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3.第 13 章

    </strong>第13章

    进到房中,姜映秋绕过屏风,一眼就望见靠在迎枕上半盖着锦衾的姜清禄,姜映秋魂飞魄散,心跳险些骤停。

    她猛然回神,眼泪啪嗒落下,几乎是踉跄的扑到姜清禄榻前,哽咽难鸣,“大弟,你可算是醒了,你这一病倒,差点吓死大姐,幸好,幸好醒来。”

    姜清禄神色不明,有些阴沉沉。

    姜清嵘姜清严后脚跟着进,见到榻上的大哥,瞠目结舌,面上又是一喜,他们兄弟没甚本事,如今的家业都是大哥置办的,真把大哥家业分给他们,他们也是没辙。这次大哥病倒,急的满嘴燎泡,请过不少名医来医治,所有名医看过之后都是摇头,只说药石无医。

    大哥昏睡一月,身形消瘦,名医断定救不回,大房家中只有妻女,儿子都无,苏州不少人盯着,没子嗣,只怕大哥一去,这家业就要被吞。

    正好此时,大姐来寻他们拿主意,姐弟三人仔细商讨,当务之急是先给大房过继个儿子,挑来挑去就挑中姜清嵘家中的晔书,大嫂看样子原本是要答应下来,后来婳婳突然出事,事情耽搁下来。

    再商讨过继的事儿,大嫂三缄其口。直至前几日长房突然封了门,两人心慌意乱,寻长姐,长姐怀疑兄长已过世,大嫂被外人哄骗这才封门隐瞒兄长死讯。遂三番两次上门,都被拦在门外,大姐就道先闯进去。

    兄弟两人亦同意,却也有些小心思,一定要长姐劝说大嫂同意过继,这样就算兄长真出事,家产也不会落在外人手中。

    大姐一个外嫁女,想要过问大弟家中的事儿,自然需要两位兄长帮衬才行。

    哪里能想到,兄长转醒,这于他们来说是大喜事儿,有兄长在,他们一辈子都能生活无忧,真要他们守着长房那些东西,也不定能守的住,两人也还有点自知之明。

    姜婳进房,望着泣不成声的姜映秋,心下漠然。又瞥一眼二叔三叔,这两位倒是真心希望爹活着,可是啊,那又如何,财帛动人心,当年爹爹过世,这两位争起家产来,可没手软,无非是觉得,姜家的东西只姓姜,她们女子,都是外人。

    可惜当年他们没姜映秋道行深,就算把晔书过继,也没斗得过姜映秋。

    当年十载,足够姜婳看清人心,看透所有的事情。她知爹爹的死与两位叔叔无关,他们有兄弟情,那亦如何,她记着上辈子的仇。

    “大哥,你真的好了?真是太好了。”兄弟两人真心的道贺。

    姜映秋还在呜咽哭着,极尽伤怀,姜清禄抬头望见女儿,见她衣裳有些凌乱,眼睛通红,暴跳如雷,指着姜映秋问,“方才在外头是谁扯婳婳来着?”

    “大,大弟?”姜映秋的哭声戈然而止,有些委屈,“我方才只是太担心,大弟是不知,这七日,我同二弟三弟得不到你的消息,心急火燎,你昏迷这些日子,请来多少名医瞧过,全都摇头叹息,我们挂记你,常来府中探望,弟妹却突然封了大门,不许任何人进去,我寝食难安,整整七日,实在受不住才带奴仆闯进来,冒犯了婳婳,可我只是太过担心。”

    姜婳情绪转换的极快,眼底发红,伤心道,“我不怪姑母让奴仆伤我,可姑母为何就那般肯定爹爹已经……任由我如何辩解,姑母都不听,姑母不知,这样才最伤人。”

    “大姐,我也想听听你的理由,为何就这么肯定我已经不在了。”姜清禄盯着姜映秋,他比女儿多活十几载,走南闯北到处跑,见识多,方才搁外头那些话他可是听的清楚,大姐几乎是肯定他已不在人世,这事儿透着反常。

    姜映秋望着姜清禄,泣不成声,哽咽许久才说,“大弟竟这般想我的?也觉是我诅咒你?你可知那些名医如何说的,都说你药石无医,我去找神医,去找郭太医,没人愿意来医治你,我求神拜佛,只为你早些醒来。可是再来姜宅探你,弟妹让人封了宅子,这好好的,连声招呼都不同我们说,大弟,我们是你的亲人啊,她就是这样待我们?”

