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39.第139章

    强烈推荐:

    </strong>防盗章, 订阅不足一半,购买新章节会是防盗章节, 次日可正常阅读  回到姜宅已申时, 许氏刚从郭太医住处归来,愁容满面,去请了郭太医三次, 都说身子抱恙,不便出门看诊。姜婳先去谨兰院寻许氏, 同她说了好消息。

    这可真是峰回路转,许氏惊喜交集, 问姜婳, “这神医怎么就同意了?”

    姜婳笑道,“张神医本来存了一丝怜悯之心, 大概也是见我可怜,这才答应了。”

    许氏还有些担忧, “婳婳,这张神医可莫是诓骗咱们的?”

    姜婳失笑,“娘放心吧, 神医不是这样的人。”她身子还有些不适,同许氏说了几句话有些乏了,回去皎月院休息, 许氏送她回去, 叮嘱丫鬟们好好照顾她, 又去吩咐厨房炖些滋补的汤食, 她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去找管家问乡下庄子上收租子的事儿。

    刚回皎月院,姜婳见几个二等丫鬟坐在廊庑下嗑瓜子,见到姜婳回来,急忙起身,“姑娘,您可回来了。”

    姜婳冷淡的嗯了声,朝着房里走去,珍珠翡翠跟在身后,那几个二等丫鬟也随着一块,其中一脸蛋圆圆的丫鬟凑上来道,“姑娘,奴婢有事要禀。”

    这是二等丫鬟玉石儿,平日珍珠翡翠若是不在,就由她管着姜婳院里的事儿。

    姜婳进西次间,靠在榻上歇息,翡翠出去吩咐小丫鬟们端热水进来盥洗,珍珠去小厨房沏了壶参茶过来,姜婳洗手净面,抿了口参茶才问,“什么事儿?”

    玉石儿道,“姑娘,今日您出门后,表姑娘过来找您,奴婢说您去了青城山,表姑娘非说要在屋子里等您,奴婢没拦住,表姑娘进屋等了会就走了。”嘴上说着没拦住,表情却不见半分愧疚。

    几个丫鬟的确不以为然,表姑娘和姑娘关系好,平日表姑娘也总上门来找姑娘,两人关系亲密无间。姑娘的房也是让表姑娘随意进的。再者姑娘性子温和,从未跟她们发过脾气。

    谢妙玉……姜婳的手指不自觉的扣紧。

    她把茶盅搁在小案上,问玉石儿,“你们便是这样让一个外人随意进出我的房间?我倒是没想过,主子不在家时,丫鬟连个外人都阻止不了,或许是你们连阻止都不曾试,随意放了她进来?”

    玉石儿一愣,结结巴巴道,“姑,姑娘,不是这样的,奴婢同表姑娘说过,是表姑娘非要进来。”她不明白姑娘今日怎么回事,平日姑娘不是这样的,更加不会责怪她们放表姑娘进屋的。

    “可是觉得我一团和气,从不处罚你们,便随意糊弄我,做事也不上心?”姜婳缓缓道。

    玉石儿还要争辩,“姑娘,奴婢不敢,是奴婢见您和表姑娘情同亲姐妹……”这话可算是不打自招,她根本无意阻拦,直接放人进了主子房间。

    “够了。”姜婳道,“珍珠,去喊王妈妈和秦妈妈过来吧,就说我这边要发卖几个丫鬟。翡翠去房中瞧瞧,可有少了什么东西。”两位妈妈是许氏身边的人,都是许氏的陪嫁丫鬟,过来姜家已有十几载。

    珍珠翡翠平日就看不惯表姑娘,总爱拿姑娘衣裳首饰,平日对外也称是姑娘的姐姐,决口不提只是表姐,她们觉表姑娘有些爱慕虚荣,只是和自家姑娘关系好,平日里也不好多说。

    平日表姑娘的确是可以随意进出姑娘的房间,今儿不知姑娘怎么突然发难。

    重回豆蔻年华,前几日忙着爹爹的病,一刻都不得安心,什么都不敢去想,也什么都顾不得,得到神医承诺的那一刻姜婳才彻底松了口气,却也知道,这仅仅是第一步,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既然爹爹暂无大碍,一些事情她也要开始着手处理了。

