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29章

    第129章

    今日燕屼难得休沐, 陪过岳父和连襟兄弟逛了外城,回到府里想来书房处理公务的,这会儿见小妻子趴在他身上掰着手指数丫鬟也甚是好玩, 揉着她仿佛软弱无骨的纤细腰身,微微抬头,凑到她耳边哑声问:“可盘算出哪几个丫鬟要许配出去?”

    姜婳掰数着身边的丫鬟们,“春蝉定是要许配出来的, 她年纪也不小,至于珍珠翡翠,我想再留两年,且犹豫着到底是把她们两个许给外面, 找两户何时的配给她们,还是留在府里头嫁给小管事做管事娘子。也罢, 还不急, 到时候问问她们的意见吧。”珍珠翡翠她是很喜欢的,若她们愿意,留在府里做管事娘子也好的。

    “至于其他几个丫鬟,年纪尚幼, 过两年再说吧。”

    燕屼不多问,笑着揉揉她的脸颊,又捉着她的手指一根根的啃,姜婳嫌弃,抽回手指叹口气,“夫君莫闹, 待会我还要请齐妈妈过来一趟,有些事情吩咐的。”她只盼春蝉能够懂她的心意,惦记着她男人的,她通常不会给好果子吃,当初护国公府的陶县君不照样被贬了封号,如今都不常在京城里头露面,据说是被护国公拘在家中学规矩。

    她才知春蝉动了心思,当即差点压不住心里那股子寒凉的怒意,甚至想要给春蝉一个教训,是以心静下来,她知这想法不对,仔细思忖过,春蝉跟她几年,大错没有,发卖不至于,只能配出去,盼着她能醒悟,莫要再有旁的心思。想完春蝉的事儿,姜婳捉住燕屼的硬邦邦的手臂,问他,“对了,回来一直想问夫君的,那姜映秋在大理寺如何?可认罪了?师父让我把爹爹当初的病例带了来,我让珍珠拿来,夫君瞧瞧可有用。”

    “没甚大用的。”燕屼坐直身子,拍拍她的背,“这事儿到底过去太久,当初岳父没有报案,亦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她下毒,而且她死咬着不承认,怕是过不了多久会被放出来的。”他动用私行,对大姜氏用刑,连着男子都承受不住的加盐鞭刑她都死死咬着嘴巴,不承认下毒,这样的女人,难怪婳婳想要弄死她。

    若被她反咬一口,当真是要脱层皮的,这个女人,应该及早处理掉,此事不成,就用别的计谋,是决计不能放过她的。

    姜婳微微沉着脸,喃喃道:“这样都拿她没法子吗?”当真还是只能亲手弄死她?

    燕屼轻抚她的背,“别担心,她既能对岳父下毒,手上肯定不会干净的,我已经派人去查她以前的事儿,你别着急,这些日子多陪陪二妹和岳父,明日我要去大理寺,你若得空,可以带二妹出去转转。”

    姜婳心里存着事儿,默不作声,她不知怎么又想起孩子的事情来,到底是有些可惜的,如若不是她不能生,春蝉何以敢有这样的心思,她忍不住闷声道:“夫君当真不介意我生不出孩子吗?”

    燕屼失笑,怎么又说起这个来了,他握住她的手道:“燕家的事情我都坦白告诉你,你该知道此时不是要孩子的好时机,如今我心中只能装得下你和家仇,往后亦不知家仇能否得报,我怕连你都保不周全,又如何敢要孩子?以后我若出事,与你和离还能护你一命,可若有了孩子,哪怕他跟着你姓,这都是欺君之罪,要满门抄斩,孩子都不能幸免,婳婳,现在没有孩子是好事,待以后再说吧。”

    姜婳绞着帕子,可她清楚的知道,他不会有事,反而成为内阁首辅,成为太傅大人,权倾朝野,生下他的孩子自然也不会有事的。这话她不能说,也罢,顺其自然吧,师父都说他能生,想必是要调养几年,她就放宽心思。不过,她抓着燕屼的衣袖问,“夫君,那害的燕家满门的是哪家的?”

