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7章

    第47章

    燕屼和默然静然两个小厮, 白日赶路, 夜里入住客栈, 晌午那会儿日头太烈,也会寻地儿休息, 三天两夜才跑到京城。

    大魏朝的京城邑安城位于关中平原中部, 与苏州有些温差, 这边十月便有些寒,快入邑安城时, 天色已暗,三人在城外几十里外的郊县暂居一晚,默然从带着的行李中翻出一件大氅来:“爷,这边天冷,姑娘出门时给您备的大氅, 明日便可以穿的了。”

    燕屼正在燃着油灯的书案上写着什么, 闻言淡声道:“搁着吧。”

    默然把明日要穿的直缀和大氅整齐叠好搁在床头,过去道:“爷, 明日入了城可要置办宅子?这样住着也方便些。”离家时, 太太和姑娘都嘱咐过他们两人,不过两人也谨记, 如今是姑爷的小厮,万事都要听姑爷的。

    燕屼把狼毫搁在砚台上, 收起信笺,问道:“此趟出门,婳婳准备了多少银票?”

    东西都由着两个小厮收着, 燕屼知岳母和婳婳给他备下不少东西,具体有甚却是不知的。

    默然垂首道:“姑娘给备着二万两的银票,都搁在行李的锦盒中,里头还有支百年老参,姑娘也特意交代过,这老参留着给姑爷补身子用,不可做礼送出。”

    燕屼失笑,他家娘子可真是大手笔,且不说那二万两银子,那支百年野山参都是难遇的珍品,关键时候能够救人命的。他道:“先收着吧,等明天入城先去客栈住几日,打探下京城里的情况,再看看宅子买在何处。”

    入夜,三人早早歇下,翌日辰时动身,一个时辰后,三人骑马到城角下。巍峨高耸的城墙,城门之上是座雄伟箭楼,重檐歇山顶,气势磅礴,位于城墙之下更能感受到这座京城的雄伟壮阔。

    城门入口便是披着铠甲戒备森严的守城士卒,手握长矛,面容严肃,来来往往的巡逻着。

    燕屼扯住缰绳,挺直脊背坐于马上,十四年,他又回到这座古城,这座城历经几百年的风霜,从着一座小城变成历经几朝几代,扩建一次又一次的繁华都城,它被鲜血洗刷过,被无数马蹄踏过,见证几代帝王,无数英雄豪杰,也见证无数百姓的喜怒哀愁,它都静静屹立在此,不悲不喜,冷眼看待这世间一切。

    “进城吧。”燕屼收回目光,松开缰绳,马蹄儿哒哒,慢慢的朝前走着。

    都城繁华,辰时城门开,到酉时关上城门,这一整日,都会有人进进出出,繁华盛兴。

    入城,三人朝着内城而去。整个邑安城由着内城,外城,皇城,宫城合成,内城九门,外城四门,皇城和宫城也有四门,繁华无比。内城多是皇亲国戚,文武百官,达官显贵。

    内城更是繁荣昌盛,入内城已快晌午,燕屼寻了个最热闹最大的客栈入住下来。梳洗过后去楼下用饭食,最后回房同默然静然道:“你们两人去找京城的百晓生买些京城朝廷动向,百官的关系网回来,俗话说,这内九城里去街上随便碰见一个人都有可能同各世家权贵百官重臣有些关系,所以你们出门都要小心谨慎,客气些,莫要得罪人。”

    两人道:“奴才省得。”

    两人晌午出门,亥时才归,他们两人也是有些本事,还真给找到那位百晓生,从他手中买来这京城的不少消息,明面上的都不是什么至关重要的,不过足够燕屼了解这京城的盘根错杂的关系了。

    他的目光落在户部尚书周长林的那页消息上,户部尚书掌户籍财经,却是一位真正的大清官,很得皇帝看中。燕屼离京时只有六岁,对这位的了解也仅限于父亲的至交好友,严气正性,常从父亲口中听说他有一股浩然之气,令人敬佩,当初燕家出事,也的确只有他一人帮着周旋,甚至暗中解救他出燕家。

    上头的消息都是这位户部尚书兼太子少傅这二十年间的事迹,并无不妥当的地方。

    随后,燕屼的目光落在另外一人的信息之上,护国公陶元九,又任丞相一职,官拜一品,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辅佐皇帝处理政务,权利滔天。先帝在时,他不过四品下的尚书右丞,踏着燕家的血升至尚书令,此后一路高升坐上丞相之位,直到七年前,先帝驾崩,新帝登基,他扶持当时还是四皇子的新帝打压住太子,登上新帝之位。

