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1章

    第81章

    姜婳端坐在美人榻上捧着个窑青釉菊瓣茶盏, 神情怪异又愁眉苦脸的,难怪那日陶县君如此针对她, 她夫君的桃花运实在是可以的, 不仅仅府里的丫鬟爱慕着, 外头国公府的嫡出姑娘都惦记着,她往后的日子有的闹腾。

    府里事情解决大半, 明成明安功不可没,姜婳让珍珠拿了赏钱出来给两人, 温言道:“你们二人辛苦了,这些银钱拿去喝茶吃果子, 休憩几日,好好松散松散筋骨吧。”

    明安明成行礼, 恭声道:“多谢大奶奶体恤,奴才们告退。”

    两人退下, 姜婳放下茶盏, 抚抚袖口,喊来齐妈妈吩咐道:“齐妈妈府上的护卫有多少个?我是想着往后不管后院前院内院的门房都要有护卫把守着,后院不用说,出了那样的事情,以后丫鬟婆子们递东西出去或者外人递进来的都是要检查, 内院更是重中之重, 姑爷在朝为官,重要东西都搁在内院,万万不可让人偷溜进来, 丫鬟们也要好好管着,以免起别的心思。”

    目前她住的玉堂院由齐妈妈管着,能够进出内院的丫鬟有十个,桃花梨花是今日刚从后院拨过来的。阿大,春蝉,如意,芸枝,彩儿,青青都是当初苏州整顿姜宅时买来的,彩儿青青年纪小,一直留在外院做洒扫,随她来京城后,她见两个小丫鬟老实巴巴的,就留在内院里。

    虽有十个丫鬟,但能近身伺候姜婳的只有珍珠,翡翠,阿大,春蝉,芸枝和如意,平日都是两人一轮班,剩余几个丫鬟留在内院做浆洗洒扫针线跑腿等等活计,桃花梨花是内院的人手不够,又听闻齐妈妈说她们两人不错也就调遣过来,先瞧瞧,若是稳妥的,往后也就留在身边。

    这些丫鬟们,珍珠翡翠跟她最久的,都是十七的年纪,再留个两三年,姜婳要给她们找护好人家给配出去的,这两个和阿大定然不会有异心的,剩余几个便不知晓,不过她也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道理,平日内院的丫鬟都规矩的很,她会赏罚分明。

    齐妈妈道:“目前前院后院和内宅都是两名护卫守着,大奶奶可觉得要加人?”

    姜婳点点头,慢慢说道:“人数加倍吧,日夜轮班。”她可不想周老婆子的事情再出一次,这事儿是瞒不住的,等到过两日,京城里就会传开,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每家每户都有各样的糟心事,何况只是后院出事,没波及到前院内院,也传不出什么话的。

    这些事情处理完毕,姜婳可算松口气,当天夜里早早的歇下,前几日夫君回来也忙碌的很,她帮着治疗瘟疫的事情都忘记告诉他,这会儿他去南下,也不好书信告诉他,省的他担忧,府中的情况她也是报喜不报忧。

    过了两日,姜婳发落丫鬟婆子的事情果真在京城传开,有唏嘘的,说她也是不容易,从苏州一路来京城,身子缠绵病榻两月有余,底下的奴仆就敢做出这样的事情,幸好内院前院守的严,没出大事儿,的确是同情者居多,毕竟这事情放自身想想,那可真是义愤填膺。

    这事情自然传到陶若珺耳中,清丽面容上愤恨不已,使人传来圆脸婆子问话道:“嬷嬷,你与燕府递信的事儿没被人查出来吧?”

    冯嬷嬷笑道:“县君放心,老奴每次都绕好几条街,肯定不会被人知道的,那周老婆子连老奴是谁都不晓得,自然不会说出来,县君就把心搁在肚子里吧。”

    陶若珺绷紧的面容好看些,她可是国公爷嫡出的孙女,身份尊贵,就算喜欢燕屼也不好被人宣扬的到处都是,这位冯嬷嬷是她的乳母,一直照顾她长大,待她很好,饶是如此,喜欢上一个寒门子弟的事情她也不敢让乳母知晓去,当初才撒娇嗔道:“乳母,那状元郎的商户娘子竟敢在集市上落我面子,我心里实在气不过想找她些麻烦,可她待在内宅,我也没法子,乳母帮我探探她府上的消息吧。”

    冯嬷嬷自然应下,可燕府严实着,探来探去也都是些无用的消息。陶若珺心里愤愤不平,觉得那商户女如何配得上俊朗无双的状元郎,可她想找麻烦都找不到。说起她对燕屼的感情,乃是一见钟情,当初殿试过,帝王在宫中的琼林苑设恩荣宴,三甲进士俱要参宴,还有朝中重臣携家眷,女眷与太后皇后在另外一处设宴,她当初进宫有幸见到状元郎。

