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003章

    谢璇抱着韩玠的胳膊,死死的咬住他的手腕,泪花止不住的往外涌。泪水流得愈多,牙齿便愈是用力,仿佛要把所有的委屈和怨恨发泄殆尽似的。

    韩玠却站着没动,低头看着她恶狠狠咬人的模样,心里又是惊异又是痛楚。另一只拳头握得更紧,他一声不吭的任她咬着,察觉温热的眼泪簌簌掉在手腕上时,只觉得一颗心都空了。

    谢璇不知咬了多久,直到舌尖传来咸咸的血腥味,她才发现用力太猛,咬破了他的手腕,泪水混着血的味道在唇边蔓延,苦涩无比。

    谢璇不敢说话,生怕一开口就忍不住对他哭诉。

    这个时候她甚至不敢再看韩玠一眼,怕情绪翻江倒海,泄露一切。她猛的扔下韩玠的胳膊,小跑着进了西厢房,重重的甩上屋门,跑到内室里,将自己甩在床榻上闷头哭起来。

    院外梨树下,韩玠瞧着低头跑走的小姑娘,抬起手臂时,两排清晰的牙印混着血珠,痕迹分明。她刚才咬得那么重,像是恨极了他似的,要不是气力有限,恐怕能咬下他的一块肉。

    可是好端端的,谢璇为何突然咬他呢?

    她不是一向乖巧温顺,连跟人吵架都不敢的么?

    而且她为什么哭得那样伤心?

    韩玠有些怔忪,慢慢的拿衣袖擦掉血迹,入了魔障似的看着那排牙印,若有所思。神思恍惚的走到外院,见着随身的小厮荣安,韩玠不动声色的藏好伤处,沉声吩咐道:“去寻一罐去腐膏。”

    去腐膏顾名思义,自是用以烂去腐肉的膏药,但像韩玠这般只是咬伤而无腐烂的,涂上去后不免腐蚀了好的皮肉,将疤痕留得更深。他如今已经十七岁,这深深的疤痕留下,恐怕一辈子都长不回原样了。

    回到靖宁侯府后,韩玠便一语不发的回了他的院子。长随荣安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声不吭的将膏药抹在腕间的牙印上,一时间忘了阻止,待反应过来想要上前阻拦时,却被韩玠伸臂隔开。

    “二爷这是做什么!”荣安看着那血肉模糊的伤处和黑乎乎的一团膏药,傻眼了。

    “给自己长记性。”韩玠轻描淡写,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态度,然而那沉甸甸的语气却叫荣安觉得陌生。

    荣安惴惴的看着眼前的人,依旧是靖宁侯府风华正茂的二爷,养尊处优的贵公子,是他熟悉的主子。可为什么那轻描淡写的语气,听着叫人心里一揪一揪的?

    荣安想了半天没明白,只能默默的侍立在侧。

    韩玠又沉默着坐了好半天,眼睁睁的看着膏药腐蚀掉皮肉,麻痒疼痛仿佛是别人的。他慢慢的将药膏收在抽屉里,才吩咐道:“叫人备一份厚礼,多寻些名贵的药材,送到恒国公府六姑娘那里去。”

    “这个……要不要问过夫人?”

    “不必。”韩玠断然道。他自己送礼过去,就是要告诉恒国公府,谢璇将来会是他的妻子,是被他韩玠放在心尖尖上的、一心一意要守护的人。前世是他愚蠢,没看透那些人所耍的花招,才叫她吃了那么多苦,这一回,管他外人说什么呢,他只要好好的护着她!

    腕间的伤疤似乎又痛了起来,韩玠却只扫了一眼,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经历过最痛彻心扉的事情,这点痛楚,只能算是比风还轻。

    *

    谢璇病愈之后到老夫人的荣喜阁里问安,果然被唠叨了。

    谢家袭着恒国公之位,如今的国公爷是第二代,膝下三子两女。两个女儿里,长女做了伯夫人,幼女天生丽质又会讨人欢喜,进宫后即得盛宠,后来生下了五公主,封了贵妃,算是光耀门楣。

    三个儿子里头,谢璇的父亲谢缜是老大,如今在刑部任侍郎,政绩虽是平平,但因其人风雅,跟同僚们倒是处得融洽。

    谢缜先前娶了陶太傅之女为妻,成婚之初恩爱缱绻,生了谢珺,后来两人起了龃龉,谢缜在外被罗氏勾搭并叫她怀上了孩子,等罗氏的肚子日渐明显起来,纸包不住火,便提出要纳她入府为妾。陶氏彼时也有身孕,得知后并没未同意,冷着脸生下了一对双胞胎,第二天就提出了和离。

    陶氏性格极为倔强,众人劝解无果,只能依她。陶氏也不恋栈,将两女一子放在府里,自个儿入道观修行去了。谢缜这里虽然后悔,但当时年轻气盛绝不愿意低头,赌气之下将罗氏娶做继室,将早两个月出生的谢玥排在了谢璇前面,之后还生了个儿子谢泽。

