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99章

    第99章

    姜婳面容骤然发冷, 紧紧捏着帕子, 她可没想到,姜映秋和谢妙玉两人为毁她名声, 连这种颠倒黑白的事情都嚷给肃毅侯夫人听, 她们也真是愚不可及,当初的事情在苏州家家户户都是知晓的,只要派人去查便知。可见她们两人是赔上自己名声都要拉她一起下地狱,这种事情宣扬出去,就算最后能证明她的清白, 可事情早已传开,是非黑白早就不重要的。

    这事情只有及时处理才成。

    周围有夫人太太们窃窃私语起来,“这事当真吗?真没想到燕大奶奶是这样的人。”

    “不见得,你们难道不知肃毅侯夫人是什么人, 她说的话能信?何况她怎么知道燕家跟沈家的事情?”

    “听说沈家岳母最近跟肃毅侯夫人走的很近,或许就是沈家岳母同她说的哩。不过能同肃毅侯夫人交好, 啧啧, 那沈家岳母怕也不是个好东西吧。”

    曹宜兰猛地站起身子, 愤声道:“夫人, 东西可以乱吃, 话可不能乱说,你无凭无据的, 凭甚污蔑燕大奶奶。”这里是勇毅侯府,勇毅侯夫人不想让她们在家中丢脸,遂冷着脸帮着儿媳说话, “肃毅侯夫人,我家宜兰说的对,你这张狗嘴里若再敢胡言乱语,莫要怪我不客气,不顾脸面撵你出去。”污蔑已成亲女子同有妇之夫勾搭,这不单单是毁人清白,简直是把人往死里逼。

    蔡氏脸皮可不是一般厚,闻言还嗤笑道:“你们莫不是不信我说的?我最近同燕大奶奶姑母交好,明明这样亲近的亲戚关系,她却从不上门拜访,这是如何?当初沈大奶奶上燕家拜访,还被燕大奶奶给赶走,这不就是心虚?我可听说沈大人同燕大奶奶都是苏州的,啧啧,指不定早就勾搭上了,真真是可怜燕大人,怕还是瞒在鼓里。”

    还啧啧两声去看姜婳的肚子,“燕大人也是可怜,你连个孩子都生出来还尽给燕大人丢脸,要我说啊,我府上还有不少姑娘,就该给燕大人送个过去,好替燕大人红袖添香,生儿育女。”

    郁氏也给气的发抖,她好不容易出来走动,跟姐妹们叙叙旧,婆婆非要跟上不说,如今竟还大庭广众之下为难燕家奶奶。她这婆婆平日不靠谱,宴会场合说两句浑话是有的,可从未做出这样恶心的事情来,这种污蔑真真能够毁掉一个女子。她歉意道:“姜妹妹,实在对不住,我这婆婆尖酸刻薄的很,你莫要听她的浑话。”夏家一屋子人可真真是恶心坏她,总有一日,总有一日她要这些人好看!

    “无事。”姜婳轻声道,历经两辈子,岂会被这种污蔑打到,起身冲曹宜兰温声道:“多谢曹姐姐肯信我。”说罢走到坐在凉亭下的夫人太太那一圈,身后跟着阿大,阿大已经气的瑟瑟发抖,方才要不是大奶奶拦着她,她早上前把当初在苏州时那母女两人做的事情嚷嚷出来,让这些人听清楚,到底谁才是那个勾搭男人的贱货。

    姜婳盈盈走到众位夫人面前,福身行礼,镇定自若,她微微拔高声音道:“今日今日还请诸位夫人与小女子做个主,肃毅侯夫人如此污蔑小女,小女自不会善罢甘休,这种污蔑人的事情若传出去,我还如何做人?”说罢,眼神陡然凌厉起来,直视肃毅侯夫人道:“既肃毅侯夫人如此污蔑我,我亦不会善罢甘休,便等着状纸吧!”

    在场女眷这般多,想要瞒着根本不可能,不如所幸闹起来,告去顺天府,求顺天府给个清白!至于沈知言给她送信的消息她们是如何得知,姜婳也不难猜,只怕谢妙玉让人跟着他的,撞见他去燕府敲门。

    肃毅侯夫人丁点都不惧怕,反倒呲牙笑的张狂,“哟,你这是吓唬谁呢,这事情可是你姑母亲口告诉我的,还能有假不成?你燕大奶奶家里金山银山的,就嫌弃自家姑母与表姐,同来京城都不来往,还敢说你品行好?我看你就道德败坏!”

