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02章

    谢玥被扇了一巴掌后彻底傻眼了,随即哇的一声哭出来,大声道:“谢璇你居然敢打我!”扑上去就要挠谢璇的脸。旁边罗氏也是大为光火,虽然碍着谢缜在这里,没敢当即招呼回去,却是一把拧住谢璇的胳膊,怒声道:“这丫头,怎么能对姐姐动手!”

    不止是罗氏,就连谢缜、谢珺和弟弟谢澹都傻眼了。

    尤其是谢缜,本想着给小女儿主持公道,可小女儿这般作为实在不妥,当下脸色一沉,就想训斥谢璇。

    谢璇却不容他发作,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夫人偏心!以前五姐姐欺负我的时候你从来不说,这回我就是只说了实情,比给爹爹看,你就骂我。呜呜,五姐姐说我是没人疼的孩子,夫人不疼我,爹爹也不疼我了!呜呜,胳膊疼……”

    泪水涟涟的看向谢缜,满腹委屈。

    谢缜原本还是有点恼怒,听了这话却是心里一软。

    旁边谢珺虽然多数时候都在闺中不怎么出门,却向来都肯护着妹妹,以前从没听谢璇说过这样的话,此时闻言也是诧异,抢过去掰开了罗氏的手,掀起纱袖一看,娇嫩的胳膊上已有了几道深深的红痕。

    谢珺不敢对罗氏发火,只能冷冷淡淡的看着谢缜,将通红的胳膊递过去给他看,“父亲,璇璇毕竟是个孩子。”

    姑娘家手臂何等娇嫩,罗氏刚才急怒之下没注意分寸,手臂上红痕醒目。

    旁边谢玥见父亲不给她做主,哪里肯依,当下大哭道:“娘,她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打我!我要取我的小鞭子来,你帮我打她!”

    小孩子气怒下口不择言,谢缜却听出些端倪来,不悦的看了罗氏一眼,叫人把谢玥扯开。

    罗氏连忙陪着不是,“玥儿年纪小,吃了亏说话没大没小,求老爷你包涵。至于小六落水的事情,怕是有什么误会。”

    “能有什么误会?”谢珺却是不肯让步的。

    她今年已经十五岁了,自从五岁那年母亲和离出府后,就一直想保护着这对双胞胎弟妹。只是毕竟是个姑娘家,比不上罗氏的手腕,谢璇吃的很多亏她竟然从不知道,如今听谢璇哭诉,自然不肯罢休。

    “玥儿怎么会故意推小六入水呢……”罗氏看着谢缜愈发阴沉的脸,声音小了些,“怕是玩闹的时候不小心。”

    谢缜道:“那就找人问问。”便看向谢璇,“当时有谁在场?”

    若是换了从前,谢璇必然秉承“家丑不可外扬”的想法,怕别人说她不乖、怕老夫人责怪她不顾家里颜面,绝不会抖露出来。可现在不想这样委曲求全了,谢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手都不怕,她只是说出实情而已,何必在乎别人说三道四?

    更何况,若不将这件事情闹大点,又怎么扭转局面,将这个恶女人的面目戳穿?

    当下将在场的人都说了。

    谢缜派了老妈妈过去一询问,还真是确有其事,于是愈发恼怒,狠狠的斥责了谢玥一顿,连带着罗氏都挨了重骂。

    罗氏心里不甘,谢玥心里更是跬怒,等谢缜一走,便冲进谢璇的屋里来,想要教训这个突然变“疯”的丫头。

    谁成想谢璇再也不似往常那样忍气吞声、委曲求全,两个人对着奚落了几句,一言不合就扭打起来。俩人年纪相当,谢璇虽说病着,心里却藏了多年的愤恨,厮打的时候毫不手软,且死过一回的人,格外有股狠劲儿,便恶狠狠的将谢玥揍了一顿出气。

    罗氏听说此事后当即去谢缜面前告状,却被谢缜斥责了回来——若不是谢玥不服管束去找茬,又怎会惹得谢璇恼怒出手?

    这件事随即在院子里悄悄传开,到端午那天韩家兄妹来看她的时候,韩采衣也不知道是哪里听来的风声,出口就是打趣,“一向看着璇璇温柔乖巧,谁知道还能跟人打起来,可真是叫我大吃一惊。想来这病也快好了吧?”

    “快好了,谢谢你来看我。”谢璇对韩采衣格外亲近,笑容绽放。

    前世她嫁进韩家后才知道婆母其实一直不喜欢自己,韩采衣尚未出阁的时候,还会在婆母的多番刁难中帮她,实在是个热忱心善的姑娘。只是后来她也出了阁,便极少再有见面的时候了。

    韩采衣便嘻嘻的道:“哥哥听说那天在谢池的事情之后担心坏了,这回非要跟着我一起过来,只是不好进屋,就在院里等着呢。你要不要出去让他看一眼?”

    谢璇原本是跟她在紫檀收腰的八仙过海圆桌边坐着的,听了这话的时候脸上笑容一僵,手指不由抠住了桌沿,“怎么他也来了?”

