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05章

    第105章

    房中燃着烛光, 燕屼俊朗的眉目被烛火衬的越发深邃,他端坐着, 衣袍永远都是干净没有皱褶的,不管何时都犹松柏一样直立端正。

    姜婳总觉他那双幽深眸子能洞察一切。

    比如她方才问他是否两日后离开,他就抬眸望她一眼,沉默寡言,半晌后说了个是字, 她心里就忍不住一跳。

    如若不是要处理姜映秋谢妙玉的事情, 她其实希望他留在京城。

    治水地方生活艰辛,他怕是又得瘦一圈。

    用过晚膳, 姜婳也懒得换衣裳, 穿着袍子把丫鬟们叫进来吩咐事情,给燕屼准备行李和路上的干粮。

    燕屼没多说甚,坐在太师椅上看书,耳畔是姜婳吩咐丫鬟的温声细语之声。

    他轻轻抚着案几上的纹路,想起她方才的那些话语和神情, 神情微微冷淡两分。

    次日,燕屼去上衙,姜婳去药房里忙活起来,这个燕宅有三进大,里面不少空余庭院, 她让奴仆把居住的正院隔壁的毓灵阁打通,布置成她的书房和药房,小佛堂也在此处。

    药房里头俱是药材, 她慢慢置办下来的,毓灵阁算是她的禁地,没有她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得进去。

    连着两日姜婳未出门,她帮着燕屼收拾好包袱就去隔壁药房里待上一整日,等到燕屼后日离京时她在他行李中放不少荼芜香,能够去杂味,驱蛇蚁鼠虫。

    次日一早,姜婳亲自送燕屼出门,他穿着直缀,高大挺拔的身影牵着骏马,望着姜婳叮嘱道:“姜谢两人很快就要离开,此时不要同她们硬碰硬,以后总有机会拿捏住她们的把柄,切莫轻举妄动,让她们抓住把柄。”

    姜婳握紧拳又慢慢松开,“我知晓,夫君放心,夫君去南下还要注意身体,我在你行李中放有荼芜香,每日入睡可点一根防虫,莫要喝生水饮生冷食物,让默然跟着你,若有什么需求夫君尽管书信回来,望夫君一路顺风。”

    燕屼低头把她抱入怀中,两人无言,片刻分开后,他骑马与默然离开,不曾再回头。

    …………

    燕屼离开没两日,姜映秋的铺子果然出事,是明安明成回来通禀的。

    姜婳得知后轻轻一笑,让两人离开。

    原来这日一大早,姜映秋去铺子里拿匹布回来跟女儿做衣裳,她开的布庄,从苏州那边运染过的苏绸过来卖,盈利很是不错。

    她刚进布庄里挑了匹布料,就听见外面闹哄哄的。

    出门一瞧,见一年约三十来岁的妇人扯着一少年在门口嚷嚷起来,“大家快来瞧瞧,这是我从这布庄里买来的布料,回去给我儿做了身衣裳,穿了一日,身上都被料子给染上颜色。”

    说着提起少年衣袖,那纤弱的胳膊上果然染上颜色。

    姜映秋皱眉道:“你这妇人莫要血口喷人,我家布庄的料子都是上好的,绝不会掉色。”

    妇人冷笑,“我已报官,一会儿官衙的人就会过来,到时请官大人亲自查证,你这人做生意都不清白,以次充好,我买的缎可不便宜。”

    不大会儿,官衙来人,妇人让家中奴仆抱来剩余布料和当初从布庄里买绸缎的凭据。

    姜映秋不信,以为妇人想诈欺她。

    拦着不许这些人进去闹,衙差训斥道:“是这位太太来报案的,还不赶紧让开,若真是无恙,我们检查过自然会还你清白,你这样拦着,莫不是真有不妥的地方?”

    姜映秋沉脸让开。

    衙差进门检查,对比妇人拿来的布料,找到布庄里的那批货,从其中几匹当中抽检剪下些放入胰子水中。

    很快那水就染上颜色,布料的确是在掉色。

    姜映秋脸色苍白起来,“不可能的,这布料我当初检查过……”

    她的确是检查过,这批布料是她以比平日低出很多的价格收购回来的。

    那人说是堆积有些久,所以便宜些处理,布料并无任何问题,她当场抽检两匹,的确没甚问题,不会掉色。

    如今看来,是她贪便宜这才着了那人的道。

    “官差大哥……”姜映秋张张嘴巴想要辩解,衙差不给她机会,立刻上前抓人捉拿回官府问罪,若真有问题,会罚银钱封铺子的。

    看着人被抓走,围观瞧热闹的人群亦都散去。

    不出几日,姜映秋的铺子被封,谢妙玉拿银钱去官府交过罚银,领姜氏回家。

    谢妙玉一路都不太高兴,回到沈府才问:“娘,您身上可有银子,为救你出来,我把家中剩余银子全拿去交了罚金。”

