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0章

    “学生见过表哥。”真正站在顾长临面前,陈君宝心下忍不住的不断发虚,莫名有种自惭形愧的感觉。他之前不曾见过顾长临,却是早早就听闻过顾长临的大名。

    姑姑说过,顾侯府内最需提防的就是顾长临这个小侯爷。表妹说过,顾侯府内最无需理会的就是顾长临这个小侯爷。表弟更是说过,顾侯府内最厉害的就是顾长临这个小侯爷。

    明明是最亲最近的一家三口,却给出了三个截然不同的评价。对此,陈君宝始终疑惑不解,一度怀疑顾长临是个两面三刀的狡诈小人。

    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唯有这种人,才有可能展露出不同的一面给不同的人看。但是亲眼见到顾长临后,陈君宝暗自摇摇头,否定了先前对顾长临的种种猜测。

    顾长临不会是擅长权谋的狡诈小人,也不可能两面三刀。反之,顾长临理应是再正直不过的人才对。

    以顾长临的冷面冷心和沉默寡言,既不会巧言舌簧,更不会背后妄议,怕是连嚼舌根子所为何物都不知晓吧!

    “你是?”顾长临知道陈君宝的到来,不过迄今为止还没办法将名字和人脸对上号。

    为了迅速强大自己的实力,顾长临原本就很忙,全心全力的努力读书,旨在考取功名,进入官场。如今已然如愿,却必须应对比先前多出好几倍的应酬,自是无暇顾及去迎接新到府上的陈君宝。

    陈君宝噎了噎,没料想顾长临的第一句话居然会是询问他的身份。虽说两人之前并未见过,但据他所知,顾长临的外祖家已经没人,断断不可能突然冒出个“表弟”。更何况最近来到顾侯府的明明只有他这么一位表少爷,顾长临怎会不知道他是谁?

    目不转睛的看着顾长临脸上的冷漠,陈君宝一时并没办法确定,顾长临的无视究竟是否乃无意为之。

    不过,无论顾长临是不是假装不知道他的身份,陈君宝都只得忍着不甘,认命的自报家门。

    听完陈君宝的身份,顾长临轻轻点了点头,便没了其他反应。甚至连一个字,都没有再对陈君宝多说。

    陈君宝的神情越发尴尬了。比起目中无人的顾芳灵,冷漠疏离的顾长临也好不到哪里去。两兄妹都是自视清高的性格,一个赛一个的讨人厌。

    顾长临确实不认为有什么需要跟陈君宝说的。陈君宝既是陈紫云娘家的侄子,必然是向着陈紫云的。突然造访,定然别有所图。

    至于陈君宝究竟图的是什么,陈君宝不主动说,顾长临也不会多问。本就不是一路人,即便开口也只是虚假客套,委实浪费唇舌。

    顾长临可以不问,因为他对陈君宝无所求,当陌生人也无所谓。但陈君宝却不能一直保持沉默下去。他还需得跟顾长临打好关系,不容拖延和耽误。

    “学生来顾侯府也有几日了,已经见过两位表妹,却始终没能见到表哥。故而今日特来与表哥认个亲,还望表哥不要见怪。”陈君宝的姿态摆的很低,话语中不乏亲近和讨好,尽可能的想要跟顾长临套关系。

    只可惜,陈君宝算错了一件事。在听闻他的一番话语后,顾长临确实心有触动,却并非朝着他所想要的方向,而是冷下声音问道:“你已经见过灵儿了?”

    “是。学生去给姑姑请安之时,恰逢二姑娘也在姑姑那里,是以就碰巧打了个照面。”没有提及他主动找去顾芳灵的院子却被拒之于外的屈辱,陈君宝谦谦有礼的回道。

    请安?顾长临的眼神陡然间闪过一抹冷厉,不动声色的问道:“印象如何?”

