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2章

    第82章

    曹夫人与姜婳一番闲聊, 对这位燕大奶奶很有好感,还留她晌午在府中用膳, 姜婳急忙推辞, 表示家中婆婆还在, 要回去陪婆婆用饭的。燕家的情况,京城里有些头脸的人物都打听的一清二楚, 知晓燕家就剩下他们孤儿寡母,寡母还是姨母可怜孩子嫁到燕家去的, 这辈子不曾生育,好好把状元郎抚养长大, 实在令人钦佩。

    送姜婳出府,曹夫人张罗着给嫁入勇毅侯的大闺女送坛子醉蟹过去, 曹夫人育有两儿一女,长子已成亲孩子都有两个, 长女曹宜兰嫁到勇毅侯府里头, 还有个幼子今年不过十岁,养在身边,另外府中还有个老实巴交的姨娘跟庶女。

    曹宜兰长相随曹夫人,白净温和,略丰盈, 一双丹凤眼很是出挑, 两人的面相俱是看着和气,实则不然,脾气反倒有些强硬, 勇毅侯府的情况有些复杂,她嫁的是嫡长子,府中当家的却是勇毅侯夫人,这位勇毅侯夫人乃继室,表面瞧着和和气气的,惯会装柔弱,哄的勇毅侯服帖的很,往后的爵位还不定落在谁头上。

    当然了,勇毅侯的嫡长子只要没犯错,勇毅侯也不好把爵位求给小儿子,若真如此,大家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就连皇帝都不会肯。反正勇毅侯的情况复杂,好在侯府的嫡长子跟曹宜兰一条心,性子稳妥,曹宜兰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曹夫人上门让侯府下人跟侯夫人通报声,侯夫人跟她闺女也不对付,曹夫人懒得去应酬她,直接过去寻闺女说话,让她尝尝这醉蟹,同她说了燕家大奶奶的事儿,让闺女往后多照看照看,曹宜兰笑眯眯的称是,也不由的对这状元郎的娘子好奇几分。

    …………

    日子眨眼而过,转眼到十二月初,天儿越发冷,一早起来姜婳窝在屋子都不想动弹,还不住的跟珍珠翡翠道:“这京城的天儿怎么这般冷,这才十二月,等着过年那会儿可怎么过呀。”屋子里都备着两盆炭火,姜婳还甚是忧心。

    珍珠也是愁着,京城可比苏州冷的多,京城这地儿也不处在正北方,用不着炕,冬天一般都是地暖或者炭炉子取暖,这宅子没地暖,只能用炭火取暖,她思虑片刻道:“大奶奶,路管事儿前些日子置办的几处宅子,有个三进的,里头用的是地龙,若是大奶奶实在受不住这些冷气,不如……”

    姜婳摆摆手,“别吧,好歹熬过今年再说,等着姑爷回来再同他商议下吧。”那处的宅子她听路管事说起来过,距离这儿不远,三进的住处,比这里宽敞不少,府中再塞些护卫奴仆都是够的,而且里头各院的风景都不相同,有处腊梅院子,荷花塘,桃林,桂花林,虽说是三进,但可比如今住的二进的宅子宽敞快一倍。

    用过早饭,姜婳窝在铺着厚毯子的榻上看书,快晌午才起来转了转,推开房门出去看了眼,天空阴沉沉的,北风还刮着,她喃喃道:“怕是要落雪了。”

    姑爷待的那地方也不知怎样,他平日忙,姜婳亦不敢总给他写信,两人就联络过两次,他说过年会回来,还有两月才过年,只盼着他一切安好,平安归来。

    没甚事情可做,姜婳用过午膳小歇片刻,下午端来针线篓子,给姑爷做的两身厚实些的中衣,刚忙活一会儿,珍珠进来低声道:“大奶奶,护国公来人了。”

    陶家?姜婳皱眉道:“护国公府的人来作甚?”

    珍珠也是满面愁容的,“说是给大奶奶递帖子的,这会儿正在厅里等着在,大奶奶可要见人,奴婢估摸着是想邀大奶奶去护国公府做客的,听闻陶府每年十二月都都会邀人去府中赏梅听戏,奴婢估摸着,这陶县君没安好心,大奶奶若是不想见人,奴婢就推说您身子不舒服,不能见客,拒了这次吧。”

    满京城的谁不知道陶家那位县君性子娇蛮,又跟她们家大奶奶有过节,怎么会好心来邀大奶奶去府里头赏花吃茶,怕就是想落大奶奶的面子,让大奶奶出丑呢,着实可恶的很。

    “这怕是不成的。”姜婳坐直身子,盯着案几上的针线篓子,“前些日子我也出门应酬过两次,如何能用生病糊弄县君?她若真心是想为难我的,定不会让我如意,我若真说身子不舒服,她就敢立刻去宫里头找太医帮我诊治,你说我如何能用这个借口。”怕是任何借口都不能用的,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姜婳搁在手中缝制一半的衣裳,淡声道:“扶我起来吧,我过去瞧瞧。”

    穿戴整齐,姜婳过去正厅见那位陶家的嬷嬷,这位嬷嬷生的瘦瘦小小,见到姜婳愣了下,才慌忙福了福身,“老奴见过燕大奶奶,燕大奶奶安好。”

    姜婳笑眯眯的把嬷嬷扶起来,“嬷嬷使不得。”又喊珍珠去端些热点心过来,“这大冷天的,劳烦嬷嬷跑一趟,不知嬷嬷是?”

