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5.第 35 章

    </strong>第35章

    姜家大宅, 皎月院中的偏厅。

    明安明成正在跟大姑娘汇报这几日谢沈两家的动向,“姑娘,姑太太去沈家逼沈公子娶表姑娘, 已同沈老爷闹翻, 临走时直言沈公子不肯娶表姑娘的话,便要去官府告他。”

    “沈府那边,沈公子伤势好了些,奴才打听到,沈公子身边那个常用的小厮云予被沈老爷杖毙, 好像是因为这小厮做了什么吃里扒外的事儿, 另外还听说沈公子不愿意娶谢姑娘,这事情也是闹的沈府人尽皆知。”

    两人只汇报谢沈两家的动向,别的不多言。

    姜婳靠在太师椅上嗯了声, 心里思忖着, 沈谢两家闹成这样,沈知言要是不娶谢妙玉那岂不是太可惜, 她要瞧瞧, 这一世,再把两人捆在一起,他们可还能琴瑟和鸣,恩爱一世。

    正想着, 外头传来敲门声, 珍珠搁房外轻声道:“姑娘, 姑爷在房等着您用晚膳, 特意让奴婢来问声,姑娘晚上想吃些什么。”

    姜府重新定下规矩,府中主子们每餐膳食的种类减至三成,如此却也很丰盛的。每日厨房做出不少吃食,由着各房各院的主子们先挑选。

    姜婳回神,抬头对两个小厮道:“你们先退下吧。”

    两人退下,姜婳出偏厅,珍珠立在一侧等着她,两人回到正房,她见燕屼正陪着何氏说话:“姨母,婳婳一会儿就过来,你别着急。”

    姜婳迎上去,在燕屼对面的红木雕葡萄纹嵌理石圆凳上坐下,笑盈盈的跟何氏说话:“姨母,您来啦,婳婳可想您了,都有好几日没见着姨母的,姨母晚上便留在皎月院跟我们一块用膳可好?”

    何氏就笑眯眯的点头:“好的呀。”她又从怀中掏出一个古旧锦盒递给婳婳;“这个给婳婳的。”

    姜婳接过,好奇道:“姨母,这个是什么呀?”

    这是一个朱漆雕填描金花卉纹锦盒,上头的纹路已被摩平,她打开,里头搁着一对通透水润的白玉镯子。

    燕屼见到那对镯子,眼眸微眯,眸色深沉。

    何氏笑道:“这是阿屼的亲娘留给他的东西,临终前交给我,让我把这对镯子给阿屼的媳妇,前些日子你们成亲,我身子还不大好,前两日特意回了趟旧屋,把它拿了过来,幸好当初这东西藏的严实,没被那歹人一块抢去。”

    临终前?姜婳暗道,燕屼的娘不是难产过世吗?细细一想,生孩子时有娘家人在场也没甚不对劲的。

    姜婳望向燕屼,这东西她怕是不能收的,她与他没有夫妻之实,等到娘亲怀上身孕,他碰见合适的姑娘,两人说不定还要和离的,如何能收下这对镯子。

    燕屼看清她眉目间的犹豫,亦清楚她心中所想,脸色微冷,淡声道:“既然是姨母给你的,你便收下吧。”

    何氏也期待的望着姜婳,姜婳不愿老人伤心,只能暂且收下,日后再交由燕屼。

    晚膳照着食单点的,丫鬟们动作麻溜,很快去厨房端着主子们要的膳食回来,鱼贯进入摆满,姜婳胃口不太好,只要了份海鲜饺子,虾仁,干贝,海参,牡蛎,淡菜调成的馅子,只稍微点了些盐巴,味道就鲜甜的不行,一口咬下去浓郁的海鲜汁液在口中爆开,她吃了小碗,胃口打开,让厨房送了大碗的过去。

    她吃起东西腮帮子鼓鼓,看着便让人有食欲,三人要的分量不多,食案上的吃食很快吃完,燕屼放下碗筷望着姜婳吃饺子。第二份送上来的有些多,她勉强吃掉一半,实在吃不下,放下银筷,想让丫鬟们把食案撤下去。

