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44.总裁的前女友(十二)

    在被公司辞退后,沈雪姝又试着投了几分简历, 但无一例外都跟石沉大海似的, 有去无回,就连抱有一丝侥幸都没办法再有。

    看着银行卡里的存款越来越少, 而韩司明自从上次短暂的通话之后再也没有如她所以为的那样, 像从前一样对她关怀备至地出现……

    沈雪姝渐渐地,开始有些慌了。

    她决定去找韩司明。

    她相信, 不管怎么样, 他的心里始终都有她的一席之地,不然他不会这么在意她,对她这么好。

    这已经是她不知道第几次来华创了。

    和从前每次来的感觉不同的是, 这一次, 就连前台看着她的目光, 都隐隐有着蔑视和不屑。

    她们拦住她, 煞有其事地问她“找谁”,就好像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好像她从来都没有来过华创似的!

    这一刻, 沈雪姝可以说极其羞恼。

    她的脸色更阴沉了。

    盯着她们看的目光也充满了审视的意味。

    直到楼上总裁的秘书放行, 看到她气势汹汹地走向电梯,两个前台才终于开始交头接耳地叽叽喳喳。

    “她以为她是谁啊, 一来就说‘我找司明’, 搞得她才是正房夫人似的, 我呸!”

    “就是!不就是小三吗, 还好意思用鼻孔看我们……”

    “……”

    前台的声音越来越萧, 直到电梯门一关上,彻底地与世隔绝,沈雪姝挺直的背脊才稍稍放松下来,整个人顿时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

    她不能就这么让别人看笑话。

    她必须挺直腰杆站起来!

    沈雪姝给自己打气。

    从电梯出来,她熟门熟路地朝韩司明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门口,秘书小姐的目光更加刺目。

    就算她什么也没说,但沈雪姝就是觉得被严重冒犯了!

    她现在总有一种错觉,不论是谁在看她,她都觉得人家像是在看她的笑话!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沈雪姝一脚迈进去,细长优美的脖颈微垂,美眸微微抬起,楚楚的模样,分外动人。

    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立刻就跟被定在原地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办公室里,韩父坐在办公椅上,双目沉沉,不怒自威。

    韩司明站在他的面前,就跟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完全看不出从前的自信从容。

    “这位就是沈小姐?”

    韩父冷冽的目光朝她看去,平淡的表情下,是令人胆寒的冰冷。

    韩司明也扭头看了眼沈雪姝,点了下头。

    但是他很快就皱起了眉,辩解:“我跟雪姝,并不是季梨误会的关系。”

    他爸刚才一来公司,第一件事就是先骂了他一顿。

    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可其实,他自己还觉得挺莫名其妙的……

    他是真的没有想过跟雪姝发展超友谊的关系,他也是真的没有打算跟季梨分手。

    充其量,就是可能他最近的行为引起了她的误会。

    也是最近被人编排得太多太离谱,导致现在事情发展成了现在这样越传越离谱……

    “我不管是真误会也好,假误会也好,我韩家绝不允许这个女人进门。”

    韩父冷冷道。

    这一刻,沈雪姝整个人都如坠冰窖!

    她之所以在重生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国找韩司明,当然是为了要跟他走到最后。

    她想跟他恋爱、结婚,就像上辈子他跟他妻子那样,幸福完美地过一生……

    可他爸现在是什么意思?

    阻止他们交往?!

    她眼中的惊惧交加,和难以置信,是如此地一目了然。

    韩父扭头,看向了韩司明。

    就如韩司明一开始所想的那样,他的确没有为了她而要跟季梨分手的打算。

    但如果不是他跟沈雪姝来往密切到几乎毫无顾忌,引起别人的误会,原文女主也不会对此大动干戈,如此气急败坏地对付沈雪姝了。

    可也正因为她盛气凌人的态度,在她的对比下,沈雪姝这个白月光就跟小白兔似的单纯可怜,又弱不禁风……

    男人的天秤很容易地就朝白月光倾斜了。

    人有的时候,就是容易对自己太宽容。

    男人尤其是。

    就算到了那个时候,韩司明会认为他做得不对吗?

    不,他不会。

    他只会觉得是未婚妻无理无脑。

    不然,就不会出现她了……

    “男人,都是贱骨头~”

    季梨对着镜子,抿唇一笑。

    “……除了我。”

    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的韩亦辰,轻轻地拥住她。

    偌大的镜面里,两张容貌出色的年轻男女,看起来是如此地登对。

    “姐姐,你什么时候才肯公开跟我的关系?”

    韩亦辰的声音里透着无限的委屈。

    “这个嘛……”

    季梨站起来,转了个身,坐到了梳妆台上。

    双手撑在台面上,扬起下巴,看着他。

    “你确定真的要跟你爸妈说?说你跟你嫂嫂好上了?”

