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0章

    第70章

    这位陶家孙女, 心情不好时就随意拿人出气儿,偏祖父是个一品大官,满门清贵, 很得皇帝看中, 身为陶家孙女, 她又不能真的嚣张跋扈到在热闹集市上让下人打杀状元郎的娘子, 这简直是不要命的行为,就算她祖父不收拾她,稍微明智些的皇帝都不会允许这种行为,定会问罪,所以这位陶姑娘很清楚, 她可以拿人撒气, 却不能做的太过。撒气那是少女天真率直,随意打杀人就是心肠歹毒蛇蝎心肠,任何人都不容的。

    姜婳明白这点,不会畏惧这位陶姑娘,也不好真的得罪她,福身告退。

    回到马车上, 姜婳喘的厉害, 她这十来日没怎么进食,身子发软, 靠在齐妈妈怀中歇着,可把妈妈跟身边几个丫鬟心疼坏了,齐妈妈把她耳边的发丝拢到耳后, 轻声道:“大奶奶先歇下,很会就到家的。”

    姜婳浑浑噩噩的想着,那里真的是她的家吗?她实在有些扛不住,靠着齐妈妈睡去,珍珠见着姑娘睡熟,才小声道:“齐妈妈,那位胡嬷嬷算是怎么回事?她方才那般样子实在惹人厌恶,分明不是我们大奶奶的错,她却扯上姑爷,说让姑爷去赔罪,如此怠慢大奶奶,当真是没把大奶奶放在眼中。也不知道姑爷从哪儿找来的人,大奶奶回去还不知能折腾出什么事儿来。”

    她们这些丫鬟都替大奶奶抱不平,一个嬷嬷都敢阳奉阴违的。

    齐妈妈低声叹息:“还不是嫌弃咱们大奶奶是商户出生,配不上姑爷,这才敢怠慢大奶奶,且等着吧,这事儿还不定能如何的,姑爷待大奶奶如何,你们也都是看到的。”

    珍珠皱眉不语,在苏州的时候,姑爷待大奶奶的确是好,可是连她们来到京城都觉得这地方富饶繁华,眼花缭乱,姑爷是状元郎,多的是姑娘小姐们的爱慕,姑爷当真能够一辈子待大奶奶好吗?她们不敢说出口,这世间的男人,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何况姑爷这样的英俊男子,身份了得。

    这来到京城讨生活,怕没有她们想的那般容易。

    走在最前面的黑漆齐头平顶的马车里,李管家正跟同胡嬷嬷说话:“你呀,也别仗着是尚书府出去的就轻怠大奶奶,她到底是咱们的主子,理应敬重着,待回去你可要好好的,莫要弄出什么破事儿,咱们都是做奴才的,哪能跟主子较真,更何况,你好好的待大奶奶,大奶奶器重你,由你管着内宅,那不也是风风光光,何必同大奶奶对着干?”

    胡嬷嬷白李管家一眼:“你哪只眼睛见我怠慢大奶奶?”

    李管家正色道:“你也莫要以为大家都是傻子,大奶奶年轻或许好糊弄,可她身边那位妈妈却是个精明的,更何况后头还有大人,咱们大人看着不苟言笑,沉肃冷硬,不过问后宅的事儿,可大人待大奶奶到底如何,咱们也不知道,若真是把大奶奶当成宝,你这样怠慢大奶奶,大人也不会轻饶你的。”

    胡嬷嬷笑道:“怕什么,咱们可是周大人送到燕府的,周大人是大人的老师,大人如何会为一个商家女驳老师的面子?你且放心吧,闹不起来的。”

    李管家暗自摇头,也不再劝。

    几辆马车很快行至内城,又是左拐右拐进到一条巷子里,这会儿珍珠翡翠她们全无来时的闹腾劲,也不朝外观望,如斑鸠样缩在马车里,马车慢悠悠在一座宅门前面停下,当前的李管家与胡嬷嬷先下马车,见宅门上的牌匾黑底金漆两个大字‘燕府’字体苍劲有力,气势不凡,听闻这牌匾上的字还是燕大人亲自提笔书写的。

