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9章

    第49章

    等到丫鬟领着四姑娘从银装素裹的小竹林旁边的垂花门后过去, 顺着青石小路走到抄手游廊上, 小小胖乎乎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 姜婳才回了头, 慢慢把双手拢到兔毛手捂子里,缓缓的说道:“来人,把云姨娘扔出去吧。”

    她娇小的身姿在满是人的后院静静的站立着,却也有种气势的感觉, 那些个商贩卸货卸菜的声音都不自觉小了些, 心里发紧,连热闹都不敢再瞧。

    粗使婆子做惯这等事情,两个壮硕婆子上前, 取抹布塞入云姨娘口中, 拎起云姨娘的肩膀,扯着人朝门外拖去, 雪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凌乱印记。云姨娘养尊处优养出这么一身肉,如何挣扎的动,直接被拖着扔出门外, 婆子碰的一声把后门合上。

    姜婳扭头四下环顾一圈,高声道:“今儿处理家务事, 让各位看了笑话,也耽误诸位不少时间, 府中备的有热茶热糕点,一会儿忙完还请诸位不要见外,去偏厅用些热茶点心暖和下身子, 也劳烦诸位这般冷的天儿还要帮着府上送货的。”

    有人喊道:“一点都不麻烦,多谢大姑娘了,大姑娘是个好人。”

    姜婳笑道:“那先由着管家招呼各位,小女还要去前院处理些事儿,便先告辞了。”

    “大姑娘慢走。”

    姜婳随许氏离开后院,让人请管家去后院招呼这些人。她此刻也有些破罐子破摔,姜家这一年闹出不少事情,也不在乎多这么一件,能得里头那些商贩走卒的好感,也能在外面帮着她说说话,往后这事儿传到外头也能好听些。

    再者,只要不是姜家姑娘们出事就好,这些子乱七八糟的事儿,各家各户都有些。

    姜婳对着云老娘那种撒泼的人不算意外,小时候姜家还没富裕,她住在五福巷子里,见过不少这样的事情,那时候对面两家邻里的婶子总因为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偶尔还动手,鸡毛毯子往身上招呼,扯头发,口中各样的脏话,她都见过听过,她见过这市井百态。

    哪怕姜家富裕起来,骨子里其实还是带着这种市井习惯。

    这也是许氏立不起来的原因,姜父当初娶她正是因为她温柔贤惠,大气和善,没有想过会以后会让她管理这样大的家业,外祖母家中也只是普通门户,没有教导过女儿怎么管理一个家财庞大,奴仆众多的门庭。

    商家和官家是有区别的,若她真跟燕屼做夫妻,往后燕屼入仕途,这对她也是很难的。

    姜婳在心底叹了口气,拢在手捂子里的双手也紧了两分。

    随着许氏一块过去谨兰院,几个姑娘们正在偏厅里休息,喝些热乎乎的牛乳,小姜妤看着有些无精打采的,捧着一盏牛乳,见着姜婳才有些精神,把手中的牛乳搁下,从铺着软垫的雕花靠背玫瑰椅跳下,高兴的跑到姜婳身边,唤了一声大姐姐。

    姜婳半蹲下身子抱着小姜妤坐回椅子上,伸手捏了捏小妹的脸颊,“快些乖乖的把牛乳喝掉。”

    小姜妤也开始跟着教养嬷嬷学习一点规矩,教养嬷嬷严格,不许她再玩小弓箭那样的小玩意,她有些闷闷不乐的。

    姜妤还是很听大姐姐的话,捧起盏里的牛乳慢慢喝了起来。

    姜婳见姜娣半捧着牛乳,心不在焉,姜嫤在一旁陪着她,姜婳劝道:“四妹也快些把牛乳喝掉吧,莫要凉了,凉了有腥气,大姐姐答应你的事情便会做到,你如今要做的是好好跟着先生和教养嬷嬷学习。”

    姜娣垂头丧气的道:“大姐姐,我知晓的。”