    不怪乎她如此相信这个神医,上辈子……暂且将那么痛苦的经历称之为上辈子吧。上辈子她对这位神医有所耳闻,曾听过他几次事迹,他不是个真正见死不救的人,这也是姜婳跪上十天的原因,只要神医肯出手,的确没有他救不活的人。

    况且,姜婳对爹爹的病情有些猜想,姜清禄是突然病倒,无缘无故,没有任何征兆,倒是更像中毒,只是请的名医查不出中毒的症状。

    珍珠很快请来王妈妈和秦妈妈,两人都是许氏的陪嫁,都已嫁了人,两人夫家各管着一个庄子,两人的丈夫都是姜家管事儿的,平日不在府中,只有两位妈妈留在府上照顾许氏,管着姜家后宅奴仆,十天半月会回庄子上跟丈夫小聚。

    王妈妈当年是许氏身边的大丫鬟,比秦妈妈年长几岁,所以许氏身边的事大多都是她在处理,也比较有话语权。

    两位妈妈进来给姜婳行礼问好,王妈妈道,“方才听珍珠说姑娘想要发卖几个丫鬟,不知发生了何事。”

    姜婳示意珍珠将事情说了一遍,王妈妈闻言笑道,“的确是她们几个不懂事,只是请姑娘听老奴一言,这算不得什么大事儿,姑娘若是生气,老奴命人打她们几板子就是,不若一下子发卖了她们几个,新买来的怕皮糙肉厚,伺候不好姑娘。”又冲着玉石儿道,“你们几个也得注意下,别再惹姑娘生气,姑娘那么和气的性子,何曾恼过你们,定是你们这次太过分。”

    刚说罢,翡翠从房里过来,脸色不大好,“姑娘,少了一个金丝红翡的镯子和红翡镂空雕花簪子,姑娘前些日子让人做出来的白狐裘斗篷也不见了。”

    金丝红翡的镯子和红翡镂空雕花簪子都是姜清禄送姜婳十四岁的生辰贺礼,姜清禄寻了一小块罕见的金丝红翡让人做出一只镯子,一只簪子送于姜婳,另外的边角料做成一串手链给小姜妤带着玩。

    那件白狐裘斗篷也是难得一见的稀罕物,都是姜清禄前些日子寻来送姜婳的礼物,一整块的白狐裘,无任何损伤,做成斗篷打算冬天穿戴的。

    姜清禄昏迷前,谢妙玉就眼馋这镯子簪子和这白狐裘斗篷,跟姜婳借过两次,姜婳都期期艾艾的拒了,说这是爹爹送的生辰贺礼不能送人,除了这几样,屋子里其他东西都随意她拿。

    谢妙玉还恼了,怒气冲冲的离开。

    另外个柳眉圆眼的丫鬟急道,“同他们说这个作甚,直接送去官府,阿大,你把他们扭送了报官,我送姑娘去药堂,姑娘伤的不轻,可别……”说着眼泪竟落了下来。

    燕屼知道丫鬟担心的是什么,低头道,“姑娘,燕某送你去药堂。”

    不容拒绝。

    姜婳也不会拒绝,嘱咐阿大两句,让她把行凶者送去衙门后去前头的回春堂寻她,夫妻两人哭着求饶,小儿也吓的嚎啕大哭,姜婳神色不见半点松动,“走吧。”

    回春堂不远,倒也没必要坐着马车过去,姜婳捂着手臂在前头走,翡翠跟着身后,自责不已,“都怪奴婢,去买甚吃食,害的姑娘受了伤,若是留疤可如何是好。”

    姜婳道,“没事儿的,不会留疤。”

    翡翠心疼问,“姑娘,疼吗?”