    陶若珺打小就和太子殿下熟识,所有人都告知她,往后她会是太子殿下,太子容貌长的精致俊美,可那时候生的实在瘦小,还没她个子高,她不喜,她自幼就喜欢高大些的男人,三年前,太子殿下失踪她还松口气,以为不会嫁到宫里做太子妃,又于恩荣宴上看中燕屼,他生的高大威武,相貌堂堂,让人打探,结果才知他是个上门女婿。

    陶若珺心里万分恼怒,以至于当初集市上听闻是他的妻子,她就咽不下那口气,想要为难那个商户女,谁知那商户女口齿伶俐的很,竟拿祖父来压制她,心里憋着气,越发想知道她们夫妻两人的事儿,这才让冯嬷嬷去买通燕府的婆子,只是——“嬷嬷,便不能买通内院的丫鬟们,那周老婆子递来的信实在没用。”

    冯嬷嬷叹气道:“老奴知道姑娘心里受了委屈,可这位燕大奶奶也是有些本事,莫看她整日身子病怏怏的,内院却管的滴水不漏,别说小丫鬟呢,怕是连个蚊子都飞不进去,这个燕大奶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姑娘啊,听乳母一次劝,莫要找她麻烦了,前些日子太子回宫,不出意外,只怕你们两人会把亲事定下来,要嫁到皇家,言行举止都要谨慎,往后太子登基,您就是皇后娘娘,这泼天的富贵,您想整治谁还不容易的很?何必现在跟个商户女置气。”

    陶若珺原先还真的只是想打探打探燕屼的事情,到此刻,心里对这个商户女的怨气越发重,捏着帕子跟封嬷嬷撒娇道:“嬷嬷,可是我现在心里都不得劲,就是想落她的面子,让她没脸待在京城。”

    冯嬷嬷叹口气:“我的小祖宗,你可别闹事儿,老国公爷最近正为你的婚事急着,你可莫要再惹事的。”

    陶若珺娇嗔道:“嬷嬷帮帮我嘛。”

    “好好。”冯嬷嬷倔不过她,凑在陶若珺耳边低声道:“姑娘不如设筵席邀请相熟的小姐太太和夫人们来府中吃筵听戏,她一个商户女,来到咱们这儿,想落她的面子还是容易的很,诗词作曲,琴棋书画,老奴不信她一个商户女能够样样精通。”

    陶若珺眼睛一亮,“嬷嬷的这个主意好,还是嬷嬷待我好,可是她若装病不肯来呢?她这些日子不都病怏怏的吗?”

    冯嬷嬷低语几句,陶若珺拍手称赞,“就按嬷嬷说的办。”

    …………

    金秋十月,桂花飘香,京城燕府这座二进的宅子旁的美景没有,各处的院落里却种着好几颗桂花树,玉堂院子的这颗年头最久远,有四五丈高,枝繁叶茂,桂花开的一丛丛的,明艳香浓,大老远都能闻见燕府这桂花的香味。姜婳近日处理完下人们,府上的丫鬟婆子们个个都老实的很。

    她也实在没甚可操心的,让府中丫鬟去帮她摘桂花,她打算做些头油,也是从师父哪儿得来的偏方,做出来的头油能够生发,黑发,养发,效果显著,她的一头青丝就是用这个保养的,当初苏州做的头油已经用的差不多,看府中这般多桂花树就起了心思。而且这桂花不仅能够做头油,还能酿桂花酒,做桂花茶,糖腌桂花。

    糖腌桂花可存放长久,平日做甜点糖水舀一两勺香甜可口。

    且金秋时节,螃蟹鲜美,九月团脐,十月尖,十月的螃蟹最是美味,姜婳花大价钱买来几篓子大闸蟹,当天夜里就让小厨房用荷叶蒸出不少,鲜味十足,膏肥脂满,就着一碟子姜醋她能吃四五只,还是珍珠过来拦着,“大奶奶,可不能再吃的,螃蟹寒凉,吃多您夜里该嚷着胃疼的。”

    再喝一杯桂花姜茶,姜婳舒服的吁口气,笑眯眯指着圆桌上剩下的螃蟹:“把这些给小丫鬟们分下去,一人一只,给你们也尝尝鲜。对了,珍珠且去厨房问问杜师傅可会做醉蟹,剩余的螃蟹全都做成醉蟹,放置几天给姑爷送去,让他也尝尝鲜。”

    珍珠笑道:“奴婢这就去厨房一趟。”又喊来翡翠让她把剩余蒸螃蟹分发下去,这大闸蟹难得,小丫鬟们跟过节一样,开开心心的。

    姜婳吃的肚儿滚园,在庭院里走动消食儿,不大会儿珍珠回来道:“大奶奶,杜师傅说了,让大奶奶您放心,保证做出来的醉蟹入口软糯,鲜美芳香。”

