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绞杀

    第四百五十八章 绞杀

    “观众朋友们,这次的比赛同以前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同,才刚刚开赛,出手的人就极多,使得我们现在立马就能够欣赏到华丽的战斗,而且既然躁动已经被挑起来了,那接下来愈演愈烈、越来越精彩的情况是可以肯定的。”还是泛美传媒的那个主持人,对着屏幕激烈的诉说着些什么。

    屏幕上的画面变得很快,不断的在几个战斗场景来回切换,六级高段变革者的交手通常开始接触几秒钟之内就会互相交手许多次,而十几秒内各自就大概有个底了,筛选赛的战斗强度就决定了,在这场比赛之中绝对不会出现如小组赛或淘汰赛那种长时间战斗的情况。

    通常摸清了大概的底细之后就会决定是吃下对方、互相放弃抑或是逃跑了,而这种很少出现粘胶状态的情况,却是比较方便外界的转播了。

    需要满足普通人的视角,虽然加入了许多技术的处理,但必要的放慢延长却是不能少的,通常一场十几秒的战斗会拉长到配合讲解到五分钟左右,当然延长的部分仅仅会是战斗的时候,像对峙和平常的时候速度都是同步的,又因为作战场地是地是完全与外界隔绝的地方,所以这短短几分钟的延迟却是不会影响到直播的刺激感,因为就算地下战场提前几分钟分出胜负了,没有主动的信息传递上来仍然会满足这种不可预知的情况。

    而外面如此多的电台,有些激烈的比赛通常都是重叠播放,仅仅是讲解的人员不同,而另外许多平常抓住的镜头却是都不同的,这也能够满足各种观众的胃口。

    正是因为这种多样化,所以每年到这个时候,迪亚保全基层校验赛的各种直播和转播,在美迪自由贸易联盟的六十四个星域当中收视率都是遥遥领先的,能够达到令人发指的三成,除了美迪自由贸易联盟的直播以外,其他国家和文明也经常会签约后续的转播。

    毕竟除了能够满足娱乐性,这种级别的战斗视频对于普通的变革者来说也能够起到不小的指点作用。

    而泛美传媒显示屏面上画面快速闪动过几次之后,便定额在了一个场景之内,这个场景出现了八名对峙的强者,而且是以七对一的对峙,并且通过这完全拟真的投影画面可以明显的看到围住的七个人脸上有着明显的忌惮,而被围住之人则是全身都隐藏在一个灰色的袍子之内,看不清相貌表情,甚至看不出性别,好似冥界使者一样。

    无独有偶,另外两个与泛美传媒规模差不多的大型传媒公司的转播也是将画面锁定住了这边。

    “呵呵……,大家不要奇怪哦,根据我们得到的内部消息,这名神秘人物可能是这届当中最大的几匹黑马之一了,上次的资格赛中直接冲撞过负责考核的考官,而她手上则是有着一枚晋级勋章。”主持人神秘的笑了笑,这个泛美传媒能够从迪亚保全弄到这种内部资料也的确是有着几分本事。

    要知道资格赛可是不对外开放的,虽然不是要求严格保密的那种,但要掏出这种东西的确得费点手脚。

    除去正屏幕投影出的大画面以外,屏幕四周还有着许多小分屏,上面都是一些在默默观察着的人影,显然是这附近的选手……

    “姐姐,那个是不是李轩哥哥呀,呜咕~竟然跑掉了。”在拉斯埃尔中央场地观看台上,看着由迪亚保全亲自放出画面当中的一个小屏幕,苏映香扯了扯自己的姐姐说道。

    “狡猾的家伙,应该是看到这里啃不动就跑路了。”苏映雪撇了撇嘴说道,随后又瞄了瞄边上座位上的萨蒂雅,后者这个时候也睁开了开始一直闭着的眼睛扫了扫中间的屏幕。

    “切~胸大无脑的家伙,这叫识时务,现在还是上午,如果现在就同这种硬骨头交手万一受伤被别人捡便宜了就好玩了。”肥球赖在苏映香的怀里捧着一瓶不知名果汁吮吸着,一边开口嘲讽道。