    阿大实在忍不住,从姜婳身后跳出来指着肃毅侯夫人怒道:“你这老虔婆当真恶毒,难怪与那姜映秋私情甚好,你都知道些什么!沈大奶奶去我们府中寻大奶奶那是因为她放印子钱把嫁妆赔的精光,想找我家大奶奶打秋风。可我家大奶奶早就去她们决裂,使人赶她出去,你可知她曾妒我家大奶奶容貌,想毁我家大奶奶的脸,这事儿苏州可是人人得知,沈大奶奶还被关进牢房里……”

    肃毅侯夫人还要辩解,“你们是亲戚,燕大奶奶这就是嫌贫爱富。”

    此话一出,庭院里的女眷们神色变幻,她们这才想起沈大奶奶当初的确放印子钱,结果害的沈知言被参了一本,这样的妻子,可真真是家门不幸,男子在外争功名,她竟在内宅败坏家中名声。如此一来,在场就没有几个肯信肃毅侯夫人的话。

    此时,坐在勇毅侯夫人身后一位穿着粉蓝缎面竹叶梅花刺绣比甲约莫三十来岁的妇人淡声道:“我是信燕大奶奶的,燕大奶奶襟怀坦白,岂是肃毅侯夫人能够随意污蔑的。”说着望向姜婳,声音柔和两分,“好孩子,你且去顺天府告吧,我来给你做个人证,我相信官老爷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姜婳讶然,不知这妇人是谁,妇人淡笑道:“我是护国公府的三夫人,你是个好孩子,我们全家都记着你的恩情在。”当初瘟疫若不是这孩子,她们家的老太夫人可就熬不过来的。

    众人窃窃私议,不懂姜婳怎同护国公府有来往,那可是满门忠烈,连皇上都敬重着的人家。

    姜婳只识得护国公的老太夫人跟大夫人,其余两位夫人未曾见过,她颔首道:“多谢三夫人。”说罢不让阿大多说,带着人转身想要离开,这事情她不会轻易放过的,既然姜谢两人想找不痛快,她就成全她们。

    勇毅侯夫人急忙起身拉住姜婳,柔声道:“好孩子,你这是做什么,肃毅侯夫人那都是胡扯,岂能当真,快快坐下吧,这事儿由着我同你做主,我让肃毅侯夫人同你道歉可好?”这事情可是在勇毅侯府闹开的,若是姜氏直接去顺天府告人,连着勇毅侯府的名声都要受到牵连。

    “你这浑人还愣着作甚,还不快些过来跟燕大奶奶道歉。”勇毅侯夫人回头喝斥肃毅侯夫人。

    肃毅侯夫人闻言,冷笑一声,她可不信一个水部郎中的家眷敢把她一个堂堂的侯府夫人告上公堂!

    姜婳拂袖,冲勇毅侯夫人微微颔首,带着阿大离去,曹宜兰捂着肚子跟上去,轻声道:“你尽管我,我会帮你的,我们都是人证,总不能让她平白无故的这样污蔑人,你先去府门口的马车里头等着,我派人去同燕大人说声。”燕屼在正院那边喝酒。

    “多谢曹姐姐。”姜婳道谢。

    曹宜兰让丫鬟送姜婳离开,又使唤小厮去正院喊人,燕屼正和同僚们饮酒,等到小厮过来在他耳畔通禀,他脸色冷下来,起身撩袍子离开,勇毅侯的长子季洪霄瞧见不对劲,过来问道:“燕兄,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燕屼神色淡淡,“的确有些事情,恕我不能留在府中继续陪季兄喝酒。”说罢,不做半分停留,大步离开。

    侯府的小厮立刻凑在季洪霄把女眷那边的事情说给他听,季洪霄脸色也跟着冷下来,骂道:“那老虔婆,当真惹人厌,往后再不许她来府中吃宴,呸,什么玩意,也敢跟着郁家妹子来府里凑热闹,你们派些婆子去,把那老虔婆给赶出去!”

    侯府门前那辆翠盖珠缨八宝车静静停靠在壁影处,天色尚早,有金色光辉洒落在八宝马车上。

    燕屼上车见她靠在迎枕上闭目养神,把人搂在怀中替她按压额头和眉心,温言道:“不必担心,一切有我,一会儿你回去好好歇息就是,我去顺天府帮你状告。”

    姜婳睁眼,握着他的手苦笑道:“不必,我们一起去就是,毕竟事关与我。也是我不好,明明早就与他说的清清楚楚,他却如此纠缠,我当真是恨。”是不是他不死,就要一辈子受他纠缠。

    “怎是你的错。”燕屼缓声道:“是他不该。”

    马车直接去到顺天府,燕屼已在马车中写好词状,马车停靠下来,他让阿大扶着姜婳,亲自上前击鼓鸣冤,衙役把人领进去问明是由案情,得知这两位的身份还有被告人,并不算惊讶,毕竟京城这样的地方权贵云集,一般的平头百姓甚至不敢来顺天府告状的,毕竟细微小事若来击鼓,还会责惩击鼓人。

    等到燕屼递上词状,状告肃毅侯夫人污蔑燕家奶奶,这等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衙役立刻上报顺天府尹,顺天府尹瞧过词状,严明三日后开堂审案。