    姜婳垂眸,“不疼。”这有何疼感?比起毁容焚烧之疼痛,不过是个小口子罢了。

    燕屼静静跟在主仆二人身后,姨母小心翼翼的扯着他的衣袖,很是惶恐,“阿屼,是不是怪姨母,都是姨母不好,不,不该与他们起争执的,姑娘只是想帮我,却害的她受此牵连……”

    “嬷嬷,我姓姜,你唤我一声婳婳便是。”姜婳回头,笑的温和。

    燕屼道,“与姜姑娘已有几面之缘,还未曾自我介绍,我名燕屼,这是我姨母何氏,今日之事多谢姑娘,姑娘怜悯燕某姨母,是个菩萨心肠,燕某无以为报,往后有事,但凭姑娘吩咐一声便是。”

    菩萨心肠?姜婳不语。

    姨母也小心道歉,“婳婳姑娘,都是老太婆不好,不该与人起争执的。”

    姜婳柔声说,“怎能怪何姑姑,是他们欺负姑姑在先,姑姑不用自责的,我没事儿。”既已知道姓氏,在唤嬷嬷也显冷漠,就此改了口。

    几人不再言语,很快到回春堂,翡翠急匆匆进去找了郎中,年过六旬的郎中跟着翡翠出来,姜婳已坐在长凳上。燕屼安排姨母在另外一侧坐下,这才来到姜婳身旁,姜婳自个把衣袖掀起,露出伤口来,她的手臂粉白嫩滑,如上好玉脂,骨骼纤细,似轻轻一折就能折断,燕屼移开目光。

    郎中帮着把伤口清洗,检查过才说,“没甚大碍,止了血就好,往后记得每日涂抹药膏,这伤口还不至于留疤。”止血,涂抹膏药,又嘱咐一番,饮食清淡,开了药膏给姜婳。

    翡翠收起药膏,正要付钱,燕屼已递给郎中一块碎银,“此事因我姨母而起,便该我来负责。”

    姜婳望他一眼,不愿多争,让翡翠收回荷包出了回春堂,刚出去,阿大气喘吁吁的跑来,“姑,姑娘,奴婢把那两人送去衙门,里头的官老爷一听是伤了姑娘,立刻说要严惩,姑娘不必担心。”

    “嗯,我们回吧。”姜婳说罢,回头跟燕屼和何氏道,“姑姑,我该回去了,不如我送您和阿屼一块回去?”

    燕屼看她,她这喊的倒是挺顺口。

    何氏摆摆手,“不用不用,我同阿屼还要去把剩下的火烧都卖掉,不然放到明日就要坏掉了,太可惜的。”

    姜婳眉眼弯弯,极为动人,“我还未用晚膳,不如姑姑把那些火烧都卖给我?我未回府,只怕府中等着的丫鬟们也不敢吃晚食的,剩下的正好带回去给她们吃。”

    “真的?”何氏犹犹豫豫。

    姜婳点头,“自然是真的。”

    “那,那好吧。”

    几人又回到夜市上,何氏的摊位这会儿没人敢动,旁边伤着姜婳的摊主主动帮着照看,见几人回来才松口气,何氏开心的把剩余的肉烧麦全都包好递给姜婳,“婳婳姑娘,快拿着吧。”

    姜婳给了何氏十两银子,自然有多的,她哄着何氏把银钱收下,又送着两人回去,燕屼与姨母住在西街那边,顺着巷子进去,在一处小小的院落前停下,燕屼扶着姨母下来站定,望着车厢里姜婳,他个子高大,站在地面依旧能与她平视,“今日多谢姜姑娘。”

    “不必道谢,今日反倒是我帮了倒忙。”姜婳笑的眼如月牙,跟何氏挥挥手。“姑姑,我便先回去了,改日再会。”

    望着马车渐渐驶出巷子,燕屼才扶姨母进到院里,还听见姨母唠叨,“真是个好姑娘,可惜咱家太穷,不若娶来给阿屼做媳妇儿多好呐,哎,你都二十了,何时才能娶个媳妇儿回来。”

    燕屼并不答话。

    在马车上时,姜婳吃了个肉火烧,味道很好,饼很劲道,肉馅肥而不腻,配着饼吃正正好。吃一个便饱,余下的,姜婳让阿大和翡翠带回去分给皎月院的丫鬟们,又嘱咐两个丫鬟不许跟许氏提她受伤和试药的事情,两丫鬟闷声应下。

