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50.恶毒女配她祖宗(六)

    皇帝的降临, 足以令一院子的所有荣国公府众人诚惶诚恐了。

    寒楚非不打算兴师动众,遂让他们退下, 自己则邀请季梨借一步说话。

    相国寺后山有一条曲径通幽的台阶,半山腰就有一座凉亭, 视野宽阔,又前后毫无遮挡,绝对是一个说话的好地方……

    因为不用担心被人偷听!

    事实上,以皇帝和荣国公府老太君的身份,也没什么好让人偷听的内容。

    凉亭只有他们两人,吴海福和如意站在远远的台阶下守卫。

    四周风平浪静。

    寒楚非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举手投足间十分随意的老太君。

    说是老太君,却全无大家印象中的那种银发如雪、颤颤巍巍的老妇人,季梨看起来就精神饱满,又因为空间灵泉的缘故 , 看着像是四十来岁的女人, 又因为穿着素色的衣裙,脸上薄施粉黛, 只会更显得年轻。

    就连减肥后的身材, 都不复数月前的臃肿肥胖了。

    就像陈嬷嬷见到她的时候,还一脸的难以置信,足以见得她最近的变化有多大了。

    寒楚非坐下来,笑看着她:“许久不见, 你一点都没变。”

    那飞扬跋扈, 独断专行的模样, 跟她年轻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

    这不禁又让自觉芳华流逝的老皇帝, 再一次感叹了一下。

    寒楚非也是一般年纪,但保养得好,才看起来年纪稍轻,又因他的气质,隐隐带着上位者的气度,让人一眼就忽略了他的容貌年纪。

    虽然比谢诚那老男人还老了点,不过……

    其他方面反倒完胜了!

    没办法,有钱人多,可皇帝还算是个稀有品种。

    季梨心念一动,嘴上却道:“是吗?你倒是变化挺大的。”

    “系统,我想到我的任务奖励了!”

    这老皇帝明显跟荣国公府的老太君有一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都几十年没见了,这一照面都还熟稔得跟老熟人一样,说不定两人还有那么一段过往。

    她原本还在考虑怎么把赵韵雅和寒礼赶紧拉郎配,省的被赵歆蕙破坏计划,现在灵光一现,有了更好的主意。

    【什么奖励?】

    姗姗来迟的系统,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季梨:给这老皇帝当年和老太君相识的过程再重复一遍,让他回忆回忆。

    最好是记起两人当年那一段“动心”的过往……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你确定?】

    然后,在两人说了会儿话,续完旧,离开凉亭,回到院落的时候,在吴海福和如意远远地坠在后头跟着,完全没有打扰两人的打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荣国公府的季老太君,就跟突然抽风吃错药了似的,一脚把皇帝踢进了寺庙里的放生池里。

    寒楚非:“!!!!”

    吴海福&如意齐齐瞪大了眼睛。

    “救驾!!!”

    【奖励发放完毕,重复当年年仅十五岁仍是太子的寒楚非,在筵席中途,被只有十四岁的某位贵女一脚踢进冰冷的水池,导致昏迷一夜醒来后,又病了数天,直到把如此跋扈的少女深深地刻在了脑子里,就算过了三十余年仍然记忆犹新。】

    季梨:“……”

    为什么又跟水池有关?

    她一脸木然地看着吴海福拖着肥胖的身躯,不顾一切地跳进了池中,捞了半天都没能把皇帝捞上来……

    笨!

    这是昏迷之前的老皇帝,脑子里闪过的唯一一个字。

    就是不知道是在说他那肥胖的大总管,还是在自嘲了。

    【寒楚非现在的体质太好,落水都不容易生病,只好让他再多泡一会儿了。】

    不然哪能重现当年昏迷不醒后,又连绵病榻数天的经历?

    季梨:“……”

    现在轮到她产生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了!

    不知道行刺皇帝要怎么判……

    ————————————————————————————————————

    记忆中的亭台香榭,高树森森,繁花落锦……绵延小道下,远离悦耳的丝竹声,只有泻了一地的雪白的梨花花瓣。

    已经被立为太子的寒楚非,受姑姑长平长公主的邀请,到公主府上参加筵席,只是半道上就被公主府上的花圃园林吸引,驻足观望了一会儿。

    正在这时,远远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原本应当避嫌的太子殿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循声而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站在水池边上,一身鹅黄罗衫的少女,正双手叉腰地对着一汪绿水池大笑。

    她的脸,像是盛开的牡丹花,翘起的唇角,洋溢着满足和愉悦,让人看了,不禁想要跟着一块儿笑起来。

    “季梨,你别得意,我去告诉我娘~!”

    水池底下,嘤嘤哭泣的少女,声音特别熟悉……

    好像是……

    她姑姑的幺女?

    “就知道你要跟你娘告密,你去呀你去呀~”

    水池边,少女跋扈得很,不屑一顾地翻了个白眼。

    没想到,这姑娘是这样的性子!