    既是三日后开堂,姜婳随燕屼先行回府,姜婳气的有些头疼,燕屼使唤丫鬟伺候她梳洗歇下,他去书房喊来默然静然把事情吩咐下去,这次的事情总要一次解决,省得那些人还要蹦跶,静然默然得了吩咐立刻出门寻人。

    事情很快在京城传开,其实大多数的人都不相信肃毅侯夫人,谁都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人,不过也有人幸灾乐祸瞧好戏,这事情传到宫里头,皇帝皇后听闻后脸色不虞,他们可不相信为治瘟疫跑去病人堆里救人的女子是那样的人。

    太子赵煜听闻此事,前来大殿寻皇后皇帝,行礼问好后才道:“儿臣曾在苏州待过几月,因被燕大奶奶救下,还曾打探过她,对于她的事情和她的品行还是清楚,沈知言原本是燕大奶奶的未婚夫,自小定亲,在她生辰宴时被她撞见沈知言与她表姐有染,姜家一怒之下退了亲事招了上门女婿,那谢妙玉心肠更是歹毒,差点毁掉燕大奶奶的容貌,后被衙门抓住关了些日子,出来后竟又自毁清白逼迫沈知言娶她……”

    皇帝皇后闻言也不仅怔住,这样心思狡诈作恶多端的女子竟是朝廷官员的妻子。

    帝王震怒,拍案道:“立刻宣人去通禀顺天府尹,让他还燕奶奶一个公道,至于那些诬陷之人,全部重重责罚,那肃毅侯夫人实在奸佞小人,他家次子不是到处遣人托关系想进都指挥使司里头做断事吗,给朕压着!原先瞧他一家子也是可怜,若肯改好,给他家中子嗣一个小小官员也无妨,眼下竟还污蔑朝廷官员的妻子,反了天了!”

    赵煜道:“父皇莫要动怒,儿臣这就遣人去办。”

    赵煜回宫,派侍卫去顺天府中通报一声,顺天府尹得了消息也有些惊到,原本这案子说大不大,一个是水部郎中的妻子,一个是侯府夫人,瘦死的骆驼那也比马大不是,还想等着三天后做个和事佬,大事化了,现在看来怕是不行,连着宫里都来消息,只盼肃毅侯府这次没有好果子吃的。

    顺天府尹当天派遣衙役去肃毅侯府通传一声,三天后开堂审案。

    肃毅侯夫人得知却丁点都不心慌,还坐在太师椅上喝着清茶跟肃毅侯冷笑起来,“不过一个水部郎中的妻子也敢与我们作对,不想活了,要我说那燕大人真是可怜,你可有门路,给他送个温柔可人的瘦马过去,等他沉迷温柔乡里,看那女人还有什么能耐。”

    肃毅侯夫人不耐道:“那燕屼是个难啃的,不若我早就给他送人了,还有你怎么非要同那个燕大奶奶作对?那姜氏的话你也信?万一是她胡扯怎么办?”

    肃毅侯夫人道:“怕甚,我可不信姜氏能骗我,她说是她女儿身畔的小丫鬟撞见沈大人去燕府的,这还能有假?她对我也是掏心掏肺的,让我入股她的铺子,有银钱大家一起赚,这个月我那铺子的盈利我分了有百两的,你养的那些个玩意,哪个不是费银钱的?要我说还不如把她们都给卖到窑子里赚一大笔,你这样供着她们好吃好喝的,送给别家大人连半点好处都得不到!”

    肃毅侯不满道:“怎么得不到?前几天还有位大人应承我要把文峰安插到都指挥使司里做断事,那好歹也是个正六品的官员!”

    肃毅侯夫人哼了声没说话,半晌搁下茶盏道,“我让姜氏来府中一趟,既那燕大奶奶非要打官司,我就闹的人尽皆知,让众人瞧瞧她到底是什么贱货!”

    姜氏很快得了消息来肃毅侯府,知晓姜婳把侯夫人状告也给吓着,心里忐忑,她的确有心借着侯夫人的嘴弄坏姜婳名声,可没想到侯夫人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嚷嚷开,不过想到妙玉身边那个小丫鬟瞧见女婿的确去过燕府,这可是证据,容不得姜婳狡辩,也渐渐放下心来,跟侯夫人保证绝不会出问题。

    很快到三日后,姜婳养了些精神,她原先是想请苏州请人来做证又怕来不及,还是燕屼让他别操心,证人由他来寻。一大早两人用过早膳一同前往顺天府,路上不少人张望,到了顺天府,门口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都是来凑热闹的,好在断案是在里头,不必被人围观。

    随着姜婳燕屼一道进去的还有好几户人家,姜婳疑惑,燕屼低声同她道:“这些都是苏州人士,来京城做生意,对苏州的事情最清楚不过,你不用担心,有我在。”

    进到大堂里,写着明镜高悬的牌匾高高悬挂着。姜婳入大堂跪下,身后的几户人家也都依次跪下,不多时肃毅侯夫人携姜映秋,谢妙玉和一个小丫鬟进入,肃毅侯夫人诰命在身,不必跪着。

    顺天府尹道:“此案由原告小姜氏状告蔡氏污蔑原告,可有此事!”