    收回目光后狠狠的盯了肥球一眼,苏映雪不由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同它吵起来了,同这只可恶的兔子吵架,越吵它就越得瑟,而且经常还会借着自己修炼的时候对自己冷嘲热讽,只是这只肥硕的兔子对于自己的土属性的的确确掌握得很好,那种时候苏映雪通常都会忍耐下来,单纯挑出它说的有用的东西,自动无视掉那些附带的毒舌……

    ……

    “擦,第一个选择的方向就碰到了这个难缠的家伙,啧啧……,不过面对这种级别的强者竟然都有人虎口夺食,我还真低估了这勋章的吸引力,这个规则还真是难缠。”最后瞥了那个悬浮在空中与七个人对峙着的人影之后,李轩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这个家伙外放出来的气息,还是让李轩记忆犹新的,正是那个有着暗属性正面冲撞考官的狠角色。

    就是这种程度的家伙,竟然还有人联手过去打对方的主意,这就让李轩有些无语了,既然这么强硬的人在拿到了勋章之后都有人招惹,那自己现在拿到了估计也就是不得安宁了。

    而又因为参赛者有整整五万多个,也就说别针也同样有着五万多枚,那样的话保险起见必须要拿到二十多枚的别针才行,现在的比赛才是刚刚开始没多久,几乎每个人身上都只有自己的别针,这得要让自己还抢二十多次。

    并且抢的时候还必须把握好时机,否则动静一大,立马就会像这里一样引出一瓢的围观群众,万一哪次抢夺暴露出来了自己拥有着大量别针的话,那别人肯定不介意联手先对付自己,然后再慢慢争夺那复数的别针。

    毕竟除了暴露的危险以外,二十多枚的别针吸引力肯定要比勋章的吸引力大,毕竟勋章能够被别针探查,太容易被锁定了,而且复数的别针也更容易分赃一些。

    李轩虽然自负单挑起来不会惧怕任何变革者,但面对双数的六级高段变革者,特别是迪亚保全当中的这种实战能力出众的变革者,那还是有点难度。

    如果仅仅是一波甚至两波的话,李轩还自信能够应付下来,但如果连续不断的骚扰,那自己也估计会够呛,要知道,这里的参赛人员基数是五万,而且每个选手都是‘嗅觉’灵敏的家伙,能够知道哪里有大型战斗有便宜可捡。

    如果仅仅全部都是自己开始对付的那个家伙那种实力的话,李轩倒是不怕自己一路强行杀过去,以硬实力抗过去,但万一其中隐藏了几个刚才那样的狠角色偷袭自己,那就要悲剧了,虽说这样的强者再出现的机会不大,但也得防备万一不是,就算没有这样的强者了,自己一路赢下来到后面晋级,估计也得累得半死。

    而且李轩可是听过达尼夫的建议,据说在筛选赛中,类似于他们那种实力出众的家伙,比较容易发动被动的群嘲技能,这其中的因素会有很多,比如说嫉妒,又或者说本来参加这种比赛就是想要借着暗中有守望者控制赛场,危险性比起真正实战要小很多,但惨烈度却是相差无几的情况,来看看自己与巅峰强者的差距。

    这两种情况加起来绝对包括了绝大多数的参赛者,本来李轩还有些不确定的,但见到了刚才那个被围观的家伙以后,却是也确定了。

    “啧……,干脆连续二十次的时空扭曲,然后用幻隐躲起来,呃……算了,连续二十次不让六级高段变革者反应过来的时空扭曲要腿软的,要是被哪个感知敏锐的家伙逮到了就悲催了,分散慢慢来好了。”左右想了半天之后,李轩终究发现想要快速的完成任务终究还是有点不稳妥,还是按照规矩慢慢来好了,只要动作稍微慢点,保持自己随时都有着七成以上的战斗力,这场比赛对自己来说是没有难度的,这就是硬实力的体现。

    “这也就是对于我这一等级的人来说,如果是对其他的六级高段变革者,这次比赛所测试的综合能力可是极强的,单纯实战能力强悍不行,单纯的喜欢动脑子也很难。”确定将自己的作战时间拉长到全天之后,李轩也就不紧不慢了起来。