    被新帝封为护国公,一路荣华。

    他小时不懂燕家明明是被诬陷,先帝为何还会下令斩首燕家满门,长大就渐渐明白起来,燕家百年世家,屹立在这座古都之上。当初的燕家当真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满门荣耀,他的叔叔伯伯都在朝堂为重臣,他的祖父是镇国将军,手握重兵,他的叔父乃大都督,他的父亲年纪轻轻便做到礼部尚书的位置。

    这样的门庭,若是造反,当真无人可以抵挡。

    功高震主,先帝怕了。

    偏偏陶元九猜中帝王心思,一点点的慢慢的捏造出证据,诋毁燕家,先帝岂会不知,或许是知道的,可他需要陶元九这样的臣子,燕家只能落得这个地步。

    燕屼渐渐闭上眼,拳头紧紧攥着,手背上青筋鼓起。

    皇帝驾崩,可这陶家还安然屹立着。终有一日,他也要让陶家尝尝血染满门的滋味。

    在客栈住了三日,让默然静然两个小厮在户部尚书周宅后面那条巷子里寻了座二进的宅子置办下来,等着奴仆和行李到京,打扫好宅子,他才搬了进去。一块送来京城的还有两个清秀婢女,燕屼没让她们近身伺候,一个派去厨房,另外一个留在外院洒扫浆洗,可怜两个如花似玉的小丫鬟受这种待遇。

    过了两日,他才给周长林递了信儿,周长林就对外放了话,打算收两个学生入门下。

    一时之间,京城的读书人还有前来春闱的举人们蜂拥而至,给周府递了文章,偏第一关就退败大半的人,最后只有两人入周大人的人,一人名燕屼,秋闱解元第一,乃苏州人士,另外一人名魏长青,梁州人士,秋闱五十三的名次。

    当天,两人入周府拜师恩,留在周府用过晚膳,周大人留两人下来歇息,各安置妥善。

    入夜,燕屼去书房拜见周长林,这位十几年未见的先生已四十,步入中年,或许是这些年太过操劳,他身形消瘦,头发都掺杂一丝丝白发,精神倒还不错,见到燕屼几近哽咽,抓住他的手道:“你爹爹祖父若在天有灵,得知你如此了得亦能为你感到骄傲的,阿屼,你做的很好。”

    燕屼也略显激动,撩起袍子跪在地上:“先生,十几年不见,还请受阿屼这一拜。”

    “好孩子,快快起来吧。”周长林请燕屼入座,“这些年委屈你了,这些年你在苏州过得如何?”

    燕屼把这些年略说一遍,又道:“如今养父过世,乳母也生病,幸得娶到一个贤惠妻子,留在苏州照顾姨母。”

    周长林道:“你娶的哪家的姑娘?”

    燕屼也不瞒着:“不算是娶,是弟子入赘苏州姜清禄家中。”

    周长林闻言,微微皱眉,“不是先生看不起商户,你往后要入仕途,如何能入赘?免不得受人嘲笑。再者,我也有些私心,我膝下有个年芳十六的幺女,原是打算待你入京,让你二人定下亲事成亲的,眼下倒是无缘了。”

    燕屼缓缓道:“弟子怕是要辜负先生一番好意,我虽是入赘,妻子和岳家却极好,我亦不打算和离的。再者我也不会在乎别人看法,只要走到高处,何人还敢再背后胡言乱语?”

    周长林叹息一声:“不是先生老古董,只燕家只剩你一个血脉,总要给燕家留个后的,既你不喜,这事儿往后再提吧。”

    燕屼点头,两人秉烛长谈。

    …………

    十月中旬,天气渐凉。

    姜婳收到燕屼来信,被珍珠送到她的书案上,彼时她正捧着从张老那儿拿回来的手札看着,之前的本草纲目,本草经,脉经,这些入门级别的她都看完,张老考验她不少,通过后才给她翻阅手中这本中药十八反十九畏,上头还包含各种饮食饮酒的禁忌,十八反十九畏说的是各类中药合用会产生的副作用,熟读这些,做些毒,药都不成问题。

    听闻是燕屼送来的书信,姜婳让珍珠把信搁在书案上,熟记其中手札中的一段才低头看那封信,火漆封口,上头写着‘吾妻亲启’,姜婳扬唇,拾起书信,撕开火漆,取出里头信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字。

