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3章

    第63章

    范立虽是下人, 没犯错她也不能随意处罚,何况下人们犯些错, 至多杖责发卖, 他是马厩小厮, 能犯错的地方不多, 觊觎主子是大错,可是这样的事情能说出来吗?到时反给自己惹的一身骚, 她又不能随意发卖了他,因为她想要他的命。姜婳垂下的眸光暗沉又冰冷, 再无往日的澄澈。

    她心里乱糟糟的,想许久都不能名正言顺把人给弄死, 身下又疼的难受, 半分都不想走动, 靠在迎枕上让珍珠去冰库多摆几盆冰块来,其实房间里已经摆着四盆, 春蝉还站在那儿用刻着青竹的檀香扇给姑娘扇着冷风,她站在一旁都觉得凉飕飕的。

    “姑娘, 这些太凉,摆太多怕您着凉。”珍珠小声劝道。

    姜婳唔了声,心里头还是热燥, “再摆两盆过来吧。”

    珍珠没法子,喊小丫鬟跟着去冰库搬两盆冰块过来摆在角落里,回来见姑娘就靠在迎枕上昏昏欲睡,额角有湿汗。珍珠晓得姑娘这是心里有事, 也不敢乱说话,走到主子跟前帮着擦掉湿汗,接过春蝉手中的檀香扇轻轻送着凉风。

    姜婳睡下,这一觉睡到暮色西沉,她身上的温度降低,珍珠给她盖上薄毯,这才跟着丫鬟们悄然退下。

    燕屼回来是酉时,拒绝知州大人留他用晚膳的好意,回到皎月院,丫鬟们守在廊庑或者庭院里,见到他急忙福身,他摆手让丫鬟们退下,推开房门而入,见到婳婳正蜷缩在贵妃榻上睡着。

    他上前几步坐在榻上,伸手握住她搁在榻沿上玉笋似的嫩手,她微微一动,没有醒来,他用粗粝的拇指摩挲着她的掌心,她也只是微微蹙眉,很不耐烦的模样。燕屼就轻笑,双手撑在她两侧的玉枕上,俯身亲吻她的红唇,慢慢的舔舐着,用舌尖一遍遍的描着她的唇。

    姜婳察觉呼吸不顺畅,转醒过来,睁眼就看燕屼俊美的容貌放在在眼前,她轻轻推他一把,嘟囔道:“夫君莫闹。”

    燕屼直起身子,伸手把姜婳扶起,在她身后垫个迎枕,温声道:“娘子睡的有些久,该用晚膳的。”

    她还有些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慢慢唔了声,略动下身子,打算下榻,脸色就跟着变了,那处还是疼的厉害。燕屼见她脸色,知昨夜太过粗鲁,他其实已经做很多前戏,抱着她在浴池里亲吻许久,她怎么都不放松,一直绷的紧紧的。

    燕屼从身上掏出一小盒药膏来,“可是不舒服?我买了药膏回来,帮你擦些吧。”说着去捉她霜白的小脚。

    “不用!”姜婳急忙把脚曲蜷起来,用薄毯盖住,低着头闷声道:“夫君把药膏给我,我自己擦药就好。”

    燕屼望着她,“你自己能擦得到吗?婳婳,我们是夫妻,已经坦诚相见,没甚不好意思的。”

    姜婳就抬头瞪他,“夫君把药膏给我,我自个擦。”她可做不出让男人帮着她在那处上药的事儿来。

    他倒也不在坚持,把药膏递到姜婳手中,柔声道:“那我去外间等着娘子,正好让丫鬟们把膳食摆上来,娘子想吃些什么?”

