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2章

    第62章

    燕屼就道:“都听娘子的, 娘子说什么都是对的。”他的声音如玉石清脆的撞击,又透着懒散,还微微侧头看他的小娘子一眼。

    “快别贫嘴了。”姜婳娇嗔。

    今日月朗星疏, 除着前面微弱的光亮, 抬眼四下看去,周遭一片漆黑, 树木假山的黑影此刻看上去奇形怪状,她轻轻的握掌, 伸手扯住燕屼的衣袖,燕屼察觉出什么, 低头望她, 见她身子微微紧绷着, 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 乖巧的不得了。

    她这是怕黑, 燕屼是知道的, 每日夜里她入睡总要留一盏灯的。他伸手,大掌握住她的细细的手腕,腕骨小巧娇弱, 仿佛轻轻一捏就能够捏碎,他不自觉的放轻手中的力道, 改握住她的手掌, 十指紧扣。

    七月盛夏,她的手心还有些冰凉。

    两人一路牵着回到皎月院,立刻有丫鬟们上来伺候, 翡翠进房亮灯,珍珠去小厨房端来醒酒汤,春蝉如意跟在两位主子进去。两人出一身汗,姜婳身上粘粘的,有些受不住,便抬头跟燕屼道:“夫君,我先去净房梳洗,一会等着珍珠把醒酒汤送来,你喝过醒酒汤在去沐浴。”

    燕屼坐在玫瑰椅上,靠在椅背上,没了平日的严谨,此刻显然有些懒散,他慢慢嗯了声,目光却在她的脸上流连着。

    姜婳有些心慌,微微颔首,转身去到净房,今日是春蝉伺候她梳洗,她进去净房里靠在竹榻上,春蝉忙着放水拿衣裳,都准备好才唤姑娘一声。

    净房里的珐琅彩瓷灯台上放着几颗夜明珠,室内被照的很明亮。姜婳起身站在浴池边上,春蝉帮着她脱掉身上的衣物,一身冰肌玉骨,肤如凝脂,拆开发髻,柔顺的青丝顷刻间就倾泻下来,如同上好的丝绸,柔软丝滑,这样一副温润如玉的身子,连身为女子的春蝉都不敢过久的凝望,怕被吸了魂魄,春蝉堪堪望过一眼就觉面红耳赤,心里噗通噗通的。

    姜婳慢慢把身子侵到浴池里,温热的水包裹着她的身子。净房四角已经摆着冰盆,房中不会太闷热。

    这一日过的可谓是精神紧绷,此刻身子被温水包裹着,她的心身都松散下来,舒服的吁口气。

    春蝉跪在主子身后,将主子那一头浓密青丝拨到一侧,帮着主子揉着后背,又慢慢的捏着肩颈。忙碌这般久,再加之时辰也不早,姜婳有些昏昏欲睡,连着净房的房门响动都不清楚,只感觉捏在肩颈上的力道大了些,不疼,很舒服,力道刚刚好,她都忍不住舒服的低吟出声,娇娇糯糯的。

    那双大掌沿着她的脊背轻轻按压着,顺着腋下渐渐拢到前面,揉着粉嫩的两团子,身后那人滚烫的呼吸洒在她的耳间,姜婳突然就清醒过来,感觉身上的那双大掌带着薄薄的茧子,刺的她皮肤微痛。

    姜婳猛地转头,见到那张熟悉的俊美面庞,她面红耳赤,急忙挣脱开他的大掌,整个身子埋进水中,躲到浴池的另外一侧,“夫君,我已经洗好了,待我起来你就可以沐浴,夫君可以先回避吗。”

    “不避,娘子也不必急。”燕屼慢慢的说着,一双深邃的目望着她,他还维持方才帮她捏肩的姿势,半跪在浴池边上,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中衣,说着话的时候慢慢起身,脱去一身衣物,赤身踩进浴池中。姜婳目瞪口呆,呆若木鸡,见到他修长身躯,宽肩窄腰,她是第一次见到男子的身体,然后就不可置信的去瞪燕屼,觉得这人怎么能那么不要脸!

    她就算是同意两人夫妻,可有夫妻之实,可是床笫之欢,那是床铺上做的事情,他怎么能够跟来净房里,还,还——不等姜婳反应过来,他已经来到她面前,攥住她拦在胸脯前的双手,反剪到她的背后,逼不得已,柔软贴向他的坚硬。他低头含住她的唇,把人压在身下亲吻着,两人的身子紧密贴合在一起,所有的感官都清晰起来。

    燕屼觉得邪火肆意,再也忍受不了,他又怕伤着她,只能一遍遍的亲吻着,亲的她身上湿黏黏的。

    已经进去半个头,姜婳疼的眼泪都出来了,一口咬在他的肩上,用尽全力,他的肌肉坚硬,绷的牙齿都疼,反倒激的他一个用力,整根没入。她疼的哭出来,用力挠他的后背,哭道:“不许在这里……”

    “好,都依娘子的。”燕屼低声喘息,竟这样抱着她走到内室,她使劲的绞着他,他心跳如雷,额上青筋都有些绷起。把人抱回床榻上压在身下,又微微撑起身体,去看身下娇嫩的女子,她一头青丝缠绕在身体上,黑发柔顺,肤如凝脂,黑白两色的对比太过鲜明,她面颊上全是泪水,闭着眼不去看他。燕屼怕伤着她,不敢乱动,只是紧紧的盯着她,“婳婳,你不是愿意吗?”

