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1章

    第61章

    他这可吃的不少, 姜婳惊讶,忍不住问道:“你这是多久没用饭了?可要丫鬟再端些点心过来。”她记得他的饭量一向挺大的。

    “早上路过县城时用过一碗面。”燕屼喝掉白玉碗中的汤,取布巾擦过嘴, “不用上点心, 时辰不早,晚点还要去谨兰院那边跟爹娘一块用晚膳的。”姜家真富贵, 主子们用的碗金银玉的都有,最不济也是各样的精致瓷碗。他扔下布巾, 站起身来朝着姜婳伸手,想牵她过去说说话。

    姜婳望着他骨骼分明, 布满薄茧的大掌, 略犹豫下, 把手递给他, 燕屼把人拉起朝着内室而去, 姜婳被他牵着走, 还不忘转头吩咐外头的丫鬟们:“珍珠,把食案撤下去吧。”

    丫鬟们进来把食案撤下,又悄悄退下合上房门, 不打扰两位主子。

    姜婳被燕屼牵着到贵妃榻上,他脱掉鞋履上贵妃榻上, 靠在迎枕上, 把姜婳也抱上榻,俯身替她脱掉脚上绣鞋,她还穿着罗袜, 能看的出脚掌玲珑,燕屼瞟过一眼,这才直起身子把人抱在怀中。

    她还是不适应他的亲热,僵在他怀里不敢动弹,燕屼轻抚她的背,“别怕,我只是抱抱你,同你说说话。”

    姜婳渐渐松散下来,靠在他坚硬的胸膛上。

    窗棂外的光亮透进来,紫檀木的贵妃榻上,男人身材实在高大,依偎在他怀中的姑娘越显娇小柔软,他将她整个人罩在怀中,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上,微微侧头亲吻她嫩豆腐一样的脸颊,软软乎乎的,哪怕只是这样抱着她,他都能起一些别的反应。六岁前他是身份尊贵的侯门世子,六岁后他心中只余仇恨,这些年,从未对任何女子有过感觉。

    他连在十几岁的少年时期该有的梦遗都没有发生过,直到与姜婳成亲,一些感情与渴望渐渐苏醒,他才惊觉,原来他也是有**的人,他喜欢她,就想亲吻她,触碰她。

    姜婳紧紧捏着百褶如意月裙,闷声道:“夫君不是说不碰我的吗?”

    燕屼轻笑:“为夫只是亲亲你。”

    姜婳就不搭理他了,燕屼继续亲她的脸颊,好半晌后才缓缓靠在身后的迎枕上握住姜婳的手问道:“娘子在苏州如何?为夫离开苏州大半年之久,不如娘子同我说说家中变化。”

    姜婳方才坐在内室,抬头见他从净房出来还有种陌生的感觉,后来就被他拎着亲,这会儿已经没有那种隔的太久再相见的疏离感,也就软软的靠在他的身上说道:“家中都挺好的,姨母也不错,只是有次姨母太想你,大冷天的跑去垂花门等你,染上风寒,后来请张老看过,这才好起来的。”

    说起那天的事情,姜婳有些内疚,柔声道:“都是我不好,没有把姨母照顾好,因着那时候你快要春闱,我都不敢告诉你,怕你分心,好在姨母没事了,不过——”她微微抬头望他一眼,他的面庞轮廓深邃,“那日姨母躺在病榻上,我无意中听见姨母喊了声无屹,我问姑母,姑母说这是夫君的字?”

    燕屼的神情没有半分变化,眉目依旧俊朗如画,低头亲亲姜婳的唇才垂目嗯了声,“这是我母亲帮我取的名字,父亲记挂母亲,想起这名字总悲痛难忍,这才替我改的名字。”语气也是平缓没有波动。

    他的神情实在太自然,姜婳也看不出什么,就低头道:“是我不好,不该提起这个事情的。”

    燕屼握着她娇嫩的掌心摩挲着,“无碍,娘子不必自责,为夫还要谢谢娘子照顾姨母,否则为夫在京城亦不能安心科考的。”他叹惋一声:“婳婳,谢谢你。”声音里透了些许的真诚。

    姜婳说道:“我与夫君是夫妻,照顾姨母本就是我的责任,夫君不必如此的。”

    燕屼慢慢的唔了声,姜婳等着一会儿见他再没有声音,回头一看,却发现他靠在迎枕上闭着双目,已然睡熟。姜婳失笑,猜他应当是快马加鞭赶回苏州的,夜间都不曾好好歇息过。她心中才渐渐升起愧疚之意,方才那话不过是试探他,她始终对他那个名字有些别的想法。

    当初知晓他名燕无屹时,开春时就让明安,明成去姜母的娘家老家查过,却被告知这一家子早就搬走,十来年了,他们也记不太清楚,不过是记得姜父带着孩子在这边住过几年的。

    她疑心病太重,不想再因为任何人或事让姜家步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又想着差不多九年后他就成了那样位高权重的人,这样权倾朝野,想必身世应该没有问题的,不然也不可能走到那个位置。