    张扬、傲慢、蛮狠,还不可一世……

    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引人注目。

    见她转身打算离开,寒楚非眼明手快地一把将她拉住。

    “你……”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她一脚踢进了水池……

    寒楚非:“!!!!”

    猛然从床上惊醒,梦中的一切恍如昨日,清晰可见。

    寒楚非低头,伸出双手看了又看。

    仍是一双成年男人的手,一双握笔数十年,微有薄茧的手……

    原来是梦。

    寒楚非叹了口气。

    当年回去他就跟母后打听了,知道了她是太师府上嫡出小姐,一向性格乖张。

    这种性格的姑娘,居然也嫁的出去?!

    在知道她早已许配给荣国公府世子的时候,寒楚非也说不上为什么,心里隐隐有些钝痛。

    可这种感觉,也在时间的长虹里,不知不觉慢慢地流逝了。

    要不是相国寺遇上,说不定到死他都未必能再见她一面。

    寒楚非眉头一拧,将吴海福叫了进来。

    “那日相国寺,季老太君说皇上您不小心掉进池中,她伸手去拉都来不及。”

    说起那天发生的事,吴海福都觉得荒唐。

    还伸手去拉……

    她用脚去拉的吗?

    明明就是她把皇上一脚踹进去的……

    要不是昏迷之前,皇上在意识模糊中为季老太君开脱说了一句,此刻老太君早就该被当做刺客先抓起来了。

    行刺皇帝……

    那可是诛族的大罪!

    吴海福瘪了瘪嘴。

    寒楚非却是眉头一松,有些怀念地想起当年,她被长平长公主叫到跟前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她自己掉进了水池里,我伸手去拉都来不及!”

    她是说得那样理直气壮,毫无愧色,就连他姑姑都相信了。

    看着皇帝唇角微勾,心情颇好的样子的,吴海福真觉得自己快疯了……

    不对!

    明明应该是季老太君和皇帝陛下快疯了!

    ——————————————————————————————————————

    自从那日遇到皇帝之后,季梨回去就惴惴不安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又恢复了神清气爽。

    还以为这次要被系统坑惨了!

    还有什么比行刺皇帝还要刺激的事?

    她绝对没有想到,系统还能这样不带脑子地坑她……

    这个坑货,没的跑了!

    不过好在皇帝看起来似乎挺大肚,不像在意的样子,要不然,此刻应该已经有侍卫过来把她抓紧牢房了……

    一晚上过去,啥事都没有发生,接下来肯定就安全了。

    然后,她就发现她高兴地太早了!

    事隔三天,吴海福亲自过来宣旨,宣荣国公府老夫人入宫觐见。

    这皇宫里,皇帝陛下肯定是第一人,上头太后没熬过,已经薨殁,他的原配皇后也没熬过他,也挂了……

    后宫诸妃,许多都没能熬过这位皇帝陛下,居然十不存一,难怪……

    难怪连下棋都要从宫外找人了。

    季梨手上抓着颗棋子,抬头撇了他一眼,经过深思熟虑,放下一子。

    下一秒,寒楚非也快速地按下一子。

    五子相连……

    皇帝又赢了!

    寒楚非眉目舒展,显然十分畅快。

    “有什么好得意的,你时常下棋,下得好一些也是正常,这要输给我一个弱女子,你这皇帝岂不是白当了?”

    这话说的……

    还挺不要脸!

    寒楚非眉毛一挑:“这五子连我也不曾下过,可你又不会别的,不是你提议的五子连吗?”

    季梨把棋盘一推:“今天不下了!”

    连输八盘了,是个人都要恼火。

    似乎对她的性情了如指掌,寒楚非丝毫不意外的样子,还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正好我也累了,不如一道喝茶?”

    他提议道:“你那日泡的茶就特别好,不知朕今日可有荣幸?”

    这季老太君泡茶手艺可以说是很粗枝大叶了,可也不知道为什么,泡出来的茶特别清香甘甜,也不知是不是他错觉,饮后便觉得通体舒畅,连精神气都好多了。

    为此,邀老太君入宫一叙,就成了如今皇帝陛下的日常……

    季梨冷眼扫了他一眼。

    难怪他如此惦记,空间灵泉那样的好东西,饮过一次终身难忘啊……

    没看到现在陈嬷嬷都心心念念相国寺的山泉水吗?

    这老皇帝倒是识货!

    三皇子寒祈和五皇子寒礼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两个对坐的夕阳红……

    其中一个泡茶真是一点都不讲究,十分地随意。

    另一个倒也不嫌弃,乐呵呵地一脸期待地等着喝茶。

    “儿臣给父皇请安。”寒祈&寒礼。

    现在一看到季老太君,寒祈就觉得浑身都疼。

    那天被打成那副样子,就算用了御医特制的膏药,到现在脸上还有淡淡的淤青。

    一想到被寒礼嘲笑,他原本就冷然的脸色就更是冰冷。

    “嗯,”寒楚非应了一声:“你们来得倒是正好,季老太君泡茶手艺非凡,你们有口福了。”

    这老太君也就是随手那么一泡,手都没动俩下子,能看出非凡手艺也是厉害了!