    眨眼几日时间一瞬而过。

    姜婳待在府中未曾出门过,每日在姣月院翻看从神医住处带回的医书,百草集她很快看完,看的最多还属那本毒,药方子的手札,还有另外一本古方,随意翻看几眼,上头的方子较为杂乱,其中有几道是说内调女子美容方面的,姜婳抚下面颊,垂眸将方子记下。

    这几日,沈知言来过姜宅,姜婳让人拦下,未许他进门。三番两次后,沈知言让人递了一封书信进来,上头叙说他对她的思念之情,情意绵绵,情深似海,姜婳看过后随后丢炭炉里烧掉了。

    她与沈知言迟早会解除婚约,沈姜两家金兰之交,爹爹看重沈知言,她冒然去说,爹爹肯定不会同意,除非看清他的真面目,她倒是有法子,却不是现在,要等爹爹身体康复,遂也懒得见他那张虚伪面孔。

    姜清禄的病情稳定许多,身体日渐康复,能下床走动,身上也不再骨瘦如柴,渐渐长了些肉起来。

    姜婳这边的库房,几个丫鬟整理几日,终于全部整理完毕,不出所料,的确少了不少东西。

    姜婳和许氏的库房一直由着王妈妈打理,前几日姜婳去寻王妈妈,说是想要从库房取些东西出来用,让王妈妈把锁匙给她,库房的清单姜婳和许氏都有备份,也就不必找王妈妈要。

    王妈妈犹豫过,见姜婳说话轻轻柔柔,眼神干净清亮,和原先的姑娘没甚两样,也就把库房锁匙交了出来。

    王妈妈是许氏身边老人,姜婳不好多拿主意,把丫鬟们整理的单子和原先库房的清单一同给许氏送了过去。许氏刚陪着姜清禄和小姜妤吃完早膳,小姜妤见着姜婳眼都亮了,软软的喊,“大姐姐,小妤儿想你啦。”

    “大姐姐也想小妤儿啦。”姜婳亲亲妹妹,心里软成一团。自打病了一场,她每日得空都会抽时间陪陪小姜妤的。

    姜婳让珍珠把单子交给许氏,同她道,“娘,您先瞧瞧这东西,我带小妤儿去外头玩会儿。”

    小姜妤亦很欢喜,拍拍手掌糯糯的道,“大姐姐,我想去摘几只桃花回来,给爹爹屋子里换上,爹爹闻见香香,就能更快的好起来,就能陪小妤儿骑马啦。”

    姜婳笑道,“那大姐姐就陪小妤儿去摘桃花枝儿。”

    陪着小姜妤去桃林玩了会儿,姜婳右臂还未好透,不敢怎么抱小姜妤,只陪她摘了一大把桃枝儿,不多时,柳儿过来寻她,“姑娘,太太让奴婢出来寻您。”

    让乳母照顾好小姜妤,姜婳同柳儿一块去见许氏,许氏在谨兰院的西厢房等着在。进去时,许氏神情阴郁,见到姜婳就叹了口气,“婳婳,委屈你了。”

    姜婳挨着许氏坐下,软声问,“娘打算如何?怕是不止女儿这边的库房,就连娘这边的库房也少了不少东西,要不先让丫鬟们去核对下。”其实根本不必,光是姜婳那边库房少的东西都已是个惊人的数目。

    许氏叹道,“我已让人去喊了王妈妈过来,等她过来,娘会仔细问问她的。”

    姜婳轻轻点头,“女儿听娘的。”

    爹爹好起来,后宅也要开始清理了。

    王妈妈很快过来,还以为许氏寻她是为别的事儿,进来时还笑眯眯的,“太太,您找老奴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待瞧见太太和姑娘坐在太师椅上,旁边案几上搁着那串库房锁匙,她心里忽然就咯噔一下子。

    姜婳被毁掉容貌已经有十载。

    她脸上的皮肉翻滚,面目全非,极骇人。望之,让人恶心反胃,避之若浼。

    不少奴仆路过看她一眼,面露惧色,匆匆离开。

    只有两小儿拿着石头朝她砸去,嚷嚷着,“丑八怪,丑八怪,快滚。”

