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6章

    第76章

    京城和苏州住宅布局差不多, 东西富贵之地, 南北是贫民贱民之地,北街尤为如此,皇帝也不敢把老定国公夫人留在东西接和内城, 让禁卫军在外城北街寻间大宅子安置众人,里面住了约莫百人,女眷和男人都是分开的, 宅前有禁卫军把守着,不许人进出。

    姜婳不能去城外流民堆里帮人治病, 却能够去帮老定国公夫人,她其实有大半的把握能够治好此次瘟疫,是因为她对张老的医术坚信不疑, 的的确确称得上神医两字,那本瘟疫集成是张老一辈子的心血,上面批注讲解都非常的详细,她非常的有信任。

    这也是她敢出手的原因,到底那么多的人命, 若能救下, 也是积德。

    这事情, 姜婳其实也有些顾虑,那老定国公太夫人身份尊贵, 她这般去前往帮着医治,也怕被人道一句攀附权贵,她总不能直接去外城北街的宅子上毛遂自荐, 恐被禁卫军当场打走,她在京城没有相熟的人,也就勉强见过孙氏和周玉珠,这事情只能求到孙夫人面前的。

    她又乘着空当去尚书府一趟,见到孙氏,说明来意:“如今疫情横行,太医们素手无策,不出几日,等着染病的人数过半,朝廷只怕不再管顾流民与疫病,任由染上疫病的流民自生自灭。我与神医师徒一场,不说悲天悯人,可总归是学到一点东西的,也相信师父对疫病的医治是有效的,只不过师父与京城太医院们的太医用药全然不相同,剑走偏锋,太医院的太医们不敢冒险也是应当的,我与神医相熟,实则知道他的本事,这才想着试上一试,还请夫人帮我一把。”

    孙氏迟疑道:“阿屼媳妇是想?”

    姜婳慢慢抬头,神色坚定,“我想去外城北街看押疫病人员的宅子走上一趟,我知里头住的是定国公府的老太夫人,也不愿世人说我攀附权贵,就想请夫人帮我递个信,只道是认识一位女郎中,身份不必说的太详细,说女郎中于疫病方面有些研究,想进去帮着医治疫病,到时候我带个丫鬟进到宅子里,若真的能够医治好疫病,等着宅子里染上疫病的女眷们都好起来,皇上便会让太医们沿用这个方子,城外几千流民便能保住性命。”

    孙氏瞠目结舌,半晌才道:“这怎么可以!你是阿屼的媳妇,我如何能够帮你这个忙,若是连你也有个三长两短的,叫我怎么对得起阿屼啊!使不得使不得,实在不成你把这些方子交给城中有名望的郎中大夫……”

    姜婳苦笑:“夫人所有不知,太医院的太医们都放话这方子是虎狼药,外头的郎中大夫又如何敢用?而且夫人不必为我担忧,我是有完全把握能够预防染上疫病的。”师父的医书上写的清清楚楚,疫病都是由着口鼻传入,接触病患时一定要严防,用雄黄,苍术,藿香还有些燥湿杀毒的草药碾碎缝制在面罩中,罩住口鼻,接触病患回去后一定要勤梳洗,泡药浴,房屋用烟熏过,便能防止染上瘟疫,他曾用这个法子,医治过大大小小的疫病,俱未染上过疫病。

    孙氏还是不敢,这事关燕屼,她如何能够做主。姜婳继续道:“我虽才与夫人接触两次,却看出夫人有副菩萨心肠,不愿见到生灵涂炭,求夫人帮我递信进北街的宅子。”

    “你这孩子可真是……”孙氏叹气,犹豫半晌才道:“你可真有完全把握能够防止自己染上疫病,能够医治好疫病?”

    姜婳捏着袖子,轻轻点头:“若无把握,我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我虽怜悯他们,可我也是惜命的。”她说的是实话,她的确想救人,可是也惜命啊,姜映秋和谢妙玉都没解决,她如何会拿性命去赌?

    她虽然没有攀附权贵的想法,可到了京城这样的地方,不努力往上爬,就只有被人碾压的踩在脚底下,如同当初被陶家那个县君欺负一般,连还手都不成。更何况,夫君眼下待她一片真心,可两年后,五年后,十年后呢?她人老珠黄,眼角起了皱纹,面上皮肤不再光滑嫩白,他却是高高在上的内阁首辅大人,权势是男人最好的保养品,他大权在握,意气风发,多的是小姑娘扑上来。

