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0章

    第120章

    浓白鲜香的羊肉汤, 并两碟清淡糕点。

    燕屼坐在书案后的太师椅上, 那张被他劈掉一角的书案早就换下,他看着书案上摆的吃食,问道:“又是羊肉汤?”婳婳已经连续给他做了五六日的羊肉汤。

    默然低声道:“这也是大奶奶的一片心意。”阖府上下都都知姑爷同大奶奶置气,他身为大人的小厮, 不敢随意劝说, 不过也是希望姑爷能早日跟大奶奶和好。

    燕屼望他一眼, 不多言。

    他先把羊肉汤吃掉,吃了两块点心, 糖不多,应该是特意为他做的, 不过到底不喜点心, 剩余的分给小厮们吃掉。

    这夜他忙碌到子时末才休息, 睡前口干舌燥,来到桌前灌了两杯温水还是不甚解渴。

    这几日他总是有些燥热。

    躺在床榻上有些睡不着,一闭眼全是姜婳的影子。

    次日,他早起去大理寺, 路过正屋时只有两个小丫鬟早起守在廊庑下等姜婳起身伺候,天还是雾蒙蒙的,她平日要睡到辰时才起,早起的天儿还有些冷, 小丫鬟们抱着手炉子站在廊庑下很小声的说着悄悄话。

    听见不远处的动静,抬头看去,发现是姑爷, 急忙福身行礼。

    燕屼披着厚氅,身形高大,在原地站定,过了会跟两个小丫鬟招招手。

    小丫鬟小跑过来,燕屼记得这两个叫桃花梨花,原本是后院的,当年整顿后院这两个丫鬟就来前院伺候着,不过一直没能近身伺候,这几日似乎才调到跟前的。

    两人似有些惧怕他,低着头不敢望他,轻声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燕屼目光沉沉望一眼姜婳睡的屋子,缓缓道:“一会儿大奶奶醒了,同她说我今日公务忙完,晚上会早些回来陪她一块用膳的。”

    明日休沐,他这几日的公务也忙的差不多,夜里倒是能早些回来。

    小丫鬟急忙道:“奴婢省得。”

    燕屼不再言语,朝着垂花门外走去,那里已经有护卫等着。

    姜婳昨儿夜里睡的不错,起来后珍珠领着梨花桃花进来伺候她,梨花欢喜道:“大奶奶,今早姑爷去上衙时说是晚上回来用膳。”

    姜婳哦了声,也没多说,等着梳洗打扮好,用过早膳,才让丫鬟去厨房说声,晚上晚饭备丰盛些。

    酉时刚过,燕屼就回来,彼时姜婳正在屋里给师父和爹娘写信,听见房门响动,立刻起身过来,见他正走进来,她就笑盈盈的迎上去,亲手接过他刚脱下的厚氅,唤了声夫君。

    燕屼望着她温和道:“方才在做什么?”

    姜婳笑道:“给师父和爹娘回信。”

    燕屼点头,没有多说,丫鬟端着铜盆进来,他盥洗,两人坐在食案前,今日的饭食很丰盛,还有羊肉汤,燕屼看着羊肉汤就问,“怎么还有这个?”

    姜婳低声道:“给夫君补身子的。”

    “这是何汤?”

    姜婳望着他说,“苁蓉羊骨汤,我见夫君这段日子早出晚归,忙碌不已,这才特意做给夫君补身体的。”

    苁蓉?

    燕屼脸色淡淡,他知道苁蓉的功效,的确是补身的,可也是壮阳的,难道他夜里总是睡不着。

    她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姜婳神色坦荡荡,她当然知道苁蓉的功效,可冬天喝这个也的确很补身的。

    用过晚膳,燕屼难得休息,留在正屋里陪着她。

    她先去净房里梳洗,出来着头发已经被丫鬟擦的半干,披散在身后,穿着一身的月牙蓝缠枝花长衣,腰身纤细,他多看了眼,下腹有火似的,想起她给他喝的羊肉汤,眼神暗了些,把人拉过压在身下。

    姜婳躺在他身下喃喃问道:“夫君这是做什么呀。”

    燕屼抓住她的手,哑声道:“你给我喝苁蓉羊骨汤,难不成不知那是做什么的?”