    这是范立的两个孩子,有丫鬟匆匆过来将两小儿抱走。

    庭院外有洒扫的婆子们说话,“真真是喜事连连,大人左迁,明儿还要带着太太同小公子回来探亲,我还听说了,小公子长的粉雕玉琢,冰雪聪明,小小年纪学问就不输给沈大人,咱们太太可真是好福气,苦尽甘来啊。偏有些人不知珍惜,那副丑模样大人肯娶她都是天大的福分,竟还敢做出那样下作的事情。”

    “你可小心些,别被里头那位听见了,到底是咱们主子。”

    有人嗤笑,“她算个什么主子,连咱们都比不上。”

    “好了好了,快莫要说了,赶紧把活儿干完,明儿大人太太回来可是有赏钱的。”

    明天他们就要回了啊,姜婳坐在廊庑下的小杌子上模模糊糊的想着,指甲无意识的抠着掌心,手掌心很快血肉模糊起来。

    心中恨意滔天。

    婆子们忙碌完陆陆续续离开,余下姜婳一人呆呆坐在廊庑下,不多时,垂花门那边有个婆子探头唤她,“范家的,快些过来,高家那边来信儿了。”

    姜婳抬头望去,眼里有了些神采。

    高家是妹妹的夫家,小姜妤出嫁后,姜婳使钱找了个传信的,每隔两月会给小姜妤递一封信,这是姐妹两人为数不多的联络。不过自打半年前妹妹送信过来说怀了身孕,她送出回信后就一直再未收到妹妹的来信,这会儿一听是高家那边,晓得该是妹妹给她送信了。

    姜婳起身,蹒跚着朝垂花门走去,从婆子手中接过信笺,摸出身上的一小块碎银子递给婆子,婆子搁在手上颠了颠,咧嘴笑了笑,转身慢吞吞离开。

    信封上面是宽扁的楷书,较为清秀的字迹,并不是小姜妤的字,姜婳打开信笺,脸色渐渐惨白起来,等到看完上头的东西,她浑身颤抖,牙齿咯咯作响,死死的攒着信笺,朝着主院那边冲去……

    绕过层层抄手走廊,姜婳已经摔倒好几次,面色白的吓人,跌跌撞撞到了正院,有奴仆将她拦下,她尖叫的扑上去,“我要见姜映秋,我要见姜映秋,我要见……”她不断的重复着,身子剧烈的颤动。

    奴仆训斥拉扯,她死死攥着柱子不肯撒手。

    姜映秋在房中听见动静走了出来,见到姜婳在门外撒泼,皱了皱眉,“姜婳,你这是做什么?”

    “小姜妤是不是死了?我妹妹是不是死了?”姜婳死死的盯着她,目眦尽裂。

    姜映秋目光垂下,淡声道,“半月前高家的确给我送了信,女人生孩子本就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她没撑过来,怪不得别人,你也莫要难过,过好自己的日子才是正事儿。姜婳,你去照照铜镜,瞧瞧你现在的样子,你爹娘若是在天有灵也不愿见你如此。”

    “我妹妹半年前才怀上,如何会是生孩子死掉的?高家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姜映秋,你好歹毒的心肠,我爹当初待你们如何你心中最清楚不过。可你谋我爹的家业,你女儿毁我容貌抢我夫君,你又任由高家人害死我妹妹!姜映秋,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的!”

    尖厉的声音在庭院中响起,震耳欲聋,透着绝望和深入骨髓的恨意。

    这么些年的忍耐是为了小姜妤,姜映秋拿妹妹威胁姜婳,她什么都做不了,宁愿自己下半辈子非人非鬼的活着,就是想见小姜妤过的好,可是这一切都没了,不在了,她这么些年的忍耐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姜婳跪在地上,仰天痛哭,泪尽血涌。

