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9章

    对于陈君宝的到来,顾芳灵的心绪确实有些微浮动,但却还不至于惊慌失态。该来的总归要来,她防不住,也不打算再次将自己困在里面。

    重来一次,太多的事情都偏离了曾经的轨道。太子殿下不再是顾芳瑶的靠山,三皇子似乎也对顾芳瑶无意。就连秦云然和卫茜的婚约,也提前了好几年。更别说苏氏对她的态度,苏嬷嬷成为她在顾侯府的耳朵和眼睛......

    至今为止的桩桩件件,都昭示着今生和前世的不同。是以对陈君宝,顾芳灵完全有信心可以脱身,远离记忆中的那些苦难和煎熬。

    “夫人,表少爷过来向您请安了。”惯常跟陈紫云请安的时辰,顾芳灵尚未离开,就听陈紫云身边的铜环高声禀报道。

    “君宝来了?快快请进屋。”听到陈君宝的名字,陈紫云喜笑颜开,忙不迭的起身相迎。

    顾芳灵的脸色沉了沉,却也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快的无人察觉。随后就恢复了平静如水的淡然,轻声道:“那芳灵就先行回去了。”

    “二姑娘且慢。”一把扯住顾芳灵的胳膊,陈紫云的笑容格外热情,不由分说道,“二姑娘先别急着走,娘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这就不必了。”顾芳灵挣了挣,却是没有挣开。不过她的拒绝态度极其明显,半点也不犹豫,“芳灵暂且待字闺中,不便见男客。”

    “什么男客啊?是自个家的表少爷,芳灵的表哥。”已经从陈君宝口中听闻他先前去顾芳灵的院子却碰了壁的事情,陈紫云对此并非没有怒火,却碍于别有所图,不得不暂且跟顾芳灵交好。

    “应该是姐姐的表哥才对吧!”顾芳灵淡淡的摇摇头,提醒道,“芳灵记得,芳灵的娘亲是家中独女,并无兄弟姐妹帮衬。”

    顾芳灵的话乍一听上去,并无不妥。可仔细品味的话,就会察觉出不对劲。似乎顾芳灵是在暗指她不怀好意,找了娘家人来帮衬?陈紫云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抓着顾芳灵的力道却是没有松开。

    这么一耽搁的功夫,陈君宝已经走了进来。因着铜环先前就有提醒陈君宝,顾芳灵此刻也在屋内,是以对于眼前多出来的陌生少女,陈君宝并未露出诧异神色。带着温煦的笑容走上前,彬彬有礼的上前给陈紫云请了安。

    “君宝就是太遵循礼法了。姑姑这里又不是旁的地方,做什么如此拘谨?都是自家人,不必见外。”陈紫云说着话的同时,就把顾芳灵推到了陈君宝面前,“喏,这位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顾侯府二姑娘,可瞧仔细了?满意不?”

    陈紫云自恃长辈,又兼顾侯府的女主人,语带调侃的撮合着陈君宝和顾芳灵且丝毫没打算掩饰。此般作为,若陈君宝和顾芳灵两情相悦、情投意合,自然感激不尽。但如若两方皆是不满意彼此,又或者其中一方并无意愿,那就难免讨人厌了。

    而眼下的陈紫云,恰居正中。一边被陈君宝感激不已的看着,一边则被顾芳灵皱着眉头面带不满的甩开了手。

    顾芳灵这次是用了十足的力气,加之陈紫云不经意间放松了力道,故而很轻易的,顾芳灵便挣脱了开来。

    没有给陈紫云留半点情面,顾芳灵冷着脸道了一句“先行告退”,就快步离去了。全然没有理会陈紫云在身后的叫喊,以及屋里还剩下的另外一位当事人。

    陈君宝的心情并不怎么愉悦,尴尬之余不免有些恼恨。

    亲眼见到顾芳灵的容颜,不可否认他是欢喜的。至少,顾芳灵并没有丑如无盐,除了尊贵的出身外,还有旁的可取之处。

    但顾芳灵的傲慢性子……初次体验的陈君宝甚是不喜。与其娶这么个目中无人的娇贵小姐回去供着,他还不如另择亲事,远离这位所谓的顾侯府嫡女。

    陈紫云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她费尽心思的安排顾芳灵和陈君宝见面,可不是想要看顾芳灵对她甩脸色的。

