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43章

    第143章

    姜婳从大理寺回去燕府,她从后门进的, 后院已被清理过, 只有两名护卫守着,都是燕屼信得过的人, 她从后院出垂花门, 连着护卫的问好声也仿若未闻, 后院的地面上铺着层白雪, 寒气仿佛能够透进骨子里, 她感觉不到任何冷意,身子有些僵硬的朝着抄手游廊上走去, 顺着走廊回了正院,庭院里静悄悄的,只有珍珠站在廊庑下守着, 瞧见姜婳,急忙迎上去, “大奶奶, 快进屋吧, 您冻的脸都白了。”

    进到暖阁里, 珍珠让翡翠阿大端热水来伺候着姜婳梳洗又换上袄裙, 姜婳坐在妆奁前任由丫鬟们伺候着, 珍珠又道:“大奶奶,厨房炖着羊肉汤,您可要喝一碗。”屋子里虽有地暖,主子脸色还是没缓过来。

    “不必。”姜婳垂着头, 哑声道,“扶我过去床榻上歇歇吧。”

    她躺在床榻上,闭眼就是师父瘦骨嶙嶙的样子,师父对她来说不仅是救命恩人,更是犹如父亲一般的存在,她岂能真的任由大理寺审问下去,肯定有法子救出师父的,可到底有什么法子?外面丫鬟们还在轻声说着话,阿大低声道:“珍珠姐姐,想法子给大奶奶弄些吃食吧,不然这样大奶奶身子怎么受得住。”

    “我想想。”珍珠叹气,“大奶奶爱吃清淡些的,对了,库房里还有血燕,当初宫里头御赐的,翡翠快些去库房里取出来泡着,一会儿让杜师傅炖盅冰糖血燕给大奶奶吃。”

    翡翠应声好,挑开帘子匆匆出去。

    宫里?姜婳猛地从床榻上坐起来,激动道:“珍珠,快些过来帮我换身衣裳,我要去宫里见皇后娘娘。”前些日子进宫吃宴时,因她救过太子殿下,皇后想给她一个诰命,她拒绝后,皇后又许诺她一件事情,师父的事情除非宫里的贵人们开口,否则根本救不出的,只要皇后肯救人,师父就会没事的。

    姜婳悬着的心终于落下,她激动的落泪。

    珍珠阿大挑开帘子进来,珍珠走到床榻边上,微微俯身道:“大奶奶现在进宫可是有什么事情?要不等姑爷回来和姑爷商量过?”这时候进宫只怕是难的很。

    “不许问那么多,快过来帮我换身衣裳。”姜婳趿拉上绣鞋,朝着妆奁那边走去,“要端庄些的,发髻也要梳理好,快些,没多少时间了。”她希望师父快些从大理寺出来,出来后她就接师父来府中住,帮师父调理身子。

    珍珠不好多言,从柜中挑选衣物,外面忽然传来翡翠的声音,“姑爷回了。”

    坐在妆奁前的姜婳怔住,她回头,夫君这时候回来做什么的?

    外面有沉稳的脚步声传来,踩在积雪上咯吱咯吱的。寒风夹杂着凉气跟着燕屼从屋外进来,他眉宇间满是沉重,厚氅上落着白雪,姜婳翁了翁唇才问:“夫君这时候回来做什么?大理寺的事情都忙完了?”她的声音隐有颤抖,仿佛预料到什么,唇色渐渐的惨白。

    燕屼脱掉厚氅递给丫鬟们,“你们先下去吧。”

    丫鬟们把厚氅挂在暖阁里的架上,悄声退下。燕屼慢慢走到妆奁前,微微得俯身,大掌覆在她颤抖的手背上,“婳婳,师父他老人家方才走了。”

    姜婳茫然的抬头看他,喃喃问道:“走了?师父去了何处?”

    燕屼直起身子,从怀中掏出那封神医留给婳婳的书信,“你从大理寺离开后,师父问我要来笔墨,留了封书信给你,最后服毒自尽。”他的声音沉甸甸的,顿了下才叹息道:“婳婳,你要保重身子,师父他老人家希望不管如何你都能好好的。”

    “服毒……”有一瞬间,姜婳仿佛失聪,什么都听不见,眼前也一片发黑,脑子里嗡嗡作响,她动弹不得,“夫君再说什么。”她声若蚊蝇,“师父怎么可能服毒。”她再也坚持不住,身上半分力气都没有,整个人朝着绣墩下瘫去,燕屼急忙把人抱起放在床榻上,向来沉稳的脸上有些慌张,“婳婳,你没事吧。”

    她脸色都有些透明,嘴唇没有半分血色,燕屼正想出去让丫鬟们叫郎中,姜婳一把捉住他的衣袖,“信,师父的信给我……”她面上一片麻木。

    燕屼把信递给她,坐在床沿上陪着姜婳,看她手抖着拆开书信,取出里面的信笺,薄薄的宣纸上,字迹是潦草的草书,透着不屑与狂放。

    张景林信中道:“婳婳,你见到这封书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人世,我的家世你应该也已知道,三十五年前,我有妻女,女儿名林婳,她被人羞辱自尽,我给妻女报仇不曾有半分后悔,那县衙跟乡绅家里的确是有无辜之人,可那又如何,我妻女便不无辜?给她们报仇后,我过的便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直到见到你,知晓你也名婳,心里起了怜悯之心,收你为徒,这几年我过的很开心,可也过的很不开心,很早就想去陪伴她们了,也不瞒着你,我的身体早就油尽灯枯,这辈子我也活的够够的,我的案子没有翻案的可能,你也不必为难燕屼。”