    韩采衣却是没有发觉,“他来拜会谢叔叔,顺道跟了过来。你看他在外面可怜得,我先喝两杯茶,你去把他打发走算了。”

    谢璇瞧一眼窗外,有点按捺不住了。

    虽然临死前对韩玠多有怨意,然而他毕竟是她在心里珍藏了许多年的人,是记忆里最温暖的玉玠哥哥。那时他正月里就启程去了雁鸣关,她诊出身孕后,辗转反侧的思念了九个月,临死都没能见着他一面,算是含恨而终。

    如今他自己送上门来……

    谢璇便起身道:“总不好叫玉玠哥哥总在外面等着,我去瞧瞧。”

    谢璇所住的地方是谢缜夫妇所居棠梨院的西跨院,配了三个大丫鬟和几个小丫鬟,并一位妈妈和几个做粗活的婆子。棠梨院顾名思义,因梨树和海棠树而得名,她这院子里就有一棵据说是上了百年的老梨树,枝桠横斜树皮粗裂,这时节里浓荫覆地,十分阴翳。

    韩玠就站在梨树下,正往这边望着。

    他如今只十七岁,修长的身材白净的面皮,容貌生得极好,配着那锦衣玉冠,着实是丰神如玉,姿态飒然。兴许是多年来养尊处优,兴许是他天赋极高,习武修文都是轻而易举,整个人透着点懒洋洋的味道,仿佛对任何事情都漫不经心。

    此时的他还只是靖宁侯府的二公子,还没跟着父兄去雁鸣关外喝风吃沙,没有被塞外寒风吹得黝黑,也没那股沙场征伐后的粗粝气。养尊处优的贵公子容貌出众,站在那里的时候仿佛临风玉树,姿容磊落。

    谢璇蓦然觉得眼中湿漉漉的,忙仰头去看檐下挂着的画眉鸟笼。

    “璇璇。”韩玠站在树荫里,朝她走了两步又停下。

    十岁的小姑娘抬头望着鸟笼,脸蛋儿沐浴在阳光下,可以看到乌溜溜的眼中分明有闪烁的泪花。她却微微咬着唇,使劲儿的瞪眼睛。头上双髻垂髫,拿珍珠流苏缠在发髻上,簪一朵海棠堆绢宫花,小小的脸蛋儿粉扑扑的,细腻娇俏。

    韩玠傻了似的看着她,眼底波澜翻涌。

    谢璇站了好一会儿才克制住了澎湃的情绪,缓步走下台阶。玉足上穿着缎面软底的绣鞋,上头是海棠色绣锦襦裙,再往上是双蝶钿花衫,衬着夏日的浓荫与阳光,玲珑模样深深印刻在韩玠心底,与记忆重叠。

    谢璇匆匆扫了韩玠一眼,便忙垂下眼睑,掩饰道:“这画眉今儿看着蔫蔫的,不知是不是病了。玉玠哥哥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的病,都好了么?”韩玠的拳头在袖中紧紧握着。

    不同于以往的轻快张扬,他的声音沉沉的,目光落在谢璇身上,仿佛深海波澜,蕴藏无限深意。

    谢璇低垂着头看脚尖,不敢抬头与他对视,生怕泄露了心底的情绪。她瞧着梨花树根下那不知名的野花,声音闷闷的,“快痊愈了,多谢玉玠哥哥记挂。”

    “是快痊愈了。”韩玠强自低声一笑,也没有靠近她,带着点打趣的味道,“听说你还能跟人打架,想必也恢复好了。”

    谢璇诧异抬头,跟韩玠的目光碰个正着,“怎么玉玠哥哥也听说了?”

    “有人四处宣扬,想不听都不行。”

    这个人就是罗氏无疑了,谢璇心里暗恨。不敢明着来,罗氏就只会玩阴的,这事儿四处传开去,老夫人那里必然觉得她丢了谢家脸面,回头必然是一顿狠狠的唠叨,罗氏倒是会算计!

    心里存了点气,谢璇便只哼了声。

    韩玠却是一笑,那笑容虽然牵起来,却始终没到眼底,仿佛有一股悲凉的情绪藏在眼底,吞噬了所有的笑意。他跨前一步,拍了拍谢璇的肩膀,语调像是教她做人的大哥哥,“璇璇你还小,就算意气用事,也不该把自己装进去。谢叔叔那里……嘶!”

    看着谢璇小豹子般抬起他的手腕狠狠咬住的模样,韩玠呆住了。

    谢璇眼里却已满是泪花。

    他凭什么这样教导她,就因为她是他早已定下的妻子吗?他既然期望她过得好,前世为什么又丢下她不管?他知道韩夫人有多难缠吗?知道她没有母家的扶持、没有夫君的陪伴,日子过得多心酸吗?知道她多希望生下那个孩子,等他回去吗?知道她临死的时候多想他、多怨他吗?

    他凭什么没事人一样,轻描淡写的用如此亲近的语气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