    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那干脆直接抹脖子好了,这只是一群实战能力不错的六级高段变革者,不是一群林羽那样的家伙,不要说自己,就算是达尼夫或者说刚刚那个被自己轻微教育了一下的水火双属性变革者,只要稳妥点的话,晋级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李轩没办法发现的就是,当自己离开那块是非之地一段距离之后,中间被围困着的灰袍人影,似乎是显得有些不耐烦了,宽大的灰袍微微动了动,随后一只白嫩修长的小手从袍子中伸了出来。

    手掌对着边上微微张开,随后一把包裹着妖异幽暗火焰的暗黑色巨型镰刀便凭空悬浮了出来,那白嫩的玉手对于这让人心生寒气的幽暗火焰视而不见,直接穿透了包裹的火焰抓住了内在的镰刀长柄。

    就在她抓住镰刀的瞬间,附加在镰刀上的火焰犹如有灵性一般顺着她的手臂延伸到了她身上,而那个看似普通的灰袍被这股火焰覆盖之后也是丝毫影响都没有,反而颜色加深了许多,在火焰中自如的飘动着,如果说原先还只是像冥界的使者,那现在她的样子就好似是真实的死神一样……

    “哇靠,侵权啊,外形和我的招式投影形象竟然这么相似。”坐在李轩房间里看着直播的林羽不由的嗷嗷叫到,不过明显的,他使用招式的时候只是出现一个类似的投影,而这里却是本人相似了,谁侵权还说不准的。

    不过随后他却是有些疑惑的想到,呃……这种形象貌似只有地球上才有吧,而且好似这种死神的形象是从史前文明的某种图腾形象传过来的,不过随后他又摇了摇头,世上文明何止千万,出现类似的也不奇怪,而且最近不是也得知了亚特兰蒂斯文明仍然还存在的么。

    ……

    “哎呀呀,爆发了啊,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因此挂掉。”感应到身后远处传来的波动,李轩心中不由暗自想到,不过这种场面看来,虽说那个暗属性的强悍家伙坚持到最后应该也没问题,但消耗肯定不会小,也不知道休息两天后能不能完全恢复。

    就在李轩有些幸灾乐祸的时候,他却是忽然感到了另外一股不弱于刚刚的波动,随即不由的脸色微变,让他脸色微变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这股爆发的强度,而是由于那股略带嗜血气息的水系源能波动自己前不久才见到过。

    “他怎么会来到这里,以亚特兰蒂斯和迪亚保全之间有些微妙的关系,他像萨蒂雅一样有个挂名倒是正常,但不应该的……”李轩脸色不由微微阴沉了一下,那个萨蒂雅的‘前未婚夫’名叫吉尔的家伙留给李轩的影响还是很深刻的。

    不单单是因为萨蒂雅的关系,对方的实力也是极为强悍,虽然外表是一副张狂的样子,但他对于水系规则的掌控却是极为细腻,与外表完全不搭调,而且那家伙临走时看自己的那一眼也让李轩有些不爽。

    不过想到这次萨蒂雅会参与最后的守望者指导福利之后,李轩却是能够大致明白这家伙的打算了,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知道自己也加入了这个比赛,如果有的话,那他的动机也不会那么简单……

    想到这里之后,李轩眼睛不由的眯了眯,由于自己那个‘契约’的使用,毫无疑问,自己已经同他完全对立没有丝毫挽回的余地了,以他当初的表现,简直是想要生吞了自己,那是不是要接着这个机会以绝后患呢,如果突然使用守护模式的话,在协助维护秩序的强者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击杀对方,机会还是很大的。

    而且这是在赛场,也有一些推脱的借口,不过随即李轩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亚特兰蒂斯同迪亚保全之间可是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如果说在这种混战的比赛中使用守护模式击杀对方,这种表现就太过于明显了,虽然可以瞒过外面的观众,但绝对不能够瞒过里面负责维护的强者。

    但如果只是用普通的状态偷袭的话,倒是应该没什么问题,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不过肯定可以让他不好过,至于暴露自己的问题,李轩却是没什么担心的,要知道小组赛之后就是各自开始的比赛了,那个时候迟早会被对方发现的,而且说不定他已经调查清楚自己的身份了,这次参加比赛就是针对自己的。