    “我是护国公府的万嬷嬷。”万嬷嬷自报家门,继续笑道:“我家县君使老奴跑一趟,给燕大奶奶递封帖子,后日是个吉日,护国公府腊梅开的正旺,邀请大奶奶去府中做客呢,哎,我们县君也是悔着,当初大奶奶才入京,县君冤枉您一番,着实心里过意不去,便说趁着这个机会把事儿说开,往后也好来往。”

    万嬷嬷叨叨絮絮的:“我们县君是个好姑娘,当初被下人糊弄才误会着大奶奶,今日就特意使唤老奴给大奶奶送帖子,大奶奶后日可一定要去的。”

    姜婳可不信一个娇蛮的县君会找她和解,何况这县君还惦记着她男人呢,怎么可能是真心结交她。当然了,她也清楚不去是不可能的,握着茶盏的手紧了紧,她笑眯眯的道:“劳烦嬷嬷跑上一趟,后日定会登门拜访。”

    万嬷嬷惊奇的望着姜婳,县君使唤她来喊人时,还同她吩咐,若是这位燕大奶奶托病不肯来,就说帮她找个太医瞧瞧,似乎很肯定她会以病为借口推脱,竟没想到燕大奶奶一口都同意下来。

    姜婳让珍珠去拿了赏钱出来塞给万嬷嬷,亲自送着出门,回来冻的都有些蔫蔫的,暗道这国公府的人有毛病,大冷天的待客,指不定后日就要落雪的。

    还真给姜婳猜对,后日一大早起来,外面开始落雪,好歹北风是停下来,没有呼啸着,反倒没前两日冷。姜婳躺在床榻上滚了两圈,叹气道:“真不想出门啊。”

    珍珠担心道:“奴婢担心大奶奶今天去国公府,不定县君怎么为难你。”当初集市上,陶县君都能骄横如此,这次大奶奶还羊入虎口,她都不知该怎么办。

    姜婳慢腾腾的从厚实的锦被里钻出去,打个哈欠懒洋洋的道:“还能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况且我去国公府做客县君总不能再我吃的点心里下毒毒死我吧,她除非连着陶家的名声都不想要,估摸着也就是为难为难我,机灵些就是,今儿你不用去,我带阿大去。”阿大跟着吴教头学了一年多的功夫,那可不是白学的。

    何况呀,县君真下毒她反而不怕呢,师父都说一般的毒可是毒不到她的,蒙汗药之类的药物她也不惧怕。她再怎么说也是状元郎的娘子,县君不敢动手的,她若猜的不错,无非是拿她商户的身份羞辱她呗,再就是什么琴棋书画的比试。

    穿好衣裳,姜婳坐在妆奁前让春蝉给她梳头,一番的梳妆打扮用过早饭才乘着马车朝着护国公府而去,今儿只有阿大跟着她,临行前,珍珠可是拉着阿大好一番交代,让她寸步不离的跟着主子,看好主子。

    弄的阿大也紧张兮兮的。

    很快到国公府,偌大的宅门前人来人往,车如流水马似龙,马车都依次沿着巷子停靠着,姜婳阿大下马车,立刻有丫鬟婆子引着两人朝着宅子里走去,随行的还有不少太太夫人姑娘们,见姜婳有些陌生,偏她那副容貌实在打眼的紧,一身紫棠色十样锦妆花遍地金通袖袄,下身是件月牙色素锦底杏黄牡丹花纹长裙,还披着件白底镶兔毛石榴红对襟羽缎斗篷。

    头上戴着斗篷,也瞧不清楚梳着什么发戴着什么首饰,只能见到一张端丽冠绝的玉面小脸被斗篷边镶的兔毛裹着。

    哟,这裹得严严实实的,穿的可比旁人多的多。

    姜婳也是没法子,她早上就穿着粉边镶领的中衣和通袖袄,裹着件斗篷一出门,冷的她打哆嗦,又回去让珍珠给里头加了件薄袄,裹的那叫一个严实,被阿大扶着,慢腾腾的走着。

    有位约莫二十来岁,做妇人打扮梳着圆髻的女子笑眯眯的道:“哎哟,这哪家的奶奶啊,瞧瞧这裹的。”