    燕屼把人搂紧一些,亲亲她的脸颊,“这个你不知最好。”

    姜婳了然,这是怕她遇见燕家仇人绷紧面皮子吧,也罢,不知道也好,省得藏不住眼色。

    两人待在书房腻歪到酉时,才去正厅陪着姜清禄,袁越和姜嫤用晚饭。

    次日,燕屼早早去大理寺,姜清禄跟袁越继续在京城里头闲逛。

    这都七月,天气燥热,姜婳跟姜嫤都不愿出门,留在家中做女红说说话。

    姜婳喊来齐妈妈,让她帮忙留着,给春蝉寻个人家,过段日子就送出门吧。

    齐妈妈应声退下。

    姜嫤低声道:“大姐姐,只要把春蝉配出去就成吗?这样做不到杀鸡儆猴,若内宅的小丫鬟们有样学样可怎么办?”她如今和袁越如胶似漆,琴瑟和鸣,自也不喜莺莺燕燕的绕着相公转。

    姜婳握着绣绷子,兀自出神。

    半晌才道:“到底伺候我一场,发卖出去怕她卖到不好的地方,不如就给她找户人家,出去做正房娘子,我也体面些。”她难得心软些,其实她也察觉自个精神状态有些问题,遇见不喜的人,她更想下狠手,这次也算是夫君与她感情好,昨日才开解过她,她心情甚好,这才没想狠心对手底下的丫鬟。

    过了几日,袁越买到外城一间二进的宅子,小桥流水,亭台阁楼,雕梁画栋,一应俱全,风景也幽静,是个不错的地儿,很快就把文书置办下来。

    当天,袁越回来跟岳父和燕屼告别,众人吃过宴,次日,袁越携姜嫤跟奴仆搬到那边。姜婳知晓袁家还有奴仆正跟着辎车在后头走,还需两三日,怕他们身边的人不够用,让齐妈妈喊了几个仆役过去帮忙收拾宅子。

    到底是妹夫跟妹妹的家,姜婳不便跟着去瞧,等着她们乔迁之喜再去探望。

    姜清禄暂且住在燕府里,他还要时常出门审查,毕竟他与袁越都打算在京城里头做营生,需得调查清楚。

    七月中旬,骄阳似火,到处都是闷热的,姜婳躲在屋里不肯出门,姜嫤那边已经收拾妥当,也晓得天气炎热不便待客,打算过了七月再说。

    这日姜婳正躲在摆着冰盆的里屋里歇息,她睡的昏昏沉沉,听见外面响起齐妈妈低低的声音,“大奶奶可还在睡在?”

    珍珠悄声道:“还未醒,可是前些日子大奶奶嘱咐妈妈的事儿办妥当了?”

    齐妈妈小声道:“的确找到户人家,想过来问问大奶奶的意见,既大奶奶没醒,我晚些过来。”

    “是齐妈妈吧,快进来吧。”姜婳已经醒来,让阿大扶着起身靠在迎枕上。外面守着的丫鬟鱼贯而入,伺候着她盥洗漱口,喝过一盏温温的糖水后,才柔声道:“齐妈妈快坐吧,与我说说看中的是哪户人家?家世人品如何?”她最近注意养身想生孩子,冷的都是不沾的,这般炎热的天儿,屋里才摆着一盆冰块。

    齐妈妈坐在黄花梨透雕鸾纹绣墩上回话,“回大奶奶的话,您之前让老奴给春蝉留意户人家,老奴托人问过,找到一户,是京城郊外县城里头的,那县城因挨着京城,也颇富裕。那户人家姓谭,从外地搬来京城的,家中兄弟二人和寡母,人口简单,给春蝉相中的就是长兄谭兴凡,他今儿刚好二十,家里还有个小叔子才八,九岁,他也是个有本事的,开间米铺,生意不错,因三年前他父亲从山上跌落致死,守孝三年才耽搁的。”

    姜婳慢慢思忖,问道,“那谭家长子性子如何?”

    齐妈妈道:“大奶奶放心,是个敦厚老实的,生的也不错,不会亏待春蝉的。”

    姜婳觉得不错,她自认待春蝉不薄,给她寻的人家也用心。

    “珍珠,去把春蝉叫来吧。”

    春蝉很快过来,自打半月前被大奶奶问话后,她日日谨慎,不敢行错事。今日突然被叫过来,心里揣揣,进到里屋不敢乱看,福身行礼,“给大奶奶请安。”

    姜婳指指绣墩,“坐吧,今儿我喊你过来是想与你说,你伺候我也有几年,今年你也十八了吧,我想着给你寻了户人家,身契还你,再给你置办些嫁妆,你嫁过去好好过日子吧。”

    “大奶奶……”春蝉惊愕抬头,一脸呆愣,忽预料到大奶奶是说真的,她猛地跪在地上,哭求道:“奴婢已经知错,求大奶奶不要把奴婢许配出去啊,奴婢这辈子都不想出去,只想跟在大奶奶身边伺候着。”

    “你不愿意?”姜婳面上的笑容渐渐冷淡下来,她道:“给你找的那户人家是京城外县城里的,家里人口简单,婆母很好相处,男方年长你两岁,因守孝才耽搁下来的,人也厚道,家里开间米铺,你嫁过去就是正头娘子,你连这样的都不喜?当真是想一辈子留在我身边做个奴才?”

    “还是有了别的心思!”最后一句已然凌厉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晚安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