    “那只是补身子的。”姜婳轻轻说道,那的确就是补身的,也有些壮阳功效,可却远没有鹿鞭那样的功效,她给他喝这个汤,也的确是想逼迫他回正屋里睡,不过却不会清口承认。

    燕屼就吻上她的唇。

    次日,姜婳醒不过来,昨儿夜里被他折腾的不轻,他说她既然知道给他喝苁蓉羊骨汤,就该知晓要如何做。竟借由这个,欺负她一次又一次,最后在低低啜泣中睡着。

    醒来的时候都已经晌午,他早就不在身边。

    瞧瞧他这般,纵欲过度后也能起的这么早,身子好的很,哪里需要补。

    反倒是她自己腰酸背疼,昨天夜里都不知晓他怎么想出那些姿势的。

    她也不急着起来,慢腾腾的让丫鬟们伺候着穿衣梳洗。

    用午饭时,他才从书房出来,见她眼底微微的青影也是有些心疼的,拉着她过去食案旁坐下,还同她说,“往后莫要在给我喝这个汤了,不然难受的还是你。”

    姜婳自然不会给他喝了,他根本不需要补身子!

    吃过午饭,姜婳起身在屋子里转悠会儿,还不忘跟他说,“夫君,五月嫤姐儿要成亲,正好我也快两年没见着爹娘,就想着过段日子回苏州一趟,给嫤姐儿添妆。”

    燕屼顿住,“你的身子可承受的住?”他是记得当初来京城,她都差点去了半条命。

    她这一去一回至少两个月,他如今在大理寺任职,根本没有时间陪她回去。

    姜婳笑道:“夫君不必担心,我写信问过师父,他给我开了药方,提前一个月调养身子即可。”

    燕屼其实不太想她回去,不过她来京城快有两年,未曾见过娘家人,自然是想念着的。他道:“那路上要注意,我派几个护卫跟着。”

    次日,燕屼去大理寺上值,晚上回来的有些晚,正屋里头灯光已经熄了,她应该已经歇下,他还是回了正屋里。

    去净房梳洗,去到内室挑开幔帐,她迷迷糊糊问了声,“夫君?”

    燕屼嗯了声,拍拍她的背,“快睡吧。”

    姜婳就睡过去,房中没点灯,燕屼低头看她,隐约瞧见她的模样,他低头在她脸颊上亲了口抱着她睡下。

    转眼过去几日,张神医给姜婳来信,信中有两方子,让她交替着吃,到时能够减轻症状。

    她吃了一个月,转眼到四月,还有一个月嫤姐儿成亲,她需要提前回去。

    让丫鬟收拾东西,她这次回苏州只带着珍珠,翡翠,阿大和如意,齐妈妈留在京城继续管着内院。

    四月的京城,柳絮飘飘,天儿正好。

    明日就要离开京城,这天夜里,杜师傅特意做了不少好吃的,等着燕屼下衙回来,两人用过饭食,他也不去忙活公务,留在房里陪她说话,“东西可都准备妥当,明日早上我送你出城。”

    姜婳依偎在他怀中,“夫君明日休沐吗?”

    燕屼扶着她的背,“没有,我请了天假,送你出城,记得让丫鬟们照顾妥当些,若是挂念岳父岳母,你多在苏州留一两月也无妨,不必记挂我,府中还有小厮跟齐妈妈,你也放心。”

    姜婳点点头,也不言语,就这样静静的待在他的怀中,何时睡着都不知。

    次日早起,用过饭食,燕屼亲自送她出城,两人都坐着马车,燕屼嘱咐她道:“回去苏州见着谢妙玉和姜映秋也莫要行事莽撞,婳婳,你要记住,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破不了的案子,任何事情都会有破绽,你可懂我说的?”

