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5章

    第95章

    三更的梆子刚刚打过, 房间里一时有些静谧, 掐丝珐琅镶红石熏炉里燃着静神凝气的百合香, 一缕青烟袅袅升起。姜婳微微一怔,才喃喃问道:“什么法子?”

    她还依偎在燕屼怀中不敢抬头看他,她知他聪明,却连这种事情都有办法解决吗?他方才的问的话她没想回答, 怎么回答?欺骗他?她不太想欺瞒他,可是前世的事情不能告诉他,略措施下说辞, 她犹犹豫豫的开口继续道:“我方才梦见玉珠嫁给另外一个男子, 郁郁寡欢而亡, 临死前都还惦记着魏长青,所以才想帮她一把。”

    不管玉珠成亲后如何, 至少嫁给喜欢的人是欢乐快慰的。

    燕屼唇角微翘, 却是有些自嘲,他伸手绞着她柔滑的青丝, 缓声道:“周夫人的娘家嫂子是太后的外甥女……”

    他没有接着说下去,姜婳却立刻懂得他的意思,玉珠如果想要正正经经嫁给魏长青,不想别的毁名声的歪门邪道法子, 除去周大人首肯, 剩余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赐婚。皇家一般只会给公主郡主赐婚,臣女的话, 甚少,除非是有人求到宫中,那也是要有关系才能求见的。

    玉珠的娘亲周夫人孙氏的娘家家世当年搁在京城里只能算一般,但是当初孙氏的兄长是名满京城的才子,得太后外甥女相中,嫁到孙家。当年的太后也不过是后宫普通的妃子,直到皇帝登基才被封太后,太后仁慈温和,常年居在后宫甚少过问其他的事情。

    孙氏的兄长孙翱如今在朝堂里任吏部尚书一职,妻子舒氏乃太后外甥女,太后极喜欢这个外甥女。孙氏与嫂子舒氏关系也是不错的,舒氏当初嫁到孙家前就是文安侯家的嫡出女儿,性格热情直率,与性格温顺的孙氏还算合得来,两人平日也总聚在一起吃宴,若是周夫人肯去跟嫂子舒氏开口,让舒氏求到太后跟前,这门亲事或许可以成。

    姜婳心里渐渐舒展开,她轻声说道:“夫君,谢谢你,明天一早我就去寻玉珠。”

    燕屼淡淡的嗯了声,抚她的背,“时辰不早了,快些歇息吧。”

    次日清晨,燕屼去衙署上值,姜婳用过早饭想去周府一趟,没想到玉珠来了燕府。周玉珠只是心情郁闷,昨日从魏师兄那里离开时,她就知晓魏师兄的态度,他的确对她有情,那又如何,终究他是过于古板,不敢去争取,可她还是不愿意放弃啊,女子这一世想要嫁给喜欢的人多难,何况这个喜欢的人还是人品文采皆出众。

    两人脱掉绣鞋靠在铺着锦绸绣花薄毯的贵妃榻上,丫鬟端来香碧螺茶,清香淡淡。周玉珠捧着茶盏叹口气,“嫂嫂,你不会嫌我烦闷吧,总是来找你说话。”

    姜婳温声道:“自然不会,你是夫君的师妹,我也帮你当做妹妹看待。”说罢,略迟疑下,问道:“玉珠,你与魏长青的事情如何了?”

    周玉珠喝掉茶盏里的香碧螺茶,捧着茶盏把玩着,蔫蔫道:“还能如何,我爹不同意,我娘性子又温柔的很,哪儿敢与他对抗,还不是任由着他,等着两年后在给我寻亲,别人家女儿的亲事都是由着母亲相看,怎么我家偏不一样。”

    姜婳蹙眉,轻轻摩挲着茶盏上的纹路,说起来当真奇怪,她与燕屼琴瑟之好,周大人也该知道的,偏偏到此刻都未放弃让燕屼娶周玉珠的想法,世上哪有当爹的希望女儿去给人做继室?还是燕屼有何特别的地方,让周大人非要他做女婿?

