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8.第 38 章

    </strong>第38章

    翌日早, 燕屼惯例卯时醒来,他睁开眼望着窗棂外透进来微弱的光亮,半坐起身, 伸手揉了揉额角, 面色算不得好。他记得昨儿夜里的事情,去跟岳父喝了酒,回来到底没忍住,把婳婳按在走廊上亲了。回来后, 她不自在, 早早去歇下,他去净房梳洗, 腹下的火怎么都压制不下,在净房发泄过后,回到榻上躺着。

    辗转反侧睡下后。

    他把她压在身后, 她的肌肤如羊脂白玉, 温润莹洁,一头青丝缠在他和她的身上, 他不停的亲吻着她,密密麻麻的吻落在她的唇角, 脸颊, 颈子, 锁骨, 白雪的胸脯, 流连在樱果之上, 他亲的她浑身湿哒哒的,听见她的娇喘,他抬着她的腿冲了进去,他伸手摸了把,结合处也是**,滑润的不行。

    她白皙的手臂攀上他的颈,哑着声喊他的名字,阿屼阿屼。

    他把她压在身下肆意冲撞,吻她的唇,两人唇舌交融,她一直呜咽的哭着,又娇又媚。

    他无法自拔。

    直至此刻,燕屼冷着脸,又忍不住揉揉额头,他竟然做了如此不可思议,如此情,色的梦境,甚至还在梦境中宣泄出来了。他掀锦衾,赤脚,大步去到净房,把身下粘濡的衣衫换下,顺道泡了个冷水,他坐在浴池里心事沉沉。

    他起的早,梳洗好回房那边还没甚动静,幔帐垂下,他望一眼,换上惯常穿的青布衣衫,去到院中打了套拳法。这还是小时候府中的师傅教他的,他记性好,小时候的一套拳法记到现在,早打的很熟稔。

    行云流水的一套拳法打完,也到辰时,他进房见丫鬟们端着铜盆鱼贯而入,伺候姜婳梳洗穿衣梳头,他过屏风看了眼,见婳婳正对着铜镜发呆,时不时摸摸自己的脸颊。燕屼失笑,她这是被自己的容貌迷惑住,把自己都美的呆住了吗?

    用早膳时,颇为尴尬,姜婳低着头吃碗中的虾饺,纯手工擀出来的薄如蝉翼的面皮儿,里头用整个虾仁做馅儿,一口咬下去虾仁在口中弹开,有些韧劲,满口鲜香,偏姜婳食之乏味,还想着昨儿夜里的事情,不知道他是酒醉还是怎么回事,又暗暗想着,他最好是喝醉不记得这事儿。

    好在用完早膳,燕屼也没提这事儿,不过见她还剩几个虾饺,他往常一样把她面前的白玉碗端过来,把剩余几个虾饺吃掉。

    可出了昨儿那样的事儿,她再见他就着她的碗吃掉剩余的虾饺,总觉得有些变了味,这碗上可沾着她的口水,怪怪的。

    燕屼不提昨晚的事儿,姜婳也就不说。

    又过两日,明安明成过来跟姜婳通报,明安道:“姑娘,谢府出事了。”

    姜婳心里有数,抿了口茶问:“出了何事?”

    明安道:“表姑娘拿以前沈公子写给她的诗威胁,让沈公子去谢府取回,沈公子过去后,表姑娘设计了沈公子……撞见了她的身子。”这话说的极艰难,“现在两家正在商议成亲的事情……”

    姜婳问:“这事儿传的到处都是?”

    明安道:“还不曾,就是表姑娘房里几个贴身丫鬟和妈妈知晓的,不过有几个外院丫鬟也撞见了,这事儿怕是瞒不住的,过两日可能就传出去的。”

    “那沈府如何了?”姜婳问明成。

    明成道:“回姑娘的话,沈家公子很恼,甚至有些恼羞成怒,可这事儿闹开,他若还不肯娶表姑娘,只怕连着这次秋闱都不得参加,遂两家已经开始商议亲事,估摸着这两几日就要把亲事定下来的。”

    姜婳点点头:“成了,我知晓的,你们先下去吧。”

    亲事定下基本就妥当了,而且可能会定在秋闱后就成亲,毕竟姜映秋也怕时间久了出什么差错,早早把谢妙玉嫁过去也是好的。

    果然不出两日,沈家公子撞见谢家姑娘身子的事儿就在整个苏州闹得沸沸扬扬,都骂这两个不要脸,骂谢妙玉的更加难听,说她抢了表妹的未婚夫,结果还要使着这种法子才能把亲事定下来,丢脸的不成样子。

    骂归骂,外人也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他们又没祸害别人。

    听说谢妙玉还在宅子里哭了场,她也没想到事情会闹开,原本计划的好好的,谁知道还是被传开的,可就算丢了面子。不过至少她和沈大哥的亲事定了下来呀,这样就好,等着成亲,等着沈大哥秋闱过后去春闱,在殿试,她对沈大哥有信心,到时候沈大哥去京城的翰林院熬资历,她也要一块搬到京城去。