    他怕她见着那两人莽撞行事,被人抓住把柄。

    姜婳叹口气,“夫君放心,我都省得,不会鲁莽行事,何况爹爹信中说过,那两人如今不再苏州,应该是去别的地方求医,我不会同她们见面的。”

    燕屼道:“一切小心为上。”

    送姜婳出城到官道,陪着她走了好一会儿,夜里到驿站他才骑马离开。

    离开前,燕屼深深望姜婳一眼,“我等你回来。”

    燕屼走后,姜婳再驿站里歇息,她就是精神有些不济,胃口不太好,勉强吃了碗面,也的确没有犯恶心,这才松口气。当初来京城晕车晕船只剩半条命的事她还记得清楚。

    白天赶路,夜里休息,如此走了六七日的官道终于要换水路。

    姜婳不喜有人打扰,直接包了条船。回到苏州时已经四月中旬,这一路她就只是胃口不太好,别的也没甚,每日都强迫吃些东西,到苏州时除了瘦了些,别的都还不错。

    姜清禄,许氏跟家中几个姐儿早得知她要回来,已在码头守候。

    这日一大早带着姐儿们去码头,见一辆船舶渐渐靠岸停下,甲板上站着的不正是姜婳身边几个丫鬟,翡翠也瞧见老爷太太,使劲冲他们挥手。

    船舶靠岸,翡翠去里头喊姜婳,姜婳醒来还有些懵,她这算是睡的一路,出来就见爹爹跟娘亲还有妹妹们。她眼睛也湿润起来,提起裙角过来抱住许氏,“娘,爹……”

    姜清禄也有些心酸,最疼爱的闺女两年未见。

    姜婳抱着许氏哭了会儿,姜清禄道:“走吧,先回去,瞧瞧你这一路瘦的,回去爹让厨房的给你做些好吃的,好好补补身子。”

    姜婳用帕子擦拭泪水,转头看几个妹妹,小姜妤也长高不少,模样同姜婳有些相似,小小年纪就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小姜妤欢喜的抱住姜婳,脆生生道:“大姐姐,你可算回来了,这些日子我都是掰着手指数着呢,大姐姐这次回来可要多住些日子。”

    姜婳笑眯眯的应声好。

    嫤姐儿也上前羞怯唤道:“大姐姐。”

    嫤姐儿已经出落成大姑娘,身形高挑,眉目清秀动人,别有一番少女姿态。

    姜婳打趣道:“嫤姐儿还是这般害羞。”

    姜嫤的头垂的更加低了。

    娢姐儿娣姐儿也都跟她打过招呼,这两个庶妹这两年一直由着许氏教导,竟也把性子掰正过来,至少礼数周全,不会在撒泼打滚的闹事儿了。当初离开时因为高姨娘的事情,娢姐儿有些惧怕姜婳,现在见到人也是恭敬的很。

    姜婳记得当年离开苏州时,娢姐儿还是肉呼呼的,现在竟也出落的很苗条,杏眼明媚,模样也开始变的不错。姜婳忍不住惊讶道:“娢姐儿竟然也瘦下来了。”娢姐儿爱吃,当年少给她一块糕点她都能闹上半天。

    娢姐儿害羞道:“都是母亲帮我的。”当初大姐姐去京城时她只有九岁多,姨娘又被接回来,她心情甚好,整日吃喝,胖的连以往的衣裳都快穿不进来,还是许氏看不过眼,拉着她去屋里说话,“娢姐儿,你这般吃下去可不行的,再有两年你都十二岁,该要说亲,女子不容易,事事都要被钳制,母亲说话直白,你不要放在心里,我也是为着你好,你是不能这样吃下去的,从明日起,我会限制你每日的吃食。”

    娢姐儿不是饭量大,就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嘴巴里总想吃些什么,就吃成个肉球。

    一开始的确很难,许氏准许她早上吃多吃好,晌午只有一碗米饭,晚上就是粥类,甚至还强迫她吃完饭食出门走动。她忍不住时还哭着骂许氏狠心,看她是庶女虐待她。

    许氏闻言也是伤心,可她不想让娢姐儿这样下去。女子微胖还没甚,可是娢姐儿实在太胖,在这样下去,她连姻缘都不顺利,这辈子就算毁掉,她不忍心。

    这样坚持半年,娢姐儿瘦了些,也习惯这样的饮食,又过一年多,她恢复正常女子体形,望着铜镜里窈窕少女,娢姐儿都哭了,上门求亲的不少,她这才意识到许氏待她的好。

    娢姐儿听闻大姐姐这话,牵着许氏的手真心道:“这都是母亲帮我的,不若我再胖下去,身体都受不住的。”