    燕屼却道:“不要浪费粮食。”他抬手端过姜婳面前那碗剩下的饺子,执起银筷,把剩下的都吃掉了。

    姜婳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她知道燕屼每次点的饭食都是适量的,食案上从不会有剩余吃食,她往常还会剩下一些,这段日子跟他养成一些习惯,饭食就只点自己能吃的完的,不会多点。

    不过她偶尔会剩余一些,他从来不说的,怎地今日要把她剩余的也吃掉。

    眼睁睁看着他一口一个把剩余几个饺子吃掉。

    用毕,丫鬟抬着食案撤下,何氏回金禧阁,姜婳同燕屼去院子里消食,他最近倒是多了个习惯,用过晚膳后不忙着去书房,会先陪着她在院中转一圈消食儿。两人走了小会儿在石凳上坐下,姜婳问道:“那刺伤姨母的歹人可抓住了?”

    她知道这几日他常去衙署询问此事。

    燕屼点头道:“昨日去衙署问过,那人已经抓住,他刺伤姨母抢了银钱后跑去外地,前些日子捉拿归案,这几日跑衙署便为着此事。”当初刺伤何氏的是他们邻居的一个混子,那混子才十来岁,吃喝嫖赌整日在街上厮混,没钱就回家找老娘拿,老娘年迈,拿不出银钱供他挥霍,他便打起隔壁孤儿寡母的主意。

    因着住的近,他知燕屼与何氏的作息规矩,那日见燕屼夜里要出门帮工,就起了歹意,原想着去偷,谁知被何氏发现。那些都是留着给燕屼秋闱过后去京赶考的盘缠,何氏自然不愿,扯住歹人衣角不许他离开,那人恼羞成怒,刺了何氏一刀扯过钱袋匆匆跑了。

    案情不难,不过几日就破了案,只是那犯人跑去外地,让衙差追了半个多月才逮捕,前几日刚刚送回苏州,等着他的是一百大板和牢狱之灾。

    姜婳听闻,也松口气,她对燕屼与何氏都有愧疚之心,盼两人都安安稳稳。

    …………

    日子一晃而过,转眼到七月中旬,天气炎热起来,再有半月,燕屼便要参加秋闱,姜婳也不见他紧张。

    距离寺庙事情也过去半月,她的伤势已经养好,每日躲在书房看书炼香,日子过的也算挺快,她原想从神医那儿拿几本毒,药配方的手札,神医却不许她研读这些,让她把基本的医术理论看清楚再来,她蔫蔫而归,也只得应神医要求,先学皮毛。

    那几味从古方中得来的古香配方,她都研制的差不多,百合香她偶尔也用,可凝神静气,荼芜香分给丫鬟们,用来驱除房中蛇虫鼠蚁甚的,有特效,久和香她也研制出,不过这是一味合欢的,具体怎么合欢她又不清楚,也不能找人实验,就存在书房的箱笼里上了锁,那味反魂香乃是迷香,她还未找人试过,都一道锁起来的。

    还有驱虫粉,止血粉,夜酣粉都暂且存放起来。

    姜婳这日早起去书房看了会儿医术,看的昏昏欲睡,便挪步去正房的榻上小歇片刻,半个时辰后暖洋洋的起身靠在迎枕上,珍珠听见里头的动静,晓得姑娘醒了,进来问道:“姑娘,厨房有冰镇的酸梅汤,您可要喝些。”

    天气太热,房里摆着四盆冰块,姜婳这小歇片刻就出了一身汗,她唔了一声道:“我先去净房洗洗,一会儿出来再喝。”

    去到净房沐浴,姜婳换了身细碎洒金缕桃花纹锦襦裙出来靠在榻上喝酸梅汤,喝了刚一半,外头的春蝉进来通报:“姑娘,沈家公子来了,说是想见您。”

    姜婳瞬间没了胃口,把酸梅汤重重搁在案上,“他来做什么?”道歉吗?有何用,何必呢。

    春蝉道:“奴婢也不知,不过是沈老爷同沈公子一块过来的。”

    看来真是来道歉的,不过她心里的确有些事,需见沈知言一趟,劝劝他。

    “让他们进来吧。”