    姜映秋不语,半晌后哑声道:“我儿莫要担心,我想法子把铺子赎回来,不会有事的。”

    接下来半月,姜映秋四处奔波,甚至求到姜婳面前,姜婳怎么可能会见她,反倒是阿大出去将她打走。

    转眼到十月中旬,气候寒凉,姜婳换上薄袄,站在廊庑下展望天空。

    大片的晚霞,金色光芒洒落,明日是个不错的天儿。

    姜婳轻声吩咐道:“珍珠,替我准备下,明日我照例带阿大去灵隐寺上香,晌午不归,留灵隐寺用素斋,府中你且看顾着。”

    明日就该动手了。

    其实她也想学着燕屼那些手段,可是有何用处?给她们的打击也是不痛不痒的。

    夫君离开前曾言,让她莫要轻举妄动。

    是在怀疑她什么吧?

    那又如何,到时她不会承认,也没有证据,没人能够查出来的。

    珍珠温声道:“大奶奶放心,奴婢这便吩咐下去,可要带些吃食?”

    姜婳回神,双手交握搁在腹前,慢慢转身回屋,“带些素菜饼吧,怕灵隐寺的素斋不够阿大吃。”

    “奴婢省得。”

    次日早起,姜婳换身素色衣裳,带上帷帽,同阿大坐上马车一同前往灵隐寺。

    逢初一来上香的人最多,十五倒是还好,姜婳跟阿大行至半山腰前,面前开阔起来,灵隐寺跃于眼前。

    姜婳坐在石凳上歇息片刻,去寻小僧人在客访的纸板上签下名字,要下一间房。

    那是座小些的庭院,纸板上早有谢妙玉的签名。

    姜婳略略改变字体,签下一个虚构姓名。

    这些小僧人并不会查探来访香客的真实身份,登记姓名也不过是为安排香客歇息的房间,省得弄混出错。

    姜婳去正殿上香,给过香油钱,领着阿大去后山转悠会才来到歇息的庭院。

    庭院里种着颗菩提树,郁郁葱葱,枝繁叶茂。

    姜婳站在树下待了会儿,这才进房,阿大问道:“大奶奶,可要奴婢端水过来盥洗?”

    姜婳摇头,轻声道:“不必,我有件事情拜托阿大。”

    阿大正色道:“大奶奶请说。”

    姜婳起身站在窗棂下,望着那颗菩提树,“谢妙玉三番两次想要害我,在苏州随意拿我东西不说,甚至想要毁我容貌,来到京城更是处处污蔑我,甚至在肃毅侯府还想着害我。我方才在后山瞧见她,心中实在气愤不过,凭甚她欺辱我,我却要处处体谅原谅她。我心有不甘,阿大可否帮我戏弄她一把。”

    “大奶奶请说。”阿大看着挺兴奋的,“依照奴婢说,就该给她一些教训的,往日我见姑娘心肠软,也不好多说什么的。”

    姜婳背着阿大站着,神色暗暗,说出的话却透着轻笑,“的确如此,前些日子都还想逼着我帮她们把铺子赎回来,我又不欠着她们什么,就给她一个小小教训吧。”

    她的笑意未到眼底。

    她微微停顿后继续说道:“我方才瞧见她在后山的池塘边,你去寻个人使些银子,推她入水,这会儿已经十月中,天气凉爽,这样掉进池塘里,怎么也该染上风寒,也算给她一个小小教训。”

    阿大嫌弃道:“大奶奶还是太心软,要奴婢说就该找人打断她一条腿。”

    姜婳笑出声来,“好了,不说这个,你拿着银子去后山吧,莫要在她面前露脸,你是我跟前的丫鬟,怕她认出你来,那后山有不少附近的民妇做农活,你买通她们就好,给个十两银子就是,你最好带着面纱,省得露面。”

    阿大道:“奴婢省得,这就出去办。”又迟疑下,“可是奴婢出去,就剩大奶奶您一个人待在这里了。”

    姜婳慢慢道:“无碍,我闩门去里头歇会儿,你办好事情过来敲门就是。”