    他在信的末尾说,“我这辈子啊,终于是解脱了,盼着下辈子还能与妻女相逢,能再收你为徒,婳婳,以后没有师父,你也能好好的,当初报仇我的确不后悔的,可有些仇怨不是就这么一条路的,你往后要小心谨慎,言已至此,剩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你与他好好过日子吧,师父就走了。”

    姜婳捧着书信,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忽然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师父,师父!”她救下所有人,却偏偏连最亲近最爱戴的都没有救下,说什么以后还能好好的,她们姜家所有人都欠着师父的命,她怎么好的了。

    “婳婳,别太伤心。”燕屼伸手抚姜婳的背想要安慰,姜婳却猛地挥开他的手臂,竭嘶底里道:“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要不是你劝我不要动姜映秋,又哪里会给她机会去查师父的事情,如果不是她,师父怎么会死!”她死死盯着燕屼,厉声道:“你那么聪明,师父问你要笔墨时,你是不是就猜到师父的想法?”她尖厉的声音忽然哽咽起来,“哪怕半天也好,只要劝住师父,我就能去宫里跟皇后娘娘求情,我救过太子殿下,皇后娘娘会帮我一把的,师父就不会死的。”

    燕屼高大的身影僵住,他慢慢说道:“是我不好,你不要生气。”

    姜婳双手抱膝,埋头哭的伤心。

    外面廊庑下的丫鬟只隐约听见里面的争吵声,揣揣不安的,都有些难受。

    燕屼站在床前许久许久,半晌后才道:“你好好休息吧,师父的尸首我会想法子运回来的。”他说罢,转身退出,出去廊庑下,见丫鬟们噤若寒蝉的,他淡声道:“照顾好你们主子,我还要去衙门一趟。”

    姜婳心如刀割,就这样怔怔坐在床榻待到晚上,外面丫鬟们进来过两趟,问了两声,她不言不语,丫鬟们又悄声退下。天色昏暗,珍珠端着一盏冰糖燕窝进来,“大奶奶,您吃些东西吧,这样您如何受得住?”

    “不吃,你们退下去吧。”姜婳轻声说道,她的声音又沙又哑,嗓子里也干燥疼痛的很。

    珍珠心疼的慌,继续劝说,“大奶奶,您吃点吧。”

    姜婳厉声道:“下去!”

    珍珠叹息一声,端着燕窝悄悄退下。

    燕屼夜里回来的时候,庭院里静悄悄的,只有廊庑下的灯笼散发微弱光芒,正屋里黑压压一片,旁边偏厅里倒是燃着灯,珍珠和翡翠还待在偏厅里守着,听见姑爷回,急忙出去禀告道:“姑爷,您回了,可要用膳?”

    燕屼望着那黑压压的屋子道:“不必,大奶奶怎么样了?”

    珍珠叹气道:“大奶奶今儿什么都没吃,也不许奴婢们进去打扰,也一直没出来过,姑爷快进去瞧瞧吧。”

    他听得眉峰微皱,大步榻上台阶,走到房檐下推开房门,里面也是黑漆漆的,没有半点声响,他朝里走几步从圆桌上摸到火折子点燃油灯,提着油灯进到里屋,将油灯搁在案几上,来到床榻边才发现婳婳已经睡下,衣裳也未脱,发髻是散开的,趴在被褥上,露出半边脸颊,眼皮子有些肿,似察觉到灯光,还微微蹙了下眉。

    燕屼坐在床沿上,伸手抚过她的脸颊,把落在她面颊上的发丝拢在耳后。半晌后,他去净房梳洗,过来上床榻抱着姜婳睡下。

    次日,天边刚刚泛起鱼肚白,姜婳醒来,有些恍惚,她正趴在一具温热的身体上,半撑起身子,入眼就是光裸结实的胸膛,她的意识瞬间回神,昨天发生的事情排山倒海一样倾来,双眸暗淡下去,翻身想要从燕屼身上下来,他是醒着的,握着她的腰身一个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姜婳冷冰冰的道:“下去。”

    他的手撑在她身侧两遍,俯视她哑声道:“师父的事情是我不好,你可消气了?”他的确看出张神医想要自尽,也未拦着,没有别的什么原因,他不过是想尊重师父的决定,何况他的身子已经油尽灯枯,师父连一次鞭刑都坚持不住的,右少卿和大理寺卿早就想动刑,那日根本躲不过去的,就算是婳婳求到皇后面前,也不可能立刻放人的,至少两日后,那会儿师父怕已经不成人形。

    姜婳偏过头道:“我不想说这些事情,时辰不早,你快去大理寺吧。”

    燕屼盯着她看了许久,目光微沉,最后到底还是从她身上下来,扯过架子上的衣袍穿上,大步踏了出去。等他离开许久,她慢慢从床榻上坐起。

    勉强用过些早膳,姜婳过去书房,一待就是一整日,夜里她吃不下,早早的睡下。

    连续几日都是如此,珍珠看着心疼,这样下去身子都会垮掉,她让阿大去姜宅找太太,有太太劝说,大奶奶或许能好些。阿大很快把许氏喊来,许氏瞧见姜婳时都呆住,握着姜婳的手心疼道:“婳婳这是怎么了?几日不见就憔悴成这样。”

    姜婳看着许氏,心里更是疼的厉害,扑到许氏怀中哭道:“娘,师父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首辅夫人黑化日常(百度最新章节)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