    春蝉出去请人,珍珠紧张道:“姑娘,可要奴婢去喊姑爷过来。”她怕那沈知言又伤害姑娘。

    姜婳摆手:“不必,你在一旁陪着就好。”

    沈伯中和沈知言很快随春蝉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小厮,手中捧着不少礼品,沈伯中让小厮把东西搁在一旁的案上,才挥手让他们退下,领着沈知言来到姜婳面前,见她坐在檀木半枝莲太师椅上,半垂着眸,没太多表情,沈伯中才道:“婳婳,伯父今日过来是领着这个孽畜来跟你道歉的。”

    姜婳不吭声。

    沈伯中道:“孽畜,还不跪下跟婳婳道歉。”他骂完又跟姜婳道:“我过去找你父亲说话,也要同他道歉才是,婳婳你怎么罚这孽畜都成,只要你开心心里舒服就好。”说罢,转身出去,过谨兰院寻姜清禄。

    两人几十年的兄弟情,他也不想这么断送了。

    沈知言竟真的撩起袍子跪在姜婳面前,他瘦了不少,姜婳看着他就知他为何要等半月多才来道歉,他身上的伤没好透,额头眼角带着淡淡淤青。

    可见燕屼出手有多重。

    他望着姜婳,声音低沉沉的:“婳婳,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那样对你的,我是真心爱慕你才失控做下那等错事,我来跟你道歉,往后不会在那样的,婳婳,你原谅我可好?”

    姜婳忍着心头的恨意道:“你还是走吧,往后我们也不必见面。”

    珍珠站在一旁紧张极了,深怕这禽兽会突然冲上来伤害了姑娘。

    沈知言苦笑:“是啊,我做出这等事情来,你怎么恼我都是应该的。可是,婳婳,你要知道,我珍惜你都来不及,又怎会真的伤害你,我只是太难过才犯下此等错事,婳婳,对不起,你原谅我吧。”他长的一副好皮囊,是个美男子,如此跪地苦苦哀求,搁在旁的姑娘怕早就经受不住妥协。

    偏只有姜婳知他不过是个伪君子,她见过他的真面目,让人作呕。

    姜婳好半晌没说话,压制许久才轻轻叹了口气,幽幽的说:“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我听闻姑母曾去找过你,希望你迎娶表姐,当初是你们求我成全你们,我便放手成全,可如今你为何出尔反尔,不如迎娶了表姐,往后都各自好好的过日子吧。”

    说起这个,沈知言就没了好脸色,“我不会娶她的,她差点毁你容貌,我与她,根本不可能。”

    姜婳劝道:“可当初你是真心喜欢她才会同她私下来往的,还是说,你这种喜欢不过就是表面,可有可无,看的不过是副皮囊?我以你真心真意,当初才解决婚约成全你们的,还望你能实现诺言,迎娶她。”

    沈知言道:“婳婳,我知你还在气头上才说出这种话来的,以前是我昏了头辜负了你,我知你说的这些都是气话,她伤你容貌,你怎会让我娶她,你还在生气吧,你放心吧,我不会娶这种恶毒的女人。”他以为婳婳还在气头上才说的这种气话。

    “……”姜婳一时无言,这人倒真是自恋的很。罢了,她还是找找别的法子,让他娶了谢妙玉吧,她要她们这辈子都捆在一起,生生折磨对方。

    姜婳起身回内室:“珍珠,送客!”与他没什么好说的,哪怕希望他眼下就去死,却是不实际。

    等珍珠把人送走,姜婳靠在榻上揉了揉额头,面无表情的盯着手中的医书,脸色冷的可怕。

    谢家这段日子越发难熬,铺子快经营不下去,她们母女往常有着大宅接济,铺子每月也能赚不少,花销不少,吃穿都是最精致的,眼下却连普通开销都顾不得,姜映秋知晓这些都是大弟动的手脚,她原先不想服软,眼下却不成。