    历经那样一辈子,她不可能真的把一切压在一个男人身上,她也需要自己努力。

    孙氏最后还是同意帮她递信进去,很快里头就同意让姜婳进来。

    姜婳收到孙氏书信,准备一番,同珍珠齐妈妈说过便打算带着阿大进去帮人医治疫病,没曾想,珍珠跟齐妈妈得知她的打算,一脸惊恐的跪下磕头:“求大奶奶三思啊,此事万万不可,您身子精贵,哪能去那样的地方,若,若是您有个好歹,叫奴才们如怎么办?老爷太太若是知晓,肯定不会让大奶奶去的。”

    姜婳郁闷:“我自然不会拿自个性命开玩笑,的确是有完全把握才进去的。”

    两人还是磕头不肯起,姜婳劝说几句也硬气起来,让两人帮着掩护,不许前院那些丫鬟婆子们知晓此事,省的乱嚼舌根子,她就带着阿大和两个包袱从后院偷偷溜走,坐上孙氏给她备好的马车,一路过去北街,在一处大宅子门前停下,车夫离开,姜婳跟着阿大孤零零的站在人烟稀少的北街,全都闭门闭户的,没人敢这个时候随意在外溜达。

    大宅子门口有禁卫军把守,早得了信儿,盘问过两人身份就放人进去,由着一个年迈的,死气沉沉的婆子引着去见定国公老太夫人,入走廊过垂花门,行至东院,所见的丫鬟婆子都是死气沉沉,面无表情的,姜婳带着面纱,丫鬟婆子们也瞧不清她的长相,进到东院正房,入室内,见到躺在床榻上骨瘦如柴的老太夫人霍氏。

    她昏迷不醒,姜婳也不用行礼,从包裹中取出自制的面罩带上,再出去跟管事的嬷嬷道:“嬷嬷,我既进来,自当尽心尽力医治好老太夫人和其他病患,只是就我一个人也需要嬷嬷的配合,首先要做的就是老太夫人身边的下人们不能再染上疫病,我这拟着一张单子,劳烦嬷嬷下去让奴仆们严格执行起来,告诉他们,若想活命,就必须遵照上头的一件件的来!”

    这单子上拟的都是疫病的防范,首要便是每人都备上几个换洗的夹杂着中草药的面罩,再来大小房间的打扫烟熏,小到平日的梳洗吃喝,且未患病的每日也需泡药浴喝汤药,还有各种都必须严格遵守起来。

    嬷嬷接过单子看上一眼,忍不住多瞧姜婳几眼,最后才福福身子道:“嬷嬷是老太夫人身边的桂嬷嬷,往后还要劳烦姜大夫,也请姜大夫放心,老奴定会仔细看好下人,约束规范她们。”她也不知这女大夫的底细,只知道是尚书府的孙夫人递了信儿给老太夫人,说她手底下有个女大夫能够医治疫病,想进来帮患病医治。

    桂嬷嬷当初还在想,到底谁人那般傻,连着太医院的太医都要放弃,竟还有人想进来送死?

    何况谁人不惜命?她也不想死啊,只盼着这个女大夫是真的有本事。

    底下的人若严格按照单子上的来,这瘟疫就算是控制了大半。

    桂嬷嬷下去吩咐事情,姜婳入内找另外位近身伺候的嬷嬷要来老太夫人的病况单子,上头都写清清楚楚,她上前给老太夫人把脉,脉象和师父记载的都是一模一样,她其实只用按照师父药方上来用药就成的,写好方子,在依照老太夫人的病情与年纪定下药量,嘱咐嬷嬷下去抓药,不想过了会儿嬷嬷药未抓回来,却领来个气急败坏的太医。

    太医也不敢进屋打扰到老太夫人,喊嬷嬷把姜婳叫起来,嬷嬷神情很是尴尬,“姜大夫,老奴也没法子,药材如今都给这位太医把守着,老奴想去领药就必须由他经手,他,他道姜大夫的药方不对,不肯给药,还还这般跟过来……”终于结结巴巴的说完。

    姜婳柔声道:“嬷嬷不必自责,我出去同这位太医说清楚就是。”她出去庭院里见到太医院的太医,听闻是姓刘的,福身道:“见过刘太医,我知刘太医秉承着用药温和,这可瘟疫就是毒气入侵,再用温和的药物也不管用,我这方子看着是狼虎药,其实不则,这药方里的黄芪与白术分量都是看着给的,也是最为温和能够综合药性的,还请刘太医让嬷嬷去抓药。”

    刘太医气的跳脚:“你个丫头才多大年纪?十五还是十六?有没得二十?也敢随意给人看病,还是这等疫病,你莫要害死人!我行医几十年,就没见过这样的药方!”

