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01章

    深秋九月,整个京城都笼罩在寒凉的雨丝中。

    靖宁侯府外,大队的禁卫军手执火把,列队严整。带头的将领盔甲俱全,神态倨傲,一手持着金牌,另一手按在宝剑,气势汹汹的命人将侯府团团围住,随时准备破门而入。

    门口两座威风凛凛的铜狮子蹲得年头久了,身上有斑驳的雨痕,从铜狮子蹲着的地方到挂着黑底金字匾额的府门口,几列火把熊熊燃烧,将飘雨的秋夜照成白昼。而往左右看,每隔两步便有人弯弓搭箭,沿着朱墙逶迤,没入夜色深处。

    朱墙之内,靖宁侯府早已乱成了一团。

    谢璇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站在窗边,听见外头人声嘈杂,丫鬟婆子们慌慌张张的跑来跑去,垂死挣扎一般互通消息。寒凉的雨丝被吹进来落在脸上,入骨冰凉。

    丫鬟芳洲就站在她的身边,脸上也是一片黯淡。

    “夫人还是坐会儿吧?这兴许是为别的事呢。”芳洲想劝她离开窗边。

    “为别的事?”谢璇嗤笑了一声,“前儿刚抄了咱们恒国公谢府,如今轮到这靖宁侯府了,难道还能是好事?就连从龙的大臣都被斩了两个,这傻皇帝下手可是比谁都狠——不对,他才不傻。”

    以前当着越王的时候装疯卖傻,被人取笑了都不吭一声,不过是为了迷惑旁人,如今登上帝位,那狰狞的面目就全露出来了。锋锐有毒的爪子亮出来,雷霆手腕震惊朝野,跟以前的草包傻王爷天壤地别。

    清洗旧党,清洗曾踩踏过他的人,还能迅速翻脸清洗功臣,将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做到极致,所有的作为都叫人大开眼界。

    娘家恒国公府被抄是那愚蠢的二叔造的孽,可是这靖宁侯府呢?

    从靖宁侯爷韩遂,到世子韩瑜,再到谢璇的夫君韩玠,父子三人都镇守着雁鸣关,一年到头守在苦寒之地,忠心耿耿的保家卫国。谢璇怎么都想不明白,靖宁侯府从未参与皇权之争,也不曾践踏过他半分,这屠刀到底为何举起。

    难道那傻皇帝就不怕韩家父子在雁鸣关外拥兵造反?

    芳洲在旁边叹了口气,忍不住就哭了出来,“这样兵荒马乱,夫人这孩子也快足月了,真是不知道……”忽然听远处传来惊恐的喊声,有婆子大声的叫着,“他们冲进来了!冲进来了!”

    一时间满院皆乱,芳洲下意识的就拦在了谢璇前面,“夫人躲起来吧?”

    “能躲到哪?找不到人,被一把火烧了都说不定。”谢璇惨然一笑,手抚在隆起的腹部,忽然觉得酸楚。

    屋子里摆着成套的红木桌椅和箱柜,多宝阁上也是珍藏罗列,明明是个富贵的所在,如今看着却只是空荡荡的。她又伸手摸向领口,取下被红色丝线系着的玉珏。

    绝品的羊脂玉被打磨得浑圆通透,细腻温润的玉上刻着四个字——永结同心。

    这是当年谢璇跟韩玠定亲时,老侯爷亲自送的礼物。她从五岁时就戴着玉珏,新婚的那天夜里,韩玠又亲自换了上头的丝线郑重给她戴上。他当时说什么来着?让她安心在府里等着,等他建功立业、荣耀归来,便陪她栽花煮酒。

    可她等了他四年,千余个夜里独守空房,独自承受着婆母的刁难,克服掉怀孕后的种种不适,到如今,等来的是什么呢?

    是谢韩二府的倾塌,是府外通明的火把。

    是那一列举着火把和明晃晃的刀剑闯进院里的兵丁。

    谢璇被芳洲和两个丫鬟搀扶着走进雨里,后头兵丁凶神恶煞,完全无视了她那圆滚滚的肚子,一把夺走芳洲手里的伞,口中嚷着,“快走快走!所有人都拿绳子绑起来!”

    没有伞,没有斗篷,冰凉的雨丝浸透全身,将地上打得湿滑。谢璇还没走到院门,便觉浓浓的不适传来,脚下一滑,重重跌倒在青砖铺就的甬道上。

    手里的玉珏跌落,散为数瓣。

    腹部有剧烈的痛楚传来,他留给她唯一的念想,恐怕也要没了。

    谢璇的意识有些模糊,看着芳洲惊慌失措的蹲身叫她,隔着雨幕看不清她的脸,只有腹部的剧痛清晰传来。火把映在夜雨中,盔甲齐全的将领闯进来,模模糊糊是昔年韩玠的样子。

    韩玠还是记忆里笑容温暖的玉玠哥哥,她却早已不是乖巧懵懂的谢家幼女。这四年,为人.妻,却与夫君两地相隔、聚日短少,爱恋化为思念,再化为幽怨;为人妇,却被婆母暗里刁难、处处设伏,除了小姑子倾心相护,几乎要无依无靠。

    母亲在她出生时就不要她了,父亲对她并没有太深的感情,这世上她唯一能指望的就是韩玠。可死亡近在眼前,他却还在千里之外。

    谢璇的目光扫向碎裂的玉珏。如果不能生死相伴,永结同心又有何用?如果姻缘里只有刁钻的婆母而无体贴的夫君,两姓之好又从何谈起?