    姜婳听闻,摘掉斗篷帽子,露出被冻得有些发白的小脸,跟那位女子闲聊起来,“我是燕家的大奶奶,家里姓姜,敢问姐姐是哪个府上的呀?我才来京城,对京城也不太熟悉。而且这京城里头也忒冷了,冷的都有些受不住。”

    燕府啊,小妇人的陡然寻味起来,不过见姜婳冻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语气也是和和气气的,心里还是挺有好感的,便笑道:“我是左都御史苏家的女儿,如今嫁到京卫指挥使司指挥同知家中的次子,你唤我一声苏姐姐便是。”

    姜婳听的咋舌,京城这地儿啊,还真是遍地世家,左都御史那是督察院正二品的长官,京卫指挥使司指挥同知家那身份也不低,从三品,她是记得京卫指挥使司里最大的指挥使大人是太子的舅舅来着吧,这关系简直盘综错杂的,往后她都不知要怎么应酬起来。

    心里思绪翻着,姜婳面上不显,双手合十诚恳道:“那我待会可要跟着苏姐姐,我这还是第一次来国公府,也怕行错事,姐姐可要指点指点我。”

    苏氏哪儿会不知道陶县君的主意,自幼都是京城里的贵女,陶若珺家世更是了得还素有才女之名,偏偏越大性子越骄纵,她也不喜陶若珺,深知她是个有仇必报的主儿,只怕今日喊燕大奶奶上门没好事儿。

    “好妹妹,好说。”苏氏挽住姜婳的手腕朝腊梅园而去,“妹妹跟着我就是,一会儿我帮你介绍里头的人认识。”

    姜婳欢喜道:“多谢苏姐姐。”

    苏氏打量她一眼,又忍不住失笑,她这裹的还真是严实。

    两人说说笑笑进来腊梅园,国公府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邀人赏花,遂苏氏对国公府的园子还是很熟悉的,这腊梅园占地颇广,旁边搭建着宽大的紫檀木雕花棚架,进到内里每个位置上都准备着案几,上头搁着手炉子,热茶点心一应俱全,丫鬟婆子们有条不紊的忙碌着,里头已经聚着不少人。

    姜婳就认识一个曹夫人,周家的没来,曹夫人正跟身边一个模样七八分相似的女子说着话,她猜测这位应该就是曹夫人已经出嫁的女儿,另外一侧坐着个安安静静容貌清秀的鹅蛋脸女子,也紧紧挨着曹夫人,三人有说有笑,这位该是曹夫人的儿媳。

    苏氏也正好认识曹夫人,过去跟曹夫人打过招呼,曹夫人笑眯眯看着姜婳,“这不是燕大奶奶,你今儿也来了呀,来来,快坐下,我来介绍你认识。”她指了指穿着雪里金遍地锦滚花狸毛长袄与她几分相似的女子,“这位是我家嫁到侯府的大闺女。”又指指穿胭脂红点赤金线缎子通袖袄的清秀女子,“这位是我的儿媳狄氏,你唤她们一声姐姐就是。”

    苏氏笑道:“原来你们都认识的阿。”

    姜婳环视一圈,苦笑道:“我就只认识夫人和几位姐姐了。”周遭的姑娘夫人们都朝着她看过来,姜婳略显不自在的摸了摸脸,悄悄的垂头,惹的曹夫人怜惜起来,“哎,这些个怕是没见过你这么好看的人儿,你别在意她们,坐下跟我们说话就是,不用担心,一会儿啊,你就跟着我们坐。”

    曹夫人这话相当是罩着姜婳了。

    姜婳暗下去的眸子瞬间亮起来,欢欢喜喜道:“那我就叨扰夫人和姐姐们了。”

    狄氏望一眼姜婳,心里也好奇的紧,她这位婆婆看着和气,实则不然,性子还挺高傲的,也不知道这位燕大奶奶怎么投其所好让她婆婆愿意护着她。

    曹宜兰也好奇打量姜婳几眼,见她生的这幅花容月貌,方才被众人注视也很无措,显然不适应这种场合,又想起那坛子醉蟹,的确该照顾她两分,听说她是商户人家出生的,待会也不知会不会被人拿身份做筏子来耻笑她,也是可怜的很,被陶若珺给惦记上。

    曹宜兰递给姜婳一个手炉子,笑道:“快些抱着吧,瞧你冻的,怎么这般怕冷,可仔细着别生了冻疮,好些个南边的来京城头几年就不习惯,一到冬天手脚都要给冻着的。”

    姜婳抱着手炉子,心有余悸的道:“曹家姐姐说的是,我一定记着。”

    “瞧你可怜的。”曹夫人也忍不住笑起来,又道:“前阵子你给送的醉蟹,我给宜兰送了坛子,这丫头两天都给吃完了。”

