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6章

    第96章

    给过郎中诊金, 丫鬟领着郎中离开, 谢妙玉捧着小腹坐在床榻上, 又笑又哭,情绪激动,丫鬟喜鹊回来见状,低垂着头道:“大奶奶这样可使不得, 郎中方才说过不可大喜大悲,您得注意自己身子,奴婢这就去煎药给您喝。”说罢打算退下, 谢妙玉突然拉着她的手喟叹道:“喜鹊, 这些年多要谢谢你照顾我, 往后我后好好待你的。”

    喜鹊还是垂着头,麻木道:“奴婢不敢, 照顾大奶奶是奴婢的本分。”

    谢妙玉拿帕子拭掉眼角泪水, 柔声道:“只要你肯定好好照顾我,往后我不会亏待你的, 等着过个两年,我寻个正经人家把你许配出去做个正房娘子可好?”

    她点头,谢妙玉拍拍她的手,额头上有道疤的喜鹊默默退下, 轻轻合上房门, 她站在廊庑下怔怔的朝着里头望了眼,摸了下额头上被隐在发丝下不算明显的伤疤。

    谢妙玉最先把这喜事告知姜映秋,姜氏得知欢喜至极, 次日带着燕窝鹿茸等补品前来探望,又塞给谢妙玉五百两的银票,“娘知晓你身上没什么银钱,这些银票你先拿着,让丫鬟去换成小额的银两回来用着,等娘的铺子开始营业,每月就有固定的利润,到时候娘每月都给你送些银钱过来,这些银钱你莫要省着,先让丫鬟多买些吃食回来补补身子。对了,姑爷可知晓你怀孕?你们最近过的如何?”

    提起沈知言,谢妙玉抚着小腹眉头微蹙,摇摇头道:“夫君还不知,自打那次用药与他……夫君都不肯理我,娘,我是不是做错了?”

    姜氏恨声道:“岂是我儿的错,明摆着是姑爷太过分,哪家的夫君如他这般不肯碰妻子。”说罢微微叹息,“不过如今你怀上身孕,往后有了孩子他应当会慢慢冰释前嫌,说不定知晓你怀孕他会很高兴的,没有男人不爱自己孩子的,要能一举生个男孩就更加好了,这可是沈家嫡出的长孙。”她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笑意。

    说起有孕的事情,谢妙玉很是自豪,就那么一次她就怀上身孕,可她那表妹姜婳已和燕屼成亲两载多,连个一儿半女的都没有。谢妙玉忍不住讥笑道:“娘,你说姜婳会不会生出孩子,她跟姓燕的已经成亲两年多呢,到现在她的肚子都没动静,也不知道是不是生不出孩子来,真不知姓燕的怎么容忍她。”

    姜氏脸色暗沉,“她生不出孩子来也是活该。”她等着瞧大房一家子的下场,姜婳生不出孩子来,燕屼肯定不会容忍她,等到她被休那一日,看大房还怎么张狂的起来。

    姜氏离开后,谢妙玉回想她说的话,一时也有些激动,是不是他知晓她怀有身孕便会好好待她了?等到沈知言晚上从翰林院归来,待在书房吩咐小厮丫鬟帮他收拾行李,再有两日便要启程去荆州,须得提早准备妥当。他在书房忙着处理翰林院带回来的公务,明日就要交接,正忙碌着,小厮进来通报:“大人,大奶奶求见。”

    “不见。”沈知言面色微冷。

    小厮道:“大人,奴才说您不肯见,大奶奶还是不肯走,非说要见您,说是有急事求见。”沈知言抬头,小厮迟疑片刻道:“听闻昨日大奶奶请了郎中来,后来听厨房的人说,大奶奶身边的丫鬟喜鹊去煎药,好似说什么保胎药之类的……”见主子越发阴沉的脸色,小厮也不敢继续说下去。

    半晌后沈知言问道:“你把大奶奶怀孕的事情具体说说看,请来的郎中都说了什么?”

    谢妙玉身边并不是牢不可破,她院子里的丫鬟婆子什么消息都敢往外头递,自上次谢妙玉设计下媚药,沈知言就让身边小厮盯紧她的院子,因此郎中说的什么话这小厮都是知晓的,当即不敢隐瞒,把郎中一言一行都回禀出来。

    “不可动怒?否则这胎不保?”沈知言的声音透着冷漠。

    小厮点头称是,片刻后才听见主子淡淡的声音,“让她进来吧。”

    谢妙玉进到书房时还是笑盈盈的,见着沈知言冷漠的面庞,她不以为然,走过去笑道:“沈郎,你可知我昨儿不舒服请来郎中,最后郎中诊脉发现我怀了身孕,不过只有一个半月,胎象不稳,需服用保胎药,沈郎,你可高兴?你快要做父亲了,若是我能生下一个男孩,往后你教导他读书写字,他肯定是个同你一样聪明的孩子。”