    沉睡之前,她忍不住想,不知道韩玠听说了她和孩子一起丧命的消息,会不会难过?会不会后悔?

    可那些她都不会知道了。

    若有来世,愿陌路,不相逢。

    若有来世,再不做乖巧自矜的姑娘去讨人喜欢,却最终落得满腹苦怨。

    她多渴望,能够任性恣肆的活一回。

    *

    谢璇没想到,她居然会回到小时候。

    虽然是头昏脑涨的躺在病榻上,然而瞧着陪在身边的姐姐和双胞胎弟弟,瞧着窗外明媚的夏日阳光,谢璇便忍不住的想微笑。

    屋里的一切都是熟悉的,华帐垂落,瑞兽吐香,床头的小矮几上,芳洲折来的一束丁香中间夹杂着细碎的流苏白花,淡淡的散着馨香。她还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没有被继母骗去道观远离家人,姐姐还是端方的谢家长女,弟弟还会机灵的趴在她的床头,一双眼睛黑白分明,而不是前世浑浊痴傻的模样。

    谢璇唇角的笑意怎么都掩藏不住,姐姐谢珺看了半天,终是板着脸训她,“再这样傻笑,叫父亲看见,还当你被水泡傻了。”似乎真担心谢璇发傻,又伸手试她额间的温度,自语道:“还好没发烧。”

    “谢玥藏着坏心推我入水,我要是变傻了,岂不趁她的意?哼。”

    谢珺闻言愣住,“你说……是五妹妹推你的?”

    谢璇被这反应搅得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她小的时候没有母亲爱护,又为祖母不喜,便格外乖巧听话,总想着讨人欢心,素日里对那位继母也十分忌惮。所以那日谢玥推她入水,被继母提前警告过后,她是没敢反抗,藏了实情的。

    也难怪谢珺会惊讶,前两天谢璇还咬死了说是自己不小心跌进水里,如今一觉醒来就轻轻松松的改了口,能不诧异么?

    姐弟三个正在这里大眼对小眼呢,外头谢缜风尘仆仆的走了进来,“璇璇落水了么,怎么样?”他从外头就心焦的询问着,进了屋里的时候见着躺在榻上的谢璇,大步走了过来。

    谢璇立马换上了病后的凄哀神色。

    她前世对于父亲多少有些怨恨,如今见着他,也不会像见到姐姐和弟弟那样高兴,尤其见到随之而入的谢玥母女后,就更加笑不出来了。

    “爹爹……”谢璇瘪了瘪嘴,泪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谢缜这时候对她还是挺疼爱的,就着谢珺让出来的位子坐了,问道:“大夫说你落水受寒,现在好些了么?怎么这样不小心!”

    谢璇委委屈屈的坐起来,泫然欲泣,“头疼得厉害,鼻子里也难受。爹爹,不是我不小心的。”她瞧了谢玥和继母罗氏一眼,有点畏惧的往后缩了缩。

    谢缜倒是没在意这点细节,“不是说你大意之下落水的么?”

    “那是夫人教我这样说的。”谢璇小心的低下头去,偷眼看了看罗氏,“爹爹没回来,我……不敢说真话。”

    一句话叫满堂皆惊。

    罗氏怎么都没想到谢璇居然会这样说,一时间满面诧异,瞧了谢缜一眼,慌忙道:“这孩子怎么这样说。”庆幸手里拿着个药瓶子,当着谢缜的面便放在了谢璇面前,关怀道:“莫不是烧糊涂了?让我看看。”却是避开谢缜的目光,狠狠的瞪了谢璇一眼。

    谢璇要是现在还怕她,那可真就白活了,当下道:“那天咱们去谢池的时候,很多人都在,五姐姐推我入水,采衣她们都看见了。”

    “果真?”谢缜面色一沉,扭头就看向谢玥。

    谢玥仗着有母亲在场,立马否认,“你胡说!好端端的我为何要推你入水。”

    “我哪知道?”谢璇瞪圆了眼睛,“你当时开口讽刺我,又不是没有旁人看见,我敬你是姐姐不敢犟嘴,可你居然还打我……”她瘪着嘴,愈发的委屈。

    这些倒不是瞎说,谢玥只比谢璇大两个月,因为有罗氏撑腰,每回她欺负谢璇后都让罗氏镇压着,连谢珺也不让知道。谢璇又想着做乖女儿讨长辈们的喜欢,从来都忍着,久而久之,谢玥欺负起来便更加肆无忌惮,更不担心谢璇会说实情。

    可如今谢璇像是换个人似的,居然敢当着谢缜的面不怕死的说出来?那怎么得了!

    谢玥想都不想,扑上前去要捂谢璇的嘴,口中道:“我怎么打你了!”

    “就这样打我的啊。”随着清脆的响声,谢璇的巴掌拍在了谢玥脸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