    她扬了扬眉毛,笑容漫不经心,又显得有几分不怀好意。

    “是前嫂嫂。”

    韩亦辰丝毫没有负罪感地凑过去,啃着她嘴唇,逐渐深入。

    他们在这一刻有多温情缱绻,下一刻韩家就有多剑拔弩张。

    韩父几乎是从牙齿缝里喊出这句问话的 :“……你说什么?!”

    韩母则是一脸呆滞,仿佛还没睡醒,听到的一切都恍如梦境。

    难得回来一趟,正坐在沙发的角落,韩司明的脸上,震惊完全不亚于韩父韩母,但更多的却是极其难看的脸色……

    和他们相对的,却完全不同神情的韩亦辰,仿佛一脸置身事外的坦然。

    “我说,我爱上季梨了,我想要她当我女朋友了。”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是更亲密的关系了,肉体上的……

    韩亦辰悄悄地望天。

    下一瞬,回答他的是韩父丢过来的烟灰缸。

    直接就把韩亦辰灰溜溜地打出家门了。

    “爸,我是认真的!”

    如梦初醒的韩母,一秒又切换成怔愣的表情。

    她是喜欢季梨这个儿媳妇。

    可不代表能够接受从大儿媳妇变成笑儿媳妇!

    总之,这一刻韩父韩母的心情是难以言喻的复杂。

    比他们心情更复杂的,是韩司明。

    没错,那天早上他确实看到韩亦辰在季梨家……

    可他完全没有把这两人关联起来!

    现在想想,原来他们其实早就好上了!

    韩司明脸上一会儿青,一会儿黑……

    最终,被头上一片绿意气得两眼发黑。

    对于韩家发生的事,季梨虽然一无所知,但她了解韩亦辰。

    这一夜,韩亦辰依然抱着她。

    在旺盛的精力下,他仿佛不知疲倦,将所有的热情都传递给她。

    在逐渐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渐渐地有了青年的风华正茂,韩亦辰变得越来越出色。

    不仅仅是在外表上。

    季梨抬起手,在他的眉眼上钩轻拂了一下,细看了一会儿,才把他仍然握在她腰上的手挪开。

    睡梦中的少年咕哝着,翻了个身。

    等到翌日起床,枕边人早就人去楼空。

    这个时间,已经上了飞机的某只,托着腮,似乎已经预料到发现她不见后咆哮的小兽急得满头大汗的模样。

    只是,她才没空陪他一起面对接下来的麻烦~

    韩父韩母那里,让她舔着脸上门在当人媳妇?

    她才不干!

    简而言之,就是她临阵逃脱!

    “嗨,你是中国人吗?”

    坐在她隔壁的,是个金发碧眼、身材相当有料的大帅哥。

    季梨眯起眼睛。

    感觉春天距离她已经不远了呢~

    三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韩氏的大公子和李氏家的女孩结了婚。

    已经三十多岁的韩司明,在韩父韩母强行干预下,已经被各种相亲逼迫得不厌其烦。

    可当初“小三门”的事件,对他的影响还是巨大的,所以很多豪门千金根本就对他不屑一顾……

    花心的男人实在是太正常了,可好马还不吃回头草呢,何况闹出这么大的丑闻,哪个女人受得了?

    这也就导致了,很多家世好的看不上他,喜欢他的韩父韩母又各种瞧不上……

    这位李家的姑娘,对外宣称是养女,其实豪门相互间都是公开的秘密,这就是个私生女!

    私生女的名声不好听,但她背景好,长得漂亮、性格也好。

    纵然还有些不满意的韩父韩母,也就勉强让他们俩见一面了。

    对此,韩司明倒是无所谓。

    自从因为沈雪姝的事,他在他爸面前总是抬不起头……

    他也知道,商业联姻很有必要,他是逃不掉的,与其跟一个不喜欢的人结婚,还不如自己挑一个合心意的。

    李家的小姐就很好。

    虽然,跟季梨是没得比了。

    想起季梨,韩司明眉头微微拧起。

    现在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毛病,只要一想起她,就想起他们曾经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季梨,她现在在哪?

    正在沙滩上晒太阳的华人少女,正悠闲地躺在躺椅下,喝着冰镇的西瓜汁……

    透过深色的墨镜镜片,看到面前站了个身材颇好的男人。

    一双大长腿,精壮的八块腹肌,就连泳裤下隐约令人脸红心跳的那一块都似乎不会令人失望……

    季梨抬起头,就愕然地对上了一张熟悉的年轻脸庞。

    青年不同常人的美色,此时的笑容分外动人心魄。

    他蹲下身,伸手就摘掉她架在鼻梁上的墨镜,挑了挑眉:“怎么,不认识我了?”