    陈紫云原本想着,以陈君宝的俊朗身姿和博学多才,定能虏获顾芳灵的一颗芳心。却万万没料到顾芳灵会如此不识抬举,连她的脸面都敢不管不顾。

    正常来说,陈紫云的心中所想倒也并非全无可能。至少前世的顾芳灵在初次见到陈君宝的时候,就确实曾动心过。

    不过顾芳灵那时候对陈君宝的好感,是建立在并不知晓陈君宝乃陈紫云娘家亲侄的前提下。在确定陈君宝的真实身份后,顾芳灵便第一时间选择了远离。

    而今重来一次,顾芳灵率先知晓了陈君宝的身份,当然不可能让陈紫云如愿。更何况陈紫云安排的见面场景实在不怎么美好,想要让顾芳灵心动,纯属无稽之谈。

    “小姐,侯夫人方才是有意的。”离开陈紫云的院子,蓝烟压低了声音,神情严肃,“那位表少爷进来的时候,铜环有给侯夫人递过眼神。还有,我之前悄悄溜出去看过,铜环一直都在门外候着,似乎在等什么人。不出意外,就是那位表少爷了。”

    “告诉顾青,以后杜绝那位表少爷靠近我十步以内。”顾芳灵并未就蓝烟的禀报多言,而是径直下了死命令。

    “是。”自打那次顾芳灵从顾芳瑶手中将蓝烟和顾青救下来,蓝烟和顾青就成长了许多。

    蓝烟开始主动讨好苏嬷嬷,竭尽一切可能的汲取着苏嬷嬷的种种手段。顾青则是私底下去找了顾长临,请求加入府中的护卫队。

    顾侯府的护卫队,明里暗里是分成好几拨的。听命顾侯爷的护卫,从来都不会违背陈紫云和顾芳瑶的命令,将两人视为主子。听命老夫人的护卫,则不会拒绝顾长临的要求。

    此外,还有那么一小拨极为不明显但实力绝对不容小觑的中坚力量,明里有可能是顾侯爷的人,也有可能是苏氏的人。但事实上,他们绝无仅有的只听命顾长临一人。这拨力量并不大,分散在顾侯府的四下,隐蔽到连自诩翻手为云的苏氏都未曾察觉。

    若非顾青一脸坚定的跪在顾长临面前以命相求,顾长临决计不会展露出他的这份力量。不过,既然将顾青安插/了进去,那么该让顾青学会的,顾长临也不会藏私,很快就吩咐了下去。

    是以接下来的大半年里,顾青一直在默默努力增强自己的实力,不分日夜的苦练功夫。为了护住蓝烟,更为了护住他家小姐,哪怕要顾青拿项上人头来交换,他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顾长临曾经说过,可用之人不在多,而在精。因为这种人,有时候一个顶十个的有用,有时候甚至可以起到反败为胜的作用,足以扭转全局。蓝烟是这种人,顾青更是。

    顾芳灵并不是很清楚护卫队内的阵营分布,也未曾关心过。她相信顾青,不管是顾青的实力还是对她的忠诚,都无需言语来力证。她会放任顾青去求顾长临,自然不会干涉顾青暗中笼络人手的小动作。

    而事实上,不管是顾青还是蓝烟,都没有让顾芳灵失望。蓝烟现下在府中的小姐妹,多到数不胜数。上到苏氏和顾侯爷院子里的下人,下到厨房和洗衣院的奴仆,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就少不了蓝烟的足迹。

    相形之下,顾青要低调许多。除了顾芳灵和蓝烟,就连顾长临都没关注过,顾青在护卫队内逐渐聚集起了他自己的小圈子。有肝胆相照的兄弟,也有喝酒吃肉的狐朋狗友,更有互利互惠的利益关系。个中复杂,怕是连顾长临的人都不一定能全部挖出来。

    此般形势下,顾芳灵想要避开区区一个陈君宝,无疑再简单不过。只需她一声令下,顾青和蓝烟自会安排的妥妥当当,让人挑不出半点错处。这,便是血的代价。

    “君宝啊,不是姑姑自卖自夸,咱们顾侯府的嫡女还是很尊贵的。哪怕被宰相府退过亲事,也不愁嫁不了好人家。更别提二姑娘曾经得到过圣上和太子殿下的青睐,小侯爷眼下又高中状元,二姑娘的身价更是倍增,无可挑剔的好。”顾芳灵离去后,陈紫云的脸色固然难看,却也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紧接着,就是给陈君宝的洗脑行动了。

