把他的脸,被他嫌恶地躲开了。

    谢翊辉往后倒退一大步,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

    “我爸身边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就凭你的姿色……”

    他的话,被季梨一个媚眼,一个撩人万分的飞吻打断。

    他被气得倒仰。

    “有本事你大可试试!”

    放下狠话,他骤然打开房门,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季梨:“他怎么走了呀,我还没跟他探讨他们家有多少年没女主人了呢,我住进去一定好好‘疼爱’他这个便宜儿砸~”

    【我对本次的任务已经绝望了……】

    它也对它的宿主也已经绝望了……

    今晚至少有两个人睡不好觉了。

    但季梨却睡得格外香甜。

    之后的几天没有她的戏,顾导和几个主要演员去外场拍摄,就没她这个“古墓女鬼”什么事了。

    从剧组回来,怀里还捧着碗方便面和一根火腿肠,简单的食物跟她上一个世界一开始那样,看起来似乎过得无比“艰苦”。

    走进电梯,直到电梯门缓缓关上,才伸进一只手,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道低缓富有磁性的声音“等一下”。

    电梯门顺势又重新打开,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进来,站到了另一边的后方,背后倚着墙,一只手转着手机把玩。

    他长得相当出众,蓝色休闲西装衬得身材仿佛拥有十足的爆发力,西装内的衬衫解开了两粒纽扣,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古铜色的肌肤,一种成熟的气质和几分不羁和风流迎面而来。

    电梯的四面是跟镜面一样,可以把人照得清清楚楚。

    透过镜面,男人清楚地看到正偷偷打量他的季梨,两个人就这样透过镜面,相互对视了。

    他对着她眨了下眼睛,翘起唇角,无声地笑了笑。

    季梨直接转过身,歪着脑袋的脸看上去就跟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似的,偏偏她的话又出奇地令人出戏。

    “你是在勾引我吗?”

    他对她的话,有一瞬间还觉得挺古怪。

    可他偏偏被她的理直气壮的模样逗笑了。

    “我是严师函。”

    严师函手插到裤兜里,薄唇轻轻勾起,桃花眼微微一挑:“明天有我们来的对手戏,看到你我觉得还挺巧。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勾引你?”

    原来他就是严师函!

    演鬼王那个角色的人。

    季梨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我长得好看,想要勾引我的人太多了。”

    她一脸“这也是没办法,我也很苦恼”的感叹,煞有其事的,还真是……

    有趣!

    电梯“叮”的一声,在季梨的这个楼层停驻。

    季梨走出电梯的时候,还听到他在身后闲闲的声音:“不请我去你房间坐坐?”

    陌生女人邀请陌生男人进房间坐坐?

    这坐坐可不就变成“做做”了嘛?

    还说没勾引她?!

    季梨扭头,笑靥顿时跃然在脸上。

    “可惜,今天我就一碗泡面,招待不了严影帝。”

    她不过是轻轻扯起一抹笑容,丰盈的朱唇明艳得晃人眼,眉梢里带出丝丝妩媚:“还是等下回严影帝请我吃大餐吧~”

    电梯的门轻轻合上,立时就隔绝了严师函略带深意的笑声。

    第二天,果不其然地在片场遇到了严师函。

    早晨的内景场地显得格外忙碌,灯光师造景师来回穿梭,刚到场的演员匆忙地走进了化妆间。

    能请到严师函不容易,尽管只是客串,但他的咖位摆在那里,其他入组人员只能按照他的档期来安排。

    所以,就把严师函的这几场安排在了前面。

    今天是季梨跟他的第一场戏。

    坐在化妆间里,任由那个年轻的化妆师为她化妆。

    女鬼“阿离”是鬼王的姬妾,今天的妆容就要在那天展现的阴森上,再添一些魅惑。

    当她一身白衣长裙,徐徐飘行,裙袍飘然而起,黑发拂面,从灯光下一路走来时候,便有许多道视线凝聚到了她的身上。

    平心而论,这个新人演员长得还是相当惊艳的。

    有句话叫做女要俏一身孝,便是一身素白最惹人心动。

    她一身白衣,没有多余的装饰,腥红的眼睛美丽夺目,像是能把人吸到眼底深处去。

    季梨一眼就看到了墓室中,正坐在青铜棺椁上的“鬼王”。

    严师函黑金长袍,长长的黑发随着他的坐姿四散开来,眉目间只有森然阴郁。

    他也看到了季梨,朝她一招手,仿佛真的鬼王附体一般,不用言语,一种威压扑面而来,让人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

    这是一场鬼王与其姬妾的戏。

    在影片里只是一晃而过,所以预计很快就能搞定。

    顾导也是一阵轻松,他对严师函是很放心的。

    当剧组的工作人员各就各位,季梨也顺势朝严师函走去。

    她闭上眼睛,感受到系统赋予她短暂的演技。

    现在她就是吸血鬼女王,即将面对的,是最最富有吸引力的……美貌的年轻男人的那活跃在皮肤下香甜的,令人垂涎欲滴的热血。

    随着场记打板,手腕被人重重一拉,一下就跌入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

    她缓缓地睁开眼睛,微微抬起下巴,红色的眼眸勾人心魄,牵起的唇角似带着冷然和得意,一下就震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镜头下,她就像是吸血鬼女王的降临,带着一种傲慢的、高贵的,又拥有者致命的吸引力,让所有人都沦陷在她的魅力下。

    严师函:“……”

    刚刚那一瞬间,他竟然也被引诱得一动都动不了!

