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3.第 33 章

    </strong>第33章

    “姑爷……”珍珠急的不行, “姑娘这是怎么了?”姑娘这一路下山都紧紧搂着姑爷,身子发颤, 她看着都快心疼坏了。仔细去瞧, 能够看见姑娘褙子上的绣扣坏掉两个, 因着姑爷的遮挡才瞧不清楚。

    怀中的人瑟瑟发抖, 身子也渐渐发烫,燕屼心中微沉,面容紧绷,他望了珍珠一眼,“往后不管去哪里, 你们都必须跟着她。”他实在不敢去想若是晚到会儿, 她会成何样,一想到后果,他竟觉心疼。

    那人……燕屼的眸子渐渐染上几分冷厉, 不能杀人, 往后却不会轻易饶过他的。

    珍珠哭着点头:“奴婢省得,奴婢往后一定会紧跟着姑娘的。”她们平日都很听姑娘的话,再者今日想着姑娘只是去大殿上香, 不过十来步的距离, 她们守在门外, 不会有事儿,哪里就想到——

    姜婳躲在燕屼的怀中小声哽咽着, 她昏昏沉沉的, 不知身在何处, 只把人搂着的紧紧的。

    浑浑噩噩间,她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死死的支撑着:还是太软弱,重活一世,她还是什么都办不到,给她们的打击不过是伤其皮毛,不能动骨,她恨,恨不得生啖其肉,敲其骨髓,恨不得她们去死。

    她要她们去死!

    姜婳狠狠的咬牙,手中的力气也增大,紧紧掐住燕屼的手臂,她却不知。

    燕屼眉峰微皱,伸手抚姜婳后背,语气柔和:“婳婳别怕,没事了。”

    姜婳的心神渐渐松散下来,彻底昏睡过去。

    回城内到了姜宅,燕屼抱着昏睡过去的姜婳回皎月院,大步踏进房中,廊庑下守着的丫鬟们才回神,想要跟着一块进去,珍珠道:“我同翡翠进去,你们守在门外。”

    两丫鬟随着燕屼进到房中,绕过屏风见姑爷已经把姑娘放在床榻上,两人过去一瞧,脸色巨变,姑娘颈子上一道触目惊心的青紫掐痕,珍珠眼泪就落了下来,心里头自责的不行。

    翡翠不知发生何事,这会儿也不敢乱问。

    燕屼道:“快些去请郎中过来,另外去谨兰院看看太太回来没,同太太说声,也莫要对外乱说,只说婳婳病倒了,可都明白?”

    珍珠自然明白,姑爷这是为着姑娘的名声着想,她不知在寺庙到底发生何事,却猜测姑娘怕是遇上歹人,只怕差点就……幸好姑爷寻了过去,真真是谢天谢地,不过——珍珠低声道:“姑爷,姑娘曾经吩咐过奴婢们,姑娘若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都要去青城山寻张神医,外头的郎中怕是不成的。”

    “好。”燕屼沉声道:“立刻套了马车让府中护卫去青城山请张神医下山来。”

    翡翠去谨兰院看过,太太未回,她给柳儿交代好:“等着太太回来,让太太立刻过来皎月院,姑娘病倒了。”

    到戌时,张景林才随护卫来到姜宅,他前脚到,许氏后脚也回了谨兰院,柳儿立刻同她通报:“太太,大姑娘身边的翡翠说姑娘病倒了,让太太回府后过去皎月院一趟,奴婢过去打探过,的确是姑娘突然病了。”

    许氏心里一惊,也顾不得梳洗,立刻过去皎月院,一进垂花门,见到丫鬟们都守在一旁不敢走进,她未多想,提脚走过去,到廊庑下只有翡翠守在那儿,她听见里头传来张神医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去趟寺庙就让婳婳成了这幅模样,还有你,你是她夫君,瞧瞧她现在这幅模样,你就不能上心些,明知你媳妇长的花容月貌,还敢让她一个人到处走动,幸好这次没出大事儿……”

    许氏面色巨变,推门而入,绕过屏风见着婳婳躺在床榻上,她疾步走去,竟见女儿颈上一道青紫痕迹,明显是被人掐的。她抖着声问:“怎么回事?”

    燕屼立在一侧把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道,听的张景林极为火大,“那畜生,便该千刀万剐。”

    许氏听的心里一颤一颤,坐到床头轻抚女儿的苍白的脸颊,心如刀割,她的婳婳连半点安稳日子都过不好,可该如何是好,她当沈知言是个谦谦君子,却不想是个披着羊皮的禽兽。

    燕屼望着榻上昏迷不醒的姜婳,问道:“神医,婳婳如何了?”