    姜婳望向姜嫤,这些日子这个大妹妹规矩学的不错,性子却很难改的过来,十几年的教养模式,除非身边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否则是极难改性的。便如同自己一样,经历屈辱凄惨的十年,她才得以改变。

    在谨兰院陪着几个妹妹说了会儿话,姜婳跟许氏去到正房里说事儿,府中不少事情都是姜婳管着,她帮着许氏查过这段时间的府中进出账目和置办的东西,年间亲戚朋友间走动的礼单,都一一过目,并无不妥,方才喝了口茶松散下来,跟许氏道:“娘,大妹也已经十二了,该给她寻个婆家,先把亲事定下来,过个两三年就该成亲了。”

    许氏捧着茶盏道:“我最近也在跟你爹爹商量这件事情,你爹爹也说可以寻个人家先把亲事定下来,正好可以多两三年观察下男方人品。而且自打女婿中解元,上门给嫤姐儿说亲的也不少,我挑选好几个,一时拿不定主意。”

    商家和世家到底不同,就算燕屼中解元,可他是姜家的上门女婿,不是儿子,因此上门提亲的甚少有世家,官家,多是一些商户或者寒门秀才,或是祖上有人为官,却渐渐落魄的门庭。

    许氏起身去内室拿了份单子出来递给女儿,“婳婳瞧瞧,挑选那个比较好?”

    姜婳接过慢慢挑选起来,许氏道:“其中有两户祖上有过功名,不过现在渐渐落魄,这两家的二公子都是比嫤姐儿年长一岁,若是定亲,三年后刚好可以成亲,一户姓高,她家三个公子,长子已成亲,来说亲的是这个二公子,他家三公子和小妤儿差不多的年纪,这个二公子还是个童生,正在考秀才。”

    “另外一户姓陈,上门说亲的也是二公子,两家门庭差不多,祖上虽有功名,现在却靠着祖上蒙荫过活着,我打听过,家里挺穷的……不过两位公子都是好学的人,往后考上秀才中个举人应当是不难。”

    姜婳的面皮子绷着,看不出喜乐,捏着单子的手掌攥的紧,白皙手背上都能看见细细的青筋鼓了些起来,许氏迟疑道:“婳婳,怎么了?”

    姜婳抬头,笑眯眯的道:“没事儿,就是觉得这两家上门提亲也不过看着夫君的份儿,二妹往后嫁过去也不定能得他们家人尊敬,祖上有功名,可家里落败,穷的叮当响,家里孩子还多,嫤姐儿嫁过去还能把嫁妆藏着不给他们用?真给他们考上举人进士,指不定就能翻脸的,这两家可不是个好人选。”

    她的嗓音轻软,心里却是压制不住的翻腾的恨意。

    高家!害死小姜妤的高家。当年小姜妤渐渐长大,姜映秋给她寻的亲事就是高家三公子,那时候他家二公子已经中举,三公子还是个秀才,怎么来说都是门好亲事,可是结果呢,小姜妤给她的回信中透着苦闷,说是婆婆相公私自拿走她的嫁妆,她甚至不能反驳,她性子软弱,悄悄吞下苦果,最后怀了身子,不明不白的小产死掉,那时候姜婳听说过,高家三公子有个很疼爱的妾侍,也怀着身子的。

    上辈子,小姜妤死掉,尸骨都不能埋在高家坟地,被埋在荒凉的山中,孤零零的,小小的坟包。

    许氏说道:“我也觉得这两家不太好,还有另外一家,就是你袁叔叔家中的老二,年纪却比嫤姐儿大了四岁,这都十六的,等个三年娣姐儿十五,他都该二十了,听说还是小霸王一个,招猫逗狗的,什么都干,你袁伯母上门说亲就是说看中娣姐儿的性子,温温和和,正好跟她家老二性子互补。我没同意,说是找老爷商量下,毕竟你那袁二哥的性子实在是……”

    姜婳敲敲单子:“娘,就袁家二哥吧,他性子虽跳,但是本性不坏,再过几年性子也该稳妥下来,再说年长几岁也无妨,以后还能更宠着二妹。”