    底下的奴仆有些被震住。

    姜映秋被她癫狂的模样吓着,下意识后退两步,脸色跟着难看起来,一甩袖子道,“姜婳,你莫要胡搅蛮缠,你爹娘去世,姜家的家业被外人窥视,我辛辛苦苦撑起姜家,何曾短过你的吃穿用度。你们姐妹出嫁,我可是给足了嫁妆,你毁容亦是被歹徒所为,非要怪在你表姐头上,我给小姜妤寻的夫君更是名门之后,她不过是自个摔倒小产没熬过来。”

    见姜婳如鬼怪一样丑陋的面容上全是血迹,姜映秋有些心慌,喊道,“来人,快把她给我送回去……”

    真真是晦气!姜映秋拂袖回房。

    奴仆们拖着姜婳回到西园正房,碰见范立的两个小儿,小儿正要上前辱骂,瞧见姜婳脸上血迹模糊,吓得大叫一声往四处逃散,姜婳被拖进房中扔在床榻上,她许久未动,犹如死了一般。

    暮色西沉,天边透着晚霞,明儿是个好天儿。

    房里一片昏暗,等到月明星稀,夜深人静,床上的人终于有了些动静,姜婳慢慢的从床榻上爬起来,眼前昏暗无光,甚至有些模糊,周身都是血腥味。

    她佝偻着腰从床头的小箱子里摸出一包东西来,哆嗦着塞入衣襟中,又渐渐摸索着出了房,蹒跚的走到西园的井边,就着井水洗净眼上的血迹,抬头朝远处望去,一片模糊。

    她的眼也瞎了。

    暗淡朦胧的月光下,姜婳犹如鬼魅,摇摇晃晃去到姜宅的厨房。她掏出身上那包粉末,摸至两个水缸旁,把粉末全部倒入。

    这是钩吻粉,有剧毒。钩吻也叫断肠草。

    回至西园正房,姜婳在廊庑下坐了整整一夜,晨光熹微时,她顺着抄手走廊从姜宅后门离开,摸索到街市,她没带帷帽,脸上的疤痕丑陋不堪,众人皱眉躲避。

    行至热闹的集市,忽然有人高声呼喊,“首辅大人来了……”

    姜婳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挤倒在地,身后传来蹄蹄踏踏的马蹄声,她抬头,恍惚的朝远处看去,模模糊糊瞧见一个身姿高大挺拔的男子骑马走过,她慢慢的垂下头。

    耳畔传来人群纷杂的议论声。

    “这位首辅大人不过而立之年,就身居一品,可是了得,不仅是内阁首辅,前不久还被封太傅,这官可是大的吓人,难怪这么大的排场,瞧瞧这些护卫,好生森严……”

    “听说这太傅大人也是苏州人吧,是回来探亲的。”

    “这位大人的名号是甚?倒是很少听过他的传闻。”

    “据说叫燕无屹,当年殿试被皇上钦点为状元,自此就留在京城,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回苏州,其他的,却也不太清楚。”

    “对了,今儿不是还有一位沈大人也回苏州探亲吗?怎么还没回……”

    姜婳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挤出人群,渐渐行远,走了一个时辰她来到高家门前,眼眶渐红,有血泪涌出,上前扣响门环,很快有人开门,瞧见一容貌丑陋眼眶出血的女人站在门前也给吓了一跳,“哪儿来的疯婆子,赶紧滚开。”

    “我妹妹在哪?我妹妹的坟地在哪,我妹妹的坟地在哪……”

    看门老叟胆颤心惊,“谁是你妹妹,胡说八道什么,你这疯婆子赶紧滚开,不然我就喊人抓你了啊。”

    旁边一小门户里头听见响动,有个小妇人开门探头出来看了眼,瞧见姜婳给吓了一跳,细细一想,认出她是姜妤的姐姐。这小妇人刘氏同小姜妤认识,两人都是做媳妇的,挨着近自然慢慢熟悉起来,小姜妤同她说许多姜家的事情,说过她姐姐的事,也说过她姐姐是个好人,她不相信姐姐做的那些事情。

    前不久刘氏突然就见高家贴上白联,门前挂起白灯笼,以为是高家长辈过世,不想三天后出葬才晓得是小姜妤死了,她一阵发蒙,跟着送葬的队伍一块上了山,等到人都离开,看见小姜妤的坟包孤零零的立在那儿,萧条凄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