    张神医早已替姜婳诊过脉,耷拉着脸道;“并无大碍,不过是受了惊吓这才昏厥过去,脖子上的青紫掐痕涂抹些祛瘀消肿的药膏就成,我配的有,一会儿留两盒下来,再开一副凝神静气的药方就是。”

    许氏和燕屼谢过神医,神医丢下药膏和药方离开,留都留不住,燕屼让府中护卫送他回青城山中。

    许氏放心不下姜婳,留在皎月院中陪她,燕屼去到书房歇息一晚。

    次日,姜婳醒来,不言不语,许氏温声道:“婳婳,你没事儿吧?”

    姜婳嗯了声,面上没什么表情,“我没事儿的,娘不必担心。”

    姜婳乖乖吃药涂抹药膏,用白色纱布将颈上缠绕一圈包裹好,许氏陪着女儿一个上午,见她缩在床榻上看书,好似真的没有事情,这才同她道:“婳婳乖乖修养身子,娘过去谨兰院,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婳婳帮着她制服几个姨娘庶女,庶女今日要搬到谨兰院,还要去请教养嬷嬷,都是事儿,她不想婳婳再操心这些,由着自己去处理就好了。苏州有几个教养嬷嬷都很出名,她还要出府一趟。至于沈知言,她一个妇道人家,不可能上门去同他对峙,也避免把事情闹开毁了婳婳的名声,要等到老爷回。

    实在担心婳婳,许氏出行前对着珍珠翡翠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婳婳照顾好。

    等着许氏离开,燕屼才从书房出来,过去正房,见姜婳靠在床榻的迎枕上,蔫蔫的,颈上围着一圈白纱布,一头青丝顺滑的披散在身后,屈着膝,下巴搁膝上,小脸惨白,看着柔弱无依很可怜的模样,他迟疑片刻,还是过去在床尾坐下。婳婳的目光轻轻扫过,嘴唇翁了翁,半晌才低声说了句谢谢。

    “你好好休息,别的事情不必担心。”燕屼缓缓说道,声音透着些温和,和往日孤傲的模样大相径庭。

    姜婳轻轻嗯了声,不多言。

    接下来三日,姜婳待在房中不曾出门,府中上下都以她去寺庙跌倒摔着了,需静养。三日后,姜清禄归来,刚回谨兰院便见妻子神色严肃,他来不及去梳洗,走过去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许氏先摇头,又问:“老爷在梁州的事情如何了?那,那人可寻到了?”她问的是在关外同老爷起了争执耳后有颗大痦子的人。

    姜清禄道:“查探到一些消息,的确是有这么一个人,不过他不在梁州,我已命人继续追查下去,等些日子才有结果的。”他见妻子神色还是紧绷的,便问:“佟兰,府中出了何事?”

    许氏终于绷不住,捂着嘴巴哭道:“是婳婳出了事。”她断断续续把寺庙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姜清禄听完额上青筋暴起,心里的怒火怎么都压制不下去,立刻转身出谨兰院,想去沈府揍人,许氏急急把他拦下,“你去到沈府莫要冲动,姑爷已经打了他,听说是打的都不成人形,这三日过去,沈府和寺庙都没任何动静,想来人还活着,你万万不可冲动,莫要把人打死了啊。”

    姜清禄怒道:“老子要去废了他!”

    他去之前,先过去皎月院探望婳婳,她还睡着,睡的不安稳,本来不胖的脸颊若发显小,颈上还缠着纱布,羸弱无依,他看的心里抽着疼,这是他视如珍宝的女儿,竟差点被那个畜生……

    姜清禄转身出皎月院,带着两个护卫去到沈家,沈父见他来惊愕理亏,却还是把人拦下,姜清禄把人推开,冷笑连连:“你竟还好意思拦我,瞧瞧你儿子做的这畜生事儿!沈伯中,你给我滚开!”

    两人几十年的交情,今日也算彻底破裂,姜家与沈家,至此,势不两立。

    沈伯中自知理亏,可他就这一个儿子,如今躺在床上昏迷不醒,他从儿子小厮口中猜出个大概,知晓他对婳婳做了不可原谅的事情,可他已经被打的不行了啊。

    “既如此,我带你去瞧瞧知言。”

    沈伯中带着姜清禄去到儿子房间,姜清禄过去见沈知言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鼻青脸肿没得人形,若不是自幼看着沈知言长大,姜清禄根本认不出这榻上的人是那个长相俊朗的沈知言。

    他若真敢一脚踹下去,只怕沈知言就会立刻没了小命。

    他那个女婿也是个狠人,手上功夫也不错,竟真把人打的只剩一口气。

    姜清禄越发中意这个女婿,心里怒气却还是没法消散,若真可能,他希望沈知言能去死,可现在他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去把人给弄死,便冷冰冰的说道:“你儿子做错了事,不可能因为他躺在这里就此揭过,等他人醒了,自个去姜府赔礼道歉,我们在好好算清这笔账!”

    语毕,拂袖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