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66章

    第66章

    天色渐亮, 微弱的晨光渐渐洒落大地, 整个西园的面貌展露众人眼前,西园虽是马厩又是下人们住的地儿,姜清禄当初建造也花费不少心里, 四畔竹木青翠,还在院墙角落种好几颗橡树,如今植被依旧翠绿,那庭院中却是乱糟糟一团, 被烧的漆黑的耳罩房, 空荡荡的, 焦土, 灰烬掺杂着水, 一地狼藉。

    姜清禄把事情都吩咐下去, 粗壮劳力留下把耳罩房拆干净,剩余的人也留下不少再旁边帮忙, 撮土清扫甚的。给庄子上的范家老母送银票的事儿落在姚管家头上,这位姚管家从年轻的时候跟的姜清禄,只管着老爷库房,跟随老爷去庄子收租或帮着打理店铺, 很是忠心,平日不过问后宅的事儿。

    姚管家离开,奴仆们也忙碌起来,手脚快些,估摸着晌午就能把这块夷为平地。姜婳站在垂花门旁, 有树荫遮挡住,看不清她面上的表情,翡翠和阿大立在一旁陪伴她,阿大嘴里还在嘀咕着:“这人被烧的黑漆漆的也是可怜,不过也是该,睡前都不知熄灯,幸好没连累其他人,再者今日若是有些风,怕是整个宅子都要被烧掉,真真是庆幸。”

    姜婳不做声,默默垂下眸子。

    姜清禄身侧的燕屼道:“岳父,我与婳婳就先回皎月院去,若有什么事情,岳父尽管谴人寻女婿便是。”

    姜清禄忙道:“没什么事情的,你与婳婳快些回去,明日就要启程,看看还有什么东西没收拾妥当,你们去忙吧,若是困的慌,回去再歇歇。”

    姜婳听见那边的动静,上前跟姜清禄告辞,夫妻两人就朝着垂花门走去,姜婳走在前头,燕屼跟在她的身后,几个丫鬟也默不作声跟着,就这样一路回去,在西园那边对着热烘烘的起火地儿,身上汗淋淋的,她不舒服,又想躲着燕屼,就跟珍珠道:“身上有些汗,珍珠,随我到净房伺候我梳洗吧。”

    她先去到净房,珍珠跟上,等着沐浴出来换身干净的衣裳,燕屼已经不在屋里头,姜婳问立在旁边的翡翠:“姑爷呢?”

    翡翠忙道:“姑爷去庭院里练拳脚去的,说姑娘若是没歇好,再去歇会。”

    姜婳一夜没休息,却不困,一时半会睡不着,烧死范立她没后悔过,那人该死,她只是担心别的,只盼着她那个夫君莫要察觉出什么来。至于范老婆子,她是没放在心上,她心里清楚范老婆子的脾性,她以儿子为重,若是知晓儿子被烧死,怕是也会疯掉的。

    还真给她猜中,姚管家拿着百两银子去郊外庄子上找到范家婆子,把银子递给她,与她说范立被烧死的事情,范老婆子一脸褶子的笑脸就没了,还以为是听错:“姚管家,您,您说啥?”

    姚管家叹息一声,把话重复一遍:“你家儿子昨儿夜里喝的烂醉,睡时没熄灯,夜里不小心撞着油灯,把自己给活活烧死了,你也节哀吧。老爷心善,让我送百两银子过来,还道让你在庄子上养老,你儿的尸身老爷也让送过来,说是让你捡个地儿埋葬起来,往后逢年忌日,你也可以去看看的。”

    照理说,这样的奴才,还犯大错,差点把宅子都给烧没,老爷直接给裹个草席扔去乱葬岗都没事的,偏老爷心善,还惦记着范家有个老婆子,要给老婆子体面。

    范老婆子不可置信,“姚管家,可不能开这样的玩笑的。”

    姚管家道:“你可是觉得我闲的无事干?与你开这样的玩笑,一会儿你儿的尸身就要被送过来,你自个去寻个地儿吧,那些人会帮你安葬你儿的。”说罢再也不管,转身离去,直到姜家下人送来范立的尸身,范老婆子才惊觉她儿真的被烧死,嗷的一嗓子就嚎啕大哭起来,扑在那被席子裹着的尸身上不肯起来。

    随后人就有些疯疯癫癫的,还是庄子上的小管事帮着她安葬范立,范老婆子跪在坟头两眼失神,仿佛被勾去魂。小管事摇摇头走掉,没曾想到下午还不见范老婆子的人影,想着姚管事离开时让他帮衬着范老婆子,小管事只能又跑去山头去看,竟发现范老婆子一头撞死在她儿的石碑上,头破血流,早就断了气儿。

    小管事儿叹口气,又不觉意外,这范老婆子整天在庄子上吹捧她儿多能干,往后定能娶个主子身边的丫鬟回来,到时候说不定就能了成个小管事。范老婆子家的老头子死得早,她与范立孤儿寡母相依一辈子,要靠着儿子养老,哪里就想到儿子犯下这等大错,她一个人又如何活的下去。

    这事情自然被小管事禀到主子面前的。

    姜婳用过晚膳,正坐在庭院里的石凳上看几个丫鬟们说说笑笑的,今日才把东西都收拾好,明日就要启程去京,这一去不知后路如何,她都料不到,心中不禁迷茫,片刻钟后,珍珠走来,凑到她耳边轻声道:“姑娘,听庄子上的小管事儿过来说,范老婆子一头撞在石碑上,已经没气了。”

    姜婳唔了声,珍珠继续道:“老爷已经让人把范老婆子埋在她儿身边了。”府中一天出两条命案,也不由的让人心里慌慌的。姜婳跟着道一声可惜,也不说别的,只问:“姑爷还未回吗?”