    “表哥是问学生对二表妹的印象吗?自然是极好的。二表妹性格良善,温婉娴雅,当得大家闺秀之典范......”如同被打开了开关,陈君宝开始畅言顾芳灵的诸多美好。各种各样的赞美之词,一丁点也不重复的源源而来。

    顾长临却是越听,眼神越冷。他记得,陈紫云年前就有提过想将灵儿许配给眼前这位表少爷?

    要说陈君宝的相貌,的确不可否认的不错。至于才学和人品,顾长临尚且没有考察,不做评论。

    但是单只陈君宝是陈紫云娘家亲侄这一点,顾长临就判定了他为不可能。有些事情是哪怕过再多年,也抹杀不掉的。陈紫云待灵儿的种种恶行,顾长临至直到死都不可能忘怀。

    不管陈君宝在这中间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哪怕他本人确实忠厚善良,也不值得灵儿托付终身。只因届时的灵儿会无法避免的受陈紫云所欺压,一生一世都挣脱不了,且避不开来。

    固然陈君宝是个可信的,但长长久久的夹在长辈和妻子之间,究竟能否圆滑的处理好彼此之间的恩怨?又能否顺利打消陈紫云不断想要残害灵儿的毒辣心思?

    顾长临不敢拿灵儿的性命去赌,也不打算赌这一次。他顾长临的妹妹,不愁嫁、也不缺嫁。退一万步讲,哪怕那些不长眼的人因着灵儿的名声不愿迎娶灵儿,大不了他就养灵儿一辈子。

    以前的他没有能力公然护住灵儿安然无恙,但是现如今的他不同。不单单因着他已经高中状元,即将平步青云,更因为太子殿下跟他承诺过: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护得灵儿尊享荣华,与世无忧。

    卫清墨突然提及此事的时候,顾长临只以为卫清墨是想要笼络他,姑且半信半疑。但是当卫清墨详细讲诉起玄元二十五年的邺城相遇,顾长临抿抿嘴,认真的交托出了全部的信任。

    没有谁比顾长临更清楚玄元二十五年的邺城一行,顾芳灵所遭遇的凶险。就差一点点,他就会跟灵儿阴阳相隔,永世不能再见面。

    心中的担忧无以复加,顾长临反而变得越发小心谨慎。如若能够保得灵儿性命无虞,他不介意向卫清墨投诚,并将全力以赴。

    至于灵儿的亲事......与其将灵儿交给不可信的人,置灵儿于未知的危险,顾长临宁愿将顾芳灵放在他可以看得见的地方护着。至少有他在,绝对不会再准许灵儿受到半点欺凌和委屈。

    并不知道顾长临对他的考量已经下了定论,陈君宝依旧故我的竭力表现着他对顾长临的崇拜和敬仰。未免多次提起顾芳灵会引起顾长临的反感,陈君宝在之后的言语中,更多的是借讨论文章之由,尽可能的展示着他的才学。

    实话实说,陈君宝的才学是不错的,否则前世的他也不会在三年后的科举高中探花。不过,人都是有私心的。在单方面给陈君宝定了死罪后,顾长临是不可能因着陈君宝的才学好,就对其另眼相待的。

    反之,因着陈君宝确实颇负才学,顾长临反而更加担忧,灵儿会不会被这样的陈君宝所吸引走。佳人爱才子,乃更古不变的道理。更何况这个才子还是有备而来,恐怕更难防范。

    是以,在陈君宝自顾自展现才华的同时,顾长临已经开始盘算起,如何不着痕迹的将陈君宝从灵儿的身边驱逐开。是找祖母帮忙,还是暗地里让顾青和蓝烟多加防备?

    卫清墨接到陈君宝出现在顾侯府的消息,较顾长临还要早一步。不过他并未第一时间采取驱逐行动,而是静待顾芳灵的反应后再行商榷。

    一年多的就近观察,如若卫清墨还看不出顾芳灵的不对劲,那便白来今生这一遭了。

    尽管卫清墨并不认识前世的顾芳灵,但有关顾芳灵的一切,他曾派人深入调查过,谈不上全部了解,也差不了多少。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凭卫清墨对顾长临的认知,他完全可以断定,顾长临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顾芳灵跌入痛苦的深渊。

    既然顾长临明知道陈紫云对顾芳灵心存杀意,又怎会放任顾芳灵嫁给陈紫云的侄子?怕是顾芳灵跟顾长临赌气,全然不顾长兄的反对,执意跟顾长临对着干才是吧!

