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5.第 5 章

    </strong>第5章

    张神医名张景林,不是苏州人士,具体是哪儿的,众人亦不知,不知何时青城山半山腰住着一位神医的事情就在苏州传开,都道他性子怪异,通常十天半月不开门,不愿看的病人,哪怕是你皇帝老子,也照样拒之门外。

    可往往他愿意救的人,哪怕只剩最后一口气,他也能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

    姜婳站在山脚下,望着半山腰那处隐隐小院,她知道,张神医是爹爹唯一的机会。

    “珍珠,翡翠,我们上去吧。”

    提脚朝半山腰走去,周围有不少人一块结伴而行,面色阴郁,都是家有病患的来请神医的。

    一路沉默,到了半山腰张神医住处,一圈简陋的栅栏围着三座小茅屋,整个小院落干净整洁,院中放着不少簸箕,里面晾晒着草药,栅栏外都能闻见浓郁的药草味。周围聚了不少人,有人朝里头张望,有人在哭喊,求张神医救命。

    姜婳在外等了约莫一个时辰,人群渐渐散去,有人大哭辱骂,有人愤愤,有人默默离去,那茅草屋子里却没半分动静。撩起裙角,她屈膝跪下,“小女求见张神医,还望张神医救家父一命,小女感激不尽。”

    “姑娘。”珍珠翡翠惊呼,她们姑娘自幼娇生惯养,何时曾跪下求人过,两人上前想将人扶起来。

    姜婳温声道,“你们去旁边候着吧,不用管我。”

    两丫鬟迟疑片刻,到底还是静悄悄退到一旁。

    姜婳大病一场,身子骨还未好透,身量单薄纤细,跪了小半个时辰脸色苍白起来,全身湿透,大汗淋漓,额前的青丝也因汗湿粘在鬓角脸颊上,柔弱可怜的模样惹的两个丫鬟心疼坏了,过来劝说好几次。直至酉时,日落西山,姜婳巴掌大的脸蛋已经惨白一片,唇瓣也无半分血色,这才沙哑着声音开口让两个丫鬟搀扶着她起身,慢慢的下了山。

    姜婳回去姜宅,不敢去见许氏,怕她见自己这幅模样会阻止她再去青城山。

    次日一早,姜婳在皎月院用过早食就乘马车去青城山,昨日跪了两个时辰,膝盖一片青紫,双腿疼痛难忍。她留了翡翠在家,娘的性子软和,她怕姜映秋再次上门会把娘说动,留下翡翠也叮咛万嘱咐,万万不可让娘答应过继的事情。

    翡翠觉自家姑娘自大病一场,性子有些变化,可仔细去瞧,和原先又实在没甚两样的,性子一团和气,只当是老爷病重姑娘长大了。

    去青城山半山腰,这一跪又是一整日。

    每日前来求神医治病的人极多,有人见姜婳跪下,就同她说,“姑娘,你跪着也是无用,这位神医是个狠心肠,前些日子有人跪了三日,神医都不肯出来一见,对了,我见姑娘有些眼熟的慌……”

    有人认出姜婳,“这不是姜大老爷家中的大姑娘吗。”

    姜清禄是苏州首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重病的消息早已在苏州传开,有人赞姜婳有孝心,有人劝她起来,直言道,就算她跪上十天十夜,只怕也无用处。

    姜婳却是猜测,这位张神医只要还存一丝怜悯之心,自己坚持下去,他便会改了主意。

    有人见姜婳如此,为之动容,想着家中生病的家人,也跪下求神医相见。

    第三日,第四日,跪求的人渐渐少了起来,又只余下姜婳一人。

    珍珠在一旁看的泪眼汪汪,想要陪着一块,姜婳却不允许。

    这么几日折腾下来,姜婳越发消瘦,前来求医的人都有些看不下去,劝姜婳起来,“姑娘,你还是起来吧,你这样身子也吃不消,别把腿给跪坏了,实在不成,去请别的名医帮着姜老爷瞧瞧。”

    “可不是,姑娘,你这样跪着这位神医都不见心软半分……”这样娇滴滴的姑娘家,他们这些旁人看了都不忍心。

    姜婳摇头不语,固执的继续跪着。

    第五日,第六日,求医问药的人渐渐少起来,也都不好再劝说姜婳。

    第九日太阳落山,姜婳回姜宅,这次躲不过,许氏在皎月院等着她,见到姜婳的那一刻,许氏的眼泪就落了下来,踉跄走过去抓住女儿的手,“婳婳,算了,咱们不求那劳什子的神医了,娘明日再去求郭太医。”

    姜婳嘴唇干裂,身子比前些日子还要瘦弱纤细,她摇头道,“娘,不行的,爹爹只有张神医才能救。”她清楚爹爹对姜家意味着什么。

    陪着姜婳用过晚食,许氏回去坐姜清禄的床头,握着他的手哽咽道,“夫君,你快些好起来吧,你生意的事情,我也不懂,你若是再不醒来,我怕是应付不来的。今日大姐又过来了,跟我提晔书过继的事情,可我哪儿有心思说这个,婳婳为了你去求神医,跪了整整九日,方才见着婳婳,走路都走不稳,夫君,夫君,你快些醒来吧。”