    若是不愿,何必写那些书信给他。

    姜婳身子疼痛,脑中闪过姜家上辈子的下场,她遭人毁容,毁她名誉,再被范家人随意欺辱,直到小姜妤死去,她哭瞎双眼,麻木的走在热闹的集市上,模模糊糊看着骑着高头大马的男人经过。她的心里渐渐冷静下来,抹去眼泪,睁开一双眸子,双瞳清澈湿润,“我是愿意的……”她的声音还有些哭腔,伸手环住他的颈:“可是好疼,夫君,你能不能轻一些。”

    她说着抬头在他的脸颊和嘴唇上亲了一口,“求夫君怜惜……”

    燕屼就有些忍耐不住,她的身子纤细极了,他都怕太用力会撞断她的腰身,可还是忍不住,肖想那么久的人,乖巧躺在身下,娇娇弱弱的。

    姜婳疼的难以忍受,犹如被斧劈开,浑身都在颤栗,见他肆意而为,就忍不住张口咬住他的手臂,他原本还绷的紧紧的手臂松了下来,他其实对这样疼痛没有太大的感觉,身子坚硬,怕她蹦到牙,就只能放柔。

    她好像还是很疼,不仅咬他,还挠他。

    等到结束的时候他其实没有太满足,想要第二次,她就抱着他的手臂,泪睫连连,“好疼……不要了。”

    她在跟自己撒娇,燕屼见到她脸色有些苍白,她年纪小,身子细弱,实在有些受不住他的,若是再有一次只怕要伤着她,就摸摸她的脑袋,“好,为夫不碰你了,抱你去梳洗,我们早些歇下吧。”

    他把人抱去净房清洗,又抱着她回到床榻上,她都已经累得睡下,乖巧的蜷缩在他的怀里,她还微微蹙着眉,睡的有些不安稳,青丝披散在身上,遮挡住脸颊,只余一侧小巧的侧颜,嘴唇红艳艳的,他低头亲亲她的唇,抱着她睡下。

    翌日卯时,燕屼起来,姜婳还在睡着,他轻身掀开薄毯,下床榻,赤身站在地面上,扯过衣架上的青衫正打算穿上,就见到手臂和身上不少痕迹,都是她的咬痕和挠下的印记,他苦笑不得,穿上衣物,回头看一眼榻上的娘子,她还睡的香甜。

    等到出去,廊庑守着几个丫鬟,都是早起过来伺候他们的。

    燕屼朝着庭院里走去,还不忘吩咐道:“大奶奶还在歇着,你们莫要吵到她了。”

    姜婳醒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午时,她浑身酸疼,骨头都要散架,半坐起身子来,身上青青紫紫的,都是他昨儿按的,他其实也没用多大的力道,只是皮肤太过娇嫩,稍不注意就要留下印子。

    呆坐着好一会儿,姜婳扯响床头的摇铃,廊庑下守着的丫鬟们鱼贯而入,进来伺候。

    姜婳下床榻,翡翠帮着姑娘穿衣盥洗,珍珠去床榻上收拾床铺,却见床铺上落下的朵朵红梅,她心里头一惊,姑娘月事还有半月才来,这会儿床铺上自然不会是月事,只能是姑娘的落红,这竟然是姑娘和姑爷的第一次。

    珍珠心里忐忑,说不出什么感觉,姑娘与姑爷成亲这般就才圆房。

    姜婳回头看一眼,淡声道:“不许去谨兰院跟太太说。”她不喜欢皎月院的事情被传到谨兰院去,若是该说的事情,她自己会同爹娘说的。这种事情就完全没有必要。

    珍珠应是,把床铺拆开,打算端出去洗净。

    时辰不早,姜婳一人在房中用的膳,珍珠过来道:“姑娘,姑爷一早出门去的,说是晌午不在,要晚上才回的。”

    姜婳点头,他是帝王新点的状元郎,回乡探亲自有许多人拜访,怕是这半月他都有的忙。

    用过午膳,姜婳回房靠在榻上歇息,她身子还是不舒服的很,去到净房泡过温水浴,可还是难受,稍一走动就研磨的有些疼,房里还是有些热,鬓角汗湿,珍珠道:“姑娘,可要去荷塘那边乘凉?”

    大概是想起什么来,姜婳嫌恶的皱眉:“不去,我就在房中歇着吧,明日一早还要去青城山,你们先去准备着吧,礼单我都准备好,你们照着上头备礼就是,莫要有遗漏。”再有半月她要随着燕屼一块去京城,便想着去跟张老告别。

    这半月,她要处理的事情不少,除了跟张老告别,剩下最重要的就是那个马厮,去到京城总不能带着他去,把他留在姜宅她可不愿,往后怕都很难回苏州一趟,必须在这半月把人处理了。

    哪怕上辈子他已遭报应,她也没打算这辈子饶过他,上辈子姜家遭难有关的人和事,她都没打算留着,防患于未然。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我足足写了四个多小时啊啊,我也不知有二更没,我坐的尾椎骨好疼,/(ㄒo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