    寒祈和寒礼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的茶可不是谁都能喝的。”

    老太君傲娇道。

    寒楚非哑然失笑。

    暗搓搓地扫了眼两位男主角,季梨暗自给两人的外貌打了个分。

    原男主寒礼长得颇为阴柔,也是一表人才的人物,不然怎么能当上男主角?

    三皇子寒祈,能让赵歆蕙倾心,可见他容貌也是不俗……

    两人长相各有千秋,眉宇间还是能看到一些寒楚非的影子的。

    冲完这一泡茶,季梨就很有眼色的告退了。

    她一走,原本还笑呵呵一脸宽和的皇帝陛下脸色一肃,顿时,气氛陡然一变。

    “你们现在真是翅膀硬了。”

    寒祈和寒礼顿时跪倒在地。

    太子之位悬空,如今呼声最高的就属三皇子寒祈和五皇子寒礼,一个是原配皇后所出,一个是贵妃所出,虽然她们俩已经手拉手地结伴入了轮回,但她们身后都代表着不同的势力。

    为了能把对方拉下马,相互使绊子实在是太正常了!

    他们两人相互都看对方不顺眼,早就形同水火,要致对方于死地了。

    寒楚非就是没想到,他们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手足相残!

    寒礼先跳出来,指责寒祈:“父皇,你让我督查湔棚水患一事,要不是三哥从中作梗,我怎么会无功而返?”

    原本闷不吭声的寒祈冷眼一凝,薄唇吐出一句:“那我调查江南织造府贪污受贿就跟你没关系了?”

    眼见向来优秀,深受朝臣拥护的皇子相互抖露对方做下的好事,寒楚非只差没给他们气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原文里,三皇子能那么快就登基为帝,与寒楚非寿命不长也有直接的关系。

    季梨数次进宫,都把空间灵泉带在身上,潜移默化下,增强了他的体质,自然就能延缓寿命了。

    所以说,这是一件多么好的东西,关键是还能让她变得年轻!

    最近她越来越发现,比起后世敷面膜什么的,这空间灵泉的效果简直不能更好,可惜……

    这东西没法抢过来。

    季梨:真的不能把赵歆蕙干掉,抢走她的空间手镯吗?

    【请宿主凭借自身的努力,不要妄图走捷径。】

    算了,她只好努力地榨干赵歆蕙了。

    幸好,赵歆蕙在成婚之前都要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从她身上弄来灵泉根本就不费吹灰之力。

    等以后她结婚了怎么办?

    那就让她嫁不成就好了!

    抚掌一笑,就这么定了。

    于是,当寒祈思念赵歆蕙,却又因为她出不了门,只好翻身偷溜进荣国公府见一面心上人的时候,就发现静心堂的守卫比荣国公所住的主院都戒备森严得不止十倍……

    就算他身手再好,也绝对无法从里外全是守卫,就连树梢上都有人监视和守备的护卫的静心堂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去……

    这个静心堂真的只住了季老太君和两位姑娘吗?

    怎么看着像是守卫皇帝!

    就连宫中都没见过如此密集的护卫好吗!

    寒祈有一点抓狂。

    同样抓狂的,还有被严密监视的赵歆蕙。

    她清楚地记得,再过不久,皇帝就要为她和五皇子寒礼赐婚了……

    虽然寒礼在爱上赵韵雅之后悔婚,可她实在不想再跟寒礼扯上任何关系。

    尤其她现在对寒祈已经颇有好感了。

    如果赐婚,她更希望给她和寒祈赐婚!

    比起寒礼那个渣男,寒祈简直比他好上千万倍。

    如果是寒祈的话,他一定会好好待她,绝对不会跟寒礼那样……

    更何况,他日后还会登基继位。

    他会是一个好皇帝。

    也定不会辜负她的。

    想起那日离别之前,寒祈再一次钻进了她的屋舍。

    就算浑身是伤,也无损于他的英气。

    他依依不舍地与她惜别,约好定会想方设法地与她相见。

    她相信他!

    临别之前,给他带了一瓶稀释后的空间灵泉。

    那灵泉有特殊的功能,能够令他很快恢复伤势。

    正在泡茶的季梨手上一抖,还有些不相信地抬起头。

    “你说啥?”

    寒楚非又重复了一遍:“这是京城有名的青年才俊,你家不是有两位姑娘即将及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吧?”

    皇帝陛下还会操心起朝臣的家世,算是相当开明了……

    问题是,原文中他应该是姚给赵歆蕙喝寒礼赐婚,然后才会发生一系列的事情,现在怎么反倒捧着一堆画像给赵韵雅和赵歆蕙相看了?

    这是要崩坏原文的节奏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女主她有毒[快穿](百度最新章节)  女主她有毒[快穿](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