    想到这里之后,李轩便直接缓缓隐去了自己的身影……

    “哈哈……,废物们,我这里有三个勋章,有本事就来啊,哈哈……”一声张狂的声音回荡在了空中久久不能散去。

    一名金色短发男子站在空中肆意的嘲讽着四周隐隐将自己围起来的参赛选手们,本来很是英俊的脸庞却是因为这张狂的笑容显得有些扭曲。

    而已经站出来围住他的十五人,以及四周围观显得蠢蠢欲动的围观群众们也因为他这群嘲的语调而激怒了起来。

    “各位,这家伙的情况也都看到了,而且他身上竟然有着三枚勋章,先合力将他驱逐出去我们再来争夺如何,在对付他的时候我们互相稍微信任一点,不要到时候出现内部矛盾。”围绕着吉尔的十五个当中有一个明显气息要略微强过其他人的中年男子开口说到。

    毕竟这种比赛当中,除去认识的人,每人都是各自为战,而且除了勋章以外,这里每个人身上都有着胸口的别针作为争夺目标,所以通常那种临时合伙起来的组合,在碰到难缠的对手之后,中途肯定会有人转向攻击自己的同伴。

    终究这场考核就是考验综合能力和适应能力,这种手段是符合这一点的,就算是被攻击者估计都不会有太大的意见。

    而在这名男子开口说完之后,却是几乎同时得到了其他十四人的响应,毕竟对于普通的参赛者而言,要能够从这淘汰率高达九成的比赛中脱颖而出是很难的,与其为了那个不确定能够晋级的比赛,还不如先合伙出了眼前这一口恶气。

    在那名男子说完话之后,边上暗自观察的多数都自觉性的朝着后方退开了一段距离,而且另外还有两名观察情况的变革者冲上前来加入了讨伐队伍,如果在互相提防的精力大幅度缩小,全力合伙对付一人的话,那这些变革者的综合战斗力便会增加很多。

    见到这样的情况,吉尔脸色不由微微一变,随后说道“既然你们都相信他说的话,那就来吧。”

    看到吉尔说出这样的话,现在总计十七名与其对峙的变革者大多都是心中微笑,这个张狂的家伙会这么说,肯定也是自己没把握,比赛失败就失败嘛,反正这次过来真正奔着奖励的人是不多的,人活着不就是为了争口气么……

    “各位,让我们来告诉他,太过嚣张和张狂的下场!”那名开始说话的中年男子见到对方说出这种话之后洒笑着说道,在他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便率先发动了攻击朝着对方冲了过去,其他十六名参赛者也各自从不同的方向疾驰了过去。

    “以多欺少!卑鄙!”吉尔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然而就在他们都靠近到吉尔一定距离的之后,他那原本一脸气急败坏的表情却是变成了诡异的笑容“骗你们的啦。”

    与此同时整个空中却是出现了无数密集互相交错的熔岩细丝,将全部十七人都笼罩了进去,这些细丝虽然看似凌乱不堪,但其中却是暗自隐藏着一种莫名的规律,瞬间解放波动起来之后就犹如绞肉机一样对包含在内的十七名参赛者绞动了起来。

    终究是实战经验都极为丰富的人物,在生死关头,有十一个选手没有丝毫犹豫的选择了破碎领域强行将这些丝线抗住,而另外六个略微犹豫了一下的变革者却是被这无处不在的细线直接割裂了开来。

    “哼!”伴随着一声冷哼,一名干巴巴的老者凭空出现在了这堆细丝之间,随后大手一挥直接将所有的熔岩细丝吸附在了手里,将几乎就快被肢解的六人救了出来。

    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六人,和停下来全力控制破损领域程度的其他十一人,这名出现的老者脸色不是很好,在自己负责范围同时出现六人生命垂危十一人破碎领域,这着实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收回这十七名成员的别针甩给吉尔之后,这名老者也将这十七个明显要进行紧急治疗的人员收拢了起来,随后说道“这场比赛只是考验你们的综合能力,并不是考验杀戮的能力,好自为之,哼~”