    姜婳捏着药膏:“用些清淡些的吧,我想吃些白粥。”

    燕屼绕过屏风,去门外吩咐丫鬟摆膳食。姜婳就躲在榻上,悄悄的给自己上了药,那处可能破了皮,轻轻一碰就痛疼难忍,她白着脸把药膏涂抹上去,这才又穿戴整齐,喊珍珠端热水进来,用香胰子洗过手。

    晚膳是白粥,一碟子蛋黄流油的咸鸭蛋,白灼芦笋,清炒嫩莲子,冬瓜丸子汤,糖醋小排,一碟子鸡蛋软饼,这样的白粥配着流油的咸鸭蛋吃着正好,姜婳吃了一碗有些开胃,又用两张饼子,一碗丸子汤,剩余都被燕屼吃光。

    吃过晚膳姜婳去净房梳洗,出来后时辰还算早,她睡不着,坐在榻上看书。不多时燕屼也出来,去门外喊珍珠端棋盘过来,姜婳望着他慢吞吞的道:“夫君要跟谁下棋啊?”

    燕屼也脱掉鞋履上榻,与她面对面,又把螺钿人物山水小平几摆到两人中间来,“娘子也无事做,不如陪为夫对弈两局?”

    姜婳哪里懂得这样风雅的事,写诗画画对弈,她略微学过的,但不精通,她望着燕屼,这样聪明的人,棋艺肯定了得,何必来欺负她。珍珠很快端着玉棋盘过来,这棋盘是从库房拿出来的,她们家姑娘不爱对弈,这东西放在库房里落灰。半个时辰后,姜婳气的去瞪他。

    还真是猜对,他就是来欺负自己的,明明都让她好几子,还是输的一塌糊涂,被他杀的丢盔弃甲,她把棋子推开:“我不来了,夫君又欺负我,我都不会这个。”

    燕屼道:“好,不玩就是,时辰也不早,我们也该歇息的,剩余十来日我都不必出门,就搁家里陪着娘子。”他的语气颇为温柔,姜婳都有些不习惯,低着头应了声好,最后想起什么来,抬头道:“夫君,明日一早我打算去青城山探望张老,再有十来日就要去京城,我希望能够跟张老告别。”

    张老不亚于是整个姜家的救命恩人,如果张老没有救回姜清禄,姜婳都不知道眼下姜家会是个什么样的光景。

    “好,我明日陪娘子一块去青城山。”燕屼应好,下榻床上鞋履,微俯身把姜婳从榻上抱起,姜婳哎呀一声,急忙搂住他的颈,抬眼去望他,看见他如刀削平滑的侧颜,笔挺的鼻梁,清朗灼灼,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下颚,燕屼身子绷紧,低头凝望她,“不许闹,是不是还想做?”

    姜婳急忙把手缩回去,“不摸就是了。”

    两人回到床榻上,丫鬟进来熄灯,只余外间一盏灯。姜婳原本穿着中衣,全被燕屼剥开,露出里头绣着牡丹花的月牙色亵衣,他低头亲吻,搁着亵衣含住两颗樱果,姜婳紧张的抓紧他坚硬的手臂,“夫君,我还不舒服着,今日怕是不能够伺候夫君的。”

    燕屼顺着她雪白的胸脯移到颈子和脸颊上,最后封住她的口,哑声道:“婳婳,我只是想亲亲你。”在京城的九个月,他日日夜夜想着她,回来才与他洞房,只有一次,如何能够满足。

    他还真的只是亲她,亲的身上湿漉漉的就抱着她睡下,高大修长的身躯把她整个人抱在怀里,挣都挣不脱。

    翌日早起,两人用过早膳,珍珠吩咐马厩备马,这次备了两辆马车,后面跟着珍珠翡翠,马车里搁着给张老送的礼,姜婳与燕屼坐在前头的马车上,那个范立也立在大门口伺候着,这次也不敢偷看姑娘,老老实实的低头候着。

    姜婳并不看他一眼,等着燕屼上到马车上,伸手把她也拉上去。

    两辆马车依次出巷子,朝着场外而去,一路颠簸摇晃,姜婳昨夜没睡好,现在靠在迎枕上打盹,被燕屼揽入怀中,柔声道:“快睡吧。”