    许氏感叹道:“是娢姐儿自己努力。”

    许氏就算性子软弱,可她是真的好,对亲生女儿好,对庶女亦真心,希望女儿们都能好好的。姜婳微微垂目,这样好的家人她如何不珍惜,所以她从不觉自己做下的恶事有何不妥。

    众人坐着马车回到姜宅,一路上姜婳跟几个妹妹说完,问她们的功课女红可有定亲,许氏笑道:“娣姐儿和妤姐儿还小,娢姐儿的亲事正在相看,亲事可是要好好相看的,事关女子一辈子。”

    姜婳点头,对娢姐儿说道:“娢姐儿记住,女子嫁人,家世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和他的家人,人品若行,可有胡搅蛮缠,肆意妄为的家人都不成,一定要家庭和睦。”

    娢姐儿笑道:“我都省得,那大姐夫待大姐姐可好?”

    许氏湿润的眸子也望向姜婳,女儿去京城已快两载,她其实也担心姑爷待女儿好不好。

    姜婳抚着趴在她腿上的小姜妤,轻笑道:“你们大姐夫待我非常的好。”这世间除了他,大概也只剩下爹娘会为她百般操心。

    回到姜宅已经晌午,姜清禄早吩咐家中备筵,姜婳陪着家人吃过筵席,她这一路舟车劳顿也是辛苦,用过膳后就回皎月院歇息。她出嫁前就住在皎月院,出嫁后许氏还是把院子给她留着在,知盼她回娘家时能住在熟悉的地方,心里也能够安心。

    姜婳这一觉睡到次日卯时,天边刚泛起鱼肚白,睡的太久她都有些发懵,好一会儿才想起她已经回了娘家,她心情大好,也不喊丫鬟进来伺候,这一路她们也是辛苦,昨儿夜里都没让人守夜。她慢慢下床榻寻了衣裳穿好。苏州比京城热燥些,京城还要穿薄袄,苏州已经开始穿褙子,比甲。

    她挑了身浅绿色衣裙,外头罩着一件轻罗纱褙子,看着温婉清丽,再换上双绣着缠枝花的软缎绣花鞋,上头还缀着几颗莹润珍珠,便是这样素净的装扮也已经一室生辉。

    她今日要去见师父,穿的格外素净些。

    穿好衣裳,推门出去,远远的高空中竟还挂着个月亮尾巴,再有片刻日出这淡淡的月牙影子就要散去。

    丫鬟们还未起身,庭院里很清静,唯有墙角那片小桃园郁郁青青,挂着一树的果子。

    她在庭院里坐了会儿丫鬟们才起身,见她已起来,都慌忙告罪。

    姜婳难得放松心情,摆手笑道:“不必,快些端水过来梳洗,用过早饭我要去青山城看望神医。”

    她用过饭食,去寻爹娘,告知他们打算去青城山一趟,姜清禄道:“这两年我也常去青城山探望神医,不过他脾气还是不太好,也不怎么见我,我都是送些东西上山,你这回来也该去探望探望他老人家的,东西我都备好,一会儿你直接带着去就成。”

    姜婳道:“我都省得,爹爹放心吧。”

    这趟去青山城,姜婳只带阿大一人,两人爬到半山腰的小院落前,见一位老人正在院中翻晒草药,老人背影有些佝偻,穿着一身青衫,听见声响回头看过来,见到姜婳时不由怔住。

    姜婳感觉眼睛湿润起来,心里轻轻颤抖,不过离开两载,师父已经苍老成这样,他是神医,怎么可能不懂保养之道,无非心灰意冷,苟延残喘。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更新不太稳定,跟小可爱们说声抱歉,小孩太小,又放暑假,天天要陪他,基本就是趁他睡觉才能抽空写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