    姜婳正色道:“刘太医此言差矣,您未见过,并不代表没有,这药方的确是可行的,已经医治好不好疫病,我如何敢拿老太夫人的身子开玩笑?老太夫人身子扛不住几日的,还请刘太医莫要耽搁下去。”

    这刘太医家中世代都是杏林人家,如何看得起这样的药方,更何况哪个杏林人家不是学了几十年才敢出来行医?这小妇人看着连二十都没吧?

    桑嬷嬷站在一旁,叫苦不迭,她与沉着稳重的桂嬷嬷性格完全不同,面团一样的性子。

    刘太医咬死不肯让嬷嬷去抓药,姜婳也颇为气恼,直到桂嬷嬷回来,见刘太医跳脚的模样,淡淡道:“刘太医给老太夫人用药好些日子,却依旧不见好,反倒一天比一天重,眼下又拦着姜大夫不肯她用药,所为何意?自己做不到事儿,便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做不到吗?”又转头跟桑嬷嬷道:“去抓药过来吧。”

    刘太医气的不成,指着姜婳道:“好好好,我倒是要瞧瞧你一个妇道人家,如何医治好老太夫人,如何医治好这院子里头的病人!”说罢,怒气冲冲的转身离开。

    姜婳忍不住叹口气,桂嬷嬷温声道:“姜大夫不必担忧,老太夫人昏迷前曾把这院子交由我打理,便是刘太医也不敢有任何话说的,姜大夫尽管放开手脚医治病人就是。”

    “有劳桂嬷嬷了。”

    桑嬷嬷很快抓药回来,姜婳亲自在庭院里煎药出来,阿大蹲在旁边心疼的不行:“大奶奶,要不奴婢来吧?”

    姜婳笑道:“不用,你守着吧。”

    煎好药后,姜婳端进去让桂嬷嬷给老太夫人服下,老太夫人昏昏沉沉,喝过药又睡下,这药剂要一天两幅,晚上用过晚膳还需喝上一副,不过眼下还有别的事情忙碌,姜婳问过桂嬷嬷,得知这大宅院里一共一百二十一口人,染上瘟疫的有三十六人,姜婳都忍不住心惊,这短短几日,又十来人被传染上。

    这三十六当中有一个小郎中,剩余都是府上的丫鬟婆子,还有两户商贩,都是当初跟老太夫人身边的管事接触过的。这两户商贩就占去十口,不过是普通的百姓人家,太医不看中,也不怎么看顾,这两户人家很快染上瘟疫,每天也没什么人照料,病情就加重,听闻比老太夫人病的还重。

    姜婳领着阿大和桂嬷嬷与另外两个小丫鬟过去瞧过,两家子挤在一个院落里,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十口人几乎都躺着在,屋子里头臭烘烘的,姜婳看着皱眉道:“桂嬷嬷,这样肯定是不成的,院子里若病死人,病情就会加速恶化传开,您且派上几个人过来照顾着吧,按照我拟的单子上头严格执行。不过这院子是不能再住下去,挪到别的院子里去,这院里的家具被褥能烧的全搬到庭院里烧掉吧。”

    桂嬷嬷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当下就找来十来个粗使婆子将这一屋子的病患搬到后面那座院子里,再把这边房屋里的家具被褥甚的全部拖出来烧掉,屋子里头也用药水清洗一遍。

    姜婳跟着挪到后面的院子里,已经有好几个丫鬟婆子和两个小郎中在旁边守着,姜婳把脉开药,交给两个小郎中去抓药煎药,方子上面个人的药量也都写的清清楚楚,两位小郎中恭恭敬敬的告退抓药。

    如此一天转下来,姜婳把三十六名病患全部照看一遍,按照两家商贩一般,病人身边都遣人伺候着,这些人都是想活命的,不说尽心尽力照顾病人,可与病人同吃同住一个院子,越发小心谨慎的,绝对是严格按照姜婳拟的单子上。

    等到晚上照顾着老太夫人用过晚上的汤药,姜婳携阿大在东园的厢房里歇下,她累着一天,把捂住口鼻的面罩摘下丢入火盆里,再泡过药浴,阿大也是同样,主仆两人收拾妥当在房桌前坐下用晚膳。就她们两人,也没那些规矩,姜婳让阿大坐下一块用膳,姜婳知晓必须吃饱才成,否则身子会受不住,病痛就容易入侵,她硬生生吃掉两碗米饭,一碗红烧肉,一碗鸡皮酸笋汤,看的阿大目瞪口呆。

    剩余的全被阿大吃光,主仆两人倒头歇下。

    ……

    尚书府里,孙氏听闻姜婳已进到宅子里,又暗暗后悔担忧着,这万一有个好歹的,阿屼还不得跟周家闹翻?哎,她还是太鲁莽些,那阿屼媳妇也是个能说会道的,生生把她给说动。晚膳时,周长林见老妻心不在焉的,问道:“这是怎么了?可是出了何事?”