    沈知言面无表情,挺直的脊背靠在椅背上,他伸手敲敲书案,冷笑一声,“我的孩子?你可当真?不过那么一次就怀上孩子,你当我会相信?谢妙玉,莫不是你其实早就怀上谁的野种,当初才故意设计下药想把孩子安在我头上?”他自然知道这孩子是他的,那又如何呢?他根本不想让这种人生下他的孩子,又岂会留下这个孩子。

    “沈知言!”谢妙玉气的脸色涨红,指着他怒道,“你莫要血口喷人,我嫁给你时还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这一年来你不肯碰我,我何曾说过什么,当初给你下药乃下下之策,就算如此我亦从未有过别的想法,直至始终喜欢的也只有你一人,这孩子就是你的,你怎可如此污蔑我!”

    沈知言不为所动,冷淡道:“当初成亲都是你设计的,谢妙玉,你于我来说不过是个品行败坏的女子,让我如何相信你?”

    这话气的谢妙玉瑟瑟发抖,委屈的哭起来,“沈知言,你当真禽兽不如!”说罢提起裙角转身冲了出去。

    天色渐渐昏暗,沈知言望着窗外模糊不清的阴影,哑声吩咐道:“去把大奶奶身边的喜鹊叫过来。”

    喜鹊很快过来,来时眼眶通红,脸上一个巴掌印子,沈知言淡声道:“童掌柜家里有个儿子,如今希望能在府中寻一门亲事,希望女子面容清秀,年纪十五六正好,你可想嫁到童家去?”童掌柜原先是沈家家生子,后被沈知言还了身契一家都成庶民,童掌柜如今帮着沈打理着京城的一间铺子,他儿子是个十七八的少年,长的浓眉大眼,正好到说亲的年纪,就央求沈知言帮着说个府中的丫鬟做儿媳。

    喜鹊闻言,惊愕的抬头。

    沈知言淡淡道:“若你能帮我,我会从大奶奶那儿要来你的身契,到时你便可嫁到童家去。”

    喜鹊紧紧的握着拳,“奴,奴婢愿意。”若在继续留在大奶奶,她只怕也会性命不保。

    沈知言道:“我需你在大奶奶的保胎药里放入红花。”

    红花能致小产的,喜鹊脸色慢慢惨白起来,跪下道:“奴才不能……”大奶奶到底是主子,她怎敢。

    “云雀是你姐姐吧?你便不想为云雀报仇?”沈知言道:“我是如何娶到你们家姑娘的,你也该知道,我厌恶她,你若帮我,你就能离开她身边,以她的歹毒心肠,迟早连你都会杖毙,你帮我也算是帮你姐姐报仇,不是你,我也可以用别的法子,你可想清楚了?”

    云雀和喜鹊是一对姐妹,当初一同被姜映秋买回谢家跟着姑娘,姑娘渐长,脾气也不好起来,她和姐姐挨打都是常事,嫁到沈家后,大奶奶脾气越发坏,她们近身伺候的几个丫鬟身上总是青紫的,都是大奶奶打的,她额上的伤疤也是大奶奶当初生气拿茶盏砸的。

    如此还不解恨,当初大奶奶同姑爷吵架,又见姑爷问了云雀几句话,就道云雀勾引姑爷,将云雀生生杖毙。

    她就眼睁睁看着云雀死在面前,如何能够不恨啊,小时候姐姐总把吃食留给她,甚至被大奶奶打时也总默默护在她面前。喜鹊匍在地上泪如涌泉,哽咽道:“奴婢愿意,奴婢愿意帮大人。”

    当天夜里,谢妙玉辗转反侧睡不着,次日起来喝过保胎药就开始腹疼,越来越疼,喊喜鹊去寻郎中,郎中来的路上,谢妙玉已经疼的在床榻上打滚,凄厉哭喊,身下一滩的血迹,等到郎中来时,脸色剧变,问清楚缘由,得知孕妇昨日动怒,不由气道:“你这小妇人当真不爱惜自己身子,我昨儿还说的好好的,你若在动怒这胎根本保不住……”

    谢妙玉捉紧郎中的衣角哭道:“大夫,求求你帮帮我,我,我不能失去这个孩子啊。”

    “哎,晚了,孩子已经小产了,我在开副药方给你还把体内的东西弄干净,等到明日你须得做好小月子,好好进补,你还年轻,往后注意些,过个半年在同房,孩子还会有的。”

    等郎中离开,喜鹊松口气,去厨房煎药,端着药碗回房伺候谢妙玉喝下,谢妙玉脸色灰白,犹如将死之人,喝过汤药,把药碗砸在喜鹊身上,吼道:“滚出去,全都滚出去。”