    “大奶奶,到了。”齐妈妈轻声在姜婳耳边喊道。

    姜婳转醒,珍珠跳下马车,扶着大奶奶踩着小杌子下来,李管家与胡嬷嬷随着宅门口的二十来个奴仆于壁影两侧站立,见大奶奶带着帷帽下来,看不清面容,只看出身形纤弱,胡嬷嬷道:“奴才们恭迎大奶奶回府。”略一福身,原本身后那些个奴仆还想着跪下亲迎,见嬷嬷只是福身,她们也跟着福福身子。

    姜婳懒得搭理这些,她才入京,身子不适,懒得管她,且等她好起来。

    齐妈妈扶着姜婳进宅子,胡嬷嬷跟在身旁引着大奶奶去正院,后头的珍珠吩咐道:“后面两辆马车里头装的都是大奶奶的箱笼,都抬着去正院吧。”这几个箱笼里装的是姜婳的衣物首饰贴身东西,还有一大匣子的银票与珠宝,剩余的行李箱笼还有大几十台,跟着辎车在后面慢慢的走着,由着姜宅剩余的奴仆跟护卫送着,怕还要三四日才能归京。

    姜婳回到正院的房里,胡嬷嬷跟着进房,一旁唠叨着:“大奶奶才来京城,得空可以去转转,京城与其他地儿可不一样。”又说道:“大人因着要务在身,不便去接大奶奶,这几日特意嘱咐老奴好生接待您。这会儿大奶奶您刚回府,怕也是不知道,当初大人身边那些个奴才不够使唤,大人买回不少奴仆,至于老奴与李管家,都是大人的老师送至府中管理后宅的。”她声音略微一顿,“这会儿那些个奴仆都在外面候着,不如大奶奶见上一面,也好熟悉熟悉。”

    姜婳根本懒得与她搭话,珍珠帮着解开她头上戴着的帷帽,齐妈妈笑道:“胡嬷嬷,咱们主子才归家,一路舟车劳顿的,早就困乏,这会儿子可见不了下人们,等着过两日大奶奶歇息好再见见他们吧。”

    胡嬷嬷应着笑不吭声。

    “上些茶水果子吧。”姜婳柔声道,珍珠已经把她把帷帽取下,一张灼若芙渠的面貌展露出来,当真是眉如秋水,皓腕凝霜雪,腰如束素,柔情绰态,与高挑的北方女子完全不同,因着最近瘦弱不少,小脸巴掌大小,下巴尖尖,若是个男人见着,真是魂魄都要被吸去,胡嬷嬷见状,心里禁不住咯噔一声,这样的容貌,只怕连着大人都要被魅惑。

    胡嬷嬷心里担着事儿,下去吩咐丫鬟婆子们上茶上点心。茶水上来,姜婳端起来尝一口,忍着吞下,拿帕子擦擦嘴巴,抬头问道:“府中竟是这般光景?拿着陈年老茶给家里的主子们喝的?”

    胡嬷嬷福身道:“大奶奶,这是竹叶青茶,平日拿着招呼贵客的,大人喝的也是这种茶的,不知大奶奶怎么就尝出别的味道来。”不过这些茶的确放置的有些久,胡嬷嬷没想到大奶奶这张嘴如此了得,连陈茶都尝的出来。

    姜婳把青花黄陶茶盏搁在案几上,皱眉道:“这茶还是用的温水泡出来的,胡嬷嬷说招呼贵客都用这种茶?竟是如此怠慢贵客?我回家中来,想喝杯热茶都是没有?胡嬷嬷是怎么管教下人的?”