    曹宜兰佯怒道:“娘,您就揭我老底吧,谁人不知我是接娘的班啊。”

    “你这孩子。”

    几人笑作一团,姜婳也笑眯眯的道:“说起吃的,前两日,我家厨子做的火腿开封了,我让厨房做了些,光是切成薄皮清蒸出来,透亮浓香,肥不腻口,实在是美味的很,等着明日我让府中的管事儿给夫人和姐姐们送一条尝尝,这火腿选的放养山猪的后腿做成的,肥大,肉嫩。”她说起吃的来眼睛都是弯弯的,可见也是真喜欢吃。

    可不就是喜欢,她在京城实在没事干,每日也就是惦记着杜师傅做的那些吃食,特别是冬日里需要进补进补。

    曹夫人羡慕道:“你家厨子还真是什么都会。”

    姜婳笑道:“可不是,杜师傅原本是姜家的主厨,后面爹娘惦记我在京城吃不好,非要我把杜师傅给带上。”说起爹娘的心意,姜婳心里酸涩发紧,她想念爹娘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苏州过的如何。

    哎,虽是商户出生,可性子实在是挺好的,难道惹的曹夫人都喜欢,旁边坐着的苏氏忍不住想到。

    她们这里说成一团,别处也小声着议论起姜婳来,看她的目光不由带着两分嘲弄,姜婳只当做看不见。

    …………

    陶若珺在房中梳妆打扮好才过去腊梅园,一进到园子里,她几个相熟的好友便拉着她坐下,朝着后方角落里撇撇嘴,示意她去看,她扭头过去,见到一琼姿花貌的女子,那容貌当真惹眼极了,露出的脸庞犹如最好的羊脂玉般温润,对比这样的容貌,她的清丽面容生生被压制下去,心里头怒不可遏,压低声音问道:“那是谁家的?我怎么瞧着面生的紧。”

    顺天府通判家的蓬渝薇低声道:“若珺,你真不认识呀,不是你邀她上府里头来赏花的吗,还说要让她出丑……”

    陶若珺不可置信瞪着蓬渝薇,“你,你是说那女子是燕家的大奶奶?”怎么可能?当初集市上两人撞上,她可是见过商户女的,虽带着帷帽,可看着身形瘦弱枯干,哪里是眼前那个嫩的快要掐出水的女子?当初去送帖子的万嬷嬷是同她说过那商户女长的不错,她都没当回事儿的,毕竟她的容貌在京城才女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当真是可恶!定是这幅狐媚子的容貌勾引的状元郎,不若那样的男儿怎么会娶一个商户女!陶若珺恨的咬牙切齿,却还要忍着,喝了口热茶才平复些。过了会儿,护国公府的大夫人顾氏出来招呼起宾客。这位顾氏便是陶若珺的娘,虽说老国公夫人还在,不过很少打理中馈,都是交由长媳打理。

    女眷们这种宴会也就是聚在一起说话吃茶赏花,等到晌午挪步到厅里吃筵,下午看戏,约莫就是这样的。姜婳躲在角落跟曹夫人聊吃的,不多时就见眼前一道阴影,抬头一看,正是陶县珺,她沉默下,主动起身问好。

    陶若珺挨着姜婳身边坐下道:“不必客气,快快坐下吧,突然邀请姜姐姐来,也怕唐突到,实在是心中有愧,想跟你道歉来着,当初在集市上撞上,我那时听信奴仆所言误会了你,后来又匆匆离去,实在不该,姜姐姐原谅我吧。”

    姜婳笑道:“就如同我那时说的一般,护国公大人高风亮节,一代贤臣,县君肯定也继承其祖父英姿,那时候只会误会,县君不必一直记挂的。”

    陶若珺笑道:“那就好,你这些日子一直称病在家,我还以为是当初惹你生气了呢。”

    姜婳继续笑,“自然不是生气,的确是养病来着,当初才来京城瘦的一阵风都能吹跑,县君也是亲眼见过的吧,后来养着一个多月才慢慢好起来,才偶尔出门走动走动的。”

    陶若珺心里头一鲠,掐着手里的手炉子笑道:“姜姐姐过去我们那边玩会儿吧,我们在玩行酒令,可好玩啦。”

    姜婳低眉顺目的:“多谢县君好意,可是我不会玩这个,怕搅了县君的兴致。”

    “这个很简单很好玩的,我教你玩吧。”陶若珺继续缠着姜婳。

    曹夫人正想阻止,见护国公府的大夫人顾氏过来笑盈盈的道:“曹姐姐,咱们也有些日子没见,快陪我说说话吧,让这些孩子们自个去玩,没得陪着我们这些老东西闷得慌。”

    作者有话要说:  好饿啊,好想吃小龙虾。

    先更新,然后我再修修错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