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5章

    第75章

    瘟疫自古以来都是谈之变色, 灾后最怕便是瘟疫,往年流窜各地的流民不少,却无瘟疫爆发, 今年竟在京城外爆发起了瘟疫, 这着实可怕,京城大户人家人人自危,禁闭房门, 姜婳不知外头的情况, 只能问翡翠:“那当今圣上如何应对的?”

    翡翠挠挠头,“奴婢也只是听说,听闻朝堂里不少重臣都主张把城外所有流民处死,说是瘟疫大规模爆发, 他们也活不成的,还不如一击斩杀,省得瘟疫传入城内, 到时尸横遍野, 连城内都不能幸免, 不过城外流民数目过多,圣上仁慈,并未采纳此法, 请后宫太医出宫医治, 奴婢还听闻,其实这瘟疫早就有苗头,当初流民才来京, 就死去好几人,因人数少,未得到重视,前两日爆发起来,死了不少人……”

    姜婳喃喃道:“那岂不是城内已被传染上?”距离流民驻在城外已经十日,怕有不少人与流民接触过,她知瘟疫之厉害,只是普通接触都有可能传染上。翡翠听了也是心慌,晃动下身子才犹豫的道:“奴婢听说皇上已派什么禁卫军,五城兵马司,京卫指挥使司的捉拿与流民接触过的人,其实这挺好找的,城外那些是流民,一般的百姓与城内的大户人家世家官宦之家都不会跟他们接触的,他们也不许进城,与之接触的只有施粥安置流民的人,这些人回城与家眷接触,如今都被看管在一处,不过是在城内的一处宅子里,只有太医郎中能够进去的。”

    姜婳担忧道:“那他们可有染上瘟疫?”

    翡翠叹口气:“回大奶奶的话,听说已经有两三个有些症状了,怕是……”

    姜婳抓着帕子,心里忧虑,这瘟疫若是不控制住,扩大起来,只怕连圣上都要做出抉择,将这些染病和接触病患的全都赶往一处,撤离太医郎中,任由他们自生自灭,死光后再一把火焚烧干净。

    思虑半晌,姜婳又问道:“这段日子肯定是不能出门的,府中粮食备的如何?”

    “大奶奶不必担心。”翡翠忧愁的小脸有些了笑意,“府中粮食备有不少,厨房各种瓜果蔬菜,鸡鸭鱼肉,干货海鲜都还有不少呢,足够府上支撑一段日子的。”

    姜婳微微点头,不再言语,晌午用过饭食,她躺在房中榻上歇息,心里惦记着瘟疫的事情,实在睡不着,下榻趿拉上攥珠绣鞋出房门进到左侧间的小书房,这是她的书房,燕屼的书房在另外一侧,她也不许丫鬟们进来,走到紫檀木喜鹊登梅仙鹤延年书柜前,从里头挑出两本书卷,这些大部分都是医书,离开苏州时,张老给她送去不少医书,很多上面还标明见解各种,这些医书手札,大部分都是张老这么些年亲自书写出来的。

    有一本《瘟疫集成》也是张老呕心沥血之作,但张老行医,向来剑走偏锋,这样的医书流传在市面上,指不定还会受到杏林世家的指责呢,所以张老不少自己书写出来的医书,也只有姜婳见过,这本瘟疫集成她翻看过很多次,上头对各种瘟疫症状都颇有见解,也指明他年轻时曾治疗过几场瘟疫,最后病情全都得到控制,十日就能好转起来。

    瘟疫集成姜婳早已背的滚瓜烂熟,前面半部分看得出是张老年轻时所著,字迹工整,后半部应当是前些年补全,字迹潦草,前半部详细的说明他治疗瘟疫的所见所闻,道是,瘟疫猖獗,尸横遍野,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能从前半部看出张老当初的确是悬壶济世,仁心仁术,也不知后来发生何事,让张老心灰意冷,不肯再救死扶伤。

    姜婳跟着张老学了快一年半的医术,她自然看得出来这瘟疫集成里的方子的确是剑走偏锋,很难被杏林世家所用,她亦没打算做什么,也不过是想再瞧瞧,其中有篇讲的就是夏季水涝后瘟疫的各种症状,危害与用药的方子等等。

    如果过去两日,姜婳吩咐明安明成去城中打探打探瘟疫的情况,不许出城去。

    两人很快就回,禀告道:“大奶奶,奴才们打探清楚,城内北街那里有处大宅子,里面看押的正是与流民接触过的人,里头已经已经七八人染上瘟疫,初露症状,城外的情况更加糟糕,又有百人感染上,还死了不少人。”