    “大奶奶这就误会的。”胡嬷嬷有些委屈:“厨房离的有些远,茶壶中盛着热水,送过来就没有那么滚烫的。”大人从来不会在乎这个,吃的也不挑剔,很好照顾的,没想到大奶奶如此多事。

    姜婳皱眉,懒的与这婆子纠缠,吩咐珍珠道:“去正院的小厨房烧些热水过来,我想喝口热茶,再去把箱笼整理下,把着里头的血燕拿出去,用冰糖炖两盅血燕出来,待会我吃过就歇下,剩余的留给姑爷,看看姑爷何时回来。”

    珍珠让翡翠跟阿大去把抬进来的箱笼整理归位,把血燕拿出去,这才去跟胡嬷嬷说道:“敢问嬷嬷,小厨房在哪块?奴婢去跟大奶奶炖些燕窝吃。”

    胡嬷嬷伸手想要接过血燕,笑眯眯道:“珍珠姑娘把东西交给老婆子就成,老婆子端去厨房让人来做。”

    珍珠道:“不碍事,我去小厨房做就是的,嬷嬷有所不知,我们家大奶奶平日吃的穿的都是由着奴婢招呼着,嬷嬷只管说了小厨房位置就是,奴婢亲自去弄,不敢劳烦嬷嬷的。”大奶奶入口的东西,她怎么敢随意交由外人去弄。

    胡嬷嬷望向靠着贵妃榻的大奶奶,旁边的妈妈和丫鬟还帮着打扇子,深怕她热着,这才移回目光道:“珍珠姑娘有所不知,大人从不用小厨房,所以正院里头是没有小厨房的,平日吃的都是从着大厨房统一端出来的,所以这……”

    珍珠微愣,实在没想到正院连个小厨房都没有,只得问道:“那一般正院里也该有个地儿作为备用小厨房,劳烦嬷嬷告诉我,我这就遣人收拾出来,往后做小厨房用着。”

    “这怕是为难老婆子。”胡嬷嬷目光一闪,“这府中大小事情都由着老婆子我来管着,可有些大事儿却是要报备大人的,这里毕竟是燕府,这种事情也要大人点头才成,不如等着大人回来,老婆子我去问问大人,大人若是同意,老婆子立刻遣人来置办小厨房,现在只能请大奶奶跟珍珠姑娘委屈下,先去大厨房用用。”

    姜婳蓦地睁开双眸,明亮的眸子紧盯着胡嬷嬷,纤细白嫩的手指扶在榻沿上,慢慢起身,缓缓道:“我不吃了,你们下去整理箱笼,尽快把东西归为,我进去歇息着。”她实在太累太乏,原想着吃些东西再睡,这会儿气的吃不下,又没精力处置这下人,更何况这是他的老师送来府上的,她也的确能资格处置。

    珍珠与齐妈妈冷下脸来,都没想到这才来京城就碰见这样的事情。翡翠怒气冲冲的扶大奶奶去里间休息,其余丫鬟在外面收拾箱笼。进到里头,翡翠才低声道:“大奶奶,就让那老婆子这样怠慢您吗?”

    姜婳伸出手臂,望着一双单薄的手腕,上面腕骨清晰可见,她再不好好的修养着,怕身子都要出问题,如何整治这些下人,不如等着燕屼回来再说,先把小厨房置办起来,慢慢的调养身子,等身子好起来,管她是老师还是皇帝老儿送来的下人,她一个都不会轻饶,她来京城又不是为着吃苦受辱受这些嬷嬷辖制的,“且等着吧。”

    她慢慢打了个哈欠,缓缓坐在床头,墨青色的缎被,滑腻舒服,他喜欢暗沉些的颜色,床铺上的用品都不例外,她嫌颜色太沉,现在累乏,不好更换,让翡翠去外头问过可有净房,得知没有,无奈的吩咐道:“去厨房抬两桶热水来,我先梳洗一番吧。”

    姜婳身边的丫鬟还是很利索,很快抬两桶热水过来伺候着她梳洗干净,换上一身轻薄的绸衣,躺会床榻上歇息,她本就累着,一沾上软枕就昏睡过去,这一觉睡的可是天昏地暗,外头丫鬟忙忙碌碌的声音都惊扰不到她。

