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79章

    第79章

    姜婳被他弄的精疲力竭, 半分都不想动弹, 哪儿能起身, 待会下地都能脚软跌倒。燕屼神清气爽的凑过去亲一口她的脸颊, 握着圆润如珍珠般的脚趾把玩着, 她的脚生的小巧, 只有他巴掌大小,玉足莹白如雪,泛着粉嫩的光泽,他爱不释手的, 最后竟抬起她的脚掌, 抱着她脚趾啃了口。

    姜婳惊呼一声,忙缩回玉足去瞪他,他又一把扯过她双腿,捡起旁边的罗袜套在她玉足上, 再把人抱在怀中,慢腾腾的去给她穿上软绸薄袄,盘上扣子,绣花长裙也都一并给她穿上,又忍不住亲她的唇角, “娘子可有些力气用饭食了。”

    “那就起来用饭吧。”姜婳也不能真矫情的让他喂她吃饭食, 方才歇息会,身上好歹攥了些力气,她慢慢挪动床沿上坐着,想俯身穿鞋, 燕屼比她快上一步,半蹲下身子拾起金丝线绣白莲花软缎绣鞋给她套上,站起身来牵她的手朝着隔间而去。

    隔间的黄花梨喜鹊石榴纹大圆桌上摆的满当当的,汤是罐煨山鸡丝燕窝,煨了几个时辰,满屋子都是浓郁的鲜香味,大菜有盐煎肉,鹿肉片,清蒸桂鱼,红烧狮子头,卤酱香蹄髈,再几道小炒和一些新鲜的时令蔬菜清炒,如今厨房掌勺的姓杜,是姜婳从姜宅带来的,各种菜系都会些,手艺那是没得说,色香味俱全。做的卤味和野味最为出彩。

    燕屼在南下过的艰苦,坐下啃了个红烧狮子头,赞道:“味道不错,醇香味浓。”

    姜婳也忍不住夹了个尝尝,肥瘦适宜,咬下去有浓郁的汁液爆开,满口生香,她都吃下一整个,拿帕子擦擦嘴才好奇道:“夫君,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的?”南下治水肯定不易,他是水部郎中,任何事情都要监督,治水她不太懂,却知道非常非常的艰难,治水不仅仅是要退水,还要能够防水,大约就是水利灌溉,河防疏泛,离不开蓄,引,灌,排的这样的工序。

    往常也不是没有水部的去治水,但都是无功而返,太难,很多技术不到位,如果夫君当真能够弄水利工程体系防住水,加官是少不了的。这样艰难的任务,他当初说只要两月,她就觉得时间不足够,哪儿想到他真的就是两个月就回来。

    燕屼吃掉口中食物才开口道:“南下治水比我想要的还要艰难些,牵扯太多,为夫这趟回来是跟皇上回禀南下各种问题的,这几日留在宫里的时辰多,等着三四日,怕是又要启程的,这次治水不仅仅是治,还要弄好水利工程,省的年年都水涝,百姓们苦不堪言,这是皇上心里头的一块心病。”

    “夫君说的是。”姜婳的心也跟着提起来,“那就默然一个跟在你身边可伺候的过来,要不让静然也跟过去,再挑几个麻利的丫鬟婆子们?”她是想着要不带个厨师也成,看他这吃饭狼吞虎咽的架势,在那边都不知道吃的什么苦。

    燕屼打趣她道:“你当为夫是去享福的,哪能带丫鬟婆子去,再给那些胡搅蛮缠的官员参一本上去,皇上都要不满起来。”

    姜婳忙给他添了碗山鸡丝燕窝汤,羞愧道:“我还不是瞧着你都瘦了圈,心疼的慌,你就带着默然一个人,哪里能吃的好,那地方前些日子才被淹过,怕也没什么可以吃的。”她见他一口喝下半碗鸡丝燕窝汤才忧心匆匆的问:“那些官员可是很难搞定?俗话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可,可夫君始终是皇上派去的,他们纠缠着夫君做什么?”

    她也开始替他担忧起来,两人是夫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何况他待自己也是很好的。

    燕屼轻轻勾了下唇角,似有嘲讽之意,“还不是为着个利字。”

    姜婳心头大震,吃惊的望着燕屼,她不愚笨,一点就透,哪怕不是男儿身未曾学过多少学问,她也听懂夫君这话,这次治水要建水利工程,皇帝亲自拨了国库的银子交由燕屼与工部尚书,这些银子是用来建工程的,可是那些个官员盯上这些银子,想从中牟利,拉燕屼下水。这其中有利可图的实在是多,用劣铁代替精铁做建工程,那么就能从中剩下一半的银钱。

    可这样出来的工程可想而知,质量堪忧,说不定一次洪水就能冲垮。

    这些个狼贪鼠窃,姜婳气的咬牙:“他们怎么敢!就不怕皇上责罚吗!”