    珍珠道:“还未,姑爷下午离开时说是知州大人知晓他明日离开,特意宴请姑爷,姑爷拒不了。”

    姜婳道:“我知晓了,你且下去吧,今日晚上不必伺候着,明日早些起来也好启程了。”

    晌午燕屼陪她用过午膳才出门的,不过两人用膳时都未曾说话,他吃完只道一句让她歇息就离开的。听闻他夜里回来的晚,姜婳也不在意,早早回房梳洗就歇下,了却心中一桩事情,她睡的格外安心,几乎躺在锦衾上就睡熟。

    姜家烧死奴仆的事儿很快传到外面,谢妙玉听闻此事,恨恨的跟姜映秋道:“怎么不一把火把整个大房都给烧着,烧死那狼心狗肺的一家子。”

    姜映秋自打与谢秉兼和离,人憔悴许多,最近才缓过来,得知女儿就要启程去京城,今日特意过来沈府与女儿见上最后一面,她安抚女儿道:“莫要想那些有得没得的事儿,我与你说,此趟去京你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得了姑爷的心,莫要再与他争吵,娘是经过这些事情才觉得,女人家到底还是要软一些,莫与自家男人掐尖要强的。姑爷去京城春闱殿试,这都半年的时间,皇上给进士们半月的休沐,他都不肯回来苏州,可见是恼的很。”

    她喝口茶继续说:“所以此趟去京城,你莫要在与你那表妹起什么冲突,不若她搁京城提起你的事情来,你声誉还要不要?你目前紧要的就是攥住姑爷的心!”

    谢妙玉惊道:“姜婳也要去京城?”

    姜映秋叹口气:“她自然要去的,那状元郎以后怕是要留在京城,这次还特意回来苏州探亲,自然是要接她去京城的,所以往后你们还是有碰见的机会,我的儿,你也要忍忍,莫在做糊涂的事情了。”她约莫算是放弃大房的家业,准备那么久只有一次机会,却没得逞,她那位大弟是个谨慎的,再者还有个状元郎的上门女婿,她莫要说不敢随意出手,就算真把大弟给弄死,这家业怕也落不到她的头上来了。

    谢妙玉绞着帕子不言语,她心里恼怒,却没反驳娘的话,她又不是真蠢,也知道再不好好抓住沈知言的心,等他在京城看上些狐媚子,她就更加没有机会的。只是到底不甘心啊,凭甚她的夫君是状元郎,沈知言却只考个三甲进士。

    “娘放心吧,我都省得。”

    姜映秋搂着谢妙玉,红着眼眶道:“我的儿,都是娘不好,让你吃苦,等着你去京城,娘也把苏州的铺子家业变卖去京城找你,到时娘再京城置办一间宅子铺子,做些个营生,守着你也能安心些。”

    一时之间,母女两人都是伤感,抱在一起哽咽流泪。

    姜婳这一觉却睡的极好,一觉醒来天色都辰时,她睁开睡眼,却见燕屼穿着中衣脊背挺直的坐在床边,她给惊着一跳,忍不住揉眼娇嗔道:“夫君这是作甚,吓着我的。”她才醒来,一副朦胧惺忪,亵衣半垮在玉肩上,酥胸半掩,含娇细语的,燕屼就给她这幅模样弄硬起来,忽又想起她做戏烧死下人的模样,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道一句娘子起来吧便下了床榻,穿衣盥洗忙活去了。

    姜婳靠在枕上,等燕屼离开才慢慢的唤丫鬟们进来伺候着,她今日要启程去京,外头的奴仆们已经开始搬着箱笼去码头,她用过早膳便要去谨兰院跟爹娘辞行,她心里头不舍,穿衣梳洗就慢起来,等着珍珠帮她挑了身湖水染烟色的银线绞珠软绸襦裙穿上,挑了对水润翠绿的镯子待在手腕上,发髻间也只着一根碧玉的簪子,当真灼若芙蕖出渌波。

    望着这样一身打扮,姜去拨拨发髻上的簪子,轻巧的走到屏风外,燕屼正等着她用过早膳去跟谨兰院辞行的,见她这幅娇美模样也不由的多看两分才淡声道:“过来用早膳吧,用过早膳我们就该去跟爹娘辞行启程了。”

    作者有话要说:  12点左右二更!这本书不虐,不过夫妻间的小小矛盾肯定会有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