    这事情实在透着古怪,偏她查不出什么来,让明安明成查查谢妙玉和姜映秋还算容易,尚书府那种铜墙铁壁的地方他们也没法从里头得消息。

    良久后,姜婳抛开纷杂思绪,轻声说道:“玉珠,其实我有个法子,或许能促成你与魏长青的婚事。”

    “什么?”周玉珠还是茫然的模样,“莫不是嫂嫂也希望我与魏师兄私奔?”好似除了私奔没有旁的法子似的。姜婳失笑,“自然不是私奔,那种事情可做不得,名声都要没得,还连累家中同辈的女孩们,我说的这法子能让你光明正大的嫁到魏家去。”

    周玉珠渐渐睁大双眸,坐起身子,扯住姜婳的衣袖撒娇道:“好嫂嫂,你快些告诉我吧,到底是什么法子。”

    姜婳正色道:“我知你舅娘是太后的外甥女,此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你舅娘开这个口,去跟太后求赐婚,至于怎么才能求得太后开口赐婚,就看你娘如何说了。不过此事毕竟是有违你爹爹的本意,所以玉珠,我不希望周大人知晓此事是我告知你的。”

    周玉珠眉开眼笑道:“嫂嫂放心吧,此事我定然不会告诉别人的。”说罢,急忙从榻上下去套上绣鞋就匆匆朝外走去,还不忘回头跟姜婳道:“嫂嫂,今日真是多谢你,等到我与魏师兄成亲时自会请你吃宴,到时候我包个大封红给你,嘻嘻……”

    姜婳摇头失笑,下榻送她一程,她不知周玉珠回去如何同周夫人说的,只知一天后,太后给玉珠和魏长青赐婚,当天前往荆州的官员名单也已张贴出来,宣了圣旨。两人年纪都不小,魏长青这去荆州不知何时才归,到时再成亲肯定是不成,皇上就让所有前往荆州的官员延迟十日启程,等到周魏两人成亲在一同前往荆州。

    这十日也算给玉珠和魏长青两人成亲的时间。

    周家魏家忙碌起来,魏长青只身一人来到京城,并无家人跟随,这亲事算是简单操办,不过纳征时还是置办不少东西去周家,反正这两日京城是热热闹闹的,都道两人好福气,竟能由太后赐婚。

    等到成亲前一日周家待客宴请亲朋好友,姜婳和燕屼前去祝贺,男客女眷是分开的,这种闹热的日子总归有些乱的,燕屼让阿大跟着姜婳,寸步不离。

    去到女眷那边,周玉珠出来待客,她笑逐颜开的,半个时辰后,女眷都认了遍,她才得了空闲,拉着姜婳溜进闺房里,她大概快高兴疯掉,抱着姜婳转了圈才高兴说道:“嫂嫂,这次当真要谢谢你,那日我回来后就跟娘亲说,如果不能同魏师兄成亲,那我这辈子宁愿长伴青灯古佛,再也不肯嫁与第二人。我娘那个性子你该知道,就抱着我哭,最后我说要不去跟舅娘说说,求舅娘进宫面见太后,请太后赐婚。”

    当天周夫人犹豫半晌,见女儿哭的双眼红肿,到底不忍心她在吃苦,何况这真真是门极好的亲事。她当天夜里就回去娘家找娘家嫂子舒氏说了这事儿,舒氏听的目瞪口呆,还问她:“那个魏长青难道不是你家老爷给玉珠预备的夫君吗?我还想着他们何时成亲呢,你家老爷竟不满这门亲事,还要玉珠在等两年?那不就成老姑娘了,他到底如何想的?”

    周夫人擦掉泪水,“我亦不知,若不是如此,我何必求道嫂子跟前来,还盼嫂子能帮玉珠和长青一把,这两个都是好孩子。”

    舒氏忙道:“你快别哭,明日随我一块进宫,我去太后跟前求求就是,你只管实话实话吧。”

    次日,两人进宫面见太后,舒氏就把周夫人为难之处讲给太后听,还跟太后撒娇:“姨母,您帮帮玉珠和长青那孩子吧,这真真是门好亲事,偏偏周大人不知如何想的,不同意,还非要把玉珠留两年,玉珠已经十六哪儿还留得住,您说是不?”

    太后其实不太愿意管这事儿,毕竟是周家的女儿,最后到底耐不住舒氏撒娇,把周长林喊来一问,问他打算把玉珠许配给谁,周长林说不出话来,太后也觉得他有些过分,如此耽误女儿,竟连个缘由都无,一生气就问道:“哀家挺喜欢玉珠那孩子,就做主给她和魏长青把亲事定下来,择日成亲,周大人,你可愿意?”