    陈君宝了然笑笑,面上并无半点异色:“是,君宝都知道的。姑姑的好意,君宝心领,必当不会令姑姑失望。姑姑尽管看着好了。”

    “果然不愧是咱们陈家教出来的孩子,不管是模样还是品行,都乃人中龙凤。”陈紫云满意的点点头,一脸神秘的挥退了铜环等人,“那君宝可知晓,姑姑这次特意将你接来顾侯府,不单单是为了二姑娘的亲事,还为了你表妹的亲事?”

    “表妹的亲事之前不是已经商量好,定给宰相府的秦公子了吗?”陈君宝远在邺城,消息难免不够灵通。加之陈紫云和顾芳瑶的刻意隐瞒,乃至陈家人至今都以为,顾芳瑶已经成功取代了顾芳灵,得下了宰相府的亲事。

    “这便是姑姑找你的另一件要事。”事已至此,瞒也瞒不下去。陈紫云轻轻摇摇头,面露难色,“宰相府的亲事,被牧王府给抢了去。你表妹她……哎,万般都是命啊!”

    “可有此事?”陈君宝诧异不已,全然没想到事先策划周全的事情竟会突然生出差池。毕竟宰相府和顾侯府的联姻乃天下皆知,一早就定好了的。即便不是顾芳灵,也该是顾芳瑶才对的。

    “姑姑也不想发生这种变故,可……牧王府毕竟是皇亲国戚,咱们比不得,便只能委屈你表妹了。”说到最后,陈紫云满腹伤心模样的擦拭了一下眼角,言语中的无奈尽显在外。

    陈君宝跟着点点头。不管这内里到底存着什么变故,都不是他这样的小人物可以左右的。既然无从质疑,何需费事多问?

    等了好半天都没等来陈君宝的表态,陈紫云不免有些泄气。但迫于无奈,只得主动坦明意图:“是这样的。因着小侯爷科举高中的缘故,顾侯近日府门庭若市,来来往往间不乏贵人才子们。赶在这个时候将君宝接来,就是想让君宝借此东风多结交一些挚友,日后必然派的上用场。君宝可千万不要误了姑姑的一片好意。”

    “君宝多谢姑姑一片美意,定然不负姑姑所望。”陈紫云的用心,陈君宝还是相信的。

    除了这个姑姑,陈家没有其他权势之人可以仰仗。在来郾城之前,陈君宝就已经暗自下过决心,一定要竭力讨得陈紫云的欢心。唯有这样,他才能在郾城有出头之日。

    此刻陈紫云表达了善意,陈君宝也不再装傻,乖乖顺着陈紫云的话表了态:“不知姑姑先前提到表妹一事,可有君宝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

    “自是有的。”终于等来陈君宝这句话,陈紫云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缓缓道,“牧王府仗的是皇家的势,咱们不敢争,也争不过。但正如二姑娘能够沾着小侯爷的光水涨船高,你表妹也需得有一位强大的助力。只可惜你表弟还小,暂且帮不上忙。姑姑心目中的最佳人选,毫无疑问便是君宝了。”

    陈紫云这番话可谓掏心掏肺,陈君宝听得真切,心底怎会没有触动?

    深深吐了一口气,陈君宝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承诺道:“姑姑放心。但凡君宝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绝对责无旁贷,全力以赴。”

    就在陈紫云和陈君宝姑侄俩认真交心之时,顾芳灵也被苏氏叫了去。

    “二姑娘是说,你已经跟陈家表少爷见过面了?”陈紫云打的小算盘,苏氏了若指掌。听闻陈紫云故意安排陈君宝在顾芳灵平日里请安的时辰过去,苏氏就想到了会有这么一出。之所以没有出面阻拦,只是想要看看顾芳灵的反应再做决定。

    顾芳灵点点头,不假思索道:“是,见过了。继母似乎很想芳灵跟那位表少爷见面。不过芳灵并不是很喜欢,就直接退出来了。”

