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1章

    第121章

    姜婳想哭, 胸口被紧紧的攥住, 犹如刀割,她把师父当做亲人, 犹如爹娘那般的家人,看见师父这般她如何不心疼, 她擦拭眼泪, 走到院前的栅栏门前, 轻声唤道:“师父,我回来了。”

    张老神情还算冷淡镇定,淡淡的说道:“回来了啊。”那藏在衣袖下发抖的手却泄露他此刻心中的激动。

    姜婳推开栅栏门, 也不言语, 接过张老手中的东西帮他整理翻动草药。

    两人一时都无言, 阿大坐在院外古树下的石头凳子上等着主子。

    半晌后, 草药翻动完,姜婳对张老道:“师父, 我们进屋去吧, 我带了您爱吃的醉虾醉蟹,都是用您最喜的秋露白腌渍的,还给您带了两坛秋露白过来,一会儿我在给您炒两个小菜就能吃了。”

    张神医哼了声,“怎么地,去了京城连汤羹都会做了?”婳婳算是他半个闺女,姜家的掌上明珠,十指不沾阳春水, 嫁给那男人竟连菜都会炒。

    也不知她在京城过的到底如何,每次信中都说过的极好,他就有些怀疑。

    姜婳知师父这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护短心思,笑道:“自然不是这样的,只是我从未给师父做过饭食,如今回来苏州,怕也只能待上两月,便想留在师父身边尽孝道。”她其实更希望师父同他一起去京城,这事情她会和师父慢慢说的。

    两人回到屋内,姜婳把带来的美酒美食摆在桌上,又去厨房炒两个小菜。

    她的确十指不沾阳春水,不过一些活计她还是会做的,做出来的饭食味道一般而已。

    半个时辰后,姜婳煮了锅米饭,炒两个素菜,一并端到桌上,师徒两人对立而坐,姜婳望着师父枯瘦的模样,到底是没忍住,眼睛通红道:“师父明明可以好好调养身子,为何非要这样糟蹋自己身体。”

    张神医抿口清酒,淡声道:“我年纪渐长,这辈子也活的够够的,如此这般就好,等到老的走不动就老死在这青城山中。”他见姜婳绷紧的神色,知晓她心中想法,“剩下半辈子我就生根在青城山,再也不去别处的,你好好的过你的日子。”

    他朝着敞开的房门外看了眼,只有婳婳身边那个结实的丫鬟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啃饼子,啃的专心致志,他叹口气继续说道:“你还年轻,有些话师父不便明着对你说,只想说你要事事小心,没有绝对的把握千万不能莽撞行事去报仇。当年你爹出事,你在我门前跪了整整十日,我得知你名婳,其实我曾有个闺女,也名婳,心中触动,这才肯下山帮你医治你爹,见他是中毒,便知你们家不太平,说是让你试药,其实那些药没别的功效,就是能够帮你抵抗一些毒,药,不过对你的伤害也极大,会让你的身子寒凉,必须慢慢的调养过来。”

    神医神色恍惚,手中紧紧的捏着酒杯,“你成亲三载,未能生育,也是这个原因,事到如今,我都不知让你试药是对还是错。”他想起谢妙玉毁容的事情,这是婳婳的事情,她肯定不想外人知道的,”别的事情我亦不会多问,你自个小心些吧,切记没有完全把握,不能轻易下手。”

    他猜姜婳父亲中毒怕就是跟那母女有关吧,不然婳婳怎么如此针对她们,也是她们活该,反正婳婳心善,做什么事情都是对的。

    姜家的事情他不太想管,只要婳婳无事就好。

    姜婳垂泪道:“事情虽不能跟师父明说,我却感激师父当年试药之举,如若不是,我早已不知死过几次。”

    神医感叹:“竟如此,师父能帮你的只有这些,以后事事你都要自己小心,可知道?别的事情师父不会多问,那些手札你若记住便全部烧掉吧,省得留着不安全。”

    姜婳点头,“婳婳谨记。”

    姜婳陪着神医用过饭食,下午神医指导她的医术,等到酉时她才回姜家。

    之后几日她时常来青城山陪师父,惹的姜清禄都嫉妒起来,不过想起那也是他的救命恩人,总归没有多说。

    很快到嫤姐儿出嫁的日子,嫤姐儿说的亲事是同姜清禄有生死之交的袁父的嫡出次子,单名一个越,比嫤姐儿年长三岁多,性子冲动倔强,因此当年嫤姐儿哪怕才十二,还是说给年长她三岁多的袁越,也是希望他过三年能够长长性子。

    袁越也的确不负众望,三年下来,性子竟沉淀下来,不过偶尔也会有些冲动行事。

    袁越见过嫤姐儿几次,对这么个娇滴滴的娘子还是中意的。

    五月初一,宜祈福,婚嫁,出行,搬家……

    距离五月初一还是三日。

    嫤姐儿出嫁前三日,姜家分支宗族亲戚都来道贺,姜清禄摆三天筵席宴请亲朋好友,因此这几日姜家很是忙碌,府中进进出出。姜清禄经过中毒一事,更看中府中守卫,里里外外,内院外院后院都有守卫把守,极为森严,哪怕这几日后院送菜的来都要一一盘查。