    京城谁还能知道她这丁点的破事呢。到时候沈大哥熬出头,她也成为官太太,苏州这些人谁还敢嚼舌根子呢。反正她把后路都想的好好的,往后总会越来越好的。

    谢沈两家的事情在苏州传开后,燕屼也得知,他还是从外头进来时,路过垂花门,听见两个小丫鬟躲在花坛子后头说悄悄话:“听说表姑娘光着身子被沈公子撞见呢。”

    “啧啧,你们说表姑娘是不是故意的?我看八成是故意的,之前她抢了咱们姑娘的未婚夫,现在还非要这样才能让沈公子娶她,是她活该,名声越来越烂,不要脸!”

    另外一个丫鬟却发愁:“名声烂了又如何,总归是把沈公子给抢走,沈公子才高八斗,这次科举怕能够高中,到时候表姑娘成了官太太,可要越发欺负咱们姑娘。”

    “咱们姑爷不也要参加科举吗?”

    “是的呀,可是之前都没听说过姑爷的名号,姑爷连着州学都没进,实在担心呢,倒是也希望咱们姑爷也高中,省得被表姑娘比下去,哎……”

    几个小丫鬟也挺发愁的,刚叽咕完转身见姑爷面色沉沉的站在她们身后,几个丫鬟吓得脸都白了,噗通噗通跪下告罪,燕屼不理她们,沉着脸走开,心里还忍不住道,待爷参加了秋闱,九月放榜惊掉你们的眼,往后他还要给婳婳挣个诰命回。

    这般想完,脸色沉的厉害,想起那日在房中瞧见婳婳读的那本书,那本杂记可是在房中搁好几日,直到谢妙玉来过大宅,她才收回书房。不到十日,谢府就传出这样的事情,可见是谢妙玉见过那则小故事,否则也不会短短几日想出这么一个法子套牢沈知言。

    他不在乎谢沈两人如何,他只在乎婳婳,他想知道她是否故意。毕竟搁他的印象中,头几次见面都是她替姨母出头,就算拿着姨母的事逼迫他入赘,在他看来,也是她迫不得已,相处两月他觉她是个好姑娘,这般有心计的事情,她如何想的出来?

    燕屼走后,垂花门跪着的几个丫鬟面面相觑,也不敢起身,就那么跪着,等到珍珠路过才问了嘴:“你们怎么回事,都跪在这儿做什么?”

    这几个是后来调过来粗使的丫鬟,平日不得进内院,只能特定时间进院子里洒扫,平日都是守在外面的,也没坏心,几个丫鬟聚在一起,又不能做旁的事儿,只能唠叨唠叨,偏这次唠叨到主子头上了。

    小丫鬟苦巴巴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珍珠脸色一变,恼道:“你们也是活该,竟然背后编排姑爷,就这么跪着吧,跪到晚上主子们歇下你们再回去。”

    燕屼回了姣月院,屋子里还摆着冰盆,婳婳坐在贵妃她上,亵裤的裤腿挽的高高,露出膝盖,翡翠挖着药膏在掌心揉开后就在主子的膝上揉了起来,那小腿纤细,嫩生生的,他扫了眼才问:“怎么回事?”

    他脸色还是沉沉,姜婳望他一眼,斜斜靠在榻上,显得暖洋洋的。自打那日的事情发生后,这几日他没什么异常,姜婳就当他是喝醉的,不与他计较,此事算揭过。这会儿听他问,才道:“前几日腿疼,张老帮我瞧过,说是以前跪的狠了才留下的毛病,这几日屋子里摆的冰盆,凉气大,膝就疼起来了。”

    跪的狠?燕屼略一思忖也反应过来她说的这话,当年婳婳在青城山为求神医,跪了整整十日,怕是那时候留下来的毛病。

    他道:“怎么不早些去瞧瞧?”

    姜婳叹道:“那会儿忙着爹爹的病,本来也是下不了榻,丫鬟们请了个郎中来,开了几副膏药贴贴就不疼了,哪儿想到受了凉气又开始疼起来。”

    这是碰见庸医了,他心里头担心,面上的冷意去了两分,关心的问:“神医如何说的?”

    “神医说我活该,为何不早些同他说,不过张老已经帮我配了药膏的。”姜婳委屈,可她也知道神医是关心她,事后还特意瞧过她的腿,帮她配的药膏,告诉她要整整涂抹三月,一定要把药效揉进去,揉到膝盖发热。

    燕屼慢慢道:“没事儿就好。”

    等着翡翠帮她把药揉进去,膝盖开始发热,她疼的直抽气儿,完事儿后,翡翠退下洗手,房中只余两人。燕屼略犹豫,半晌后缓缓问道:“婳婳,谢妙玉的事情……”

    话还未问完,姜婳就茫然的望着他:“表姐的什么事儿呀?夫君再说什么?”秀气的眉毛轻轻拧着,模样无辜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