    这件事在当时传得沸沸扬扬,谢缜为此连续三年没见着国公爷的好脸色,几乎丢了国公府世子的位子。

    二房的谢纡就安稳些了,娶妻岳氏,另有两位姨娘,膝下两子两女,长女是姨娘所出但记在夫人名下,倒也算和稳。三房谢缇是庶出,娶妻隋氏,膝下唯有一女。

    如今这荣喜阁里,以老夫人为尊,往下坐着罗氏、岳氏和隋氏,姨娘们侍立在后面,往下则坐着六位姑娘——

    大姑娘谢珺、五姑娘谢玥和六姑娘谢璇都是谢缜膝下,二姑娘谢珊和三姑娘谢玖是二房膝下,四姑娘谢珮则是三房膝下。

    谢老夫人出身不低,如今丈夫还在世,在这内宅之中算是一言九鼎,罗氏和岳氏都瞧着她的脸色行事,日子久了,把个老夫人捧得上了天,愈发的爱指手画脚。

    这会子她老人家歪在短榻上,瞧着并排而坐的谢玥和谢璇,便唠叨起来,“前一阵子六丫头病着,如今瞧了气色倒好。我听说你当日在谢池边落水的时候,是跟玥儿在一处,后来还叫人四处去打探,硬说是玥儿推你下水的?”

    谢璇站起身来,面无表情,“不是我硬说,而是确实如此,这事父亲已经查了的。”

    “哦,小小年纪气性倒大!你不知道这样折腾出去,外头都怎么说的?说咱们治家不严,姐妹龃龉,都在看笑话呢!”老夫人厉声斥责着,仿佛谢璇犯了天大的错误。

    谢璇当然明白,老夫人这样说八成是因为对自己的成见,而非就事论事。

    当初陶氏闹着要和离,老夫人至今都觉着是陶氏大题小做,叫谢家丢了脸,故而从小到大,谢璇但凡犯了一点点错误,就能被老夫人斥责许久。也是因此,当初谢璇为了讨老人家欢心,没少忍气吞声,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功夫发挥到极致,最终却落得满腹委屈。

    而今她算是看开了,就算她卑躬屈膝的去抱着老夫人的脚跟子求情,这位老人家都未必会给她个好脸色。

    那么何必委屈自己,去讨个“乖巧”的名声呢?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道理她以前不懂,这会子却是有切身体会。与其背着个没用的好名声被人欺负,不如当一匹劣马,叫没人敢碰她,自由自在!

    她便不解的抬起头来,“老夫人说这个话我不明白。当日五姐姐推我的时候,许多人都瞧见了,若要嗤笑,这才是该叫人嗤笑的吧?我不过是请父亲查个确凿而已,怎么这罪名就成了我一个人的呢?”

    “你还敢犟嘴?发了个烧,脑子糊涂了不成!”谢老夫人恼了,“这事暂且不说,你后头又跟你五姐姐厮打,各处的传开了,像个什么样子?你出去打听打听,谁家的姑娘像你这般泼辣!”

    罗氏在旁颇为得意,斜睨了谢璇一眼,把弄手里的帕子。

    倒是岳氏开口了,“老夫人且先息怒,璇璇毕竟年纪还小,行事不懂规矩,老夫人慢慢的教导着就是了,没得气坏身子。璇璇,快跟老夫人赔个不是。”

    谢璇才不肯赔不是,倔强的站在那里,执意要跟谢老夫人讨个说法。

    谢老夫人更加生气了,“你还瞧我?我说错了?罚你抄十遍女训,抄不完不许吃饭!”

    “老夫人!”谢珺坐不住了,霍然站起身来,“这两桩事情,璇璇固然做的有出格之处,可究其根源,挑事的全都是五妹妹。老夫人既然一视同仁,要教姐妹们学好,怎么偏偏要漏掉五妹妹?要教一起教,要罚也该一起罚了。”

    谢珺虽也是个女儿,却是家里的长女,唯一一个能随时求见国公爷的姑娘。且谢珺深具大家闺秀风范,很得老国公爷的赏识,有时候一件事报过去,比罗氏这个当夫人的管用多了。

    谢老夫人即便不喜欢谢珺,也不能不顾忌国公爷那里的说法,且谢珺说得全无错处,若她提个“谢玥是罪魁祸首,应受更重的惩罚”的要求,老夫人还能挑个刺儿,如今可怎么挑呢?

    谢老夫人哼哼了一阵,不情不愿的道:“那就一块儿罚吧。”

    罗氏那里接了眼神,便站起身来,“玥儿这回犯错,也是我教导不力,我愿分担一半。”

    这袒护得太过明显,谢珺便又道:“既然夫人这样说,璇璇也是夫人教导着的,总归一碗水要端平吧?我这个做长姐的没能看好她们,自该担责,既然大家都有错,她俩的处罚谁也别分担,请老夫人再责罚我吧。”

    谢珺极少跟长辈这样针锋相对,这回既然做了就做个彻底,于是走到正中间,也不拿蒲团垫着,竟自双膝一曲跪在地上,挺直了脊背看着老夫人。

    这一跪,谢老夫人就有些坐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谢池春(百度最新章节)  谢池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