    她与袁家几个孩子都很熟悉,对袁二哥性子也了解的很,没有坏心思,很护自家人。当初姜家出事,袁二哥还来探望过她,后来她被那几人设计,被沈知言休妻,袁二哥还来府上闹过,要揍沈知言。

    因着高家人翻腾起来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

    许氏道:“你和你爹爹倒是都看中袁二了,你爹爹看人眼光也准,那成吧,就定下袁二,等过了年就去袁家商量着把亲事先定下来。”

    姜婳嗯了声:“娘,我也有些乏了,先回去歇着了。”

    回到姣月院,姜婳屏退丫鬟们,在房中坐了许久许久。

    又过几日,外头对云姨娘的事情也没多加议论,都道她活该,拿着姜家的家产补贴姨娘,实属太过,一个姨娘还敢私自动姑娘的东西,虐待小主子,就该治治。

    姜宅越发热闹,再有两日就要过年,这天早起姜婳正在房中对账本,珍珠敲门进来通报,“姑娘,姑爷给您送了信,还有几箱子的礼品来。”说着把信搁在一旁的书案上,姜婳拆开看了眼,哭笑不得,上头写着对她的思念之情,她觉得他越发的油嘴滑舌起来,明明是个孤傲性子,说起情话来都熟络的很,上头还说给她带了不少好吃的,都是邑安的特产,就先不告诉她是什么,让她自个去瞧。

    信中还道:“娘子,为夫的中衣都磨的有些旧,想请娘子帮着为夫做身中衣可好?”

    他这是朝着她讨要她亲手做的东西呢。

    姜婳轻笑,把信笺收好搁在一旁的锦盒里,跟珍珠道:“出去瞧瞧姑爷可送了什么好东西来。”

    这两天,天气放晴,开始化雪,庭院里的积雪早被奴仆们清扫干净,唯有屋顶上的积雪清扫不了,滴滴答答的顺着房檐滴落下来。姜婳去到庭院中,见宽敞的地儿上摆着三抬大箱拢,奴仆们把第一口箱拢打开,里头竟然搁着两头冻的硬邦邦的已经宰杀好的羊。

    姜婳知晓这是邑安有名的山羊,邑安气候凉爽,属于平原地理,土壤肥沃,草地丰厚,这里的羊子肉质细嫩鲜美,不膻,属极品。这样宰杀好冻的硬邦邦的更是难得,苏州天气比邑安那边暖和许多,就算买回羊子想要冻成这样都是难。羊腿上的肉用来片好下清汤锅子最美味,还有羊蝎子,羊肉锅子,这羊清淡的做法都是很美味的。

    她平日吃不得重口味的东西,燕屼都是记得,特意让人把这两头冻好的羊千辛万苦送来苏州。

    另外两个拢箱里装的也都是邑安那边的地产,很多小吃食,拐枣儿,水晶饼,贵妃饼,火晶甜柿饼,还有些腊牛羊肉。姜婳哭笑不得,全都是各种吃食。她让几个丫鬟把东西都清理好,给各房各院都送些过去,两头冻羊子送进厨房,让厨房晚上做清汤羊肉锅子吃。

    她爱甜食,吩咐完让丫鬟们装了碟柿饼进房,柿饼上头覆着一层甜霜,软糯糯的,清甜可口,姜婳连吃着两个,珍珠劝道:“姑娘少吃些,这东西容易积食。”

    姜婳点头,剩下的让丫鬟们端下去分了。她没给燕屼回信,快要过年,送信的也要留在家里头过年的,只能等着年后才送信,倒不如年后再写。

    晌午就吃的清汤羊锅子,用的羊大骨熬的清汤,里面只给上几片生姜大葱盐巴,片好的薄薄的羊肉,搁在滚烫的锅子里微微一烫,连着调料都不必沾,入口清香细腻。

    姜婳晌午吃了不少,还特意吩咐给丫鬟们给何氏送些过去。

    何氏住在金禧阁,姜婳每日都会抽空过去陪她老人家,只有这几日忙的很才没过去。老人家性子温和,时常跟她说起燕屼小时候的乖巧懂事,说他聪明有才学又孝顺,让她们好好过日子,慢慢的同她说:‘阿屼是个长情的人,这么些年他惦记我这个老婆子,没有成亲,他啊,这么些年,就喜欢过你一个人,我虽然糊涂了,可是有的事情却看的很明白,当初你们突然成亲,他或许不喜,可是渐渐的,他在我面前提起你的次数越来越多啊。婳婳啊,阿屼喜欢上你,这辈子都不会辜负你的。”

    她当时怔住许久许久,心里蓦地有些发酸。

    等着送膳过去的春蝉回来,姜婳还特意问过:“姨母晌午吃的如何?”