    周长林沉默许久,想起许多许多的事情来,他叹息一声,沉沉道:“臣领旨。”

    这是应承了。

    说到这里,周玉珠叹气道:“爹爹大概很伤心,这几日都不愿意理睬我。”

    姜婳安慰她道:“无妨,始终是你爹爹,等见你过的幸福,他也该释怀的。”

    周玉珠又甜甜笑起来,最后还真的从身上摸出一个封红递给姜婳,姜婳哭笑不得,连连推拒,“这哪儿成,我还给你备了封红呢。”

    最后玉珠也没坚持,跟着姜婳聊起别的话来,等到摆上筵席两人才出去。

    因着婚事从简,今日宴请的也只有亲朋好友,等到离开周府时已经月朗星稀,这会儿是七月初,天气炎热,姜婳从周府出去时马车已经备好,她爬上马车发现燕屼已经靠在里面,阿大和他身边的小厮默然去到后面一辆马车。两辆马车先后驶出巷子,姜婳凑到燕屼身边坐下才闻见他身上浓郁的酒气。

    她从暗格里取出珐琅九子攒盒打开,从里面摸出颗蜜饯塞到他口中,他唇角抿着,那颗蜜饯堵在他薄唇上,他垂眸望她一眼,这才张口嘴,那颗蜜饯落入他口中,听见她嘟囔着:“怎么喝这么多酒,先吃颗蜜饯醒醒酒,等回去我让珍珠在小厨房里给你煮些醒酒汤,晚上可还有公务要处理?不若早些歇息吧。”

    她说着又拈起颗蜜饯塞入口中,味道酸酸的,挺是开胃,她不急着吃掉,含在口中。

    燕屼还是不语,姜婳想起玉珠的亲事来,她自个也算解决一桩心事,心下高兴,就提起裙角坐到他怀里,抱着他的颈脖,吧唧一声在他俊朗的面颊上亲吻一口,嘟囔道:“夫君,谢谢你。”

    高大的男子终于有了反应,伸手揽住她的腰身,一手摩挲着她的脸庞,慢慢抬起,低头封住她的唇,他用舌抵开她的唇瓣,她口中还含着被她嚼剩的半个蜜饯,也被他用大舌给卷走,他嚼嚼吞下,才慢慢放开她。

    姜婳有些被他震住,他往日会吃她剩下的饭食,可从未吃过她嘴巴里嚼剩的东西呀。

    姜婳靠在他身上闷声不语的,不大会儿,他伸手从攒盒里捏颗蜜饯塞到她唇边,姜婳迟疑下,张口接住,又怕他来抢,急忙嚼嚼准备吞下,不想他又轻轻捏着她脸颊堵住她的唇,最后湿哒哒的蜜饯也被他卷走。

    两人分开,姜婳眼波潋滟的瞪他一眼,靠在他身上似听见他胸膛里发出沉闷的笑声。

    …………

    第二日,迎亲队伍敲锣打鼓的来到周府门前,穿着大红衣袍的魏长青玉树临风,迎娶周府幺女周玉珠。

    第三日,魏家收拾东西启程携新娇娘启程离开京城,前往荆州。玉珠和魏长青在离开前登门回娘家一趟,周夫人哭的伤心,仔细叮嘱一番才放人离开。

    与此同时,这几日沈家也发生件大事儿,沈知言即将前往荆州下辖的一个大县做知县时,他家奶奶小产了。

    谢妙玉自打上次给沈知言下药已过一个半月,这一个半月沈知言不肯搭理她,从未进正房一步,夜里都歇在书房,书房的那个院落还请来两个护卫把守着,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能擅闯书房的。谢妙玉的心情可想而知,任由怎么闹沈知言就是不肯见她,等到她渐渐熄了心中怒火都到了七月,她听身边婢女提醒才发现月事晚来半月多。

    谢妙玉当下就呆愣住,泪流满面的捂住小腹,让丫鬟去请来郎中,郎中把过脉象,她的确怀有身孕,因大动怒火,怀胎不稳,需喝汤药保胎。不过郎中说,并无大问题,喝上半月保胎药,这胎就稳下来,只是以后需注意,不可动怒。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明天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