    肃毅侯夫人道:“的确有这事儿,不过那可不是污蔑,不信还请大人问过小姜氏姑母与表姐可有此事。”

    姜映秋恭敬道:“大人,却有此事,前些日子我去沈府探望女儿,女儿刚刚小产,身子虚弱,哭的甚是委屈,同我说家里的姑爷与人有染,我仔细问过才知是姑爷竟去燕府寻燕大奶奶,还给里头递了信进去,是府中的小丫鬟发现的,我女儿不能亲自送姑爷前往荆州,便让小丫鬟跟着,谁知就撞见了。”

    小丫鬟俯地道:“奴,奴婢那天的确看见姑爷去了燕府。”

    谢妙玉哭道:“求大人为民妇做主啊,小姜氏不知礼义廉耻勾搭我夫君,害得我小产。”

    顺天府尹道:“你是说你小产也是小姜氏所为?”

    谢妙玉一梗,“这,这倒不是……”

    顺天府尹拍案怒道:“既不是你还污蔑你小产是小姜氏害的,当此处是何地方,竟然在公堂之上说谎!来人,给我张嘴十巴掌。”

    立刻有衙署上前张嘴,十个巴掌下去,谢妙玉的脸都肿了起来,惹的姜映秋哭瘫在一旁。

    顺天府尹这才转头问姜婳,“小姜氏可有什么话要说?”

    燕屼同为朝廷命官,却是不用跪的,立在一旁道:“此事事关内人,请容下官说句话,谢氏的歹毒不是一两句话说的清楚的,下官乃苏州人士,她是何等品行下官很清楚,不过由下官口中说过也不公道,这几日寻来几位苏州人士,他们有的是这一两年搬到京城来的,有的是来京城做短期生意的,有路引和户籍为证。”

    那跪着几人立刻把路引和户籍呈交上去,顺天府尹检查过后道:“的确都是苏州人士,那你们便说吧。”

    其中一年约四十岁的中年男子道:“小人乃苏州人士,在苏州住了四十载,去年才搬来京城的,小人在苏州时就听过燕大奶奶的事情,燕大奶奶是个好人,有孝心,当初在神医门前跪了足足十日求得神医医治姜老爷,还有各地若有个什么灾的,都是燕大奶奶带头捐银子的,这事儿苏州人都晓得。”

    “至于燕大奶奶的表姐,那不提也罢。”此人继续道:“燕大奶奶跟沈大人自幼定亲,后来燕大奶奶生辰,宴请亲朋好友府中吃宴……”他一五一十把姜谢两人的恩怨讲出,犹如说故事一样,抑扬顿挫,宴会上姜婳是怎么发现两人私通,谢妙玉又是如何想要毁人容貌的,听得周围人吸气连连,拿眼刀子去剐谢妙玉。

    谢妙玉捂着脸颊神色惨白,她没想到不过三日就给姜婳寻来这些人。

    肃毅侯夫人脸色也难看起来。

    等到说完,顺天府尹简直是瞠目结舌,他简直是恶人先告状,这母女两人真够恶心,抢了别人亲事,又想毁人家容貌,等到了京城还要污蔑人,他重重的拍案道:“这人说的可都是当真!”眼看着那母女两人犹犹豫豫的,他冷声道:“你们若敢说谎,我便亲自派人去苏州查证,若属实,你们就是欺瞒本官,公堂之上做假证,那是要被流放的!”

    谢妙玉哭道:“的确有这事情,可,可我当初不是故意的,再者我与沈郎两情相悦啊,还是她成全我们的,如今怎得……”

    顺天府尹转问小丫鬟,“所以你当初是亲眼看着沈知言去燕府给小姜氏递信,亲眼看见小姜氏接了沈知言的信?”

    小丫鬟犹犹豫豫的,顺天府尹怒道:“还不快快回话,公堂之上若是说谎,你该知道下场的!”

    小丫鬟痛哭起来,“求官老爷饶命,是奴婢家的奶奶让奴婢如此说的,当初大奶奶小产,大人去荆州,大奶奶就让奴婢跟着大人,奴婢发现大人去了燕府敲门,不大会儿门房开了门,除此之外并无别的事情发生,也没有瞧见大人同燕大奶奶来往,都是大奶奶让奴婢这样说的。”她当时离的远,只瞧见沈大人去敲门,门房开门,别的根本没有瞧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有事就没更新,晚安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