    当天夜里,沈知言过来探望谢妙玉,见她躺在床榻上双眼红肿,挨着她坐下道:“我原是迁怒你下药,没想到你却因此动怒小产,是我不好,你好好养身子吧,明日我便要启程前往荆州,你身子熬不住的,留在京城好好休养身子。”说罢从衣袖中取出三百两银票搁在旁边案几上,“我给你留了三百两银票,你记得补补身子。”

    谢妙玉的眼泪留着更加凶,她瞪了他一眼,说不出任何话来。听见沈知言又道:“童淞看中喜鹊,想迎娶她,你把喜鹊的身契给我吧,等我明天走之前就让喜鹊去童家吧。”

    谢妙玉默不作声,半晌后让丫鬟从竖柜里拿出个匣子,从里头取出喜鹊的身契交给沈知言。

    沈知言握着身契离开,临走时把喜鹊也叫走,喜鹊进来给谢妙玉磕头才又跟着离开。

    次日,沈知言去荆州前,把喜鹊的身契还于她,当天童淞来府中迎亲,娶走喜鹊,沈知言也带着小厮离开沈府,未曾去看见谢妙玉一眼,谢妙玉躺在床榻上哭了一场,姜氏得知女儿小产,来府中探望,又得知是姑爷的原因女儿才小产,把沈知言咒骂一通,抱着女儿哭起来。

    …………

    沈知言离开京城前,他去燕府一趟,燕府朱红色宅门紧闭,两座石狮子威武雄壮,他上前扣着铜环敲响大门,很快有门房过来开门,他不多言,从怀中掏出一封书信递给门房道:“请把这封书信递给你家大奶奶。”

    等他离开,门房拿着信去寻大奶奶,姜婳捏着书中的书信问道:“可认识那人?”

    门房道:“奴才并不认识,不过看模样是个很俊俏的男子。”

    男子?姜婳皱眉,大概猜出是谁,把信扔在一旁道,“成了,我知晓的。”过了会儿,姜婳正想吩咐珍珠把书信烧掉,又被进来通报晚膳的阿大给打岔开,一时忘记,等到丫鬟们收拾房间直接把书信放在妆奁里头。

    过了两三日,姜婳都把这事儿给忘记掉。酉时的时候,明安回府跟她通禀了件事儿,“大奶奶,沈府的表姑娘小产了。”

    彼时天气正炎热,姜婳正捧着碗冰镇海带绿豆糖水喝着,她靠在椅背上,膝上摊着团子,毛茸茸的,它大概嫌热,整个猫摊成一张,还时不时的用爪子碰碰姜婳手中冰凉的定窑白釉碗。

    团子当初送来有五六个月大,如今又过去两月,毛量暴涨,天气炎热,姜婳都嫌弃它,不过它似乎很粘着姜婳,瞅见空闲就往她腿上跳,姜婳不愿抱它,它就围着她脚底急的喵喵叫。姜婳抚着团子,心思淡漠,把空碗递下去,这才问道:“谢氏小产后,沈家没出别的事情吗?”

    明安禀告道:“沈大人前两日启程去荆州,并没有带走谢氏,至于谢氏行踪,她每月十五都会去寺庙上香,别的倒是没什么事情了。”

    “你们先下去吧。”

    两人离开后,姜婳忽地想起前两日门房递进来的一封书信,她好似没让丫鬟烧掉,抱着团子起身去妆奁前寻找,很快在里头找到那封没有署名的书信。

    取出里头的信笺,的确是沈知言的字迹,信不算长,写着两人青梅竹马时的情谊,以及他对谢妙玉的憎恨,最后言道,“她下药设计我,怀上身孕,我岂能容得下她这种无赖狡诈之人生下的孩子,不管如何,也算给你一个交代,虎毒还不食子,我杀死自己的孩子,婳婳,我与她都算有了报应吧。”

    “望安好珍重。”

    姜婳坐在椅上面无表情看完最后几字,怀中的团子蹭蹭她,她表情松散些,正打算让珍珠把这书信拿下去烧掉,听见外头沉稳熟悉的脚步声,她转身把信压在八宝攒盒下,刚回头就见燕屼大步走了进来,她有些心虚,正想抱着团子迎过去,团子喵呜一声从她膝下跳下跑回猫窝里。

    燕屼进屋,见她一身的猫毛,水润眸子澄澈的望着他,他喟叹一声,打算去找件衣衫帮她换下,却见案几上的八宝攒盒下压着一封信角,他看了眼,发现婳婳略有心虚,几步过去从攒盒下取出信笺,很快看望上面的内容,他脸色微沉。

    姜婳急忙过去挽住他的手臂撒娇道:“夫君,这书信是他前两日递进来的,我猜是他写的,不想看的,打算让珍珠去烧掉,没曾想一个恍神就给忘记掉,今日听闻谢妙玉小产这才想起来,找到看了眼……”

