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0.第 20 章

    </strong>第20章

    美人儿梨花带雨,哪怕衣袖上一片狼藉,也掩不住玉容之姿,她的眼睛慢慢泛红,有泪水顺着面颊滴落下来。周遭人群还不知何事,许氏更是急死了,“婳婳,这是怎么了,可是哪儿不舒服?”

    坐着的长辈们亦都渐渐围了过来。

    沈知言惶恐不安,祈求道,“婳婳……”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婳婳哭了,可是看出什么?

    姜婳举高被他握着的手臂,掌心中的白缎帕子已沾染上污渍,把翠生生的青竹染成暗色,她垂眸轻声问,“沈大哥,这帕子是哪儿来的?”

    “婳婳,”沈知言的脸色也开始泛白,“婳婳……”他辩解不了。

    姜婳抬头直直的望着他,泪水渐渐止住,“这帕子,我曾经见过的。沈大哥,你和谢妙玉什么关系?”

    周遭的人倒吸一口气,仿佛明白些什么,姜清绿和许氏不可置信的去瞪沈知言,还有人去瞅谢妙玉和姜映秋,谢妙玉茫然抬头,见周围人群看她的目光带着鄙夷,“怎么了?”她喃喃道。

    许氏更是如遭雷击,忽然想起丈夫还在病榻时,这位表姑娘拿走婳婳的首饰和斗篷,姑太太带着表姑娘来道歉,婳婳曾伤心的问表姑娘,“表姐可还记得去年冬日,我见表姐绣的一方帕子,上头青竹如翠玉,琪花瑶草,实在喜欢的紧,朝着表姐讨要这方帕子,表姐知我喜爱青竹,却是不肯,同我说这帕子打算送人。”

    帕子上头青竹如翠玉,琪花瑶草,可不正是婳婳此刻手中紧握的那方帕子吗?表姑娘说帕子送了人,却被婳婳从沈知言袖中扯出,这其中因果关系,许氏立即看了个通透,她死死咬牙。

    沈知言脸色蓦地惨白,唇色也淡了下去。

    姜婳静立不动,面颊有泪,脸上也瞧不出什么表情来,缓缓说道,“这方帕子我曾在年前从谢表姐的闺房瞧见过,我喜青竹,表姐绣工了得,见着帕子实在喜欢的紧,央求表姐将帕子赠于我,表姐只道这帕子她要送与别人,我记得清清楚楚,帕角用金丝勾出的一个玉字,乃是表姐闺名。”

    “沈大哥,敢问这帕子为何在你手中?”声音不在软弱,透出些凌厉和冷意。

    姜清禄听完前因后果,也明了,怒形于色,抬脚就朝沈知言踹了过去,沈知言没防备,被踹倒在地,周遭一片惊呼声。

    谢妙玉和姜映秋终察觉出不对劲,谢妙玉起身朝人群走来,人群自动分道,她走到中央,见着沈知言倒在地上,神情颓废,她惊道,“沈大哥,这是怎么回事?”语闭抬脚想上前扶他起身。

    还是姜映秋察觉出不对劲,喊住她,“妙玉!”

    谢妙玉回头不解。

    姜婳把帕子递到谢妙玉面前,沉默的望着她的眼睛,谢妙玉立即认出那是她送与沈知言的帕子,那是她第一次赠与沈知言的物件,也算两人的定情信物,此刻再明白不过,姜婳发现他们之间的私情了。

    谢妙玉望着帕子不语,姜清禄气的想打谢妙玉,被姜映秋拦下,“大弟……”

    “大姐,你竟然也好意思拦我,瞧瞧你女儿做的这些下作勾当!”姜清禄气的双眼通红。

    沈老爷也围了过去,知晓前因愧疚道,“清禄,是我教子无方,愧对婳婳。”又一脚揣在沈知言身上,喝道,“你这孽畜,还不赶紧跪下给婳婳认错。”

    沈知言缓缓站起,脸色冰冷,他看着姜婳一言不发。

    谢妙玉反应过来,她咬牙,噗通一声跪下扯住姜婳的衣角,“表妹,我与沈大哥是两情相悦,求你成全了我们吧,我知对不起你,可我是真的喜欢沈大哥啊,沈大哥亦曾与我许下海誓山盟,婳婳,你成全了我们吧。”

    耳畔是人群的窃窃私议和辱骂声,谢妙玉被骂的面皮涨红,死死攥着拳,可她不能认输啊,这是她和沈大哥唯一的机会。

    “大弟,是我家妙玉对不起婳婳啊。”姜映秋也陪着一块跪下,泣不成声。她早知女儿和沈知言的事情,沈家公子才华横溢,再过几月前往京城赶考,定能高中,她这才放任两人私交,原是打算等着沈知言自个跟姜婳解决婚约,哪里想到却成现在这般模样。

    弄成这样,依然成了闹剧。

    “好。”姜婳松开手,手中攥着的帕子缓缓落地,“既然你们两情相悦,有定情信物,私定终生,那我便成全了你们,自此,我与沈知言的婚约解除,婚嫁各不相干,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再相见,便当做不识。”