    醒来的时候就到青城山脚下,两人上山,丫鬟抱着礼跟在身后。

    来到半山腰的小院前,门前冷冷清清,往日那些求医的人并不在,许是都知道神医心肠冷,求也求不到,渐渐的就没人肯来青城山了。

    推开栅栏门,姜婳进到院子里头,上前敲响木门,张老过来开门,见着是她,表情淡淡的,“进来吧。”

    姜婳进到木屋里,丫鬟们跟着把礼送进去,张老没拒绝,指指角落的木桌子,让她们把东西搁在上头,然后把人都撵出去,连着燕屼也不例外,只余两人留在木屋之中,张老让姜婳坐好,给她诊脉,过后也不吭声,提笔在旁边写着方子,姜婳忍不住道:“张老,我是来跟您辞行的,再有半月我要随夫君一同前往京城,到时不知何时能够再见您老人家一面的。”

    她知道张老怕是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随她一起去京城的。

    张老枯柴一样的手微微顿住,半晌后才道:“正好你试药也结束,今日我便给你开张方子,这药你要足足喝够一年,当初给你开的泡药浴的方子也记得带好,往后七天泡一次,泡个几年都没有问题的,那是增强你体质的草药。”

    姜婳道:“我都省得。”她略微迟疑后问道:“张老,敢问这试药到底有何用?不知可帮到张老什么?”

    张老起身把手中写好的方子递给姜婳:“我今日正好同你说这个事情的,那试药对你身体有好处也有坏处……”他说着转身在墙壁旁立着的木柜中取出一小包用宣纸包着的东西,姜婳好奇问:“张老,这个是什么?”

    张老并不说话,打开宣纸,露出里面土褐色的粉色,他用指甲刮起一点,弹入姜婳鼻翼间,姜婳只觉得一股辛辣的味道入鼻,窜入喉间,她觉得脑子有些发昏,甩了甩头,倒也渐渐清醒过来,她面色古怪的问:“张老,这个是什么?”

    “蒙汗药。”张老淡声道:“这药对你不起什么作用,不仅如此,一般的毒物对你来说都不会起什么作用的,这就是你试药的好处。坏处则是,你这具身子里就带着毒,我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清除你体内的毒,也不知这些东西聚在你体内会如何,不过你且放心,至少是死不了的,想来没有太大的害处。”

    他一边用毒物改变着她的身子,一边用温补的草药帮她强健身体。

    姜婳松口气,“死不了就好。”至少目前她还不想死,那些人不弄死,她一直都不得安寝。

    张老望着面如芙蓉的姜婳,心底叹息一声,当初她来青城山求医,知晓她也名婳,他就心软起来,他想起女儿临死前还被人下药凌,辱。这样漂亮的姑娘,怕也容易遭人觊觎,这才有了让她试药的想法,或许是他着魔太深,他总是一遍遍想着如果他的婳婳,他就该把一身的医术教给她,包括那些阴暗的使毒法子,或许这样,当初婳婳也不会丧命。

    他去姜府帮着医治好姜清禄,他就知道姜家也遭人暗算,后来姜婳说想跟着他学医,他也同意下来,哪怕知晓她熟读的都是制,毒,药和使毒的法子,他也没太阻挡,只是想要更好的利用毒物,也必须熟知更多的草药药性,必须知道救人的法子,他才逼着她熟知各种草药的药性。

    他知道姜婳心里有仇恨,他没有多加管过,她能够想要学这些,就表示她不会被人轻易欺辱的,不会如同他的婳婳一样。

    “你走吧。”张老回神,把那包蒙汗药装起来放回柜中,“姜家人我都会帮着照应的,你不必担心,不管如何,我也算是你的半个师父,只是师父有句话要嘱咐你。”

    姜婳双目噙泪,坐直身子:“婳婳聆听师父教诲。”