    孙氏不敢告知,忙道:“没甚的。”又问道:“老爷,如今圣上可做下决定?那些流民和疫病该如何处置?”

    周长林叹口气道:“皇上说再给太医院三日时间,如果太医院的那些太医再没有任何法子,只怕真的会隔开疫病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孙氏也跟着幽幽叹口气,她有心事儿,晚上伺候老爷歇息都神思恍惚的,周长林一把捉住她的手,皱眉问道:“到底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他这位老妻在他还是个寒门子时就跟了她,心性单纯,温和醇厚,他对添香红袖没有太大的兴趣,这些年都没纳妾,只守着老妻过了半辈子,她什么心思都露在脸上,这会儿也不例外。

    孙氏忐忑道:“那我说出来,老爷不许责怪我。”

    “你说便是。”

    孙氏低垂着头道:“昨天阿屼媳妇求到我这里,想去北街的宅子帮着医治疫病,我我已经答应了,今儿一早阿屼媳妇就进去了。”

    周长林勃然大怒,气的重重把茶盏搁在手边的案上,溅出不少茶水,“你这可真是糊涂!那可是阿屼的媳妇,若出个什么事儿,你让我怎么跟阿屼交代?连着太医们都素手无策,她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敢保证治好疫病?如何敢保证不染上疫病?就凭着那样两张方子?”

    孙氏难过道:“我,我见她很有信心的样子,这才……”

    “妇人之见!”周长林气急,“你可真是糊涂啊!”他对燕屼这位娘子说不上喜怒,却实实在在想过若没了她,燕屼或许就能够娶玉珠的,他执意让玉珠嫁给燕屼,也不过是因为心底的愧疚,这些年来……

    周长林思忖至此,叹气道:“罢了罢了,不管如何,这都是她的命,你也不必再自责。”倘若阿屼的娘子染上疫病,那也是怪她自己,怪不得旁人,反倒给了他机会。

    ……

    北街那座未挂牌匾的大宅子里,姜婳起早贪黑的忙着,除了给老太夫人治病,其余三十多名病患也需仔细照料着,转眼两日过去,患疫病严重些的都是昏迷不醒,好歹是没在腹泻,刘太医得知后只是轻轻哼了声,他可不觉得这是个好兆头,而且那女郎中要逞强,他就给她机会,宅中病患一律不管,落个清闲。

    眨眼到第三日,老太夫人能清醒些时候,被桂嬷嬷扶着用些稀粥,用过又是昏昏欲睡,桂嬷嬷很是担忧,问姜婳道:“姜大夫,老太夫人这怎么还没精神?”她瞧着老太夫人的症状的确是好些的,可整日还是无精打采的,一睡就是一整天。

    姜婳笑道:“嬷嬷不必担心,老太夫人这已经是好转起来,用了三日药,明儿一早就能清醒过来的,药量也该减少起来,不出十日,老太夫人就能彻底好起来的!”其余十来个疫病严重的也都得到控制,三日为一个疗程,明日早晨就能看到效果的。而且这三日,宅子里没有任何人被染上疫病,之前可是一天有好几个被传染上。

    翌日卯时,隔壁正房里头突然传来一阵激动的哭声,把姜婳跟阿大都惊醒起来,阿大一脸惊惧的望着姜婳:“大,大奶奶,莫不是老太夫人已经……”

    “快别胡说!”姜婳喝斥道,又低声道:“只怕是老太夫人彻底转醒,屋子里的婆子一时激动就哭了起来。赶紧起来伺候我穿衣梳洗吧,我也过去瞧瞧。”

    穿戴整齐,姜婳带着那纯棉纱布做成的面罩子,随阿大一块过去隔壁的正房,丫鬟放行,她进到内间,见五连珠圆形羊角灯上燃着粗壮蜡烛,照的房间里面亮堂堂的,老太夫人正靠着个猩猩红红云龙捧蝠迎枕上,神色淡然,精神气还不错,不过身子肯定是还虚弱着的,姜婳福身,上前给老太夫人诊脉,的的确确是好转起来,她也彻底松口气。

    老太夫人已经听桂嬷嬷说过姜婳来历,以为她就是尚书府孙夫人的家眷,也未曾多言,只真诚实意道了句谢谢。

    姜婳福身,忙道:“不敢当。”

    老太夫人饥肠辘辘,桂嬷嬷吩咐厨房去做些清淡有营养的粥食,姜婳忙着在一旁写今日的药方,又恳求桂嬷嬷让门口守着的禁卫军给宫里递个信,说是疫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啦,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