    姜婳呷了口青花缠枝纹茶盅里的银针茶,轻声问道:“可知道这些染上瘟疫病人的症状?”她有心帮忙两分,也该清楚这瘟疫的症状,才能对病下药。何况她也就是个半吊子,无非是有张老这本瘟疫集成的帮助,她对张老的医术可是信服的很,这宫里太医院的太医怕也不能相提并论。

    明成道:“大奶奶有所不知,城外跟城内的看守处,奴才们都进不去,且病例都是由着太医和郎中拿着,外人轻易是瞧不见的。”

    姜婳幽幽叹口气,她好不容易生出来的好心也无用武之地。不过倒还有别的法子试试吧,不管如何,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她手上有过人命,也想给自己和姜家积福,她又不是真正冷血之人,看到世间疾苦也会心生怜悯。

    屏退小厮,姜婳坐在书案把书卷上的各种瘟疫的症状和方子撰写出来,她可没打算把整本医书交上去,这上头有张老的见解,很是狂傲不逊,若是给太医院那帮正统杏林世家出生的医者瞧见,胡子都能给气翘起来了,她可不敢拿去给他们瞧。

    撰写好这些方子,姜婳让马厩备马车,带着珍珠阿大两人去拜访周府,既是燕屼的老师周长林。

    既没递帖子,也没提前打过招呼,与周府除了燕屼这层关系更是素昧平生,这样冒然拜访,也不知能不能见到人。

    行至周府宅门前,姜婳自报门户又道拜访周大人有要事,门房进去通报一声,尚书府的孙夫人竟应了,邀姜婳进去,姜婳随着一婆子绕过层层走廊,拐过两三道垂花门才进到一幽静院落,再随婆子入正厅,那上首的位置坐着个年约四十的妇人,穿着一身紫檀色镶边浅金牡丹菊花纹样缎面褙子,下头是件青白色镶银丝万福长裙,品貌端庄,看着较富态,面容祥和。旁边坐着一位约同她差不多年纪大小,穿着身金丝软烟罗绣缠枝花襦裙,豆蔻年华,亭亭玉立,肌肤娇嫩,桃腮带笑,正好奇的打量着姜婳,目露惊艳。

    姜婳上前福身行礼:“民妇见过夫人。”

    孙氏急忙起身把她拉起坐在身侧,笑眯眯的问道:“不必如此拘着,你可是阿屼的娘子?”

    姜婳笑盈盈说道:“正是,前些日子才入京城,舟车劳顿,又是晕车晕船的,身子虚弱的很,这些日子躲在府中养身子,一直未曾来拜访过郎君的老师和师母,都是我的不是。”

    孙氏拍拍姜婳的手背,忙道:“阿屼也同我们说过的,那孩子待老师很是敬重,还特意来告罪一番,如今见到你好好的,我们也放心些,我们家与燕家本就跟自家人差不多,往后阿屼媳妇若是无趣,多来府中走动走动,我与你老师膝下还有玉珠这么一个丫头没有出嫁,她前几月刚刚及笄,约莫和你年纪差不多,你也算是她半个嫂子,你们年纪相当,也能玩到一块去。”

    一旁的周玉珠急忙唤了声嫂子,笑盈盈的望着姜婳,目光诚挚,隐带几分亲切,她常被父亲母亲拘在家中,闺中密友都没得几个,她与两个师兄的感情也算不错,心里又惦记着魏师兄,把燕屼当成半个哥哥看待,如今看到嫂子,心里也是欢喜极了,何况这个嫂子长的当真是——清丽绝俗,国色天香,实在太好看,难过燕师兄当初为她狠狠的踹断了胡嬷嬷的腿。

    “正是这个理儿,我见到玉珠妹妹也是亲近的很,往后定会常来府中寻妹妹玩耍的。”姜婳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天蓝釉红斑花瓣式茶盏,轻轻呷了口清香的茶水,却正色的继续道:“不过今日过来叨扰,一则是想拜访夫人和玉珠妹妹,二来想见见大人,我知京城半月前涌来不少流民,都染上瘟疫,也不愿瞒着夫人,我还在苏州时,幸得一位神医指点,跟着学习不少医术,但瘟疫这般大病重亦是不敢托大说会治,可我师父治过不少,也整理几张药方出来,可对症下药,我是府中女眷,又不能随意进出城帮流民治疗瘟疫,只能求到周大人这里,想将几张方子由着周大人呈给帮着治理瘟疫的太医院大人们。”

    孙氏忍不住吸口气,仔细打量姜婳,她不知阿屼媳妇还有如此本事与胸襟,这次瘟疫事情,京城里人人自危,惴惴不安,多少世家为避嫌不肯沾染这事儿,皇上只能把事情委托太医院处理,宫中只余下两三名太医,其余全被送到两处瘟疫地儿救治病人,轻易不得回宫。