    阎敬的责任终究也就是维护秩序和影响范围,击败了这十七人的吉尔按照规定就是可以得到他们别针的,哪怕人被他救下了结果也是一样的,他只是有些气愤的就是,这个家伙明显是故意做出这样举动的,就算他是想要怕麻烦威慑其他人,这种手段也太过了一点,以他的实力就算不做出这样的举动,要直接晋级都是没问题的。

    不过就在这名测试过李轩那一组的老者,想要带着这些伤者离开的时候,却是微微楞了一下随后有些疑惑的看了吉尔一眼。

    被老者看到这一眼的吉尔不由微微皱了皱眉头,本来人被救下来他就有些不爽了,不过他虽然张狂嚣张,但也是知道自己同守望者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所以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只是对方现在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紧接着,吉尔便发现了那名老者的眼神似乎并不是看着自己,而是在打量着自己的四周,感到这样的情况,吉尔不由的脸色一变,守望者的感知强度竟然还要靠肉眼的判断……

    然而还未等他做出什么动作,他的四周却是若隐若现的布满了一种介于实质与虚无之间的黑色细丝,情形同他开始布局设下的圈套极为相似,只是这次被套住的人是自己,而且这种一隐一现,好似不存在的黑色细线给了自己灵魂深处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住手!”发现不对的那名老者爆喝一声,双手虚抓一下,顿时凭空出现了两个巨大的手掌虚影,分别朝着吉尔以及另外一处空地抓去,而原本那处空无一人的地方,在手印出现之后却是浮现出了另外一道人影。

    正是在一边潜伏了许久的李轩,此时李轩双手交叉伸直,五指张开,每根手指之间都连上了数根虚无的丝线,在那名老者爆喝的时候,李轩不由脸上微微闪过一道历色,随后交叉的双手瞬间散开。

    与此同时连接在他手指的虚无丝线带动将吉尔围困起来的丝线迅速搅动了起来,瞬间将吉尔连同那道前去救他的手印瞬间绞成了粉碎,不过同时李轩身上也重重的挨了一下,身体犹如脱膛的炮弹一样重重的撞进了身后的熔岩当中。

    不过随后他便再次从熔岩中冲了出来,站在了地上脸色有些阴沉的看着一滩地上的水渍,以及熔岩河流边上一团正在缓慢蠕动成型的人形岩浆。

    刚刚那名老者只是为了阻止自己,所以出手并不重,而普通没有被规则强化过的熔岩显然连自己的领域力场都破坏不了,所以自己才能这么快出来,只是他却是没想到自己必杀的一击竟然没有将吉尔彻底抹杀。

    这固然同自己还没准备完就因为时机问题强行发动,还有着不少漏洞有关,但吉尔本身这个自我保命技能,却是他能够存活下来最关键的一个因素。

    在肉身被自己绞杀的时候,他竟然以身体内部的血液与全部水分为媒介,强行用一种莫名的手段将自身的灵魂挤了出来,随后在穿透自己空间丝线组成的网络,被切割吞噬了三分之一后,强行冲入了一团岩浆当中,现在却是已经开始塑造自己的身体了。

    这种情况虽然自己发现了,但当初却是被那名守望者的攻击击中,身体在不受自己控制中,以至于失去了最好的机会。

    “这绝对不是变革者能够掌握的能力,是那名先知大人封入他体内保命的技能么,可惜……”看着已经开始出现五官,并且还在缓慢蠕动的红色橡皮泥,李轩也是微微叹了口气,现在在一名守望者面前,自己是不可能再有下手的机会了。

    不过损失了三分之一的灵魂,这个家伙受到的伤势可不是这么简单就可以恢复的,就此精神分裂或者变成白痴都说不定,李轩不由的心中恶意想到。

    而一旁的那名阎姓守望者,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了李轩一眼,随后终究是想到这里的一瓢伤者,深深的看了李轩一眼之后,便带着那十七个人与地上的橡皮泥瞬间离开了这里。

    同时,边上还留下的一群呆滞的围观群众,此时看着李轩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惊骇以及各种不能相信,刚刚他们看到了什么?守望者的攻击竟然像一块破布一样被绞成了粉碎,这真的是和自己一同参加比赛的六级高段变革者么……

    ———————————————————————————

    流泪,米办法,要多码点就得更新晚点……R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星际传承(百度最新章节)  星际传承(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