    燕屼伸手捏捏她的手心,知晓娘子猜出这些官员的所作所为,示意她莫要动怒,才慢慢说道:“山高皇帝远,再说也没明面上说起想要贪污银子,不过镇日的拉着我去喝酒听曲儿甚的。”姜婳瞪他一眼,他才笑道:“为夫那般忙,自然是没有去的。”

    他还有些话没敢告诉婳婳,工部尚书对水利这方面不懂,全部交由他来处理,选材看地各种铁器的置办都是他照看着,那些子官员知晓尚书是个刚正不阿的,不敢从尚书入手,又打听到他才是主事儿的,把他的情况调查的清清楚楚,知晓他是个上门女婿,家中只有一位妻子,以为是岳家管的严,不敢纳妾,竟给他送了两个双姝,一模一样的俏丽容颜,柔弱妙曼,清丽脱俗,楚楚可怜的。

    他心里厌烦,面上不显,留下双姝,却不许她们近身,其中一位娇女焦急起来,夜里提着食盒闯入他的帐篷,他当场发难责罚,杖责那娇女五十大板,吩咐手下的人用尽力气,打的血肉模糊却又留着一条性命,然后先发制人,去质问送双姝的官员是何用意,竟让双姝夜闯他的帐篷,是否想偷看皇上密信,问的那位官员哑口连连,他当场把双姝送回去,一个血肉模糊,一个吓的面白如纸,抖如筛糠。

    后来倒是没官员敢送女子,却依旧胡搅蛮缠的,他想在那些地方做事,又不能真的得罪他们。此次回京,也正好同皇上说了这是,皇帝也是震怒,拨了禁卫军让他一块带去,道以后再清查那些狗东西。现在的确还不是时候,南下那片一团糟,忙着水利,官员们还要忙着安置返乡的流民,清查一大片,等着新上任官员都不知道猴年马月去,只能暂且按下。

    姜婳知他是个稳重的,否则往后也做不到内阁首辅的位置,她就不交代旁的,只问道:“那边可是真的没什么吃的?”

    燕屼又吃颗红烧狮子头才叹道:“可不是,洪水淹了不少日子,好多人家家里粮食都不够吃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是去帮皇上办事的,那帮官员不会真让我饿着,都是好吃的好喝的招呼着。”他说的也不假,但是去忙事的,哪儿能顾得上吃,有时候忙起来一天就吃那么一顿。

    姜婳看他的样子还是心疼,又给添一碗燕窝汤给他,“夫君多喝些多吃些。”

    最后燕屼还真的吃下不少,吃掉半桌子菜,他平日不愿浪费,这次是因才归家,厨房不好太省着,这才置办一桌菜肴,剩余的被抬下去分给下人们。丫鬟们进屋收拾圆桌和隔间,两人暂且捧着刻花莲瓣纹白瓷茶盏啜着茶,姜婳后知后觉的想起一些事情,当初两人才成亲,她用饭时同他讲话。

    他神色肃然的同她说:“食不言寝不语。”

    如今他好像再也没有说过这话,每日用饭还总要同她说上几句话的。思及此事,姜婳也忍不住莞尔一笑。

    用过晚饭,姜婳过去屋子里的榻上看书,燕屼还有公务要忙去书房待着,嘱咐姜婳早些歇息,她点头应好,看书到亥时实在扛不住,又心疼燕屼忙碌至此,吩咐珍珠去小厨房用熬煮的鸡汤下碗汤面送过去。她坚持不住,去净房梳洗回床榻上歇下,连着燕屼半夜归来都不知,察觉到一具热烘烘的修长身躯,下意识的依偎过来,那人将她揽入怀中沉沉睡下。

    翌日醒来已辰时,身侧早已冷冰冰,姜婳喊丫鬟们进来,问道:“姑爷去早朝了?”这几日他还有的忙,怕日日早上都要去宫里头报道的。

    珍珠正站在竖柜旁挑选她今日要穿的衣裳,闻言忙道:“正是,姑爷寅时就起来的,让奴婢们莫要打扰大奶奶休息。”

    姜婳捂着嘴巴轻轻打了个哈欠,他这起来的可真早,做官真不容易呀。

    珍珠挑了身朱砂色金银丝牡丹金玉富贵图纹薄袄并银纹绣百蝶度花裙出来给大奶奶换上,又止不住的感慨,这京城就是比苏州冷,苏州也就冬日的时候里头套一身薄袄,眼下才十月份,这边就要穿薄袄。姜婳乖巧的把衣裳穿好,指了指竖柜里的一件蜜粉色镶银丝万福苏缎褙子道:“再加件褙子吧,我会儿要见人的。”

    珍珠没多问,取来褙子给姜婳穿上,春蝉进来给她梳头时,她正对着铜镜抹脸,还在问珍珠:“姑爷上朝前可垫过肚子?”