    春蝉道:“何姑姑总念叨着姑爷,用的也不多。”

    姜婳怔住,半晌才说:“罢了,我省得了。”姨母这是思念燕屼了,她下午还要对账也抽不出空闲去看望,打算明日晌午过去陪她老人家用膳。

    姜婳去暖阁歇息,申时刚起,珍珠就慌忙过来通传:“姑娘,不好了,何姑姑病倒了。”

    “什么?”姜婳弯腰穿上靴子就朝外走去,“怎么就突然病倒了?晌午不还是用过膳的吗?”

    珍珠从架子上取过斗篷给姑娘从身后披上,随着她一块朝外面走去:“具体如何,奴婢也不太清楚,翡翠拿了牌子去请郎中了,是金禧阁的丫鬟方才匆匆过来,说是何姑姑晌午用过午膳去歇息,她们方才去伺候何姑姑起来才发现的,说何姑姑身上发烫,有些梦魇了,梦中一直流泪。”

    姜婳沉着脸朝外走:“那些个丫鬟婆子们怎么伺候的?人都昏迷不醒她们才发现!全都给我发卖了出去!”她也有些恼的,燕屼临走时虽没说,她却在他面前说过会好好照顾何氏的,却让她病倒了。

    珍珠嘴巴里发苦,也不敢劝。

    顺着抄手游廊下到青石小路,又过到垂花门,很快到了金禧阁,屋子的丫鬟婆子见到大姑娘来全都慌忙跪下,姜婳径直走到暖阁的架子床旁,见何氏躺在锦衾上,脸上发红,她伸手探了探,额头滚烫。她脸色冰凉,回到外间冷声道:“你们这些个奴才,到底怎么伺候主子的!身上都烫成这样才发现,你们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怎么就成了这样?”

    一个婆子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道:“姑娘,是何姑姑太惦记姑爷,每日都要在垂花门那里站着等姑爷回,奴才们劝都劝不住,接连这样好几日,今天上午用过午膳何姑姑说想歇会儿,奴才还时不时的去给主子掖被角,结果申时过去时发现何姑姑身上滚烫……”

    她们的确没有偷懒,当初大姑娘接连发卖府上不少奴仆,他们可都记得清楚。金禧阁伺候何氏的人一半时当初新买进府的,另外一半时府上老人,都是些勤快懂事的。

    姜婳冷声道:“这般冷的天,姨母还要去外头站着,你们劝不动不知道来寻我?”

    奴仆们心里发苦,姑娘这几日忙的不成,她们如何敢去打扰啊。

    “全都滚出去!”姜婳道。

    等着人都退下,珍珠轻声道:“姑娘别急,郎中很快就来的,奴婢出去让人端些冰水进来,先给何姑姑敷下额头降降温。”

    “去吧。”姜婳道,等着珍珠退下,她回到暖阁里,见何氏眉头皱的紧紧的,有些挣扎的模样,她上前在床头坐下,握住何氏的手柔声道:“姨母,没事了,阿屼很快就回来的……”

    何氏却紧紧闭着眼睛,哭嚷着什么,“儿啊,是娘对不起你……无屹,无屹,快走啊……”

    姜婳听不清楚,俯下身子替何氏顺气:“姨母,没事了,没事了……”

    “无屹,无屹啊……”何氏还在哭着。

    这次姜婳听的清楚,何氏口中喊的是无屹两字。

    作者有话要说:  掉马啦!晚上还有二更,大概12点左右,求评,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