    躺在榻上的姜清禄没半点动静,面颊消瘦,神色平和。

    第十日一早,姜婳继续去青城山,许氏让她把翡翠也带上,还拨了两小厮给她,“婳婳放心,娘不是没分寸的人,你我都忙着事情,你姑母却惦记着过继,我自是不允的。”迟疑了下,她又道,“婳婳,要不算了吧,娘瞧着这位张神医是真的狠心,只怕你在继续,他也不愿救你爹爹的。”

    “娘,哪儿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我知道分寸的,若实在不行,我不会再坚持。对了,前几日姑母不是说去请郭太医吗?娘不如先派人去请来郭太医为爹爹看病。”姜婳今日穿了身白玉兰细纹罗纱襦裙,发髻上未带任何珠钗,清淡素净,望之,惹人怜惜。

    许氏叹道,“郭太医不同意,你姑母上门去求,郭太医不允,我也上门求过两次,还是不成,许是你爹情况太特殊,怕砸了招牌,娘今日会再去请一趟的。”

    两人分道而行,姜婳去到青城山,丫鬟陪着她入山,小厮留在马车旁,许是被神医弄的心寒,今日来求医的人不多,姜婳依照往日在栅栏院门前跪下,“小女姜婳,求神医救家父一命,倘若神医肯下山,小女承诺,不管神医所求何物何事,小女都愿应偌。”

    日头有些烈,姜婳身子一直虚着,前面几日都有些扛不住,今日跪了不到半个时辰,冷汗涔涔,眼前云雾迷蒙,影影绰绰,精神恍惚。珍珠翡翠相望一眼,一咬牙,打算强行把主子背下山。

    不曾想,那十日未开过的茅草屋却忽然打开了,吱呀一声,木门被人从里面推开,走出一位华发苍颜的老者,老者耷拉着脸,形神枯槁,站在门前阴恻恻盯着主仆三人看了半晌,方开口道,“把你们主子扶进来吧。”声音嘶哑难听,犹如尖锐之物划过。

    珍珠翡翠也没想到传闻中的张神医是这么一个风前残烛的老人。

    两人犹豫一下,到底还是扶着几近昏迷的姑娘走了进去。

    姜婳昏昏沉沉间,觉有冰凉之物敷在脸上,人瞬间清醒不少,睁开眼就瞧见一老者站在她面前,微微一怔,知晓这位应该就是张神医,还未开口,就听老者道,“你为救你爹爹愿意做任何事情?”

    “是。”

    老者道,“既如此,你若肯帮我试药,我便应允救你爹爹。”

    “好。”姜婳没有半分犹豫。

    “姑娘!”翡翠急了,“姑娘,这万万不可。”试药的人称呼为药人,就算她们不懂,也知道药人通常没什么好下场,试药几载,身子都彻底坏了。

    老者嗤笑,“不愿意就赶紧滚出去。”

    姜婳抬头望他,“神医勿要恼怒,我自是愿意的。”又冲两丫鬟道,“珍珠,翡翠,不可无礼。”她岂会不知药人是何下场,可这是姜家唯一的机会啊。

    爹爹若不在,就凭她熟知将要发生的事情,都不一定能阻止。姜家是个大家族,假如爹爹不在,她们大房只剩妇人和女子,到时姜映秋请宗族长辈插手,依旧会过继,照样有人觊觎家中财产,姜家依旧不保。

    两丫鬟含泪住口。

    老者不再言语,转身出屋,留下主仆三人。姜婳环顾四周,屋中简陋,只有一张木榻,方方正正的小桌子和几个小板凳,墙壁四周俱是药柜,能闻见浓郁的药材味。

    不多时,老者端着一碗汤药进来递给姜婳,“既答应试药,便从今日开始,把它喝了吧。”

    姜婳抬手正要接过,老者望她弱不胜衣,羸弱不堪的模样,将碗中汤药倒掉一半才递给了她,“喝了吧,剂量少了一半,老朽也不愿好不容易找到的药人试了一次药就死掉。”

    姜婳接过汤碗,道了声谢谢,仰头将药喝尽,汤药入口极苦,还带一股涩味,她压制好几次才忍住那股恶心反胃之感。

    老者见她喝完,拿走药碗,嘱咐了一句等着就离开。

    珍珠翡翠担忧的不行,“姑娘,可有哪儿不舒服?姑娘,您怎么能答应做这个?要不奴婢们去跟神医说,我们来做药人。”

    姜婳道,“神医不会答应的,你们也无需多说,况且神医答应救爹爹了,莫不要惹恼神医把事情弄砸了。”

    丫鬟不敢再劝,却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半个时辰后,老者进来,取了姜婳手指间十几滴血,又问她哪儿不舒服,可有什么异常,姜婳道,“胃中有灼热之感,别的并无不适。”

    老者取来银针扎在姜婳手心和手臂的穴位上,半刻钟后取下银针观察,见无异常,才哑声道,“且回去等着吧,明日一早我会去姜府的。至于试药之事,你十天上山一次就成。另,我还备下一张药方,你回去在药堂里抓药,用水煮开拿去泡澡,三日一次,不若你扛不住这样的药性。”

    姜婳道谢,取过药方携丫鬟们下山,她身子还虚弱的很,两丫鬟搀扶着走了出去。

    老者在屋内望她久久,直至三人身影消失在石阶后,才收回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