    珍珠忙道:“大奶奶放心,昨儿夜里就派丫鬟守着在,姑爷早上吃过不少,烙的肉酱卷饼姑爷吃不少,还用了碗面。一会儿大奶奶想吃些什么?奴婢这就让小厨房备起来。”

    姜婳揉揉脸颊,慵懒的道:“和姑爷一样的就成。”

    站在身后梳头的春蝉望一眼铜镜里主子那张清丽艳绝的面孔就面红耳赤起来,主子这幅容貌实在太勾人,难怪姑爷回来缠着主子闹了一下午。

    用过早饭,姜婳不急着别的,吩咐珍珠道:“去把厨房的杜掌勺跟另外几个厨娘叫来,我有事情吩咐她们。”

    珍珠去唤人,杜掌勺和厨房里帮厨的几个丫鬟婆子很快过来,进屋跪在地上见过主子,规规矩矩的不敢乱望,姜婳笑道:“杜师傅不必客气,快快请起吧,珍珠给杜师傅搬个凳子过来坐着。”

    在厨房做事儿油水多,吃得好,杜师傅就长的白白胖胖一团和气的样子,跟个弥勒佛一般,跟姜婳道谢过就笑眯眯的坐在珍珠给他搬过来的紫檀木雕花木凳上。

    姜婳坐在上首的位置,手中捧着一盏热茶,笑盈盈的跟杜掌勺道:“今日喊杜师傅过来是想问问有什么吃食做出来可以保存的时间长久些,又有营养,吃起来还方便,能够出远门带着的。”

    杜掌勺立刻晓得大奶奶的心意,姑爷去南下治水,昨日才回,听闻过几日还要出门的,虽说是帮皇帝半差事那也极为辛苦,大奶奶这是心疼姑爷,想给他弄些好吃又方便的吃食吧。

    杜掌勺不由的笑道:“回大奶奶的话,奴才会做些肉干,能够长久保存,除着吃起来需要用些力气,平日弄个小炉子用清水把肉干煮成肉汤丢些青菜面条进去,好吃美味还方便,半刻钟就能做好的吃食。还有奴才做的腌菜也颇入味,平日吃上一些胃口好起来还能多吃两碗饭的。”

    这个姜婳是清楚的,杜掌勺的那几坛子腌菜她平日也爱吃些,很是开胃。

    姜婳抿了口茶水笑道:“那劳烦杜师父多做些肉干出来。”说着迟疑道:“就是三四日的光景,这肉干可能够做的出来?不是还要日头烘晒吗?”

    “这个大奶奶不用担心。”杜掌勺笑道:“奴才用炭火烘干就是,很方便的。”

    姜婳微微颔首:“如此就有劳杜师傅。”

    送走杜掌勺和一众丫鬟婆子们,姜婳喊来默然,问过他在南下时姑爷吃穿,又道:“姑爷过几日再南下,你且伺候好,姑爷平日忙碌记不得用饭,你要亲自端过去,你这几日去厨房跟着杜师傅学学厨艺吧,不说做的精,至少该晓得平日给姑爷做些吃食的,我听说那地方艰苦,姑爷就搭个帐篷,你去支取五百两银子,过几日带着一块去,你且去置办些炉子食材什么的,定要把姑爷照顾好。”

    默然恭敬道:“奴才省得。”

    夜里,燕屼从衙署回来,听闻默然说这事儿,肃穆的面庞都松懈下来,露出些笑意,调侃默然道:“那就听大奶奶的话,你去厨房待几日吧。”

    四日时间一晃而过,燕屼明日要启程离京继续南下做事儿,姜婳吩咐厨房弄桌子好菜,又让珍珠把何氏请来,三人待在东院的偏厅用过膳食,何氏很高兴,嘱咐燕屼定要办好皇上交代的差事,又拉着姜婳说不少话,还稍稍喝了两盏清酒,最后被两个小丫鬟扶着回去的。

    两人梳洗后,姜婳也不能歇息,把着丫鬟们收好的包袱检查一道,杜掌勺做的肉干带了不少,还有腌菜也带上一坛子,换洗的衣衫袍子大氅厚氅甚的,瞧过之后才稳妥,上床榻上睡下,免不得又被燕屼压着好一番折腾的,姜婳呜呜咽咽的跟他求饶都不管用,好在他也知晓明日要早起,不过两次就放过她,把人紧紧的搂在怀中睡去。

