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89章

    第89章

    大殿之上除顾氏与陶若珺, 角落里还站着周夫人和周玉珠,周玉珠吓的不轻,哭的眼睛都红肿起来, 没有皇后的吩咐,她都不敢进去看望姜婳, 此刻听闻帝王发落陶若珺, 周玉珠提起裙角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都是臣女不好, 不该跟陶若珺起争执, 连累嫂,连累燕大奶奶的, 还请皇上责罚。<”

    周氏也跟着跪下。帝王看两人一眼, 淡声道:“罢了, 若不是你们起争执也不会连累燕爱卿的娘子, 不过此事到底错不在你, 你并无害人之心,如此就罚你回家闭门思过三月,三月内不许出门。”

    周夫人如释重负, 周玉珠却觉惩罚太轻, 不过还是谢主隆恩, 等到帝王和燕屼兄离开, 周玉珠慢慢爬起来,瞪一眼地上跪着的陶若珺,心里恼怒, 哪怕她被褫夺封号都不能消心头的怒气,那可是冰天雪地的冰水池子,掉进去该多伤身啊。周玉珠瞪陶若珺一眼,走到门前,见宫婢守着,低声道:“能否进去通传一声,我想见见燕大奶奶。”

    宫婢进屋通传皇后,皇后允了。周玉珠跟周氏说声,进去内室看望姜婳,见她唇色惨白,躺在床榻上昏迷不醒,身上还扎着银针,太医们正好商讨药方,皇后有些焦急,在屋里踱来踱去,太子立在一旁面无表情,周玉珠进屋想行礼,皇后摆摆手,低声道:“不必行礼,省得打扰到她,探望过,你同你娘早些回府吧,这里不必操心,本宫会照顾好她的。”

    说起来,皇后并不责怪周玉珠,要不是她跟陶若珺起争执,就不会出这种事情,更加不会褫夺县君的封号,这样一来,她的阿煜就不必娶陶家女,只是心疼燕屼的娘子,她这算是又帮太子一次吧。

    “多谢皇后娘娘,臣女探望过嫂嫂就离开。”周玉珠站在床榻边,不敢上前,说完察觉旁边的视线,扭头望过去,见太子殿下冷漠的望着她,她心里一缩,低垂着脑袋不敢乱动。

    半晌后,太子淡声道:“看也看过了,你早些回去吧,待在这里也是无用。”

    等周玉珠离开,太医们商讨好最温补的药方,抓药去御厨房煎药,等到宫婢给姜婳喂下,太医们就去殿下候着,皇后嘱咐宫婢们好生照看着,出去大殿吩咐事情,今日的筵席肯定到此为止,女眷们还在霁月殿候着。

    来到大殿,只有宫婢和陶家女。陶家女跪在冰凉的玉砖上,顾氏守着她哭哭啼啼的,皇后吩咐嬷嬷去霁月殿通传一声,让女眷们回去,才回头跟顾氏和陶家女道:“既皇上已处罚过你,且回去待着闭门思过吧。”阿煜的亲事不必由着她的口说出,皇上会亲自跟陶丞相说的。

    内室只与太子和姜婳,门口有两宫婢,却不敢随意张望,低垂着头。

    赵煜朝前两步,离榻上的姜婳更近一些,他微微俯身望她,她枕在蓝底白牡丹宫锦软枕上,盖着的是床大红底绣五蝠捧云团花的锦被,只余惨白的小脸露在外头,双眸紧闭,眉头紧锁,浓密纤长的睫毛遮挡出小片的阴影出来。赵煜盯了会儿,神使鬼差的伸手戳了下她的脸颊,软的不可思议。

    他心里一惊,连收回修长手指,直起身子退后两步,俊秀的面庞上呆怔住,耳垂攀爬上红晕。

    …………

    姜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亥时,入目的是层层幔帐,幔帐外透着光亮,有些昏暗,她见幔帐外的椅上坐着高大男子,轻轻动了下,男子起身挑开纱帐,挂着银镀金穿珠点翠帐钩上,他柔声道:“可是醒了?”

    姜婳唔了声,头很昏沉,被燕屼半抱起来靠在他坚硬的怀中问道:“可腹饿?我让丫鬟们把膳食端进来可好。”

    “不想吃。”姜婳头疼欲裂,哪里吃的下,嗓音也是沙哑的,她自个都给吓到,抓着燕屼的手掌不说话。宫里的事情她都还是记得的,不过只记得皇后来后,他抱着她过去景阳宫然后就失去意识,现在应该是回到燕府的玉堂院里,周遭黑漆漆的,她都昏睡一个下午。

    “不吃是不成的。”燕屼喊丫鬟们进来,继续道:“你伤着身子,太医们给开的药膳,每日都要按时吃。”