    只凭前世顾芳灵嫁给陈君宝这一事实,卫清墨就敢笃定,他手中握有的情报没有错:前世顾芳灵跟顾长临的关系一如传言,冰冷且疏远。

    但是重来这一次,在卫清墨认识顾芳灵之初,他就很快察觉到,顾芳灵对顾长临的感情不一般。说是全副身心的信任,也并不为过。

    更甚至一定程度上,因为顾芳灵的主动接近,顾长临并不若前世那般刻意疏远顾芳灵,明里暗里维护顾芳灵的举动也不时的露出端倪......

    与前世的轨迹看似相同,却处处透着不一致的痕迹。饶是卫清墨想要装作没发现,都很难办到。

    不过,因着那人是顾芳灵,哪怕实实在在的透着些许诡异,卫清墨也不会去深究。

    相信顾芳灵不会走前世的老路,卫清墨丝毫不担心陈君宝会再次得偿所愿。身为上位者,卫清墨和顾长临的想法全然不同。一个学子,无论学识何等的过人,只要心不正,就缺失了最起码的才气。这样的人,完全不足为虑,更谈不上国之栋梁。

    并不知道陈君宝的到来引发了各异心思,顾芳灵正对着面前的邀贴发呆。

    “小姐,三皇子邀约,咱们是去还是不去?”蓝烟至今都还记得上次卫清灏送来的锦盒差点葬送了她的小命。是以面对卫清灏,她下意识就生出了惧意。

    “自然是不想去的。”顾芳灵轻叹一声,将邀帖拿了起来,“可是又不能不去。”

    蓝烟张张嘴,又闭上了。她家小姐说的没错,不想去也必须去,谁让那位是皇子殿下呢?她们再大的能耐也不能跟皇家作对,否则便是自寻死路。

    “把这个送去大姑娘的屋里。”不能不去,却并不代表,顾芳灵什么也不能做。比起单独对上卫清灏,她更乐意拉个同盟。尽管,这个同盟注定了不可能跟她一心。不过眼下之际,顾芳瑶绝对不失为帮她避过卫清灏的最佳助力。

    “小姐是想......”蓝烟先是惊愕的睁大了眼,随即又乐得笑了出来。

    此般大出风头的机会,想必大姑娘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而只要大姑娘去了,三皇子怕是也未必能寻到空隙盯着她家小姐不放。至少,只恨不得她家小姐当透明人的大姑娘,是不会答应的。

    虽然蓝烟并不知道顾芳瑶前世和卫清灏的瓜葛,但她心中所想,倒也跟事实差不了多少。有了可喜可贺的盼头,蓝烟没有多做迟疑,就飞快的把邀请贴送到了顾芳瑶的手中。

    “你是说,这帖子是二姑娘让人送来的?”邀请贴上的落款是“卫清灏”三个字,足够让顾芳瑶惊喜万分。然而上书的邀请之人是顾芳灵,这就令顾芳瑶高兴不起来了。

    更别提,顾芳灵还故意让人把邀请贴送来给她过目。是炫耀,还是挑衅?不管是哪一种,都足以将顾芳瑶气得不轻。

    “是。二姑娘身边的蓝烟传话说,待大姑娘看完帖子,便明白了。”说话的人是顾芳瑶身边的小丫头,名叫暮夜。比不上大丫头朝彩那般受顾芳瑶重视,却也在顾芳瑶面前说得上话。

    顾芳瑶冷哼一声,无意识的抓紧了手中的邀请帖。一时没注意,竟是将贴子捏皱了。

    便是在这个时候,晚一步进来的朝彩开了口:“蓝烟还说,二姑娘想要邀请大姑娘一同前去三皇子府上做客。”

    “什么?”顾芳瑶神色一震,不敢置信的望了过来,“二姑娘真这样说了?那方才暮夜为何不提?”