    燕屼嗯了声,喊珍珠进来把书信交给她,淡声道:“拿去烧掉吧。”

    珍珠领命,捧着书信出去,不敢多瞧一眼,把书信丢在小厨房的炭炉上,火苗卷起,很快燃为灰烬。

    正房里,姜婳有些忐忑,她对沈知言没有半分情,不过到底不该接他的信,还让夫君撞见,是她不好。她对沈知言与谢氏的事情可没半分兴趣,不管谢妙玉流产也好,还是沈知言下手弄死谢肚子里孩子,都是他们咎由自取,与她无关的。

    姜婳跟在燕屼身后来到竖柜旁,还以为他生气,扯着他衣角道:“夫君,你莫要恼我,都是我不好,当初就该烧掉这信的。”

    燕屼从竖柜中取出一件乳白撒桃红底子交领长衣递给姜婳,“我没生气,你身上全是团子的猫毛,去换身衣裳该用晚膳了。”他没有生婳婳的气,不过是烦沈知言死缠烂打。

    换身干净的衣裳,两人用过晚膳,燕屼待在正房里处理公务,房里摆着冰盆,姜婳躺在榻上看书,等他处理完公务,抱着她去净房梳洗,两人一番闹腾已是亥时,去到床榻上歇息,姜婳问他,“夫君,荆州那边这些日子还有落雨?排水没有问题吧?”

    六七月正是南边的梅雨季节,雨水多,连续下个一两日的暴雨,水势上涨,淹过河道就会形成水涝的。

    燕屼温声道:“不必担心,皇上前些日子派人前去荆州等地,的确落过好几场暴雨,不过去年建的水利还有江河的修缮起了些作用,并无水涝形成,等到七八月过去,若无意外,皇上应当会派我继续南下监督,毕竟还有好些地方容易产生水涝。”

    姜婳捉紧他的衣衫,其实不希望他出远门,可是男子建功立业就是如此,她轻声道:“我明日去寺庙上柱香吧。”

    …………

    谢妙玉躺在病榻上不能出门送沈知言,便让丫鬟跟着,也算是送送他,等到丫鬟回来,结结巴巴跟她回禀道:“大奶奶,大人先去了燕府一趟,这,这才离开京城的。”

    谢妙玉闻言,脸色狰狞,猛的坐起身子一巴掌挥道丫鬟脸上,“你说什么,他又去见那个贱人了!”

    丫鬟脸都不敢捂,噗通一声跪下。

    谢妙玉扫落旁边案几上的茶具,尖厉的哭喊道:“滚,全都给我滚下去,贱人,贱人,你不得好死,你都嫁人了为什么还要同我抢男人,沈郎是我的,是我的啊……”

    姜氏听见动静冲了进来,见女儿状若癫狂,她扑过去抱紧女儿,伤心道:“阿玉,使不得,你还在小月子里,不能哭,也不能动怒啊。”

    谢妙玉掐紧姜氏手臂,哭喊道:“娘,为什么啊,都过去这般久,那贱人早就嫁人,他怎么还惦记着那贱人,娘,我要杀了她,娘,你帮帮我吧,有她就没有我……”她忽地想起给沈知言下药那日,他说的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该好好珍惜你的,再给我一次机会……”或许那日他根本是把她认作成姜婳。

    一想起此事,谢妙玉犹如被蚂蚁跗骨,满心都是滔天恨意,恨不得将那贱人锉骨扬灰,五马分尸,让她名誉扫地。

    “娘,你一定要帮我啊。”谢妙玉死死的咬牙,她这才意识到,如果不除掉姜婳,沈郎怕永远都不会真正的接受她。

    姜映秋的神色渐渐狠厉起来,“阿玉放心,娘一定会帮你,娘不会便宜她的,定要她生不如死。”她岂会饶过姜婳,要不是她,女儿和女婿何苦会如此,她会趁着这次机会让她名誉扫地,让燕屼休妻,没了燕屼,姜家就没有依靠,说不定她还能有机会把大房的家业夺回来!

    次日,姜婳去寺庙上香,京城有座很出名的寺庙,灵隐寺,位于城外岩桂山的半山腰,谢妙玉常去的就是此处,姜婳只是下意识的想去灵隐寺,她的确存了些想法,等到时机成熟时就会对谢妙玉出手,大概是燕屼再次南下之时,她对范立的事情还心有余悸,不愿当他面前时做下那些恶毒的事情。

    她此趟来灵隐寺,一是为求神佛保夫君平安,二来往后每月或许都会来此一趟,算是探探路,对以后要设下的事情有个缓冲,不至于让身边的人感觉到她来寺庙太过突兀。毕竟她唯一能对谢妙玉出手的地方便是此处,两人平日没有交集,在外行事,也可避开口舌。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