    第二日卯时,姜婳要送燕屼出府,早早的睁开,还在床榻上呆了好一会儿,她还没睡醒,迷迷瞪瞪的,惹的燕屼又把她压在床上好一顿亲吻,闹得她惊呼连连,总算清醒过来,喊丫鬟进来梳洗摆膳食,用过饭,众人拥簇着两人出门,何氏也早起来送人,一众人站在府门口的壁影旁。

    姜婳嘱咐一堆,何氏再嘱咐一堆,最后又姜婳收尾:“夫君一路顺风,等着过些日子我让人再给你送些吃食去,也不必忧心府中和姨母,一切有我,我会好好照顾姨母的。”

    何氏连连点头:“阿屼不用担心我。”

    低头望着姜婳莹洁润白的面庞,唇似樱红,他眸似幽深,想起此刻身处外面,不能太过孟浪,省得外人嚼舌根,退而求其次握住她柔软嫩呼的手,“为夫走了,你好好待在府中,若太无趣,找几个闺房密友也是好的。”他提点了几户人家,继续道:“他们都是我在翰林院的同僚的内人,家世清白,多结交也是无妨。”

    姜婳柔声道:“我省得。”

    把人送走,姜婳扶着何氏回府,她也无精打采的靠在榻上,两人成亲也约莫着一年半的时间,偏偏聚少离多的,她也是理解,他如今建功立业的时候,要忙的还有不少,这次怕不到过年都不能回吧。

    歇过一日,姜婳也精神些,翡翠进屋兴匆匆的问:“大奶奶,姑爷前两日给写的牌匾可要挂上房檐下面去?”

    前两日夜里,两人在房里腻歪的时候,姜婳说这宅子里各门各院连个名字都没有,全都称呼着东院西园的,听着不称心,求燕屼给几个院落赐名,燕屼兴致挺好,当场就找来牌匾,研墨写出几个名字,她们现在住的东院名为玉堂院,何氏住的南院为长平院,还有两处园子,一处名百福园,另一处名缀锦园,百福园挨着南院那边,燕屼希望何氏平平安安,遂起这个名字。

    姜婳笑眯眯的道:“喊人把几块牌匾都挂上去吧。”

    忙完这事情,路管事儿进来通报:“大奶奶,置办的铺子宅子跟庄子的文书都已过定,庄子里原先是京城里头永昌伯家的,后来家里犯了事儿,被皇上削掉爵位贬为庶民,家里的赏赐下来的东西都收了回去,他们自个置办的家业都四处变卖,老奴也是运气好,这才碰上的,那处庄子离的近,就在城外的郊区里头,庄子里管事儿的都是永昌候府上的,也跟着一块走人,现在庄子里头佃农还在,就是没有管事,大奶奶以为该派谁去?”

    “路管事儿且先等等吧,我把府中下人们都喊过来吩咐些事情,等着府中的事情解决,再看看派谁去庄子和铺子上。”姜婳端坐在上首的太师椅上吩咐道。

    说起来这些日子她也不怎么打理后宅,颇为松散,可不代表她没想过整顿。这府里的奴才除了当初姑爷来京春闱带的十来个,剩余的是周尚书送来的姚嬷嬷陈管家从牙婆子那边买来的,还有二三十个她从苏州带过来的人。如今府中除内院跟厨房,前院和后院都是一团子糟。

    她才来京城时身子虚弱,后来赶上瘟疫她忙活大半月,在后面顾着调养身子,原先是打算前几日整顿整顿这后宅,没想到姑爷突然回来就耽搁下去,眼下她也好把偷懒耍滑,投机取巧,不懂规矩的早早撵走。而且时隔两个多月才发落,也正好给她时间瞧瞧到底有谁不老实。

    如今这个二进的小宅门里奴仆就有五十多。没一会儿齐妈妈就使唤人把这些奴仆都叫到庭院来,姜婳站在抱厦处,看看庭院里黑压压的一群,看着还算规矩,都老老实实的跪着在,姜婳温言道:“说起来,这还是我来府中,第一次把你们都叫来说话的,前些日子身子不利索,近日才好起来。你们也不必拘束着,如今我在外头置办些铺子田庄,就想着从你们里头挑些人选出来帮我看铺子和庄子。”

    姜婳又道:“都起来吧,不必跪着。”

    奴仆们陆陆续续站起来,神色松动不少,有些胆大的还偷偷抬头看了眼大奶奶,等瞧清楚大奶奶的面庞,整个人都呆愣住,面红耳赤的低头,她们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好看的人,难怪姑爷连个妾侍都不纳的。

    姜婳轻声问道:“谁是周婆子,站出来让我瞧瞧看。”

    站出个富态体面的婆子,约莫三十来岁,穿着身黛墨色撒花绸面褙子,头上插着跟银钗子,笑眯眯的跟姜婳回道:“大奶奶,正是老奴。”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