    “姐姐。”

    故事的结尾,当然是女人被美青年打包带走了。

    ———————————————————————————————————————

    韩氏跟李氏联姻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

    但没多久,韩氏的太子爷跟李家的私生女离婚的事情,才真正地把两个出了名的豪门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最令人震惊的是,李家女之所以态度强硬地闹离婚的原因是,韩司明他X功能障碍!

    甚至两人偷偷地去医院检查,都根本检查不出病症……

    而这也是婚检通过,并且丝毫没有问题的原因。

    没有病症,又何来的治疗呢?

    医生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总之,非离婚不可的李家千金是逃回自己家了,还死活不肯出门。

    她总觉得一出门就要遭受其他人的幸灾乐祸,这令她大为恼火!

    X无能还结婚,这不是骗婚是什么?

    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而几天没出现的韩司明,在狗仔偷偷跟拍的镜头下,也难掩脸色的苍白和憔悴。

    这些暂且不表,另一件大事很快就引起了公众媒体的注意。

    韩氏集团的二公子就要跟季家的大小姐结婚了!

    该消息一出,又迅速地引发了一波媒体的声浪。

    已经对韩子辰的决心无能为力的韩父韩母,最终终于无奈地败给了小儿子。

    其实想一想,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季梨,也就比他大了几岁而已,只看外表,两人年纪相差无几……

    算了,他们喜欢就好!

    已经被长子气得心力交瘁的韩父韩母,已经挥挥手,表示让小辈他们自己玩,他们这把年纪已经没闲心再操了。

    韩、季两家的世纪大婚礼,规模之大,规格之高,简直刷新了一众吃瓜群众对于豪门的认知。

    也有人心里泛酸地猜测,是不是韩家出于补偿的心理,所以抛弃了已经是废人的长子,把韩氏集团的未来和小儿子跟季家紧密地捆绑在一起?反正一样都是政治联姻,达成目的就好了,换个儿子也没什么……

    但两人婚后不时地晒出幸福,也打了这群人的脸。

    就是有时候家庭聚餐,韩司明也会一脸阴郁地出席。

    看着他们热热闹闹,还有季梨和韩子辰所生的三个小孩跑来跑去,欢声笑语,却显得他一个人格格不入。

    之后过了许多年,韩司明又结了次婚。

    总是有人不信邪地想要撞上来,韩家怎么说也是豪门,不管怎么说他也是韩家大公子,但不是谁都能接受无性婚姻,就是有人能够接受,也无法接受脾气越来越古怪、动辄就大动干戈发货的大少爷。

    所以就算后来又有一些门第小一些的上贴,他的几段婚姻最后还是无疾而终。

    至于沈雪姝。

    在找不到工作,没有韩司明的关照下,日子渐渐越来越落魄。

    她也不是后来没有找过韩司明,可无一例外都被前台给挡了回去……

    开玩笑,韩氏大家长亲自交代她们和保安,绝对不要让“可疑”人员随便进公司,谁敢违反?

    她想打电话给韩司明,可他的电话却已经被更换了……

    新的号码,她根本就无从得知。

    她就像是被下了降头一样,诸事不顺,就里韩司明,她都没机会再找他了。

    万般无奈,她只好卖了房子,去租更小、更偏远、更简陋的房子。

    坐吃山空,根本支撑不了太久。

    而她,连好一点的工作都找不到。

    哪怕她有高学历,又国外留学的经验。

    后来,总算找了个打扫的工作。

    保洁员不用露脸,带上面罩,谁都不会知道她曾经被无数人认出来的面容。

    而且,保洁员的工资也不是很低,足够她养活自己了。

    就算在不喜欢这份工作,但至少不用饿死……

    过着紧巴巴的拮据生活,沈雪姝怎么都想不明白,她怎么把生活过成这样的。

    【恭喜你,再一次完成了任务,当你家人的“男主”真可怜……】

    系统忍不住仍然讽刺了一下。

    季梨无辜地眨了眨眼睛:“幸好男主还有个弟弟,不然我可就难办了~”

    【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主既没有父亲又没有弟弟的。】

    “啊,希望那一天迟点到来~”

    【下一个世界……咦?!】

    在系统一声诡异的兴奋下,季梨只觉得一阵突如其来的晕眩后,才悠悠转醒。

    “老祖宗,您终于醒了!”

    然后就是嘤嘤嘤地一众女子的哭声。

    众多女人放声痛哭,连房顶都差点给震塌了,威力可想而知。

    季梨头疼的捂了捂脑门,觉得脑子有点供血不足,费力地低斥:“闭嘴。”

    老态龙钟毫无力气的声音,从自己的嘴里发出。

    这一瞬间……

    她的内心是崩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女主她有毒[快穿](百度最新章节)  女主她有毒[快穿](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