    说着递给阿大十两银子,阿大覆上面纱带着银子出门。

    很快来到后山,阿大果真见到谢妙玉坐在池塘的木凳上,那里有几处木亭,应当是专供香客歇息的地方。

    这半山腰的确不少做农活的民妇。

    阿大寻了个面相刻薄些的女人,过去与她商量,只说谢妙玉曾欺辱她,想用十两银子让她帮个小忙。

    十两银子于富贵人家不算什么,对于农户家里,抵得上一年的嚼用。

    姜婳考虑过,给太多难免起反作用,让人引起更大贪念,十两是个刚刚好的数目。

    那农妇见钱眼开,何况不是什么大事儿,她们村子里妇人打架能把头发扯掉大把,头破血流的。

    农妇接过银子,喜滋滋的揣入怀中,过去木亭边的清澈池塘水边河水洗手。

    谢妙玉看着厌恶皱眉。

    她起身想要离开,农妇亦喝好水起身,不知怎么脚一歪,直接撞在谢妙玉身上。

    做农活的妇人力气大,谢妙玉直接被撞进河道里。

    妇人拍腿道:“哎哟,这是怎么回事,姑娘啊,真是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脚下路不稳,不小心撞了您。”

    水不算深,谢妙玉被猛地撞进去,人都有些摔懵,半晌才反应过来扑腾起来,身上湿透,发髻也沾水散乱。

    她怒道:“你们还站在岸上作甚,还不快些下来救我。”

    妇人道歉,跟着两个小丫鬟入水把人捞起来。

    这时候的池水冰凉,冻的谢妙玉发抖,她恶狠狠瞪了农妇一眼,又骂两个小丫鬟,“还愣着作甚,还不赶紧扶我回寺庙的庭院里。”

    小丫鬟慌忙扶着人离开,农妇嗤笑一声,摸了摸怀中的银子。

    回头一看,那带着面纱的姑娘早不知去了何处。

    …………

    姜婳等阿大离开,来到庭院的菩提树下。

    幽静的庭院里寂静无声,只有钟楼传来悠远低沉的鼓声,伴随着灵隐寺大殿僧人的念经声,静心感化。

    仿佛都能使万物平静下来,姜婳的心却始终平静不了。

    她双手合十,闭上双眸,喃喃细语道:“求佛祖保佑,这一切都是信女所为,如若有应,全都应在信女身上吧。”

    双眸陡然睁开,冷漠如霜,她来到谢妙玉将要歇息的房间。

    她每月十五都要来灵隐寺,对谢妙玉的行程清清楚楚。

    她会入住这庭院里东边的厢房,每月十五在大殿上香后会在后山的木亭处坐坐,到午时来庭院用过素斋留下歇息,申时离开。

    姜婳站在东厢房的门前,慢慢推开房门,这间厢房和西厢房没甚区别,简单的桌椅板凳和木榻,以及里头的隔间,放着大浴桶,供人梳洗。

    她进到隔间,来到浴桶面前,浴桶很干净,她面无表情的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

    仿佛回到上辈子,她心如死灰,趁着夜色去厨房里下药。

    药粉洒落在浴桶中,沾上湿意,瞬间化开消散不见。

    她轻叹一声,慢慢回到西厢房,等了两刻钟,阿大兴匆匆跑回来跟她报喜,“大奶奶您放心,奴婢已经让人把谢妙玉给撞进水中,怕是一会儿就要骂骂咧咧回来了。”

    姜婳嗯了声,“不必管她了,你去歇着吧,我抄写心经。”

    “奴婢来帮您研墨。”阿大笑道。

    姜婳合上房门,坐回木榻上,摆上案几,铺上宣纸,静下心来。

    一刻钟头,庭院传来推门声和匆匆脚步声,阿大透过窗棂的缝隙看去,过来低声跟姜婳道:“大奶奶,是谢妙玉身边的丫鬟,怕是先跑回来帮她提热水过来梳洗的。”

    姜婳嗯了声。

    东厢房的小丫鬟提着热水进去,连浴桶都不曾清洗一遍,直接把热水倒进来,嘴里还嘀咕两声,“摊上这么个主子,也不知何时熬到头。”

    小丫鬟叹口气,又去井边提冷水,试过水温。

    门外传来响动,是谢妙玉回来。

    她身上湿漉漉的,进到隔间脱掉湿衣裳泡进浴桶中,又喊丫鬟进来把衣裳拿出去洗好用炭火烤干。

    谢妙玉没有带衣裳,在浴桶里多泡了些时候,小丫鬟提过两次热水进来。

    她用浴桶里的温水清洗身子和湿发,又洗过脸,静静靠在浴桶中。

    等到晌午小僧人送来素斋,她方从浴桶里出来,中衣已烤干,她穿上中衣用过素斋歇息下。

    两个小丫鬟就着炭盆帮她烘烤衣裳。到申时,谢妙玉一觉起来,褙子裙子都烘干,换上后领着两个小丫鬟离开。

    …………

    姜婳在西厢房用过素斋,下午继续抄写心经,到谢妙玉离开庭院才起些动静,阿大偷偷看了眼,回来跟姜婳说。

    姜婳道:“不必管她们,你去前殿再帮我捐些香油钱,求枚平安符来,我把剩余经书抄写完。”