    突然被顾芳瑶质问,暮夜吓得浑身一抖,颤声回道:“可是蓝烟把请帖拿给我的时候,没......没有说......”

    暮夜和朝彩的转述显然对不上号,不管谁真谁假,都存在出入。顾芳瑶沉下脸,面色不善的打量着两人。

    顾芳瑶一直都知道,大宅院里不止主子之间会有争斗,下人们也处处都存着勾心斗角。她不曾刻意约束过屋里的下人,不过是觉得没必要。有争强好胜的心才能更好的为她做事,最终得益者还是她这个主子。

    但是眼下,很显然出现了她最不想要看到的场景。暮夜和朝彩只顾着争斗,却是忘记了下人的本分,连最起码的通传都没有做到位。

    快于暮夜一步,朝彩出声解释道:“蓝烟过来的时候,是奴婢接待的。只不过奴婢和蓝烟话还没说完,暮夜就先一步进屋跟姑娘禀报了。”

    听着朝彩的话,暮夜浑身发凉,面如土色。她不过是看朝彩近日风头太盛这才......哪想到蓝烟居然藏了最重要的话没有说完。

    “暮夜,自个下去领罚。”顾芳瑶冷下脸,没有给暮夜解释的机会,“十大板。”

    暮夜已经吓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心下恨朝彩恨的要死,却也无能为力,只得乖乖出去受罚。跟在大姑娘身边这么久,她心下很是明白,求饶是没用的,换来的只会是更多的责罚。

    十大板,不至于要了暮夜一条命,但也会让她在床上躺好些日子。她们这些跟在大姑娘身边的人早就习惯了,连施刑的人都会适当的放轻力道,不会伤着根本。暮夜心里清楚,朝彩更是不妨多让。

    听着院子里传来暮夜被堵着嘴的闷哼声,朝彩的思绪不自觉的漂移,忽然就想起了那日二姑娘匆匆赶来挡在蓝烟身前的一幕。

    也或许在大姑娘眼中,那日的二姑娘极其狼狈,吃了豹子胆似得居然敢跟她叫板。要不是太子殿下和小侯爷出现,下一个挨打的定然会是二姑娘。

    但是在朝彩心中,那日的二姑娘身上闪耀着她从未见过的光芒。温暖的、强大的,令她极度向往的......

    大姑娘身边,朝彩自诩是最得宠的。但朝彩比谁都要清楚,如若她碰上蓝烟那日的状况,哪怕是被活活打死,大姑娘也不会以卵击石,更加不会义无反顾的想要救她。在大姑娘心中,她不过是个草芥下人,死不足惜,全然不值得费神。

    看的越是透彻,朝彩反而不再期待顾芳瑶的信赖和重用。只要不对主子上心,也就不会觉得伤心。即便有朝一日被无情舍弃,她也不至于难以接受。

    所以才会羡慕跟在二姑娘身边的下人,才会忍不住跟蓝烟交好。哪怕明面上做不到笑语晏晏,私底下两人也会不时的互相关心一下,偶尔凑到一块也会聊聊府上的大小事。

    当然,她们都很有分寸,会下意识的避开彼此的主子不说。不管是大姑娘也好、二姑娘也罢,她们一同默契的杜绝了相关的话题。

    对此,朝彩很是感激蓝烟的善解人意,也甚是感恩来自小姐妹身上的不动声色的温暖和体贴。

    暮夜不知道朝彩的心中所想,是以才会一门心思想着跟朝彩争宠。倘若她知道,势必不会再将朝彩视为眼中钉,指不定还会视朝彩如空气,再也不将朝彩放在心上。如此胸无大志的人,怎么配得上做她的对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宠妻为后(百度最新章节)  宠妻为后(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