    眨眼过去几日到十月中旬,厨房的醉蟹酿制好,姜婳尝了只,果然是软糯咸香,满口生津,她喊来静然,让他找人把醉蟹给燕屼送去,同送去的还有她的一封书信,上头都是她的叮嘱,让他当心身子,吃饱穿暖,不可废寝忘食,注意安全,不可逞强,又道她在府上安然无恙,过的都好,让他不必挂心,还说这醉蟹很鲜美,让他多吃些。

    静然找到个护卫,是燕屼留在府中报信的,快马加鞭的,不过三日就赶到南下,把包裹送到主子手中,一封书信和一罐子的醉蟹,一大包牛肉干。燕屼忙置戌时才回帐篷,跟着他一道过去的还有工部尚书曹青豫,曹青豫也有四十多岁,留着把美须髯,身材精瘦,连续忙碌这么多天,他老人家精神也有些不济。

    正想过来跟燕屼商量些事情就回去休息,曹青豫是工部尚书,也不能南下久留,等着这边东西置办差不多,再有两日他就要回京去。反正皇上给燕屼拨了禁卫军,也不怕这些地方官员使坏。他一进到燕屼的帐篷就闻到一股子鲜香的味道,抽抽鼻子笑眯眯的道:“燕郎中,这哪儿来的香味?”

    这些治水的地方日子过的艰难,才被水淹过,没甚吃食,地方官员虽说好吃的好喝的招呼他们,可他们也不敢吃啊,难保就着他们的道,这也不是没有的事儿。

    七年多前,皇帝刚刚登基,根基不稳,派中央官员去地方上整顿,那知地方官员设下鸿门宴,把那京城去的官员灌的大醉淋漓,塞了个府上的美貌小妾到床上一夜缠绵,第二天醒来,京城官员后悔不跌,被地方官员拿捏住,又有美貌小妾温言软语的吹枕头风。最后那京城官员什么事儿都没办成,还带着个美貌小妾回京,给皇上骂的狗血淋头,被京城的同僚们足足嘲笑半年之久。

    所以他们这些被皇上指派来地方上办事的京官儿都提心吊胆的,不敢胡乱吃喝,京城过惯好日子,曹青豫这段日子嘴巴里快淡出鸟味来,这次来燕屼的帐篷里闻见香味可就没打算走人的。

    燕屼回头看榻上一眼,默然上前道:“回大人的话,这是府上大奶奶今日刚遣人送来的醉蟹还有肉干。”又转头跟燕屼道:“爷,今儿大奶奶才派人送来的,奴才也不好打扰您,就搁在这儿了,大奶奶还特意交代,这次准备的是牛肉干,味道更好。”

    燕屼点点头,表示知晓,回头跟曹青豫道:“曹大人,属下内人今日正好送来些吃食,不若大人也留下用一些。”

    曹青豫抚抚胡须,笑眯眯的道:“甚好甚好。”

    静然手脚麻溜的摆了一盘子醉蟹在案几上,前两日他炒的花生米倒了一碟子出来,还有牛肉干,又买来两小坛清酒给两位大人喝。他还听了大奶奶的话,专门置办个小炉子,这会儿抓了几颗青菜,几把面条跟肉干煮面去,等着两位大人喝酒吃菜后正好垫垫胃。

    曹青豫一尝这醉蟹就哎哟一声,“燕郎中的娘子准备的这醉蟹味道可真地道,比我府里头的厨师做的还要好吃,等我回去可要借你府上的厨子使使啊,我家夫人最好这一口的。”

    燕屼无奈,“一会儿我写信给内人,让她去大人府中送两坛子过去就是。”

    两人虽是上峰属下的关系,但曹青豫极赏识燕屼,平日同他说话也是温和有礼,展露本性。再者两人在这地方相处两月有余,实在有一种共患难的感觉。皇上到底是怕燕屼年纪轻轻,镇不住这些官员,让他这个工部尚书来坐镇。

    两人一口气吃掉半坛子醉蟹,最后还是被默然收起来的,怕吃多两位大人受不住,吃饱喝足,曹青豫心满意足的离开。当天夜里睡下前,燕屼给姜婳回信,温情缠绵,最后才说曹大人很喜这醉蟹,让她得空去给工部尚书府送两坛子过去。

    过了两日,曹青豫神清气爽的跟燕屼挥手告别,骑马离开,等到燕屼的信送至京城,已经三日后,曹大人彼时也刚刚回京去,见到妻子儿女也不由想念的慌,于曹家办过家宴进宫复命。南下治水和水利的事情主要是燕屼监督的多,曹青豫懂的甚少,跟皇上汇报些,也是半吊子,皇上体恤让他回去休憩几日在上朝。