    这字倒是跟他的人不太符合,略显规矩的行楷,却刚劲有力,又行云流水,不太拘一格。

    “吾妻婳婳,见信安好,只三日便入京,暂居客栈,默然静然寻了个二进的宅子置办下来,奴仆和行李亦也到京,俱都安置妥当,夫已拜入户部尚书周长林门下,周老师对夫赞赏有加,婳婳不必担心,夫一切安好,不知婳婳在苏州过的可安好?每日都在做些什么,可有想念为夫?为夫是很记挂你的……”

    足足有两页信笺,上头还记载着去京城的所见所闻,以及都城的繁华。

    姜婳把信读完,也给燕屼回了信,不过坐在案前许久才墨迹着写完回信,简单说了些家里的情况,又道一切安好,让他不必忧心家中,只管跟着周先生好好读书。

    写完回信,姜婳把信件封好,递给珍珠,让她使人送到京城去。

    至此,两人保持着一月一封的书信来往,通常都是他的话多一些,跟姜婳讲讲所学功课,还告诉她,他有个师弟,名魏长青,是个极为古板的人。姜婳就忍不住笑,他有时也挺古板的,偏偏自个还不知。

    到了十二月中旬,苏州都寒冷起来,穿上夹袄,姜婳知京城偏冷,让人送了些厚氅厚衣物,还有些干货,金丝红枣,虾米,虾皮,牡蛎干,淡菜,干贝,海参,鲍鱼干,还有燕窝,鱼翅之类的补品送过去。除此之外,捡着库房里不常用的上好的砚台笔墨,古董花瓶,整块的玉石甚的,足足装了几个大箱子送到京城。

    天气寒冷起来,这些东西走了近二十天才送到,送到京城已快年关,燕屼从周长林住处回来,望着默然静然正对着一院子的箱子发愁,他过去道:“可是大奶奶送了东西来?”

    默然道:“爷,的确是大奶奶送的,除了给爷做的厚衣裳厚氅,还有不少干货古董玉石宝石甚的,来送东西的人说,这快到年关,姑娘说,爷也要四处打点,让爷不用省着。”

    燕屼哭笑不得,“成了,你们把东西清点下,我看看明天送些什么东西去先生那儿。”

    翌日,燕屼也没拿别的,那些花瓶玉石宝石砚台笔墨都太贵重,送去先生也不会接受。他挑了些苏州的特产干货,金丝红枣,各类海鲜干货,还有燕窝鱼翅他都不吃,也一并给周府送去。

    周长林望着这一大堆的东西也忍不住失笑,问他:“你哪儿弄来这么多干货吃食?”

    燕屼笑道:“家里娘子使人从苏州送来的,我也吃不完,想着快过年了,就给先生送些过来。”

    周长林道:“你这妻子倒是很好,很记挂你。”

    燕屼心里暖呼呼的,只想快点见着小妻子,偏偏还要再京城待上好几月。

    周长林又道:“你和长青两人留在京城过年,怕是有些冷清,不如都来周府吧,也热闹些。”

    燕屼没有拒绝,点头应好。

    …………

    苏州姜宅也热闹起来,府中开始张灯结彩,许氏忙着吩咐府中管家置办年货,清理库房,拟年间的送礼单子。家中近来都很平静,两个妾侍被婳婳那么一吓,都老实起来,娢姐儿,娣姐儿性子也都收敛不好,这几个月规矩教养的很好,看着她会喊母亲了,也有了些女孩子的样子,不会在撒泼胡闹。

    姜婳这几月也过的极舒心,是她重活回来最悠闲的几个月,不用担心爹爹被害,没有谢妙玉和姜映秋在眼前晃动,每日只用看看医书,陪陪爹娘和妹妹,偶尔出去逛逛,不必愁着姑爷如何,当真是惬意,连着心态都平和起来。

    再有几日就是年关,府中忙碌起来,她却还悠闲着。

    早上起来,房里摆着银丝炭,暖烘烘的,姜婳摇铃让丫鬟们进来,珍珠给挑了身素净的小袄,外头罩着一件月青色蹙金疏绣褙子,又给她系好翠纹织锦羽缎斗篷,套上兔毛手捂子,“姑娘,今儿冷,外头开始落雪了,你穿厚实些。”

    姜婳嫌热:“把斗篷先去了吧,一会用过饭过去谨兰院时在系。”

    早膳用的简单,一叠蒸的小笼包,一碗碧梗粥,几碟清淡小菜,姜婳都吃给的干干净净,再屋子里转了会儿到巳时,才让珍珠帮着系好斗篷,打算过去看看妹妹们的功课。

    除了给几个妹妹找了教养嬷嬷,小姜妤也要启蒙了,姜清禄就给几个姐儿找了个女先生一块教着,他是个大老粗,觉得姑娘们不用科举不用走仕途,无需多好的功课,能识字儿,念几首诗词,明辨是非便极好。