    暗暗松口气,姜婳责怪自己太多心。她慢慢从燕屼怀中坐起来,细细的打量他,他好像又长高些,不过消瘦了些,气宇轩昂,眉间却总还习惯微微隆着,她迟疑下,伸手抚向他眉间,轻轻把皱眉抚平,她低低的道:“对不起啊。”不该在他一回来就拿话试探他的。

    他应该很累的,这么片刻功夫就睡熟,姜婳撑着榻,慢慢下地,穿上绣鞋去外头吩咐:“去谨兰院跟爹娘说声,我同姑爷晚些过去用膳,姑爷舟车劳顿的,这会儿已经歇下。”

    珍珠道:“奴婢省得,这就过去谨兰院跟老爷太太说声。”

    姜婳颔首,合上房门,回到贵妃榻前,凝视榻上的男人片刻,这才缓缓踱到内室。

    燕屼醒来已经戌时,他抬头看窗棂外,昏黄的夕阳光线照进来,让屋里镀上一层朦胧光亮,他慢慢的坐起身子,下榻穿上鞋履,就见婳婳从内室里走出去,笑盈盈的望着他说:“夫君起来了,我们这就过去谨兰院用膳吧。”

    燕屼道:“是我睡太久,时辰不早了,我们过去吧。”

    姜婳取出方才已经备好的衣袍过来,帮着他穿上,他身材实在高大,都要踮着脚帮他整理身后的衣襟。燕屼就略微抬起手臂,任由温香软玉的身子贴近他,帮着他穿衣束玉革带,又踮起脚尖整理身后的衣襟,他还特意半俯着身子,好让她容易些。

    她的发髻透着清淡的香味,燕屼低头望着她,姜婳也正好抬头,两人目光相望,她又垂下眸子。

    待他穿戴整齐,两人才一道出屋,顺着抄手游廊朝着谨兰院走去,姜婳跟他说道:“方才我让翡翠去跟姨母说过,姨母知晓你回来非常的欢喜,已经早早过去谨兰院等着你了。”

    燕屼嗯了声,他人高马大,脚程就快,她人娇娇小小的,他就特意放满步子随她一块。

    丫鬟们跟在身后,见两人感情如此好,亦是欢喜。

    到了谨兰院,何氏瞧见燕屼,泪珠子就落下来,燕屼上前抚着何氏的背,温声道:“姨母快别哭了,阿屼这不是回来了吗?往后都好起来的。”

    何氏擦擦眼泪,“是姨母不好,今日大喜的日子,哪儿能这般落泪。”

    许氏上前笑道:“亲家也是太高兴,我方才听闻女婿回,就喜的差点落泪。好了,大家快别站着,赶紧进去坐吧。”

    一行人走到厅里坐下,今日是家宴,没有外人,姜清禄要拉着女婿喝酒的,女婿中了状元郎后,这几个月,苏州那些个世家就给他递帖子,邀他去府上喝酒,往常这些人可是清高的很,看不起他们这样满身铜臭的商人,现在因为女婿,个个都要捧着他。

    姜清禄为人处世很老道,自然不会拒绝的,却很有分寸,不会对外乱讲女婿的事情。

    三盏清酒过后,燕屼自己斟满,起身敬姜清禄:“这杯是女婿敬岳父大人的,另外还有一事希望岳父允许。”

    姜清禄笑道:“你说。”

    燕屼的目光挪向姜婳,“女婿希望半月后启程回京时,能够带着婳婳一同前往。”

    姜清禄松口气,还以为他这个女婿一回家要给他个大惊喜,纳妾什么的,幸好是没有。他笑道:“我也正有此意,你们夫妻两人也不适合长久分离,等着半月你休沐结束,就带着婳婳一块去京城吧。”

    燕屼饮尽杯中酒:“多谢岳父大人。”

    最后女眷们用完膳,姜清禄还在拉着女婿喝酒,女眷们先过去偏厅说话,等到两个爷们喝完已经亥时,姜清禄喝的酩酊大醉,这算是他为数不多喝成这样的时候,许氏让丫鬟们帮着把人扶到内室去梳洗,这才回来跟姜婳和女婿说道:“时辰不早了,你们也早些回去歇着吧。”

    何氏早早就犯困,已经被丫鬟们送回金禧阁。

    许氏送两人出院子,月明星稀,昏天黑地的,丫鬟燃亮灯,在前面掌灯,姜婳扶着燕屼慢慢的走着,他面容平和,看不出酒醉的样子,姜婳却知道他跟爹爹都喝下不少,她轻声道:“一会儿回去让丫鬟帮着煮些醒酒汤,夫君要喝些,不然夜里就该难受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出门了!回来有些晚,所有只有一更。

    啊,万万没想到,这章还没写到洞房,~~~~(>_<)~~~~是我的错,拿小拳拳锤作者胸口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