    胡嬷嬷站在外间要帮着收拾箱笼,齐妈妈表示道:“这里就不劳嬷嬷费心,大奶奶的东西都是由着我们亲自整理的……”说着吩咐阿大道:“阿大力气大,去把姑娘的妆奁抬出来放到里屋去。”这北方与南方的建筑的确不太相同,房屋更加更宽阔,虽是两进的宅子,目前倒也足够两位主子一群奴仆们住着的。

    阿大得了声令,立刻过去打开箱笼,从当中取出六层黑漆镙钿牡丹花镶宝石妆奁,这妆奁光从外间看着就贵重无比,胡嬷嬷在一旁看的咂舌,都道大奶奶家中是苏州大商户,富贵逼人,挥金如土,她原是不信的,现在见到这些东西才有些相信的确如此。

    等着大奶奶的东西一件件从着箱笼中取出,胡嬷嬷看的眼都直起来,光是妆奁都有四个,还有各样镶金玉石的匣子,绫罗绸缎,每样都看着富贵无比,哪怕只是个匣子拿出去都能卖上不少银子吧。

    姜婳这一行人已经回京安置,且说帮着护送辎车行李的吴教头却有些不得劲,他是姜宅的护卫教头,平日是跟着老爷身边的,这次老爷担心大姑娘,要他带着护卫一路护送,他是男子,自然不得与姑娘住一条船上,当天把箱笼搬入后面的船里,与舵主说好,等着姑娘过来就启程离开。

    路上要等两日才能靠岸停泊,上岸置办干粮,前两日的干粮无故少去不少,吴教头也摸不清怎么回事,让人严查,查不出个所以然来,次日酉时,他与几个护卫上岸买干粮,没曾想当天夜里,干粮又少了些,这种怪异现象持续到洛州,行至洛州时换辎车,才渐渐停了这种怪异。

    却不知当天夜里,他们把箱笼搬到辎车上时,有抹瘦弱修长的身影偷偷钻进帷盖的大车里,悄悄躲好,一路混着他们的辎车前往京城。

    姜婳睡的天昏地暗,睡到戌时都未醒来,燕屼刚刚归府,还穿着官服,身姿挺拔,大步朝着正院而去,身边跟着的默然快速道:“爷,大奶奶已经回府,这会儿正休息着,可要奴才去传膳?大奶奶回来一直用过饭食。”

    燕屼今日也是忙碌不已,黄河中下游地区又闹水灾,皇帝召见文武百官入宫想对策,由周长林引荐,他于殿前讲解水利法子,他对水资源开发,防止水灾颇在行,皇帝龙颜大悦,当场任他为水部郎中,属工部的内设机构,正五品官员,从着殿试钦点为状元郎到如今成为水部郎中,他用时四个半月,右迁速度真快,令人惊叹。

    下朝后,他与周长林留在宫中整理水利方面具体法子与步骤,只等着即可送往黄河长江中下游的地区实施起来,他过些日子,可能要出门一趟的。

    直到酉时才出宫,又去老师家中商讨许久,这才归府,听闻大奶奶已归家,他冷漠肃穆的面庞松动些,人也松散下来,先道:“我过去瞧瞧,你让厨房传饭食吧。”

    过去正院,丫鬟婆子们还在箱笼,见到姑爷,全都呼啦啦跪下来请安,燕屼大掌一挥,轻声说道:“全都退下去吧。”

    丫鬟婆子们退下,燕屼进到内室,见珍珠伺候在一旁,月白色棉细纱帐层层放下,只能够见到里面微微隆起的身影,他挥挥手让珍珠退下,珍珠欲言又止,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讲出口,俯身退出。