    姜婳也约莫差不多的想法,她觉女子文采不必多了得,最起码要明是非,不能太过懦弱,得大气。

    几个妹妹,别的都不太担心,上辈子小姜妤因着姜家变故才变得胆小怯弱,这辈子起点不同,她相信小妹的性子往后定是个大气的。唯有二妹嫤姐儿她有些担心,性子简直和许氏差不多,甚至比许氏更加软弱。

    遂这段日子,她都会抽空陪陪几个妹妹,姨娘可以送走,几个庶妹却不成,她们也是姜宅的主子,与府中的几个姑娘荣辱与共,她们若是出丑,也会连带着其他姑娘的。

    好在娢姐儿,娣姐儿年纪还不算太大,能别的过来。

    一出正房,冷风呼啸吹过,姜婳这才觉得有些冷,还飘着小雪,她起了玩心,脱掉手捂子去接雪花,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她的手掌心上,她的掌心却比这白雪还要嫩上二分。

    珍珠低声道:“姑娘,小心着凉。”

    好吧,姜婳又把手装进暖呼呼的手捂子里,张老的确跟她交代过,不许生病。说起张老,他老人给她试药的分量也越来越少,每次去青城山都还要给她诊脉针灸,生怕她一命呜呼了,还说再过几个月就不必她试药,因着一个疗程的药试的差不多了。

    缀着兔毛的暖和靴子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姜婳就笑。

    珍珠和翡翠也跟着轻笑,她们难得看见姑娘如此好的心情。其实自打老爷病好起来,她们就很少见着姑娘笑了。

    过到谨兰院,气氛却有些不一样,娣姐儿没在偏房跟教养嬷嬷学习,反而待在正房里,正俯在许氏膝盖上,眼眶红通通的,怕是哭过。

    娣姐儿一瞧见长姐来便慌乱起来,抬袖子擦了擦眼,起身立在一旁不敢吭声,许氏也呐呐不敢言。

    姜婳慢慢收敛起脸上的笑意,缓缓道:“出了什么事情?”她猜出一些什么来。

    许氏和娣姐儿都不说话,见婳婳脸色微冷,许氏忍不住道:“婳婳别担心,不是什么大事儿,我能解决的。”

    姜婳又问:“到底什么事情。”

    许氏叹了口气才道:“云姨娘的娘家人求上门来,想找云姨娘借一些银子过年,云姨娘也不敢借给她们的,偏偏这些人撒泼耍赖不肯走,云姨娘担心你知晓,就把身上的银子给了他们,他们嫌不够,说是云姨娘的哥哥在外欠下赌债,若还不上,人家就不给他们过年的。云姨娘的老子娘在府中哭的不行,云姨娘没法子,让娣姐儿求到我跟前来,支五百两银子,说是从月钱里慢慢的扣除。”

    姜婳脸色冷淡:“娘打算如何?”

    许氏犹豫道:“云姨娘也知晓这是错的,都说是从月钱里扣掉。不过我想着,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我就给拒了,娣姐儿这才哭了起来。”

    “娘可还记得我当日怎么说的?”姜婳问。

    许氏道:“自然还是记得的……”说是云姨娘若敢再跟府上支取银子,就要送她回娘家。

    姜婳道:“既然云姨娘的娘家人还在府上等着,娘如今就快些把事情处理好吧,省的府上的年也过的不安心。”

    许氏心里攥的紧紧的,到底一咬牙道:“走吧。”婳婳帮着她处理那么多事情,她怎么能再心软下去?

    娣姐儿突然哇的大哭起来,噗通一声跪在姜婳面前:“大姐姐,求求大姐姐莫要遣我姨娘回娘家。”

    姜婳捏着姜娣的肩膀,半扶半提着让她起来,望着她慢慢的道:“四妹,你可想清楚了?你是姜府的姑娘,往后长大,这个姨娘会如同跗骨之蛆一般依附着你,啃食着你的骨髓,吸你的血去接济她的娘家人,你的姨娘从姜宅要不到银钱便会去找你,你的夫家会如何看待你?你要用你的嫁妆给你的姨娘让她去接济娘家人吗?总有一日你的嫁妆也会败光,你会被夫家人看不起,你的日子会很艰难,你希望如此?”

    她定定的望着姜娣:“你可想想你的姨娘到底待你如何,是真心疼爱你吗?若是真心疼爱你,为何会拿你做挡箭牌,让你出来跟母亲要银两,揪着你的肉让你来哭闹打滚撒泼?”

    作者有话要说:  肥章!晚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