    外间烛台上的亮光渐渐燃起,不大会房间里灯火通明起来,姜婳闭着眼睛道:“头好疼。”

    她靠在燕屼的怀中,他伸手给她揉着额头,“太医说天气太冷,池水太冰,肯定会惹上风寒的,现在头疼也是正常,吃几天药要才能好起来。”他低低叹口气,“往后不要莽撞行事。”

    姜婳嗯了声,头疼让她连别的话都不想说。

    等丫鬟们端进来膳食,燕屼抱着她过去暖阁的榻上,靠在迎枕上,接过莲瓣碗,一口口的喂她吃掉药膳,药膳是用生姜紫苏和鱼片熬煮出来的粥,燕屼让她多进食,第二碗姜婳勉强吃掉一半,剩余实在吃不下,燕屼把剩余半碗一口吃掉,把空碗递给珍珠,“都退下吧。”

    “夫君可吃过?”姜婳记得是他跳进鲤鱼池里救下她的,那么冷的池水,他一身湿漉漉的衣袍,后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换下来,“夫君没事吧,可让太医们瞧过。”

    “我没甚大碍,娘子不必担心。”他自幼学武,天冷的时候在冷水泡上一天都无碍,这点冰水还不能让他病倒。说罢,他抱着她去净房里给她盥洗泡脚,抓住她白嫩的小脚细细的揉搓着,又扯过布巾擦拭干净才抱回床榻上搂着她歇下。

    姜婳依偎在燕屼的怀中,本就头疼欲裂,别的也顾不得问,抱紧他的腰身沉沉睡去。

    醒来已经是早晨,外头闹哄哄的,姜婳头疼好了些,半坐起身子,身侧已空荡荡的,外头守着的翡翠听见动静忙走进来,见姜婳醒来欢喜道:“大奶奶可要用早膳。”

    姜婳揉揉头,“不必,先帮我穿衣梳洗吧。姑爷了?对了,外头出了何事,怎么闹哄哄的?”头好似有些疼,身上酸软无力,风寒后遗症。

    翡翠取过衣裳伺候主子穿上,低声道:“昨儿大奶奶落水,皇上今早派人送来不少好东西,百年的老参,还有鹿茸,雪莲,灵芝好几朵,百年的何首乌也有几支,姑爷正在接待宫里来的宦官呢。”

    姜婳头疼,有些中药明显不对她的症状,皇上皇后这是把宫里名贵的药材都给她送来了吧。

    很快外头清静下来,珍珠和春蝉帮着姜婳穿好衣物,梳洗好,她身上有些没力气,让珍珠把太医们给她诊病的病例和药方拿过来,仔细看过,太医们开的药方很温和,她身子试过药,这些药不定对她有用。吩咐翡翠取来砚台笔墨,姜婳给张老写了封信,说明自身情况,又把病例和药方都抄录上去,询问药方可否使用。

    刚把信笺封好,燕屼掀开厚重的绸缎帘子进来,夹杂着风霜冷气,他没敢近姜婳身边,先去炭盆旁坐下,问靠在榻上的姜婳,“怎么才醒就动笔,可是给张神医写信?”

    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他呀。

    姜婳心里感叹,面上笑眯眯的道:“我体寒,师父给我开的药方和药浴都是温补,强身健体的,我怕药性相冲,就想询问过师父。”

    燕屼没说什么,表情冷淡了些,嗯了声才让丫鬟们端膳食过来,今早吃的是生姜紫苏肉片粥,她胃口不好,这样的流食勉强用一碗就说饱了,燕屼抱着她过去暖阁歇息,姜婳拍拍他的手,无奈道:“我好些的,能自个走过去的。”

    燕屼低头亲亲她的唇,柔声道:“我抱你过去吧。”

    如此过去六七日,张老给姜婳回了信,药方稍作改动,让她按照上头的药方药膳吃半个月就可以停药,姜婳就让丫鬟们改了药方,重新煎药,姜婳喝下在暖阁里歇息,捧着医书看着。

    翡翠送点心和茶水进来,坐在旁边的绣墩上做女红,还跟姜婳唠嗑起来,“大奶奶,您可算是好起来,这几日姑爷的那张脸冷的吓死人,奴婢们做事都小心翼翼的,深怕姑爷发了脾气。还有前两日陶家管事携礼品上门道歉,直接被姑爷撵走,人都没进来。那周家夫人亲自上门探望大奶奶,姑爷也没让她进来,说是您身子还未好,不便见客。”

    哪有?姜婳觉得他这几日性子都变得温文尔雅起来了。

    姜婳嗯了声,“你继续说。”

    翡翠一愣,“大奶奶,还说些什么呀?”该说的都说了。

    姜婳问道:“外头这几日的情况如何?陶家那位县君呢?”害她落到池子里,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吧。