    张老直直的望着她,“你往后不管如何,都要记得,不可做出让亲者疼仇者快的事情来,凡事需忍,暂且忍耐也是无妨,你若是出事,最伤心的只能是你的家人。”他闭上一双深陷浑浊的眼,“我书架上的那些医书手札,你拿些去吧,想挑选什么都可以。”

    姜婳起身,提起裙角缓缓跪在地上,给张老叩三个头,“婳婳多谢师父。”

    …………

    姜婳跟着张老进屋,燕屼就和两个小丫鬟坐在院子外的石凳上等着,两个小丫鬟明显很焦急,不停的朝着木屋里头张望,燕屼挺直脊背坐在石凳上,他一般都很有坐姿,不会松懈下来,他坐在那儿,缓缓问道:“你们在担心什么?”

    珍珠翡翠相视一眼,珍珠福身道:“回姑爷的话,奴婢们并没有担心什么,只是姑娘进去有些久,奴婢们惦记着。”姑娘帮张老试药的事情只有她们两人和阿大知晓,姑娘嘱咐过她们不许对任何人说起,她们连着姑爷都不会说的。

    燕屼面容冷淡两分,又问:“平日给大奶奶泡澡的那些是什么药?”

    珍珠咬牙道:“姑娘身子有些弱,拜张神医为师后,张神医帮姑娘调理身子,这些药浴就是帮着姑娘调理身子的。”

    燕屼就不说话,过了半晌,见到姜婳推开木屋的门走出来,怀中抱着一个锦盒,她慢慢走到栅栏前,回头望一眼,目露不舍。他起身迎过来,从她怀中接过锦盒:“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一路无言,那只锦盒被放在车厢的角落里,燕屼问她:“娘子,里面装的是些什么?”

    姜婳慢慢的曲起手指,“是我从师父那儿拿的医书,我要去京城,没有师父教导医术,师父把他写的手札都赠与我,我去到京城也可以继续学习的。”

    燕屼敲敲案几,“你膝盖可好些?当初我离开苏州时,你膝盖还未好起来的。”

    姜婳轻声说:“涂了三个多月的药膏,已经好透,不会落下病根的。”

    燕屼嗯了声,“那就好。”

    姜婳悄悄松口气,她这锦盒里面装的都是些同毒,药有关的手札,是神医赠与她的,她看这样的东西,从未被人知晓过,都是背着人的。见她这幅模样,燕屼垂目,过片刻见她懒散的靠在迎枕上,神情静静的,他就伸手把她给拉入怀中,温热的嘴唇堵住她的嘴巴,这吻有些重,他使劲搅着她的香嫩滑溜的舌。

    现在是白日,还在外头,前面还有车夫,他竟如此,姜婳恼怒,使劲的推开,却纹丝不动,等到她气喘吁吁快呼吸不过来,这人才松开她,却没放她离开,抱着她坐在他的怀中,捏着她小巧精致的手掌把玩着。

    姜婳心里有些堵,她转过身子跪坐在他面前,正色道:“夫君,我们虽然是夫妻,可是床笫之欢和这些亲密的行为都该是房中,而不是这种地方,还请夫君以后不要在这种地方做这样的事情。”她声音有些小,怕外头的车夫听见。

    燕屼搅着她的一缕发丝玩着,俯身在她面前问道:“娘子说的做这样的事情是哪样的事情?”