    站在棉细纱帐前半晌,燕屼脱掉靴子站在床脚踏上,微微俯下身子,掀开层层纱帐,里面那道微隆起的身影展与他面前,披着锦织薄毯,她平日最是怕热,这才八月初,京城里还是有些热的,她竟用薄毯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燕屼失笑,只是等到他掀开她身上的薄毯,望着消瘦娇嫩的身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燕屼的脸色难看起来,跪在床榻间,伸手抚她清瘦面颊,她好像不太舒服,蹙眉翻身过去,用背对着他,他解开她腰间带子,脱掉她身上的绸衣,露出白皙光裸的后背,背后的肩胛骨越发的明显,他的脸色变的肃穆,小心翼翼替她穿好绸衣,盖好薄毯,下榻穿上靴子,大步走出去,面无表情。

    “全都去庭院里。”他冷漠说道。

    丫鬟婆子们轻手轻脚退出去。

    燕屼来带庭院,晚霞西斜,光影斑斓的,青石铺设的地面跪着都是姜婳身边的丫鬟婆子们,胡嬷嬷早早的离开,既然大奶奶不需要用她,她也懒得凑在跟前看的心烦,回去歇下。

    丫鬟婆子匍匐在地上,砰的一声巨响,都给吓着一跳,阿大悄悄抬头,见姑爷一脚把旁边的石凳给踹飞出去,那石凳姜府也有,怕随意移动,用的花岗岩砌成,沉甸甸,还用泥将石凳与地面牢牢的焊合一起,姑爷这一脚踹在人身上,都能把人给踹死吧,阿大急忙低头下去,听见姑爷冷若冰霜的声音:“大奶奶的身子怎么回事?如何会瘦成那个样子?”

    齐妈妈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大奶奶从上着船就开始晕,整整两日滴水未进,直到船舶靠岸,老奴去岸上置办小炉子,买些食材,抓了些药回来,大奶奶喝了药,勉强是不吐的,可吃不进东西,这一路颠颠簸簸到京城,大奶奶瘦的都快虚脱,老奴也是担心的不成,结,结果……”

    接下来的话,齐妈妈犹豫着该不该说。

    燕屼道:“说下去!”

    齐妈妈就继续道:“入京后碰见护国公府的那位县君姑娘,她自个的马车走错道,偏偏为难大奶奶,说是大奶奶冲撞了她,让大奶奶下去给她赔不是,那会儿大奶奶都快坚持不下,偏偏我们这些奴才不清楚京中动向,不知该如何,那,那位胡嬷嬷就下去给县君姑娘赔不是,说是大奶奶做错了事儿,改日由着姑爷上门去赔礼道歉……”她还在继续说着,没人看见燕屼此刻是何等表情,当真一丁点的表情都没有,冷静的吓人。

    “后来还是大奶奶精机灵,下去与县君理论,县君这才放大奶奶离开,等着回到府中,大奶奶想喝杯热茶吃盏燕窝都是没有的,胡嬷嬷说是正院没有小厨房,从厨房端过来的热水浇不出滚烫的茶水,奴才们说把小厨房置办起来,可,可那位胡嬷嬷却说这事儿必须经由姑爷您的同意,后来大奶奶实在是累的受不住,梳洗后就去床上睡下,一直睡到现在。”

    燕屼淡声道:“你们照顾主子不利,罚三月的例钱,先进去伺候大奶奶起来用饭,等到夜里大奶奶歇下,你们去庭院跪一个时辰方可起身。”看着奴仆们松口气,他慢慢道:“我去书房处理些事情,你们跟大奶奶说声,我一会儿便过来赔她用饭食。”

    喊着默然去书房,燕屼问他:“方才那位齐妈妈说的可都是实话?”

    默然道:“回禀爷,的确如此,方才奴才就想跟您说这事儿的。”

    “去把胡嬷嬷与李管家叫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肥章,晚安啦,超级困,上章的小红包我明天发,么么小可爱们。

    推荐本基友的小说:《锦衣卫夺妻之路》

    <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戳我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3110723")><INPUT TYPE=button VALUE=爪机戳我 OnClick=window.open(".jjwxet/book2/31107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