    翡翠抿嘴一笑,“姑娘,那位现在可不是县君呢,被皇上把封号给褫夺,听说还要在家里闭门思过。”翡翠的声音低下去,凑近姜婳道:“奴婢还听说,陶家姑娘原本差点跟太子定亲的,现在亲事算是完了,皇上直言陶家姑娘品行不端,骄横无礼,包藏祸心,肯定不会让太子娶她的,往后有没有人娶都不定呢。”

    她这也算是有报应的,至少京城怕是没人愿意娶这位娇蛮任性的姑娘,姜婳松口气,遭到报应就好,省得还要她想法子,她现在可是个不愿意吃亏的主儿,人生短短一世,何必忍气吞声的。

    姜婳在宫里被推到池水的事情也传的满京城都是,大多数都同情的,这样冷的天气,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落进冰水里,身子可莫要落下病根,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恨不得姜婳生不出孩子早早冷死的。便是谢妙玉,她正月初一听闻姜婳落水,还高兴的喝了一小盅清酒。

    谢妙玉心里高兴,就闯去沈知言房里,被沈知言沉着脸推出房外,谢妙玉回去房间里大哭一场,她们成亲快一年半,他竟还不肯碰她的身子。

    后来听闻姜婳好起来,皇帝还赏赐下去不少名贵药材跟贵重物品,气的谢妙玉砸了一整套茶具。

    到了正月十五,姜婳喝了七八日师父给的药膳药方,身子痊愈,就是瘦了圈,燕屼看着没说甚,用膳时亲自帮她添饭,总给她碗里堆的冒尖,姜婳吃不完,他当着丫鬟的面就道:“若是吃不完,我就亲自喂你,若是可以吃完,晚上我带你逛夜市去,今日正月十五,夜市里全是花灯,你可想出去瞧瞧。”

    “那我吃就是。”姜婳还真的想出去转转,她被拘在家中半月实在有些烦闷。

    晚膳后,燕屼吩咐马厩里备马车,领着姜婳出去看花灯。京城里头的正月十五还是很冷的,姜婳裹的严实,马车里背着炭盆和手炉子。上去马车里,燕屼把手炉子递给她,又让她靠在怀中,身上系着的厚氅一半披在姜婳身上。

    燕屼见姜婳半靠在他怀里懒洋洋的模样,担心她枕的不舒服,搂着她的腰身把人提起直接坐在他的怀里,厚氅也将人裹的严严实实,只余脑袋露在外头,他小心的护着她的腰身,怕她被颠簸的跌倒下去。姜婳心里一动,微微侧头扬起,只能见到他隆起的喉结和硬挺的下巴。

    姜婳心里发软,她知道他待她很好很好,这半月他怕是吓的不轻,每日都跟着她,连公务都甚少处理。她丢开抱着的手炉子,软软地喊道:“夫君。”

    燕屼嗯了声低头望她,姜婳环住他的颈脖,微微侧身坐起身子,柔软的唇堵上他的薄唇。燕屼的手颤了下,哑声道:“婳婳,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姜婳并不答他,伸出香舌滑入他的口中,含住他粗烫的舌,还不等她继续呢,男人倒是急迫起来,猛地搂住她的腰身把人揉进怀里,大舌搅住她的小舌,用力吸吮,他开始掠夺,又重又急,大舌扫着她口内的每一处,与她唇舌交缠。不大会儿姜婳身子都软下去,他才不舍放开,眸光沉沉。

    姜婳还勾着他的颈脖不肯放开,娇娇的喘息着,靠在他的怀里,不大会儿又去啄他的唇,燕屼回吻,哪怕动作轻柔些,力道依旧有些重,他在情,欲的事情上总会显得有些粗鲁,不过此刻是不敢碰她,只能含着她的唇舌解馋,两人缠绵一路,到了满是花灯的夜市上,姜婳有些兴趣,一把推开他,从帘子缝隙朝外张望。

    各式各样的花灯垂挂着或者摆在摊位上,人山人海的,热闹非凡。

    燕屼柔声道:“可要下去瞧瞧?”

    姜婳点头。

    两人下去,燕屼吩咐车夫把马车停在旁边的巷子里,握着姜婳的手挤在人群中,到处都是人声沸腾,很多猜花灯的,若是能够猜到还有奖励的。姜婳看中一个走马灯,极为精巧,上头是个貌美女子,随着灯笼的走动看到她妙曼舞姿。这个走马灯不少人都看中,奈何要对上诗句。

    这个简直是燕屼的强项,张口就来,惹的周遭人惊呼叫好。

    小商贩把走马灯递给姜婳,说了两句吉祥话,燕屼丢了块碎银子,牵着姜婳的手继续前行。两人走了小半刻钟,花灯街还没逛完,燕屼就怕她累着,打道回府。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