    这几日她家老爷都急的满嘴火燎,城外流民众多,疫情还未得到控制,当初秉承着人命为大,她家老爷不肯造杀孽,执意救人,如今都快扛不住,在等几日,只怕圣上都要踌躇起来的。

    这个时候,连着太医院那群人都打起退堂鼓,不想待在疫区,想早早离开,这阿屼的媳妇竟还敢奉上方子,可真真是菩萨心肠啊。

    孙氏急忙道:“阿屼媳妇有心了,这个忙我家老爷自该帮忙的,再有一个多时辰老爷才下值,阿屼媳妇不若就等等?”

    姜婳温声道:“也不必如此麻烦,方子我都已经写下,交给夫人也是一样的。且府中这几日也是忙碌的很,到底城外城内都有疫区,家中要做清理,要用苍术藿香雄黄等置于香炉中,点燃烟熏屋宅,内服防温毒的方子,用清甘草,连翘,金银花,猪苓这些醒脾健胃,清热去暑,燥湿杀毒的草药方子煎成汤药服用,我方子里都写的清楚,各种瘟疫症状不同,预防烟熏和服用的方子也不同,可稍微调整,不过这两种可针对好些种瘟疫的,给屋宅烟熏和服用都是可以的。”

    孙氏可真是喜欢阿屼这个媳妇,温和有礼,心肠好,连连点头的,拉着她又说不少话才亲自从人出府离开,回屋宅的幽静小道上,周玉珠挽着孙氏的手臂道:“娘,燕嫂嫂可真是好,我往后常去找她玩如何?”

    孙氏笑道:“好好,都依我们玉珠。”

    等到周长林下值回来,去书房处理公务,脸色沉沉的,急的嘴角又起两个大泡,孙氏进来送汤水时心疼的很,把汤水放置书案上,轻声道:“你也要多顾着身子才成,你若是累垮,叫我们这么办,何况越来越多的朝臣主张把流民与感染上瘟疫的人焚烧掉,你若是垮下去,朝堂里又少一分助力。”孙氏心善,也不愿意见这般多人被活生生的烧死。

    周长林叹口气:“如果这场瘟疫再不控制下来,圣上怕也要松口的。”

    孙氏上前道:“说起瘟疫,今儿阿屼媳妇上门拜访,与我说了好些话,阿屼媳妇是个温柔敦厚的菩萨心肠,在苏州时得一位神医教导,于这方面有些门道,特意送来几张方子,说是她师父这些年救治瘟疫的成果,托你明日早朝时递给太医院的人,让他们瞧瞧可有帮助。”

    周长林抬头,皱眉道:“她一个妇道人家,如何好抛头露面的。”

    孙氏叹气:“所以阿屼媳妇才求道你这儿来了呀,你且帮上一把吧,让太医院的太医们瞧瞧吧,若真的有用,也算行善积德。”

    “那我明日早朝呈给皇上吧。”

    周长林如此说,心里却没抱多大希望,太医院的那群医术了得的太医都没能有法子控制住疫情,还折损两个太医进去,她师承一个山野大夫又如何能有这等本事,写出的几张方子就能把疫情控制下去?怕是不行的,不过总归是个机会,且呈上去让太医院的瞧瞧吧。

    翌日周长林去早朝,路上还得另几位官员嘲讽,道他多管闲事,又质问他,是否等到瘟疫霍乱至城内,连着他的家眷都被波及才会痛定思痛,周长林心智不曾动摇,其实他也知道古往今来,瘟疫何其可怕,大多数的瘟疫都是屠村屠镇甚至是屠城,多数也是将其整个村子封锁起来,任由他们自生自灭,避免更大的灾难。

    进到金銮殿中,众位朝臣跪拜,有事说事,接着又是对流民瘟疫一番讨伐,等着皇上默不作声,周长林才上前恭敬道:“启禀圣上,昨日微臣家中有位属下的家眷呈上几张医治瘟疫的药方,微臣不敢瞒着,今日特请皇上过目,由着太医院众位太医定夺此方可否用。”

    帝王让身边宦臣接过药方递上来,他观察几眼,这药方字迹清秀,帝王问道:“是位女子敬献的药方?”