    姜清禄和许氏神色复杂,他们一直以为给女儿挑了门好姻缘,现在看来,可真是瞎了眼,委屈婳婳了,闹成这样,解除婚约也是该的,姜清禄道,“明日去把庚帖换回,自此我闺女和你们沈家再无任何关系了。”

    谢妙玉低头,面露喜色。

    沈老爷神色复杂,“清禄,我们多年好友,此事的确是知言不该,可这孩子他心性纯良,我只是担心他被人哄骗,要不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我是真心希望婳婳能做我儿媳的,要不你们听听他的说法吧。”

    沈知言只是望着姜婳,半晌才哑声道,“婳婳,的确是我糊涂做错了事,我对她没有感情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倒也算是个爷们,没狡辩。

    姜婳道,“这种事情还有机会可言?沈大哥,这帕子乃是去年冬日她赠与你的,已有半年之久,你戴在身边半年,此刻同我说是糊涂做错事,对她没感情?沈大哥,你这是哄骗我?还是觉得我软弱可欺?我姜婳就算真的性子软弱,也不是任由你们拿捏的面团!”

    “佟兰!”姜清禄暴怒,额头青筋鼓起,“你先带婳婳会房换身衣裳,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许氏扶着姜婳离开,沈知言抬步想追,被姜清禄拦下,他痛苦喊道,“婳婳……”

    姜婳回头看他,眼睫微微颤抖,扯出一抹苦笑,缓缓摇头。

    姜婳转身,身后这一滩乱摊子便与她再瓜葛,爹爹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

    等着姜婳和许氏的身影消失在垂花门,姜清禄冷着脸道,“今日的事情由着大家做个见证,是沈家人对不起我婳婳再先,我还是方才那句话,姜沈两家的婚约自此作废,沈老哥也不必再劝,就这么吧,今日闹成这样,也没了待客的心情,你们都走吧。对了,庚帖我也懒得去沈家拿,你们下午派人送过来。”

    没人敢劝说什么,陆陆续续的离开,只有沈知言,姜映秋和谢妙玉还站在原地,姜映秋早扶女儿起身,面容狼狈。

    地上的白瓷碎片无下人敢扫,那方帕子落在碎片之上,沾染了茶渍和泥土,脏乱不堪。

    “你们也走吧。”姜清禄看向三人,面无表情。

    姜映秋还想说些什么,姜清禄冷声道,“别来同我说甚对不起婳婳,我无需你们道歉,不要脸便是不要脸,往后还请大姐带着你家闺女滚远些,莫在来我家中,只当断了这门亲戚!”说罢一甩袖子,转身离开,“来人,把这三人给我赶出去!”

    姜映秋脸色难看,原想着趁着今日哄哄大弟,怎么就出了这事儿,往后想要登门怕是难了。

    有奴仆过来,到底不敢驱赶,只望着三人,饶是脸皮再厚也无法继续待下去。

    三人离开,沈知言沉默的走在最前方,谢妙玉跟随他身后,方才的侮辱一扫而空,她心中是欢喜的,姜婳和沈大哥的亲事定然不成的,她便有了机会。

    姜映秋望着傻乎乎的闺女,心疼的叹气。

    出去姜府,站在长长的巷子口,沈知言停住脚步,转过身子,面上冷若冰霜。谢妙玉记忆力的沈知言一直温和有礼,谦谦君子一般的人物,何曾见过他这幅面孔,她心里一缩,想上前抓住他的衣袖,却被他大力甩开,撞在身后的姜映秋身上,他冷冰冰的说,“你可满意了?”

    谢妙玉不可置信,“沈大哥,你怀疑是我告诉表妹这件事情的?”

    “事情真相如何又有何用。”沈知言站在亮敞的巷子里,秀美挺拔,如谪仙,他闭眼,“终究还是让她失望了。”

    “沈大哥,真的不是我。”谢妙玉急着辩解。

    沈知言睁眼转身,“没必要了,往后我们也不必再见,就此别过吧。”说罢,他大步离开,甚至有些踉跄之意。

    谢妙玉再也忍受不住,倒在姜映秋怀中嚎啕大哭,“母亲,我做错了何事,不过是太喜欢他,从未设计过什么,他为何不信我。”

    姜映秋抚着她的背,“阿玉别慌,娘帮你想法子,他毁你名声,不娶也得娶你的。”

    ——————

    皎月院里,姜婳换过衣裳,许氏留着劝说许久,姜婳推说乏了想歇息,许氏只得离开。姜婳缓缓度到窗棂前,脱下绣鞋,爬上榻,抱膝靠在迎枕上望着窗外,脸颊轻轻贴在膝上,青丝如瀑披散身后。

    她了解沈知言,上辈子也曾多次听谢妙玉提起关于帕子的事情,说这帕子乃是两人的定情信物,他这么些年一直随身带着,沈知言念旧,用习惯的物件不会换掉,她这才敢设计今日这一出戏,好在没白费,也算运气好。

    十年了,她终于撕开这伪君子的面目,可远远不够,她要的不止这些。

    直至夜幕夕沉,姜婳喊春蝉进来帮她梳头,晌午就未用膳,她肚子已经饿了。

    春蝉和珍珠翡翠进屋时,本以为会撞见主子憔悴清冷的模样,却不想,主子并未颓废,反倒罗衣飘飖,娇艳欲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