    “哦?二姑娘不喜欢吗?是觉得那位表少爷有哪里让二姑娘不满意?”虽说跟宰相府的公子相比,陈君宝根本不值一提。但陈紫云有句话没有说错,顾芳灵毕竟是被退过亲的女子,这个污点会伴随顾芳灵一生一世,怕是极少有大户人家会不在意。

    反之,如若顾芳灵愿意自降身份,肯低就门槛,嫁个完全能够拿捏得住的夫君,倒也不失为明智之举。也或许顾芳灵这一辈子都不会大富大贵,但却能安安稳稳,顺风顺水,舒心度日。

    苏氏活了大半辈子,偶尔静下心来想想,也会觉得平淡的日子挺好。无需勾心斗角,也不用跟权势挂钩,何尝不是另一种幸福?

    “倒也不是。芳灵只是觉得,甭管那位表少爷来自何处,总归是男客。芳灵一届女子,还是得以闺名为重,不能辱了顾侯府的脸面。更何况哥哥方高中状元,难免有些心怀叵测之人想要借机攀附哥哥。芳灵无用,帮不上哥哥,但至少不能拖哥哥的后腿。”顾芳灵的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几近不可耳闻。不过,她还是没有忘记加上一句讨喜的话,“也免得祖母跟着担心费神。”

    果不其然,苏氏的脸色瞬间变得晴朗了起来,冲着顾芳灵直点头:“二姑娘长大了,知晓为祖母和你哥哥排忧解难了。这事二姑娘做的对,祖母必须得夸赞二姑娘的行事越来越稳妥了,值得褒扬。”

    “二姑娘本就贴心,往日只是缺少长辈教导,才会显得生涩。如今有了老夫人在一旁看着,必然不会辜负老夫人的苦心。”苏嬷嬷适时的插话,使得本就融洽的气氛变得更为温暖,不着痕迹就为顾芳灵在苏氏面前狠刷了一次好感。

    “是这个理。咱们顾侯府的姑娘,再差也是闺中名秀的翘楚,决计不会输给其他人。二姑娘虽然起步晚,但不论是规矩还是礼仪,都是上上之好。别说在咱们顾侯府,即便是进了宫,也挑不出半点错来。”不管曾经的苏氏有多么的憎恶顾芳灵,现下的她是真心能够容忍顾芳灵存活在顾侯府之中的。

    就像苏嬷嬷所说,只管将顾芳灵教导成她想要的样子就好,何尝不是一种示威?

    苏氏将苏嬷嬷的话听进了心里,也就煞有其事的开始了打造顾芳灵。一想到日后等她到了阴朝地府,瞧见周万威和他那所谓的夫人,苏氏就忍不住洋洋自得。届时她定要好好看看,那位将军夫人的脸色是何其的难看。

    苏氏可没忘记,顾芳灵的脸像极了那位将军夫人。不知道多少次高高在上指点顾芳灵的规矩时,苏氏颇有种在训斥那位将军夫人的错觉。

    此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多少年都不曾有过。一经体验,反而让苏氏有些欲罢不能了。

    苏氏何以那般不待见她,顾芳灵并不知晓其中缘由。她没有见过自己的外婆,也并不知道她的容貌跟外婆何其相似。即便知晓这一点,顾芳灵也不会想到,苏氏憎恨她的原因是对她外公的求而不得,是对她外婆的恨之入骨。

    都说“情”之一字,最是恼人。前世的顾芳灵始终身不由己,未曾切实体会过个中酸甜苦辣。秦云然退了她的亲事,她固然怨恨秦云然,却没有那份报复回去的执着信念。待到嫁给陈君宝,更是非她本心,初期谈不上浓情蜜意,之后更是错综复杂,无关情和爱。

    历经两世,顾芳灵都没能学会爱人,也不懂得何为被爱。她心中隐藏的负累太多,沉甸甸的压制着她的烂漫情绪。嫁人?可以。只关乎合不合适,不存在喜不喜欢。

    更何况,这一次的顾芳灵真的会嫁人吗?若是不想让哥哥担心,应该是会嫁的。但倘若哥哥能够接受养她一辈子,顾芳灵亦是发自内心的欢喜。

    是以,决定权在顾长临手中,而非顾芳灵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宠妻为后(百度最新章节)  宠妻为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