    周长林道:“正是,”他也不敢道出是燕屼妻子,以免给燕屼招来祸事,若这些药方当真有用,皇上论功行赏,他在把人道出便是。

    如今是瘟疫病情紧要关头,帝王不好多说,让宦臣把药方交给金銮殿的两位太医,两位太医瞧过,皱眉连连,一会说这药性过猛,病人身体本就薄弱如何能够使用这虎狼药,一会儿又道那那两道中药如何能一块使用,简直是胡闹,最后跪下道:“皇上,如何能够使用这样的药方,万万不可啊,这药方不仅是救人,反倒是害人。”

    周长林面色不虞,心道:果然是妇道人家,莽撞行事,害人害己。

    帝王也知周长林一片好心,便不好多说什么,退朝喊了另外两位重臣去御书房商讨政务。

    酉时,周长林回到尚书府,孙氏急急迎上去:“阿屼媳妇呈的药方如何?太医院的可说能够使用?”

    周长林也不愿对老妻发脾气,只道:“你也莫要再掺和此事,阿屼媳妇只是个妇道人家,她得来的药方如何能够让人信服?我今日呈给太医院的,都道这药方不对,是虎狼药,一个不好就会害死人,你往后莫要跟着她掺和,可知晓!”

    孙氏叹口气。

    次日一早,姜婳等到玉珠递到燕府的书信,说道:“嫂子,太医院那些人自恃清高,不肯用你师父的药方,我也是没得法子,不过找人弄到瘟疫病人的病况,特意送来给你,你瞧瞧可有什么帮助。”

    自然是有帮助的,姜婳打开厚厚的一叠病况,病状相似,痢疾,皆肢节痛,头目痛,伏热内烦,这些都是水涝后容易产生的疫病,因在水中浸泡多时,又与死尸接触过久,食用脏水脏物,伤口长久暴露,路上舟车劳顿,虚弱不堪,外邪因而乘之,形成疫病。

    姜婳自问是个半吊子,只不过张老的瘟疫集成里实在记载详细,各种病况时段处理方式都写的清清楚楚,她也有些信心能够医治好这些疫病。只不过——姜婳把手中病况丢到书案上,微微叹口气,她好不容易心善一次,却也是没得办法,她总不能亲自去城外与流民接触帮人医治,否则名声还要不要了?

    罢了罢了,与她无关。

    夜里入睡,姜婳却噩梦连连,梦见上一世姜家人的惨状,她夜里惊醒过来,靠在床头昏昏沉沉,心里难受,这辈子她小心谨慎着,慢慢的弄死仇人,对外也是能帮则帮,这些流民和城内北街那宅子里感染瘟疫的人,都是一条条的人命,她不知道自己弄死的人命需要多少来偿还,可行善积德总归是对的。

    弄死范立的时候她面上不显露,不后悔,可也的确是她亲手杀人,沾染上杀孽,该如何偿还?那么多的人命……

    罢了罢了,再想想法子吧。

    翌日一早,姜婳派明安明成去城内北街那家宅子里打探打探,最后还真的给她打探出来一些情况,她道怎么染上瘟疫的流民都被封在城外,偏偏城内还置办一处宅子安置与流民有过接触的人,原来是如此,当初施粥的是定国公府上的婆子与管事儿。

    说起这定国公,那真的是一门尽忠义,跟着先帝出生入死不少回,先帝才继位时还很年轻,国库空虚,战乱连连,老定国公跟着膝下几个儿子随先帝入战场杀敌,满门忠义,这些年全部战死沙场,定国公隋家只剩几个儿媳,还有孙子孙女,老国公夫人霍氏这么些年,就算还有孙儿孙女承欢膝下,可已然心灰意冷,国公府交给大儿媳管着,等着长孙年纪在大些,当今圣上或许会降爵册封隋家长孙为侯爵。

    现如今老国公夫人还在,爵位也暂且没动,对外还是称呼国公府。老国公夫人这么些年心如死灰,吃斋念佛,不愿跟着儿媳和孙女们一块住,在国公府的一侧开辟出来一个小院子,修葺个进出的门,不常与国公府儿媳孙儿们联络,她修身养性,平日也总爱施粥行善,这次流民大批来京,她就让院里的婆子管事儿去城外施粥,哪里想到却沾染上瘟疫。

    老定国公夫人总与婆子接触,得知这事儿,圣上自然不可能让老定国公夫人出城跟着一堆流民待在一块,特意准许在城北弄个大宅子,把老定国公夫人跟着近段时间与婆子管事儿接触的人送进来。

    好在老定国公夫人这几个月都未让儿媳孙儿们进门过,因此只有她老人家门庭里的丫鬟婆子们送进去。

    进去没几日,老定国公夫人就开始头疼发热腹泻起来,明显是被传染上疫病。

    作者有话要说:  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路有饥妇人,抱子弃草间,出自王粲在《七哀诗》。

    文中疫病资料也是根据中医古籍《黄帝内经》找的一些资料。作者其实也看不懂,文中的不得当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