    阿大应声离开。

    等阿大离开,姜婳收起抄写的经书,过去东厢房再浴桶里撒些药粉,反反复复把浴桶清洗好几道。

    这次的药粉却和方才的不同,能清理覆在浴桶中的毒素。

    阿大带着一枚平安符回来,两人这才收拾东西下山回城。

    回到燕府时,暮色渐深。

    姜婳心情不错的样子,让厨房做了不少好吃的,还让珍珠翡翠和阿大陪着她一块用膳,喝下两杯清酒,由丫鬟们伺候着去净房梳洗回床榻上歇下。

    一夜好眠。

    她绝不后悔。

    …………

    谢妙玉当天回去,沈知言的书信送来,语气平淡,让她收拾东西来荆州。

    谢妙玉相当高兴,还请来姜映秋,同她说了此事。

    姜映秋神色疲惫,她这些日子为铺子四处奔走,奈何还是无用,不过她也为女儿欢喜。

    “我儿终于熬出来,待你去荆州要同姑爷好好过日子,在生个胖小子,你的日子就算圆满。”姜映秋细细嘱咐着。

    谢妙玉娇羞道:“娘,我都省得。”

    当天她还没甚异常,次日让丫鬟们慢慢收拾东西,打算过几日启程。

    姜映秋让她等十日,她还有笔账没收回,等账收回给她几百两银子压箱底,她们母女两人最近都穷的很。

    过了两三日,谢妙玉总觉身上痒,一日要沐浴两三次,又过两日,身上起小红疹。

    她吓了一大跳,请来郎中,郎中检查只说是一般的红疹,开了罐药膏就离开。

    谢妙玉一日擦三次,三日后身上的红疹却更加严重,已经连成一片,脸颊身上四肢都是红通通的一片,奇痒无比。

    她躲在房中大哭,丫鬟们请来太太。

    姜映秋进屋看女儿,也给吓一跳,哭道:“我儿这是怎么了?”

    两人请来无数郎中,都诊不出病因,药膏换过无数,谢妙玉身上却越发严重,痒的根本受不住,身上脸上渗出浓水,她忍不住去抠,烂成一片。

    姜映秋抱着女儿大哭。

    谢妙玉躲在房里崩溃大哭,“娘,是不是我们作恶太多,所以老天爷才要这样惩罚我?娘,我是不是毁容了,沈郎还等着我去荆州,我该怎么办啊。”

    姜映秋哭道:“我儿莫急,娘帮你想法子,咱们去找神医,苏州神医最是厉害,当初连姜清禄中毒都能治好,定能医治好你的。”

    谢妙玉一怔,抓住她的手道:“娘,你在说什么?当初舅舅是中毒?你如何得知的?难道……”她恍然大悟,嚎啕大哭起来,“报应,都是报应啊,你做恶却报应到我头上来了,瞧瞧我这一身烂皮肤,不是报应是甚呐!”

    姜映秋哭的伤心,“娘还不是为了你,如果能得大房家业,你何苦整日去巴结姜婳,想要什么没有?娘是为了咱们家啊。我儿莫怕,我们启程回苏州,求神医给你医治。”

    谢妙玉哭道:“那神医性子孤僻,当初姜婳跪了整整十日他才肯救人,万一他不肯出手该如何?”

    姜映秋怔住,忽道:“莫怕,那姜婳当初还在苏州时,常去青城山见神医,娘听说她和神医关系亲近,只要她肯给神医递封书信,神医定会出手救你。”

    “她如何肯帮我,怕是巴不得我毁掉容貌。”谢妙玉捂脸,脸上湿粘恶心,她连铜镜都不敢照。

    姜映秋哭道:“那我去求她,我同她道歉,娘给她下跪,不管如何娘一定求她帮忙。”

    谢妙玉捂脸,呜呜咽咽哭起来。

    她烂脸的事情瞒不住,贴身丫鬟伺候时都能瞧见,这些丫鬟常被她虐待,对她亦没有忠心,甚至都暗暗祈求她早些出事。

    她们很快就把谢妙玉烂脸的事情传出去。

    不出两日,这事情就在京城传开,都说是她遭了报应,不然怎么会烂了脸面,连郎中都诊不出病因,既不是病,那只剩下天谴报应。

    作者有话要说:  推本基友的小说

    《长嫂难为》:<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电脑请戳 OnClick=window.open("xet/onebook.php?novelid=3200325")><INPUT TYPE=button style="background-color:pink" VALUE=手机请戳 OnClick=window.open(".jjwxet/book2/32003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