    这日早起用过早膳,检查过儿女功课,跟着妻子说说南下的事儿,外头婆子进来通传道:“夫人,燕府的大奶奶递了帖子进来,说是想要拜访。”

    曹夫人惊奇道:“燕府?”转头望着曹青豫,“老爷,可是你属下那位燕郎中的家室?怎么这突然来府中拜访……”

    曹青豫恍然大悟,笑着把那日跟燕屼一块吃醉蟹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道:“我还说你最喜这口,要请燕府的厨子来府中帮着做些醉蟹呢,想来是燕郎中给他娘子递了信的来送醉蟹的。”

    曹夫人佯怒道:“哎呀,老爷这般说,到时候京城岂不是要传遍我是个贪吃的,老爷面上都要无光了。”

    曹青豫笑眯眯的道:“京城谁不知夫人你呀,就爱美食。”

    曹夫人白了曹青豫一眼,让婆子把人引过去正厅里,备上茶水点心,她过去亲自待客。

    姜婳收到夫君来信也颇为好笑,好在府中醉蟹做的不少,还剩下几坛子,所幸都给曹府送去,寻了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就要出门去,看着身边几坛子醉蟹,姜婳不由的感慨,别人家的太太夫人拜访上封,谁不是好茶好物的往里头送,她可好,就送这么几坛子醉蟹。

    去到曹府,婆子进门通传,很快过来,温声细语的跟她问好,又引着人过去厅里,身后跟着阿大拎着几坛子醉蟹,脚步沉稳。

    曹夫人坐在厅里上首位置,正捧着杯茶水啜着,一抬头就见到个雪肤花貌的姑娘,肤白如玉,眸子盈亮水润,着一身紫檀色缎织掐花对襟褙子,缕金百蝶穿花云缎裙,挽着一个圆髻,发髻上插着一支赤金镶碧玺石簪子,这般老气的颜色她竟穿的极出彩,把那艳丽的容貌生生压制出,透出端庄明艳。

    曹夫人心里忍不住吸口气,暗暗道,好一副明艳清丽的容貌,京城这般容貌的姑娘怕是都没两个,幸好这燕家大奶奶不常在外走动,否则不知多少姑娘小媳妇的要嫉妒她这幅容貌的。

    等到婆子领人进来,曹夫人笑盈盈的起身迎过去,笑道:“可是燕家的大奶奶。”

    姜婳笑道:“正是,见过夫人,这般冒昧上门,还盼着没有打扰到夫人。”

    曹夫人热情的拉着姜婳入厅里坐下,笑道:“哎呀,还不是我家老爷,乱说什么话,嚷的处处都知道我是个好吃的。”

    这位曹夫人长的白净富态,看着和气,姜婳挨着她下首位置坐下,神情多几分真诚,“夫人说笑,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可见这饭食才是重中之重,若不吃饱吃好,如何能好好的安置家事,乃至于国事天下事,这口腹是任何人都不能抛弃的,也离不开的。我前些日子在家整整吃了五六只蒸蟹,可把我家丫鬟给吓着。”

    曹夫人仿佛找到可述说的人,拉着姜婳道:“可不是,这话说的有理儿。”又望着阿大手中拎着的坛子,笑道:“哎哟,这傻孩子,怎么还把这么沉的东西拎着在,赶紧搁一边去吧,然后去隔壁喝杯茶水吃些果子点心。”

    姜婳笑道:“这是我家丫鬟阿大,也是个能吃的。”

    “能吃才是福气。”曹夫人笑道。

    等着阿大离开,曹夫人揭开那坛子闻了口,眼睛一亮,笑道:“我原先还不信我家老爷的话,还想着这醉蟹当真能让他念叨这般久,如今一闻就知难怪了,这光是闻着就口舌生津,这可真是谢谢燕家大奶奶了。”

    姜婳捧着茶盏笑道:“夫人若是喜欢也不枉费我跑这一趟。”

    曹夫人开心道:“明儿我使人给我那出嫁的大女儿送上一坛子去,她也喜欢吃这东西。”

    姜婳犹豫下道:“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这蟹性咸寒,曹家大姐姐要是在月事中或怀着身孕,这东西就碰不得,若无碍的话,吃过螃蟹喝杯姜茶再好不过的。”

    “你这丫头可真细心。”曹夫人温言道:“别担心,我家闺女都生过一胎,平日也总吃,不碍事的。”

    姜婳点头笑道:“如此便好。”

    两人闲聊不少家常话,曹夫人发现这位燕大奶奶脾气好,接地气,说起吃的来那是头头是道,听的她都有些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