    这个女孩,还真是不一般……

    很快,他也进入了角色。

    轻轻侧首,在女鬼的脸上轻抚慢揉,似带着温柔的缱绻。

    可镜头低下的鬼王,脸色仍然青黑可怖,眸中的暴戾怎么都掩饰不住。

    季梨眼睛微合,只有缝隙露出一丝暗红,扬起下巴,那是一种享受到飘然欲仙的神情。

    可她是鬼,她只能把人拉入地底的深渊。

    她忽然伸手,抚上了鬼王的身体。

    苍白纤细的手指,从鬼王的腹部,缓缓地上升到胸膛,犹如毒蛇在他身上滑行,缓慢地、带着试探地,在他的胸膛流连忘返。

    她也跟着重重一呼,像是被男色吸引,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他胸膛坚硬,刚刚那么一摸,竟摸到了八块腹肌!

    季梨暗叹一声真是走运,居然吃到豆腐了~

    被她这么一撩的严师函才是真的在被她勾引……

    那柔弱无骨的手在他身上寸寸轻抚,由下而上,可一团热气,却由上自下。

    “小妖精……”

    低声落在她的耳朵里,像一团热气钻入她的耳朵里。

    季梨一句话都没说,可从喉咙间的轻笑声,显示“女鬼”此时的洋洋自得。

    女鬼长相惊艳,气势惊人,鬼王容貌出挑,极为霸气,这一对反派颜指也太高了!

    片场的工作人员眼睛发光地感叹着。

    顾导也对两人的表现都很满意。

    下来短暂的休息,稍微整理了一下妆容,就是他们和几个主角的对手戏了。

    季梨在整理妆容的时候,看到纪柔亦步亦趋地跟着谢翊辉走近。

    她跟两人在片场遇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从一开始的尴尬和不自然以外,现在几乎是当做不认识的陌生人,目不斜视。

    就连纪柔一开始表现友好那样打招呼现在都很少发生了。

    饰演男二号的杜泽蹭蹭蹭地跑到她面前,翘起大拇指赞叹:“你刚才演得真好,居然能在大魔王面前演得这么好,还没被他压戏,了不起。”

    “大魔王?”

    没想到严师函还有这样的绰号!

    “对呀,你不知道,严师兄超麻烦的,很会刁难人……”

    杜泽正有滔滔不绝地在背地里说人坏话的趋势,这时候却忽然话锋一转:“……那都是为新人好,像严师兄这么有才气又有演技的大明星,一直是我辈楷模。”

    季梨了然地扭头,果然看到了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杜泽的严师函。

    他仍穿着黑金的戏服,抱着胸,就算一句话都没说,也足以把杜泽满肚子的话砍得一句不剩。

    “前辈都是用来超越的。”

    季梨仿佛没有看到杜泽哭丧大的脸,拍了拍他的肩:“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

    杜泽:“……”

    严师函却没有理他,大踏步地朝季梨走来:“你跟我过来对下戏。”

    现在正在拍摄主角五人组即将遇见鬼王的那一幕。

    这一场文戏相当重要,顾导也很重视,所以一时他们俩反倒有时间在旁边休息了。

    季梨起身,随着严师函走到化妆间。

    严师函是影帝级的,剧组就像是招待男女主角那样,给他也安排了独立的化妆间。

    此刻,化妆间里空无一人。

    她刚跟着进去,还没来得及打量,就被他拉到了化妆台上一坐,他的双手顺势搁在她身侧两旁。

    一抬头,能看到他带着妆容的威严下,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刚才,你是故意的?”

    他像是故意要吓唬她,一低头间,靠得她更近了。

    两个人面对着面,几乎是气息交缠。

    如果是一般正常的女孩子,跟陌生的男人靠得这样近,早就该害怕了……

    可是,他低估了面前这女孩子不要脸的程度!

    “没有啊~”

    季梨舔了舔唇,特意化妆成苍白的唇色变成了浅浅的粉色,她原本的唇色:“我是有意的~”

    说着,手已经贴近他胸膛,缓缓地向上挪动,一下子,就摸到了他的脸上。

    似乎是在继续刚才镜头下未能完成的事情。

    严师函一愣。

    随即有些哭笑不得:“怎么,刚才还没摸够?”

    他这是被一个女孩子吃豆腐了吗?

    “如此绝色,是怎么都摸不够的~”

    轻拂他的眉眼,犹如情侣间的亲昵。

    【宿、宿主,你在干什么?】

    系统觉得它再不出声,它的宿主就要做出难以挽回的事了!

    季梨:看不出来吗?我在勾引他啊~

    她闭上眼睛,抬起下巴,俏挺的鼻尖就这样晃到了他眼前,还跟只小动物似的动了动。

    “好香啊~”

    镜头下,男演员也是要上妆的,严师函身上干净的气息,伴随着若有若无的淡淡的幽香,畅通无阻地钻进了她的鼻尖。

    她这模样,简直像一只吸食阳气的精怪,却也可爱到丝毫让人提不起丝毫防备。

    “你说错了,你才是绝色……”

    随着他的话落,一个吻准确无误地盖在她的唇上,轻轻碾压。

    在静谧的化妆室里,没有任何人打扰两人。

    严师函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所以面对突如其来的诱惑,他直接进攻了。

    在他强势进入这女孩绝对的私人领地,舌尖撬开柔软的唇畔探入,辗转击溃她一道道关口的时候,他身下的女孩就只能随之仰面,双手交缠勾在他脖子上,任他予取予求了。

    不过,他还是很懂得克制的。

    在痴缠许久,久到将她的气息全部吃到了嘴里,久到她红唇微张,臃肿妍丽,终于还是将她放开来。

    “现在知道不能随便招惹别人了?”

    他屈起手指,在她鼻梁上轻轻刮了下:“果然还是个小姑娘。”

    “姑娘就姑娘,还加个‘小’字?”

    季梨立刻就不满地挺了挺胸:“我可是很大哟~”

    【不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女主她有毒[快穿](百度最新章节)  女主她有毒[快穿](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