    姜婳瞪他,不知羞耻。

    燕屼扬唇,突然又俯身过去把她逼在角落里亲吻起来,他这个小娘子不仅有事情瞒着他,还古板的很,都成亲有过夫妻之实,她还是这样以为的,他若真想要她,在马车里又何妨,不过到底顾忌着她的身子。

    他就这样欺负她一路,回到姜宅的时她的嘴唇已经有些微肿,她跳下马车,抱着锦盒就快步朝着皎月院过去。

    …………

    接下来的日子,燕屼也真的不去外面应酬,如今整个苏州除了知州大人,哪里还有他需要应酬的人,那些人巴结他都来不及,这几日都已经往姜宅送不少礼,他都让小厮给送回去,对外宣称不接任何礼。

    两人待在家中,也不做别的事情,燕屼每日在家陪着姜婳,他坐在榻上看书时都要把她抱在怀里,腻歪的很,两人一时之间倒也浓情蜜意的。

    可是姜婳心里还是焦躁的不成,后日就要启程去京,丫鬟们前几日都开始收拾东西,爹娘也过来皎月院,去到偏厅跟婳婳说话,姜清禄递给她一个雕花匣子,“婳婳去京城的时候把这个带上。”

    姜婳望着匣子:“爹爹,这里头装的什么?”

    姜清禄道:“银票,拿着给你防身的,去京城多置办些宅子铺子田产,姑娘家去到夫家总要多些银两嫁妆傍身的。”她这次去京也只是带着一部分的东西,她的嫁妆都有一百多抬,不可能全部送到京城去的。

    姜婳哭笑不得的:“爹爹,真的不用,我那儿都有不少银子的,去到京城置办几十间宅子铺子都是够的,你不用给我这么多的。”她嫁妆多,垫箱底的银票也多,实在没必要带着这么多的银票去京城的。

    姜清禄沉沉望着女儿,目光带着不舍,半晌后才说道:“婳婳,拿着吧,这是爹爹唯一能够给你的东西。”

    姜婳抱着装着银票的雕花匣子,沉甸甸的,沉的她的心都开始发酸,到底还是接受这一匣子的银票。后日就要启程,姜清禄今日就在府中办了筵席,请亲戚一聚,算是大家给她们送别,之所以不赶在明日办筵席,也是姜清禄担心大家喝多,白日头昏脑涨做错事儿,就提早一日了。

    等到爹娘离开,她抱着匣子坐在偏厅里一声不吭,珍珠进来几次,都不敢打扰到她。

    还是燕屼过来唤她去谨兰院吃筵席,姜婳坐在玫瑰椅上抹掉眼泪,闷闷的道:“夫君先过去,我就过来的。”

    燕屼站在她的面前,慢慢的半跪下来,把她娇小纤细的身子拥在怀中,也不言语,默默的陪着她。

    …………

    申时,皎月院的主子和奴仆们都过去谨兰院用晚膳,主子们在正厅,下人们就搁在外面的庭院,整个姜宅喜气洋洋,语笑喧哗的。今日真是阖府都吃宴喝酒,那些平日有酒瘾的奴仆们更加不必说,都喝的畅快。今日筵席开的早,到戌时就全散,姜婳跟燕屼也回去,梳洗后,燕屼坐在榻上跟自己对弈,姜婳望他一声,轻声说道:“夫君,我去书房整理下书,看看丫鬟们可有什么遗漏下来的。”

    燕屼温声道:“可要我陪你过去?”

    姜婳急忙摆手:“不必的,夫君继续对弈就是,我一会儿就过来的。”

    走出正房,外头的热浪一下子就涌过来,都已经七月十几,天儿越发热,珍珠还站在庭院里跟小丫鬟们说话:“去小厨房看看,炉子里的火可都熄掉了?天干物燥的,要小心火烛,小厨房的烛火一定都要熄掉,今日大家都有些松散,这样可不成的,晚上都谨慎些,把各处查看过再去歇息。”

    听到身后的动静,珍珠回头看,见是姑娘,忙过来问道:“姑娘怎么出来了。”

    姜婳道:“我去书房看看可有什么遗漏的,你忙你的吧,不必陪着我。”

    珍珠应好,继续吩咐丫鬟们做事儿,姜婳往左边厢房过去,那里是她的书房,没有她的允许,谁都不许进去的。

    作者有话要说:  肥章,么么哒,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