    房中只闻她的哭泣声,“你知弟妹的性子,我也是担心,怕她被人哄骗,这些都是你辛辛苦苦赚下的家业,我是想着,你若是去了,不管如何,我和二弟三弟都要死守着大宅,甚至同弟妹商讨过继事宜,你若有了儿子,就算真去了,弟妹,婳婳,小姜妤她们都能有个依靠,外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啊,我所担心不过如此。大弟难道会不知有多少人盯着你们长房?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长房,都是为了你,你却是如此想我。”

    姜映秋哭的伤心,死死的攥拳,这次是她太着急了,真是不该。这许氏,竟摆了她一道!这比账日后在同她算。

    姜清禄依旧打量姜映秋,半晌才抬了下眼皮子,“这段时间有劳大姐了,佟兰也是担心我,这几日正在治疗中,她也是担心出什么差错,大姐可知我得了什么病?”

    佟兰是许氏的名字。

    姜映秋望着他苦笑,“我前前后后请来少几个名医帮你医治,全都诊不出病况,大弟却来问我,我如何能知道。”他这是在试探自己啊,到底还是不好糊弄。姜映秋明白,大弟已起防备之心,这次以后,想再出手怕是就难了。

    两位老爷却好奇起来,“大哥,你这到底得了什么病?躺了都快两月,可是吓着我们了。不怪乎大姐以为你不在了,我们都以为你已经那啥了。”

    姜清禄瞪了兄弟二人一眼,又转头去望姜映秋,半晌后才淡声道,“婳婳去青城山跪了十日,终求得神医下山为我医治,神医说我是中毒,胭脂红,关外的□□,奇毒无比,幸好是碰见神医,否则我这条命怕是要交代了。”

    “这……”二位老爷瞪大眼,一脸震惊,“怎会是中毒?”

    姜映秋也瞠目结舌,“大弟这是结了仇人?”

    姜清禄不耐烦的挥挥手,“成了,没你们什么事儿了,我要歇了,你们先回去吧,这几日不必上门探访,待我歇息几日再说。”

    “那大弟好好歇着吧。”姜映秋抹掉眼泪,“你能醒来那是再好不过,有些事情等大弟好起来我再来同你说吧。”说罢,招呼二弟三弟出去,忽闻大弟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对了,大姐,方才那几个动婳婳的人,你把身契给我送来,不愿意被发卖的话,自个去领五十大板,这事儿就算揭过。”

    姜映秋怔住,回头伤心道,“大弟,这事不是算了吗?方才我只是太急,这才让他们……”

    姜清禄皱眉不耐烦起来,满脸凶相,靠在大迎枕上厌恶道,“就算我真死了,我姜清禄的闺女也不是他们这群下人能碰的,没得剁了他们的手!还是在大姐眼里头,我家婳婳连他们几个下人都不如?”

    “自然不是这样的。”姜映秋叹气道,“那我一会儿让他们领了罚再回去。”那几个都是谢府壮劳力,也是对她比较忠心的仆人,自然是不愿舍弃。

    等到人都离去,姜婳让阿大去外头守着,红着眼眶坐去爹爹身边,细细软软的说,“爹爹,幸好有你护着婳婳。”

    爹爹虽脾气不好,却也只是对着外人,最疼爱的就是娘和她们姐妹。

    姜清禄叹口气,伸出瘦骨嶙峋的手臂,抚了抚女儿的脑袋,“都是爹爹不好,让婳婳吃这种苦头,婳婳放心吧,有爹爹在,以后再也无人敢欺负你的。”

    “嗯。”姜婳软软的道。

    姜清禄的确乏了,他身子骨还未好,又同这些人争辩这么久,有些扛不住,靠着迎枕睡去。

    姜婳静坐在床尾不动。

    一步步,慢慢的,小心翼翼的朝前探着,终于有了些许进展,她无意去和姜映秋打嘴仗,姜映秋不是个傻子,不会那么容易露馅。可爹爹亦不傻,心中种下怀疑的种子,慢慢生根发芽,小心提防,总有一日,能够扯开姜映秋的真面容。

    且下毒的事情需要证据,她会去找寻的,不过身边的人始终不够用,只有一个阿大有些子力气,护主,可在外头跑腿的事儿,也总不能让她去做,还要去找几个靠得住忠仆。

    忠仆难寻,凡事都要徐徐图之。

    姜婳在房中守到月明星稀,晚膳都没用,姜清禄睡得熟,她也没敢把人吵醒。等回来许氏,许氏拎着小篮子回来,里头搁着几包药,见女儿疲惫靠在床柱子那儿,心疼坏了,把东西搁下才道,“今日去药房抓了药,我又想着曾在菩萨面前许愿,若是你爹能够醒来,定要第一时间去还愿,总不能失信于菩萨,这才回来晚了,婳婳怕是还没吃吧?”

    姜婳柔声道,“娘别担心,我不饿,不过时候不早了,我先回皎月院在用晚膳。爹爹也一直没吃,怕是待会儿就要醒的,我让小厨房专门照着神医给的药食单子熬了汤,等爹爹醒来,娘记得照顾爹爹把汤喝了。”

    许氏忙道,“娘省得,你也快些回去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