    去沈府几趟,沈伯中根本不见她,更别提什么定亲的事情了。她又不能真的撕破脸皮把沈知言给告去官府,女儿是真心喜欢他,真告了,女儿都得怨她。

    姜映秋叹口气,打算领着谢妙玉去跟大宅的服个软,总要先把眼前的难关度过了。

    去跟谢妙玉略一提这事儿,她就恼的尖叫:“不去,不去,娘还想让她看我的笑话吗?呜呜呜……我凭什么要给她道歉,要不是她嘴贱,我,我也不会去想划她的脸,再说了,我那会儿根本不晓得怎么回事,我都怀疑她是不是对我下了蛊。”

    “快别胡说了,她哪儿有那个本事。”姜映秋叹气:“你不去的话,你舅舅根本不会息怒,他气还没消,我们都没好果子吃,铺子这段日子亏的不成,一堆的破事儿,阿玉,咱们去服个软吧,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着家中光景好了,娘再去沈府谈你和沈公子的亲事,可好?”

    谢妙玉抿着嘴唇不哭了,到底还是妥协下来。

    谢府的动静,两个小厮一直守着,晓得她们打算来大宅道歉在准备礼品,就提前跟姑娘说了。

    姜婳闻言,让两人退下,一人在偏厅坐了许久许久,直至暮色西沉,她同燕屼一块用过晚膳就去书房找东西。

    她的书房里摆着不少书籍,乱七八糟的杂记,游记,医术,还有甚拍案惊奇,醒世恒言,喻世明言,杂七杂八的书籍,四书五经也都放着,却甚少去看。

    书房燃着蜡,光线没有正房的明亮,姜婳踱到黄花梨喜鹊登梅仙鹤延年书架旁,从上头抽了一本杂记出来,坐在书案前翻看起来,这本杂记里头记录的比较杂,是个书生的所见所闻,风景,琐事,异闻逸事,有些杂乱。

    这个书生是前朝人,也是个有趣的人,他不向往朝廷仕途,只喜这人间百态,志在云游四海,观人间百态。

    里头有个小故事,讲的是此书生去一大户人家借住,家有个女儿名馥茉,馥茉中意一公子,公子不喜之,馥茉极伤心,其左右之人与之谋划,使其公子撞见馥茉沐浴,身子被看去,不得已,公子迎娶馥茉。婚后,公子不喜馥茉,认其城府深,阴险狡猾,两情甚差,可渐渐之,公子喜欢上馥茉,二人误会解除,过上举案齐眉,和如琴瑟之日。

    末了,书生问世间人,馥茉所为,究竟是对是错。

    他说,自己亦不知,世间之事,本就无对错,端看你们是如何看待罢了。

    姜婳又把这则故事读了一遍,伸手敲了敲书案,合上,把书带回正房。

    回去房里,燕屼竟也在,房中的夜明珠都亮着,亮如白昼,他已梳洗过,穿着一身青衫靠在榻上看书,姜婳进去时一怔,才道:“夫君今日怎么在房中看书呀。”

    她觉得这个夫君近日有些古怪,总爱帮着她把剩下饭食吃掉不说,留在房中的时候也多起来。

    燕屼就抬头望她一眼,英俊的面孔很清晰的印在姜婳眼中,眼眸深邃,一室的明珠光芒为他镀上一层清辉,他淡淡道:“房中光线比较好,也比较凉快些,娘子可梳洗过?不如先去净房梳洗,梳洗过罢,身上也凉爽些。”

    姜婳点点头,丫鬟们怕他们晚上歇息时太热,房中摆了五盆冰块,的确比书房凉爽的多,她不疑有他,放下杂记,让门外廊庑下的丫鬟伺候着她进去净房沐浴。

    她梳洗很慢,洗头清洗身子,燕屼听着净房的动静,有些口渴,静不下心,索性把自己看的书搁在一旁起身转转,踱步到紫檀木三弯腿荷花藕节方桌前沏了杯茶水一饮而尽,又见姜婳搁在方桌上的手札,拾起翻看了两页。

    这书方才应当是被她翻看过,别的书页还算崭新,翻看的应当不多,其中一页有道折痕,他扫了眼,见上头讲的馥茉与公子的小故事不由失笑起来,他觉此故事并太大的意义,若不注意,说不定还要教坏小姑娘们,当做闲书一看也无妨,又朝着前头翻看几页,都是些游记和异闻逸事。

    燕屼把书搁下,并未太多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