    姜婳见状也是满意,府中守卫森严能够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因着嫤姐儿离出嫁还有三日,这三日府中都是闹腾腾。

    头一日,府中开筵,宴请宗族那边的亲眷,女眷们坐在内院吃茶看戏,男客们是在前院。

    姜婳如今是大理寺左少卿,正四品的官员夫人,哪怕暂时没有诰命加身,也依旧是众人奉承讨好的对象,她反倒有些不习惯,借机躲在皎月院偷闲,反正是嫤姐儿的亲事,内院还有娘招呼,她不担心。

    快到晌午用宴时,姜婳才出门,见内院的庭院里都在窃窃私议。

    “她竟还敢找上门来?也忒不要脸了吧。”

    “可不是,当初京城里头她们是如何对待燕大奶奶的事儿,半个苏州城的人都已知晓,怎么还有脸面趁着嫤姐儿出嫁早上门来?”

    姜婳挑眉,她们这说的是谁?

    她走过去低声问旁边站着的小丫鬟,“是何人来了?”

    小丫鬟轻声道:“大奶奶,是表姑娘跟姑太太上门来了,方才有位来迟的女眷瞧见的,正在门外纠缠。”

    姜婳眉目冷冽两分,去寻许氏身影,见她皱眉坐在女眷当中,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瞧瞧。她走过去,俯身凑在许氏耳边轻声道:“娘不必担心,爹爹肯定会出门瞧瞧的,我也过去看看吧,娘留在内院招呼客人就是。”

    那两人做下的事情足够歹毒,是想毁掉姜婳,许氏如何不知,她也担心,扯住姜婳衣袖道:“便让你爹爹去瞧着吧,你留在后院里等着。”

    姜婳慢慢道:“娘别怕,我带着阿大,门口还有护卫,她们不敢怎么样的。”她只是怕爹爹心软,毕竟谢妙玉如今的模样可实在很惨的。

    许氏担忧道:“那你可小心些,莫让那两人近你的身。”

    “我省得。”她怎么可能让那两人近身,而且也猜出两人的来意,谢妙玉那个病是个无底洞,只怕是来讨银子的。

    姜婳语毕,领着阿大和两个护卫出去,很快来到姜宅正门口,今日姜家宴请客人,遂门口也很热闹,聚着很多来讨喜气红鸡蛋的百姓们,正对着门前的两名女子指指点点,那两名女子着实狼狈,穿着一身旧衣裳,也不知几天没有梳洗,发髻松散,身上有些脏乱,正是姜映秋与谢妙玉。

    姜映秋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褙子,面容苍老,犹如四五十的老妪,嘴唇干裂,连着鞋子都破个洞,看样子是从很远的地方赶回来的。她身边的谢妙玉也好不到何处,穿着见淡粉色刺绣褙子,用青石色的绸缎大布巾包裹着头脸,严严实实的,且低垂着头,根本看不模样,亦不敢抬头。

    姜清禄早已出来,正站在门檐下,表情冷淡,吩咐管家给围观的百姓发鸡蛋和糕点。

    姜映秋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姜婳心里冷笑,这两人为着利益连脸皮子都不要,真真是随时可以给人下跪。正想着,就听见姜映秋哭泣道:“大弟,求求你救救阿玉吧。”

    “我又不是大夫,如何救她。”

    姜清禄的声音颇冷。

    他又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竟是婳婳,面容温和些,“婳婳怎么出来了?”

    谢妙玉和姜映秋听闻此话,同时抬头,瞧见穿着翠蓝金枝绿叶百花刺绣褙子的姜婳,梳着简单的圆髻,插着一支简单的盘花镶珠金簪,面如白玉,风姿绰约。这样的容貌当真是上天偏爱,谢妙玉就这般望着,目光呆滞。

    姜映秋还在暗恨着,却知如今需求人,不能露出半点不满。

    姜婳看着谢妙玉抬头,瞧见她那包裹严实的脸面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眼皮子上都是点点猩红和腐烂的皮肉,渗出浓水,好不可怕,似听见周围的惊呼声,谢妙玉急忙捂住脸呜呜咽咽哭了起来。

    姜清禄也给吓着一跳,没曾想谢妙玉的病情已经这样严重,看着实在骇人。

    姜映秋肝肠寸断,哭着求道:“大弟,你救救阿玉吧,当初我们变卖所有家当去外地求医,郎中太医看过无数,全都束手无策,剩下些的银两也全部当做诊费,如今我们身无分文回到苏州的,求求大弟行行好,借我些银子,我听闻荆州那边有个神医,专治皮肤病,我想领着阿玉去瞧瞧。”

    她倒是没说谎,当初的确变卖所有家当去给阿玉瞧病的,那些银子有一半是给了诊费,另外一半都给人骗去,游方郎中不少,都说能够治愈,往往花费高价买回来的药膏却无半分功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